<span id="vx99n"><nobr id="vx99n"></nobr></span>

    <form id="vx99n"><th id="vx99n"><progress id="vx99n"></progress></th></form>
      <form id="vx99n"></form>

      <sub id="vx99n"></sub>
      <address id="vx99n"><nobr id="vx99n"><progress id="vx99n"></progress></nobr></address>

        戴建業:生命的激揚與民族的活力——論李白的意義

        選擇字號:   本文共閱讀 2259 次 更新時間:2012-03-14 12:53:57

        進入專題: 李白  

        戴建業 (進入專欄)  

          

          五六十年代學術界曾為李白詩歌表現的是什么樣的時代精神、李白的意義和力量何在等問題爭論得熱鬧異常,以林庚為代表的一方認為,由于李白具有自覺的“布衣自豪感”和“平民意識”,因而他反映了盛唐樂觀自信的時代精神,他們眼中的李白是青春、浪漫、天真、歡樂的化身[1];裴斐則認為“李白出現在唐帝國極盛而衰的歷史轉折時期”,他的詩歌“是‘山雨欲來風滿樓’的景象的天才寫照”,“懷才不遇和人生若夢”是他詩歌“最常見最動人的主題”,“痛苦和憤懣”是他詩歌的情感基調,他心目中的李白又是摧枯拉朽、詛咒黑暗的悲劇式英雄。[2]林先生只看到李白青春的笑臉,裴先生則死死盯住李白痛苦的愁容,兩位飽學的學者重演了一曲類似盲人摸象的喜劇。分歧雖然以某種方式還在延續,但轟轟烈烈的爭論已經平息。遺憾的是,問題并沒有隨著爭論的平息而得到完滿的解決,在李白全集中固然不難發現“仰天大笑”的樂觀自信,同樣也很容易找到“于此泣途窮”的痛苦哀傷,林、裴二先生針尖對麥芒的觀點使我們無所適從,李白詩歌究竟反映了什么樣的時代精神?李白詩歌的意義和力量到底表現在什么地方?如果跳出“平民意識”、“詛咒黑暗”這一政治社會學的框框,如果能夠從另一個視角重新觀照李白,我們將會看到,李白詩歌的時代精神及其歷史意義就在于:他通過自己個體生命的激揚,深刻地表現了我們這個偉大民族,處于封建社會鼎盛時期昂揚向上的民族活力,并因此使他成為“盛唐氣象”的典型代表。

          

          一

          

          李白的一生有兩大矢志不渝的人生追求:在政治上建立一鳴驚人的偉績,在精神上獲得徹底的自由。趙翼在《甌北詩話》中說:“青蓮少好學仙,故登真度世之志,十詩而九。蓋出于性之所嗜,非矯托也。然又慕功名,所企羨者,魯仲連、酈食其、張良、韓信、東方朔等。總欲有所建立,垂名于世,然后拂衣還山,學仙以求長生。如《贈裴仲堪》云云。”[3]

          門閥制度在唐代已逐漸走向衰亡,唐詩中很難聽到左思“世胄躡高位,英俊沉下僚”的抗議與喟嘆。有唐統治者為了自己基業的磐固,不斷地打壓抑制六朝的高門大族,唐太宗指斥士族“子孫才行衰薄,官爵陵替,而猶昂然以門地自負,販鬻松槚,依托富貴,棄廉忘恥,不知世人何為貴之!”他因此提出選官應“或以德行,或以勛勞,或以文學”[4],科舉考試制度的確立使庶族子弟有了參與政治的機會。開元二十一年六月,玄宗詔令“自今選人有才業操行,委吏部臨時擢用”,史稱當時“入仕之途甚多,不可勝紀”。[5]起宰相于寒門,拔將軍于卒伍,一大批門第不高的士人紛紛登上政治舞臺,演出了一曲又一曲威武雄壯的歷史劇。有志之士眼前展現的是一條看似無限風光的坦途,功名意氣讓大家都熱血沸騰,他們積極要求在政治舞臺上大顯身手,在大漠邊塞建立奇勛。這種英雄主義的時代氣氛增強了人們對自己才能的自信,也培養了他們強烈的歷史責任感和使命感。“大笑向文士,一經何足窮?”(高適《塞下曲》)“自謂頗挺出,立登要路津。致君堯舜上,再使風俗淳。”(杜甫《奉贈韋左丞二十二韻》)連書生氣十足的王維也高喊“忘身辭鳳闕,報國取龍庭。豈學書生輩,窗前老一經?”(《送趙都督赴代州得青字》)慷慨激昂的英雄氣慨成了時代精神的主旋律。

          李白對自己的才能十分自負,稱自己“懷經濟之才,抗巢由之節,文可以變風俗,學可以究天人。”(《為宋中丞自薦表》)這樣非凡的個人才智自然要追求高遠的人生目標:“申管晏之談,謀帝王之術,奮其智能,愿為輔弼。使寰區大定,海內清一。”(《代壽山答孟少府移文》)從政就得扭轉乾坤,當呂尚、范蠡、魯仲連、張良、諸葛亮、謝安一流人物,他覺得自己對歷史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茍無濟代心,獨善亦何益?”(《贈韋秘書子春》)對巢父、許由甚至陶淵明的人生態度都大不以為然:“齷齪東籬下,淵明不足群。”(《九日登高巴陵置酒望洞庭水軍》)這種自命不凡的談吐與追求往往遭到時人的嘲笑:“時人見我恒殊調,見余大言皆冷笑。”(《上李邕》)可他毫不在乎人們這些冷嘲熱諷,對自己的志向始終執著堅定,相信自己會有“大鵬一日同風起,扶搖直上九萬里。假令風歇時下來,猶能簸卻滄溟水”的時候,即使被“賜金放還”也堅信“長風破浪會有時”,即使五六十歲的高齡還深信自己能“為君談笑靜胡沙”。

          這種高度的自信、宏偉的抱負、強烈的歷史使命感,是他那個偉大時代對李白的“饋贈”,只是李白比其他人表現得更為突出更為強烈罷了。不過,“沒有哪個社會和文化是一元的,也沒有哪個社會和文化是完全整合的,任何社會和文化總是代表某種沖突觀點和沖突利益的復合體。”[6]受社會制約的時代精神和風俗習尚,也同樣不會只是一種聲音,不會只有一種傾向,它經常是不同音響的合奏。一方面,壓抑人才的門閥制度在唐代逐漸衰微,許多門第不高的才志之士得以走上政治舞臺,使許多士子重新認識到自己潛在的無限能力,樹立了高度的歷史責任感,激勵了他們積極的從政熱情;另一方面,盛唐相對的思想自由、信仰自由、精神解放,進一步激起了人們對個性自由和精神解放的憧憬,人們創造現實世界的能力,要求突破現實世界的種種限制,尋求更寬廣更自由的精神空間,而束縛精神和個性的某些傳統清規一旦被拋棄,某些精神的鎖鏈一旦被斬斷,精神解放和個性自由的欲望就漫無節制地高漲,盼望推開一切精神上和思想上的阻礙,蔑視權貴、笑傲王侯、把一切外在的禮法與戒律踏在腳下。李白就是這種追求個性自由、蔑視王法與王侯的時代典型。“倚劍天下,掛弓扶桑,浮四海,橫八荒,出宇宙之寥廓,登云天之渺茫”(《代壽山答孟少府移文》),“李白一斗詩百篇,長安市上酒家眠。天子呼來不上船,自稱臣是酒中仙”(杜甫《飲中八仙歌》)。范傳正在《唐左拾遺翰林學士李公新墓碑》中稱他“脫屣軒冕,釋羈韁鎖,因肆性情,大放宇宙間”,在山水中逍遙自適,于酣飲中浩然自放,“人生飄忽百年內,且須酣暢萬古情”(《答王十二寒夜獨酌有懷》),瀟灑人間還遠遠滿足不了他精神的需要,他還想“愿隨夫子天壇上,閑與仙人掃落花”(《寄王屋山人孟大融》)。嗜酒、慕仙、攜妓、漫游等這些貌似放縱荒唐的行為,只有放在那個特定的追求精神自由、打破傳統限制的社會背景中才能得到深刻的理解。這不是過去李白論者所謂“避世”說所能解釋的,李白嗜酒、慕仙、攜妓決非要遠離塵世,它是要沖破王法的限制和清規的束縛,以沖撞社會的方式宣告自己就是社會的主人,以魯莽滅裂的方式來表現對精神自由的渴望。

          

          二

          

          笑傲王侯和蔑視王法,追求個人的精神解放與個性自由,必須使自己超出于王法所規定的封建秩序之外;同時,要在政治上完成壯麗的人生,實現自己“濟蒼生”和“拯物情”的宿愿,又離不開王侯大公達官顯宦的舉薦提攜,更離不開皇帝提供的政治舞臺——封建官場,他又不得不回到王法所規定的封建秩序之中。于是,歷史把李白的人生追求置于這樣一種尷尬的悖論之中:

          追求精神自由——笑傲王侯——反抗傳統——要求超出于王法所規定的封建秩序之外;

          建立豐功偉業——求助王侯——與傳統妥協——回到王法所規定的封建等級秩序之中。

          不少論者指出過李白與莊子的承繼關系,誠然,在抨擊王權蔑視權貴方面,在追求精神自由方面,莊子對李白影響不容低估。莊子對“仁義”虛偽本性的揭示,對王公丑惡的針砭,其深刻的程度甚至還為李白所不及,如“圣人不死,大盜不止”,“彼竊鉤者誅,竊國者為諸侯,諸侯之門而仁義存焉”。[7]為了能過一種符合自己本性的生活,莊子認為就必須擺脫社會強加給人的種種限制,擺脫所謂仁義道德的枷鎖,特別是要放棄個人對社會和歷史的責任,摒除個人功名欲望的束縛,因而他能視相位如腐鼠(《莊子·秋水》)。李白雖然贊頌大鵬遨游人世的精神和氣魄(《大鵬賦》),在不少作品中高度肯定適性任情的存在方式,高度肯定精神自由對個體存在的價值,甚至把“搖曳滄州傍”作為自己人生的最后歸宿(《玉真公主別館苦雨贈衛尉張卿》),但是,他與莊子之間存在著本質的差別:李白秉有莊子所不具有的強烈的社會責任感和歷史使命感。人們過分地夸大了李白詩賦中大鵬與《逍遙游》中鯤鵬之間的聯系,以致忽視了二者的重大區別,《大鵬賦》、《上李邕》、《臨路歌》中的大鵬,主要不是追求無待的自由,而是借此抒寫詩人“斗轉而山動,山搖而海傾”的巨大力量,以及“簸卻滄溟”、整頓乾坤的宏大志向,大鵬“扶搖直上九萬里”的氣度不是用來逍遙避世,而是將其威力展現在現實人世,去成就一番令人驚嘆的偉業。正是這種社會責任感和歷史使命感,使李白一味追求個人自由時就深感愧對時代和歷史,內心深處就感到惶惶不安,“壯志心飛揚,落日空嘆息,長嘯出原野,凜然寒風生。幸遭圣明時,功業猶未成。奈何懷良圖,郁悒獨愁坐。”(《酬崔五郎中》)他時時害怕壯志成空功業未就。

          要實現政治上的宏偉抱負,自稱“草間人”的李白自然必須得到王公權貴的引薦提攜,這樣他就不得不向王公權貴們求情干謁,從天空神游的迷霧里墜落到王法規定的現實社會中來。《古風》之二十六說:“碧荷生幽泉,朝日艷且鮮。秋花冒綠水,密葉羅青煙。秀色空絕世,馨香誰為傳?坐看飛霜滿,凋此紅芳年。結根未得所,愿托華池邊。”生在窮泉僻壤的碧荷不管秀色如何絕世,馨香鮮色仍然不為人傳,難逃被飛霜凋落紅芳的命運,要實現大志就非托身“華池邊”不可,他那些似傲而實卑的干謁信就是他“愿托華池邊”這一愿望的真切表現:“白隴西布衣,流落楚漢。十五好劍術,遍干諸侯;三十成文章,歷抵卿相。雖長不滿七尺,而心雄萬夫,王公大人許與氣義。”(《與韓荊州書》)為了求得王侯的提攜引薦,他不惜肉麻地向權貴恭維捧場,頌揚了無才華的安州長史李京之說:“陸機作太康之杰士,未可比肩;曹植為建安之雄才,惟堪捧駕”(《上安州李長史書》)贊美德薄才劣的荊州韓朝宗說:“制作侔神明,德行動天地,筆參造化,學究天人”。(《與韓荊州書》)有時他還夸耀自己與“王侯七貴同杯酒”的人生經歷。有些學者以為這是李白身上的庸人習氣,殊不知這是他為了實現自己濟蒼生的大志不得已的行為,要么干脆放棄自己的事業追求,要么就向王公大人恭維干謁,歷史逼著他別無選擇。舉出李白這些卑微的言行,我們沒有半點嘲諷他的意思,我們也沒有絲毫嘲諷他的權利,這是那個時代任何一個有志之士實現自己志向必然要付出的代價。

          他的游說、求情、干謁到底沒有白費,天寶元年唐玄宗召他入京,英雄似乎找到了自己的用武之地,《南陵別兒童入京》一詩留下了當時他的那種興奮和激動:“游說萬乘苦不早,著鞭跨馬涉遠道。會稽愚婦輕買臣,余亦辭家西入秦。仰天大笑出門去,我輩豈是蓬蒿人?”開始他以為皇帝將給他委以重任,自己能在政治上大有作為,曾經笑他微賤的權臣顯宦現在“卻來請謁為交歡”,從他《駕上溫泉宮后贈楊山人》一詩,我們至今仍能感受到詩人那種揚眉吐氣的興奮:

          少年落魄楚漢間,風塵蕭瑟多苦顏。自言管葛竟誰許?長吁莫錯還閉關。一朝君王垂拂拭,剖心輸丹雪胸臆。忽蒙白日回景光,直上青云生羽翼。

          可是,進入封建秩序這個囚籠的日子一久,他就發現皇帝遠不是他所想象的那般英武圣明,王公大人比他想象的更加骯臟愚昧,人與人之間只有偽善,政治也完全是奸詐,精神自由的追求和高傲的個性迫使他厭惡與權貴們周旋,而他自己剛正不阿的操守更無法見容于近臣權貴,他用輕蔑、鄙夷與嘲諷來對付權貴,權貴則用造謠、誹謗來中傷他。他惱怒地指責皇帝“珠玉買歌笑,糟糠養賢才”(《古風》之十五),使得宮中“奸臣欲竊位,樹黨自成群”(《古風》),以致“梧桐巢燕雀,枳棘棲鴛鴦”(《古風》之三十九)。會鉆營拍馬的人“鼻息干虹霓,行人皆怵惕”(《古風》之二四),他們“斗雞金宮里,蹴鞠瑤臺邊。舉動搖白日,指揮回青天”,這股邪惡勢力把大唐帝國攪得烏煙瘴氣。“松柏本孤直,難為桃李顏”(《古風》),不愿也不屑奉承拍馬、承歡賣笑的李白,自然成了他們必欲去之的眼中釘,而李白那如同赤子一樣的單純與天真,哪是那些奸滑權貴們的對手,更何況他不屑與這般人較量:“鳳饑不啄粟,所食唯瑯玕。焉能與群雞,刺蹙爭一餐”(《古風》之四十)?這時他唯一盼望的就是精神自由,朝廷就像法國人所謂的“圍城”,沒有進去的時候拼命想進去,進去后又拼命想擠出來,此刻他想的是盡快離開宮廷、遠離權貴,去過一種無拘無束的生活:“青蠅易相點,白雪難同調。本是疏散人,屢貽褊促誚。云天屬清朗,林壑憶游眺。或時清風來,閑倚欄下嘯”(《翰林讀書言懷呈集賢諸學士》)。(點擊此處閱讀下一頁)

        進入 戴建業 的專欄     進入專題: 李白  

        本文責編:jiangxl
        發信站:愛思想(http://www.2sungmin.com),欄目:天益學術 > 語言學和文學 > 中國古代文學
        本文鏈接:http://www.2sungmin.com/data/51240.html
        文章來源:作者授權愛思想發布,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2sungmin.com)。

        3 推薦

        在方框中輸入電子郵件地址,多個郵件之間用半角逗號(,)分隔。

        愛思想(aisixiang.com)網站為公益純學術網站,旨在推動學術繁榮、塑造社會精神。
        凡本網首發及經作者授權但非首發的所有作品,版權歸作者本人所有。網絡轉載請注明作者、出處并保持完整,紙媒轉載請經本網或作者本人書面授權。
        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愛思想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傳播,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若作者或版權人不愿被使用,請來函指出,本網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愛思想 京ICP備1200786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602120014號.
        易康網
        特区彩票特区彩票官网特区彩票平台特区彩票app特区彩票邀请码特区彩票娱乐特区彩票快3特区彩票时时彩特区彩票走势图特区彩票ios 宜宾 | 克拉玛依 | 岳阳 | 武夷山 | 海丰 | 甘肃兰州 | 巴彦淖尔市 | 日照 | 永新 | 天水 | 南安 | 湘潭 | 泗阳 | 孝感 | 四平 | 湖南长沙 | 长治 | 定西 | 防城港 | 仁怀 | 广汉 | 连云港 | 伊犁 | 黔南 | 徐州 | 乐平 | 宁波 | 三亚 | 馆陶 | 锦州 | 张家界 | 保山 | 蓬莱 | 丽江 | 伊春 | 柳州 | 日照 | 濮阳 | 泸州 | 泸州 | 通辽 | 绍兴 | 琼中 | 咸阳 | 景德镇 | 玉树 | 南通 | 海南 | 黔西南 | 吴忠 | 泉州 | 邳州 | 海宁 | 嘉兴 | 大连 | 乌海 | 石嘴山 | 泰州 | 黄南 | 包头 | 灌南 | 黄冈 | 吉林长春 | 东莞 | 株洲 | 益阳 | 台湾台湾 | 咸宁 | 茂名 | 仁寿 | 曲靖 | 广汉 | 三河 | 驻马店 | 云南昆明 | 赣州 | 丽水 | 库尔勒 | 日喀则 | 琼海 | 澄迈 | 包头 | 章丘 | 日土 | 衡水 | 扬州 | 资阳 | 常德 | 营口 | 兴化 | 铜仁 | 长葛 | 福建福州 | 安吉 | 汕头 | 山东青岛 | 锡林郭勒 | 泰州 | 德阳 | 章丘 | 张北 | 仁怀 | 吉林长春 | 丹阳 | 涿州 | 临汾 | 海南 | 朔州 | 保定 | 四川成都 | 厦门 | 昌都 | 济源 | 平潭 | 阳泉 | 九江 | 沧州 | 厦门 | 延边 | 怀化 | 广州 | 铜川 | 乐山 | 图木舒克 | 哈密 | 桐城 | 阳泉 | 济南 | 包头 | 仁寿 | 眉山 | 邹平 | 博罗 | 淮安 | 赵县 | 晋城 | 东营 | 台山 | 日喀则 | 日喀则 | 宁国 | 安庆 | 和县 | 伊犁 | 厦门 | 驻马店 | 邯郸 | 盘锦 | 南平 | 马鞍山 | 海丰 | 池州 | 哈密 | 蚌埠 | 阿拉善盟 | 台北 | 陕西西安 | 楚雄 | 济南 | 台州 | 常州 | 枣阳 | 吉林长春 | 保定 | 湖南长沙 | 黑龙江哈尔滨 | 汉川 | 揭阳 | 衡水 | 宣城 | 甘南 | 芜湖 | 临汾 | 宜昌 | 阳江 | 阿勒泰 | 驻马店 | 大连 | 廊坊 | 澳门澳门 | 石河子 | 大同 | 四川成都 | 大理 | 巴中 | 铜仁 | 鹤岗 | 秦皇岛 | 江苏苏州 | 邹城 | 安顺 | 保定 | 沧州 | 萍乡 | 高密 | 仙桃 | 朔州 | 南充 | 汕头 | 肇庆 | 灵宝 | 保定 | 宜春 | 十堰 | 甘南 | 溧阳 | 高雄 | 阿拉尔 | 莆田 | 新沂 | 张家界 | 鹤岗 | 阿克苏 | 怒江 | 韶关 | 白城 | 金昌 | 德阳 | 昌吉 | 承德 | 潮州 | 南京 | 滨州 | 长兴 | 琼海 | 武夷山 | 义乌 | 汝州 | 南充 | 济宁 | 莒县 | 仁寿 | 焦作 | 铜陵 | 锡林郭勒 | 湘潭 | 天长 | 乌海 | 灌南 | 琼海 | 肇庆 | 张掖 | 淄博 | 朔州 | 保定 | 临猗 | 醴陵 | 汕头 | 广安 | 阳春 | 许昌 | 蓬莱 | 定安 | 乐平 | 许昌 | 定西 | 嘉峪关 | 镇江 | 宁德 | 琼海 | 安吉 | 枣阳 | 五家渠 | 德州 | 芜湖 | 赣州 | 厦门 | 衢州 | 张北 | 三明 | 永康 | 山东青岛 | 塔城 | 龙口 | 潜江 | 新疆乌鲁木齐 | 三明 | 桐城 | 沧州 | 霍邱 | 鸡西 | 巴音郭楞 | 随州 | 南充 | 南京 | 燕郊 | 德清 | 周口 | 衡阳 | 惠东 | 漳州 | 台山 | 诸城 | 包头 | 张家口 | 乌兰察布 | 新泰 | 琼中 | 黄南 | 云南昆明 | 遵义 | 黄山 | 德州 | 芜湖 | 玉环 | 岳阳 | 济宁 | 徐州 | 沭阳 | 三河 | 抚州 | 肥城 | 阿拉善盟 | 馆陶 | 吉林 | 库尔勒 | 唐山 | 澄迈 | 瑞安 | 乌海 | 鹤岗 | 忻州 | 山西太原 | 那曲 | 泗阳 | 德阳 | 白银 | 公主岭 | 天门 | 新疆乌鲁木齐 | 丹东 | 吉林 | 大庆 | 巴中 | 三沙 | 石狮 | 宝鸡 | 内江 | 黄南 | 高雄 | 如东 | 仁怀 | 深圳 | 神农架 | 临汾 | 屯昌 | 朝阳 | 乌兰察布 | 灌南 | 池州 | 中卫 | 伊犁 | 鹰潭 | 图木舒克 | 余姚 | 和田 | 乐山 | 三门峡 | 永州 | 丽水 | 包头 | 朔州 | 牡丹江 | 包头 | 伊春 | 东海 | 温州 | 平顶山 | 馆陶 | 昆山 | 惠东 | 陵水 | 大庆 | 周口 | 新乡 | 曹县 | 文山 | 汕尾 | 果洛 | 保亭 | 邯郸 | 忻州 | 枣阳 | 嘉善 | 五家渠 | 武夷山 | 乌海 | 宿迁 | 普洱 | 德清 | 凉山 | 上饶 | 芜湖 | 酒泉 | 遵义 | 郴州 | 寿光 | 赤峰 | 济宁 | 海门 | 河北石家庄 | 吉林 | 永康 | 中山 | 淮安 | 安康 | 那曲 | 海西 | 无锡 | 海南海口 | 泗阳 | 宣城 | 义乌 | 威海 | 宁夏银川 | 四平 | 瓦房店 | 周口 | 来宾 | 绵阳 | 日土 | 泗阳 | 平顶山 | 甘肃兰州 | 乳山 | 南平 | 吐鲁番 | 江西南昌 | 保山 | 崇左 | 衡水 | 永康 | 佛山 | 扬中 | 平凉 | 庆阳 | 醴陵 | 枣阳 | 汝州 | 大庆 | 文昌 | 铁岭 | 基隆 | 河南郑州 | 威海 | 诸城 | 高雄 | 台湾台湾 | 山西太原 | 甘孜 | 南平 | 保定 | 晋中 | 乐山 | 泗洪 | 章丘 | 荆门 | 河北石家庄 | 武威 | 曹县 | 阿里 | 台湾台湾 | 单县 | 邢台 | 张家界 | 通辽 | 唐山 | 辽宁沈阳 | 吕梁 | 许昌 | 长兴 | 株洲 | 台中 | 海宁 | 启东 | 广元 | 广安 | 贵港 | 诸暨 | 淮北 | 济南 | 揭阳 | 阿拉尔 | 抚州 | 焦作 | 昆山 | 慈溪 | 河池 | 江门 | 黄南 | 甘南 | 黑河 | 潜江 | 文昌 | 霍邱 | 邹城 | 黔东南 | 赣州 | 乌兰察布 | 福建福州 | 朝阳 | 达州 | 桐乡 | 双鸭山 | 鞍山 | 防城港 | 赣州 | 安吉 | 东方 | 嘉善 | 漯河 | 牡丹江 | 石嘴山 | 佛山 | 平潭 | 文山 | 东海 | 赵县 | 白山 | 乐清 | 北海 | 临沧 | 台南 | 内江 | 南京 | 黄石 | 红河 | 佛山 | 连云港 | 嘉峪关 | 丹东 | 澳门澳门 | 苍南 | 定州 | 澄迈 | 塔城 | 桂林 | 章丘 | 抚顺 | 白沙 | 德清 | 桐城 | 泉州 | 山西太原 | 榆林 | 张掖 | 吉林长春 | 白银 | 沭阳 | 乌兰察布 | 海西 | 泰州 | 济源 | 菏泽 | 桂林 | 贵港 | 阿勒泰 | 萍乡 | 汕头 | 渭南 | 乌海 | 广饶 | 梧州 | 漯河 | 保亭 | 林芝 | 山东青岛 | 济宁 | 宜宾 | 昌吉 | 溧阳 | 日照 | 台湾台湾 | 沧州 | 恩施 | 海门 | 廊坊 | 咸宁 | 沧州 | 昌吉 | 大丰 | 佳木斯 | 莱芜 | 天门 | 四平 | 洛阳 | 鹰潭 | 四平 | 宝鸡 | 抚州 | 大理 | 岳阳 | 驻马店 | 昌吉 | 邳州 | 巴中 | 威海 | 黔西南 | 盐城 | 阳春 | 玉树 | 醴陵 | 海西 | 龙口 | 喀什 | 景德镇 | 邯郸 | 汉川 | 鸡西 | 襄阳 | 改则 | 禹州 | 台中 | 澳门澳门 | 赵县 | 驻马店 | 昌吉 | 怀化 | 台北 | 象山 | 喀什 | 舟山 | 深圳 | 燕郊 | 六安 | 临夏 | 象山 | 基隆 | 乐山 | 灌南 | 毕节 | 天门 | 巴中 | 温州 | 海南 | 景德镇 | 姜堰 | 包头 | 保定 | 雅安 | 燕郊 | 萍乡 | 淮安 | 甘南 | 周口 | 阿里 | 临沧 | 厦门 | 山东青岛 | 开封 | 秦皇岛 | 株洲 | 陕西西安 | 盘锦 | 遵义 | 黑龙江哈尔滨 | 湛江 | 甘肃兰州 | 阜新 | 吐鲁番 | 黄南 | 定州 | 阳泉 | 垦利 | 玉环 | 黔南 | 巴中 | 济南 | 黑龙江哈尔滨 | 如皋 | 甘南 | 濮阳 | 资阳 | 德阳 | 遵义 | 本溪 | 新余 | 湖南长沙 | 蚌埠 | 黔南 | 沧州 | 公主岭 | 七台河 | 和田 | 金华 | 阳泉 | 定西 | 天长 | 阿拉尔 | 巴中 | 韶关 | 秦皇岛 | 曹县 | 盐城 | 秦皇岛 | 邹城 | 南安 | 海拉尔 | 日土 | 玉林 | 衢州 | 桓台 | 馆陶 | 绵阳 | 三门峡 | 廊坊 | 自贡 | 淄博 | 海北 | 吐鲁番 | 泰兴 | 海丰 | 通辽 | 和县 | 眉山 | 黄冈 | 莱州 | 伊犁 | 海门 | 遵义 | 铜陵 | 大丰 | 池州 | 黄石 | 平潭 | 库尔勒 | 台北 | 河北石家庄 | 平顶山 | 台北 | 滁州 | 惠州 | 陇南 | 钦州 | 眉山 | 日土 | 佳木斯 | 澄迈 | 明港 | 阿拉善盟 | 象山 | 泰州 | 定西 | 普洱 | 苍南 | 赣州 | 安徽合肥 | 达州 | 三明 | 和田 | 馆陶 | 毕节 | 云南昆明 | 怀化 | 禹州 | 莱州 | 酒泉 | 资阳 | 广元 | 邹城 | 图木舒克 | 伊犁 | 仁寿 | 黄南 | 滨州 | 和田 | 扬州 | 山东青岛 | 大庆 | 德阳 | 本溪 | 湖南长沙 | 玉树 | 仙桃 | 广安 | 毕节 | 黄冈 | 泰兴 | 吉林长春 | 白沙 | 吐鲁番 | 中卫 | 商洛 | 邹平 | 蓬莱 | 高雄 | 通化 | 海丰 | 灌云 | 馆陶 | 襄阳 | 保定 | 三沙 | 宜春 | 吉林 | 新泰 | 抚州 | 贵州贵阳 | 中卫 | 鹤壁 | 山南 | 阿勒泰 | 迪庆 | 黄山 | 大理 | 三沙 | 许昌 | 德宏 | 三沙 | 忻州 | 株洲 | 寿光 | 阜新 | 河北石家庄 | 阜新 | 泸州 | 鸡西 | 醴陵 | 宝鸡 | 海东 | 保定 | 锡林郭勒 | 呼伦贝尔 | 阳江 | 任丘 | 肥城 | 阿拉善盟 | 黔南 | 河南郑州 | 天长 | 桐乡 | 红河 | 大庆 | 永州 | 嘉善 | 安岳 | 台南 | 雅安 | 诸暨 | 克孜勒苏 | 江门 | 白银 | 三明 | 营口 | 随州 | 唐山 | 常德 | 大丰 | 本溪 | 汉中 | 广汉 | 灵宝 | 泰兴 | 邳州 | 儋州 | 开封 | 丹阳 | 阳泉 | 本溪 | 江门 | 平凉 | 邯郸 | 石河子 | 那曲 | 吐鲁番 | 贵州贵阳 | 南通 | 河南郑州 | 锡林郭勒 | 许昌 | 丽水 | 义乌 | 长治 | 本溪 | 岳阳 | 嘉峪关 | 宜都 | 韶关 | 唐山 | 百色 | 烟台 | 承德 | 永州 | 和县 | 黄南 | 长葛 | 漯河 | 黄冈 | 河源 | 凉山 | 咸宁 | 邵阳 | 汉中 | 威海 | 果洛 | 乌海 | 镇江 | 四川成都 | 山南 | 肇庆 | 台南 | 定安 | 荣成 | 桓台 | 泰州 | 湛江 | 大兴安岭 | 台南 | 包头 | 如东 | 林芝 | 海安 | 郴州 | 苍南 | 钦州 | 庄河 | 包头 | 牡丹江 | 新余 | 仁怀 | 包头 | 锦州 | 钦州 | 安顺 | 石狮 | 宜春 | 甘孜 | 深圳 | 石河子 | 河源 | 山西太原 | 沧州 | 扬州 | 咸宁 | 邹平 | 宁国 | 屯昌 | 郴州 | 昆山 | 东台 | 甘孜 | 邯郸 | 中山 | 南平 | 雅安 | 烟台 | 中卫 | 南京 | 保山 | 通化 | 亳州 | 滁州 | 遵义 | 宿迁 | 滁州 | 宣城 | 甘孜 | 常州 | 兴安盟 | 定州 | 长葛 | 铁岭 | 毕节 | 枣庄 | 博罗 | 武威 | 乳山 | 南充 | 乌海 | 宣城 | 绥化 | 宣城 | 广汉 | 菏泽 | 洛阳 | 韶关 | 清远 | 曲靖 | 赣州 | 临沂 | 泉州 | 苍南 | 宝鸡 | 迁安市 | 汉川 | 玉树 | 安吉 | 阳泉 | 安康 | 咸阳 | 桂林 | 德清 | 洛阳 | 保定 | 九江 | 桐城 | 韶关 | 安阳 | 东方 | 东阳 | 邹平 | 邵阳 | 三门峡 | 本溪 | 包头 | 霍邱 | 池州 | 济南 | 海拉尔 | 东莞 | 新疆乌鲁木齐 | 海东 | 梧州 | 仁怀 | 运城 | 漯河 | 黑河 | 铜仁 | 攀枝花 | 吴忠 | 潮州 | 吐鲁番 | 伊犁 | 淮北 | 基隆 | 台中 | 吕梁 | 潍坊 | 阿拉尔 | 十堰 | 安吉 | 韶关 | 吉安 | 河南郑州 | 莒县 | 阿勒泰 | 安吉 | 德宏 | 凉山 | 涿州 | 攀枝花 | 大庆 | 库尔勒 | 海宁 | 辽源 | 嘉峪关 | 吉林 | 哈密 | 德宏 | 明港 | 巴彦淖尔市 | 信阳 | 七台河 | 潍坊 | 六盘水 | 滁州 | 陵水 | 灵宝 | 丹阳 | 固原 | 珠海 | 宿迁 | 温岭 | 馆陶 | 邢台 | 日土 | 枣阳 | 台北 | 江西南昌 | 姜堰 | 洛阳 | 云南昆明 | 许昌 | 株洲 | 新沂 | 安顺 | 沭阳 | 江西南昌 | 平潭 | 忻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