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an id="vx99n"><nobr id="vx99n"></nobr></span>

    <form id="vx99n"><th id="vx99n"><progress id="vx99n"></progress></th></form>
      <form id="vx99n"></form>

      <sub id="vx99n"></sub>
      <address id="vx99n"><nobr id="vx99n"><progress id="vx99n"></progress></nobr></address>

        戴建業:入世憤世超世

        ——比較分析左思、鮑照的人生境遇與人生抉擇
        選擇字號:   本文共閱讀 2184 次 更新時間:2012-03-08 13:42:03

        進入專題: 左思   鮑照  

        戴建業 (進入專欄)  

          

          歷史常常有許多驚人的巧合,譬如六朝詩人中鮑照在不少方面就好像是左思的“克隆”:這兩位著名詩人都生活在門閥制度占統治地位的六朝,他們都同樣富有才情,又都出身于寒門,同樣都有一個聰慧并選入宮中的妹妹,還有著大致相近的人生境遇,甚至都是山東籍的詩人。過去,不少詩評家還認為就詩歌的風骨、氣勢、情調而言,左思、鮑照也是一脈相傳,牟愿相在《小澥堂雜詩話》中就說:“左一傳而為鮑照,再傳而為李白。”⑴清另一詩論家沈德潛也說:“太沖《詠史》,不必專詠一人,專詠一事,詠古人而己之性情俱見。此千秋絕唱也。后惟明遠、太白能之。”⑵鮑照本人也不時將自己與左思進行對照和比較。鐘嶸《詩品》卷下載:“照嘗答孝武云:‘臣妹才自亞于左棻,臣才不及太沖爾。’”⑶明眼人一看就知道這種自謙中隱含著自負,左思和鮑照的時代雖有先后,但詩才和文才都難分軒輊。當然人們更多的只是看到他們相同的一面,而很少論及二人的不同之處。這里我們不擬泛論左思與鮑照詩才詩風的優劣異同,只是比較分析他們二人的人生境遇、人生意識及人生抉擇,以及左右他們各自不同人生抉擇的深層動因,并由此探詢晉宋之際寒士精神的發展歷程與時代的價值取向。

          

          一

          

          左思和鮑照都對自己的才華十分自信,都有很高的用世熱情,自然也都有很強的功名心和富貴欲。

          左思雖家世儒學,但在魏晉仍屬寒門,其妹左棻在《離思賦》中有“蓬戶側陋”之嘆,直到妹妹以才華入宮時他才“移家京師”。史載左思“貌寢口訥”、“不好交游”,⑷看來他的性格相當內向。左思要為世所重至少有幾重主客觀障礙:在那個講究門第身份的時代,他的寒素家世無疑會給他造成麻煩;魏晉士人普遍崇尚清談,而他偏偏又十分“口訥”;當時社會都看重“容止”風度,而他本人卻“貌寢”、“丑顇”。據《世說新語•容止》載:“妙有姿容”的潘岳在洛陽道上,遇上他的女性“莫不連手縈之”以便多看他一眼,“絕丑”的左思在街上群嫗見而唾之。由于他慧于心卻訥于口,美才氣但丑于形,在生活中肯定常受到別人的輕視和冷眼。他受到的挫折和打擊之重更不難想象。連他父親都曾不負責任地對友人說:“思所曉解,不及我少時”(同上)。外貌丑陋和生理缺陷成了他奮發向上的刺激,激起他對優越感目標的追求。

          起初,左思企圖憑借自己的文學天才,以出色的文學成就尋求社會對自我價值的承認,《三都賦》的寫作就是他追求優越感目標的一次艱苦努力。⑸《晉書》本傳稱他寫《三都賦》“構思十年,門庭藩溷,皆著紙筆,遇得一句,即便疏之” 。為了寫好《三都賦》,他認真揣摩張衡的《二京賦》,翻閱了大量的文獻資料,在《三都賦序》中自述其寫作經過說:“余既思摹《二京》,而賦《三都》,其山川城邑,則稽之地圖;其鳥獸草木,則驗之方志;風謠歌舞,各附其俗;魁梧長者,莫非其舊。”他對這三篇賦的結構和語言更是慘淡經營,劉勰稱其“業深覃思,盡銳于《三都》”。 花如此大的精力,用這樣長的時間來寫三篇賦,就是想獲得一鳴驚人的社會效果。再看他寫作《三都賦》時曾“詣著作郎張載”,賦寫成后見“時人未之重”,又向有“高譽”的皇甫謐索序,張載為其中的《魏都》作注,劉逵注《吳都》、《蜀都》,還驚動了司空張華為之揄揚,直至最后他如愿以償——《三都賦》使得“洛陽紙貴”。由此可見左思深諳世道,很善于“推銷”自我,也可見他入世的急切心情。

          為了躋身于社會上層,他還參預了以權臣賈謐為核心的“二十四友”。“二十四友”中人多為“貴游豪戚及浮競之徒”(《晉書•賈謐傳》),這些人攀附賈謐主要是躁進貪婪,為的是很快在仕途上飛黃騰達。本“不好交游”的左思何以身預“二十四友”之列,成為這個浮華躁進集團中的一員,唯一的解釋就是他入世心切。賈謐接納左思自然有對他才華的賞識,但也不排除有左棻貴嬪的因素,他想在朝中廣樹黨援親信,而左思投靠賈謐,并且為賈謐講解《漢書》,則不可否認有攀龍附鳳的動機。他既不象潘岳那樣“輕躁”、“世利”,也不象陸機那樣“好游權門”,但一個出身寒門的士子希望盡快提高自己的地位,巴結炙手可熱的顯貴不失為攀升的捷徑。這一點無庸為左思諱言,也不必對左思苛責。左思既非不食人間煙火的圣賢,也并非“望塵而拜”的勢利鬼,他只是一位功名欲很強的士人而已。清人吳淇早就說左思“壯志勃勃,急于有為,故氣象極似孟子”。 ⑹

          與左思一樣,鮑照也是出身于寒門庶族,他時時忘不了自己的寒素身份,在詩文中一而再再而三地表白這一點:“臣孤門賤生”(《解褐謝侍郎表》),“臣北州衰淪,身地孤賤”(《拜侍郎上疏》),“我以篳門士,負學謝前基”(《答客》),“臣自惟孤賤”(《謝解禁止表》)。他之所以強調自己是“北州衰淪”,是由于晉室南遷之后,“王謝諸族方盛,北人晚渡者,朝廷悉以傖荒遇之,雖復人才可施,皆不得踐清途”(司馬光《資治通鑒》卷一二四)。在先渡江并已占據要津的高門大族眼中,晚渡江的北人都像些討飯的乞丐,即使走上仕途也不可能入于清流,大多數人更只有“束菜負薪”的份了(《拜侍郎上疏》)。而鮑照并不接受命運的安排,他在《侍郎報滿辭閣疏》中說:“臣囂杌窮賤,情嗜踳昧,身弱涓甃,地幽井谷。本應守業,墾畛剿芿,牧雞圈豕,以給征賦。而幼性猖狂,因頑慕勇;釋擔受書,廢耕學文。畫虎既敗,學步無成。反拙歸跂,還陋燕雀。日晏途遠,塊然自喪。加以無良,根孤伎薄。既同馮衍負困之累,復抱相如消渴之疾。志逐運離,事與衰合。”對寒素子弟來說,當時的仕途決非坦途,既無門蔭可憑,又無爵位可襲,要躋身仕途唯一的途徑就是干謁王侯,而且干謁還常常要吃閉門羹或遭白眼,鮑照第一次干謁臨川王劉義慶就受到了冷遇,《南史》本傳說:“照始嘗謁義慶,未見知。”但這次失敗鮑照并不氣餒,不顧他人勸阻決心再次“貢詩言志”:

          (照)欲貢詩言志,人止之曰:“郎位尚卑,不可輕忤大王。”照勃然曰:“千載上有英才異士,沉沒而不聞者,安可數哉!大丈夫豈可遂蘊智能,使蘭艾不辨,終日碌碌,與燕雀相隨乎?”于是奏詩,義慶奇之,賜帛二十匹。尋遷為國侍郎,甚見知賞。

          鮑照毫無遮掩地吐露自己的鴻鵠之志,決不甘于貧賤,更恥于平庸,害怕“終日碌碌”,更不愿“與燕雀相隨”。他的《飛蛾賦》就是這一情懷的藝術再現:

          仙鼠伺暗,飛蛾候明,均靈舛化,詭欲齊生。觀齊生而欲詭,各會住以憑方。凌燋煙之浮景,赴熙焰之明光。拔身幽草下,畢命在此堂。本輕死以邀得,雖糜爛其何傷。豈學山南之文豹,避云霧而巖藏。

          “飛蛾”只要能“拔身幽草下”,不惜“畢命在此堂”,只要能“輕死以邀得”,即使“糜爛”又何妨?同樣,詩人自己也寧可再次俯身干謁,而不愿就此“沉沒而不聞”;寧可拼死一搏做人間“大丈夫”,也決不“遂蘊智能”而“使蘭艾不辨”。鮑照通過對飛蛾的贊嘆抒發了自己的衷曲,賦中的“飛蛾”正是詩人自己的影子。

          鮑照在給上司的表疏中反復表白自己既無“遠志”,更無野心:“臣孤門賤生,操無炯跡。鶉棲草澤,情不及官。不悟天明廣矚,騰滯援沉。觀光幽節,聞道朝年”(《解褐謝侍郎表》),“臣素陋人,本絕分望,適野謝山川之志,輟耕無鴻鵠之嘆,宦希鄉部,富期農牧”(《為柳令讓驃騎表》)“臣北州衰淪,身地孤賤。眾善必違,百行無一。生丁昌運,自比人曹。操乏端概,業謝成跡。徂年空往,瑣心靡述。褫轡投簪,于斯終志。束菜負薪,期與相畢”(《拜侍郎上疏》)。萬不可將這些自貶自抑當作個人的傾訴衷腸,它們只是下僚在上司面前的官場客套。說自己退“謝山川”之雅,進無鴻鵠之志,為官不過“希鄉部”,求富也只“期農牧”,無非是向頂頭上司磕頭謝恩,感謝上司對自己的提拔恩寵,致使自己現在的地位超出了原先的期望,目前的所得超出了原先的所求。這反倒表現了鮑照為人的乖巧,也從反面流露了他在仕途上的雄心。聲稱自己不愿“與燕雀相隨”的鮑照,一出仕途便為王國侍郎尚且牢騷滿腹,為官豈滿足于區區“鄉部”?《登大雷岸與妹書》向妹妹描繪山川景象時無形中透露了自己的胸襟:“東顧五洲之隔,西眺九派之分;窺地門之絕景,望天際之孤云。長圖大念,隱心者久矣。南則積山萬狀,負氣爭高,含霞飲景,參差代雄。”胸懷“長圖大念”,與世“負氣爭高”,不失為鮑照為人的真實寫照。求富也不只期于“農牧”,鮑照的胃口還大著呢,他在《代堂上歌行》中說:

          四坐且莫喧,聽我堂上歌。昔仕京洛時,高門臨長河,出入重宮里,結友曹與何,車馬相馳逐,賓朋好容華。陽春孟春月,朝光散流霞,輕步逐芳風,言笑弄丹葩。暉暉朱顏酡,紛紛織女梭,滿堂皆美人,目成對湘娥,雖謝侍君閑,明妝帶綺羅。箏笛更彈吹,高唱相追和。萬曲不關心,一曲動情多,欲知情厚薄,更聽此聲過。

          如此赤裸裸地覬覦富貴,如此明目張膽地艷羨奢華,如此大言不慚地垂涎“美人”,如此坦然地夸耀“出入重宮里”,這在鮑照以前的詩歌中還十分罕見。毫不羞羞答答地追逐奢侈豪華,毫不掩飾地表達自己的政治抱負和人生欲望,鮑照的確昭示了一種新的時代信息,預示了社會階層的升降沉浮和社會思潮的深刻變化。

          

          二

          

          生于“蓬戶”、“孤賤”而又不安于“蓬戶”、“孤賤”,艷羨榮華富貴而又得不到榮華富貴,恃才自負而又屢經坎坷,胸懷遠志卻又沉淪下僚,這使得左思和鮑照成了門閥制度最激烈的詛咒者,成了時代最深刻的批判者,因此他們二人便由急切“入世”順理成章地變成了強烈“憤世”。

          左思對自己的才華自視甚高,也切盼自己出群的才智能得以施展,《詠史》八首之一說:

          弱冠弄柔翰,卓犖觀群書。著論準《過秦》,作賦擬《子虛》。邊城苦鳴鏑,羽檄飛京都。雖非甲胄士,疇昔覽《穰苴》。長嘯激清風,志若無東吳。鉛刀貴一割,夢想騁良圖。左眄澄江湘,右盼定羌胡。功成不受爵,長揖歸田廬。

          弱冠之年就顯露出卓越的才華,飽于學問又善于屬文,而且志向和眼界都高,立論、作賦都堪稱一流。不僅文才蓋世,武略也不讓人,“雖非甲胄士”卻勝過甲胄士,滿腹的韜略使他根本不把偏于東隅的東吳放在眼里。文人常犯的毛病是誤將自己的文學天才當作經世的干才,導致他們過于自我感覺良好,極度夸張地炫耀自己的才能。史家的記述與左思的自夸相去甚遠,《世說新語》引《左思別傳》說:“思為人無吏干而有文才,又頗以椒房自矜,故齊人不之重也。”⑺ “頗以椒房自矜”反映了這位杰出詩人的庸人習氣,“無吏干而有文才”則指出了他才華的特征。在詩人的自述和史家的記述之間,我們更傾向于相信旁觀者清。毫無疑問,左思決不會接受史家的這一判斷,他那“左眄澄江湘,右盼定羌胡”的詩句,真有并吞寰宇氣吞山河的氣象,似乎在談笑之間就可以把天下搞定。然而社會竟然使這樣的干霄偉才不能實現自己大“騁良圖”的“夢想”,于是《詠史》八首之二便對壓抑人才的門閥制度大加撻伐:

          郁郁澗底松,離離山上苗。以彼徑寸莖,蔭此百尺條。世胄躡高位,英俊沉下僚。地勢使之然,由來非一朝。金張藉舊業,七葉珥漢貂。馮公豈不偉,白首不見招。

          何焯《義門讀書記》評此詩說:“左太沖《詠史》,‘郁郁’云,良圖莫騁,職由困于資地,托前人以自鳴所不平也。”澗底的“百尺”蒼松,反而被山上矮小低垂的小苗所遮蓋,寒士哪怕才高也終身卑賤,士族即使平庸仍然代代顯貴。“世胄躡高位,英俊沉下僚”是對這一不合理社會現象沉痛的控訴,真實地反映了“上品無寒門,下品無勢族”的社會本質⑻。“著論準《過秦》”、“疇昔覽《穰苴》”又有何用,還不是照樣沉淪下僚?“金張藉舊業,七葉珥漢貂。馮公豈不偉,白首不見招”,只是申足“世胄躡高位”二句,詩人詠史實為詠懷,借古人的酒杯澆自己心中的塊壘。

          鮑照也同樣認為自己兼備文武全才,簡直就是文可以變風俗、武能夠定乾坤的英杰:

          十五諷詩書,篇翰靡不通。弱冠參多士,飛步游秦宮。側睹君子論,預見古人風。兩說窮舌端,五車推筆鋒。羞當白璧貺,恥受聊城功。晚節從世務,乘幛遠和戎。解佩襲犀渠,卷帙奉廬弓。始愿離不及,安知今所終。

          ——《擬古八首》之二

          幽并重騎射,少年好馳逐。氈帶佩雙鞬,象弭插雕服。獸肥春草短,飛鞚越平陸。朝游雁門上,暮還樓煩宿。石梁有余勁,驚雀無全目。漢虜方未合,邊城屢翻覆。留我一白羽,將以分符竹。

          ——同上之三

          前一首詩簡直就是左思《詠史》八首之一的翻版,方東樹在《昭昧詹言》中評這兩首詩時說:“‘十五諷詩書’不過言己文武足備,與太沖意同。”“‘幽并重騎射’承上篇而來,言己騎射之工,足以封侯”⑼。雖然鮑照“幼性猖狂,(點擊此處閱讀下一頁)

        進入 戴建業 的專欄     進入專題: 左思   鮑照  

        本文責編:jiangxl
        發信站:愛思想(http://www.2sungmin.com),欄目:天益學術 > 語言學和文學 > 語言學和文學專欄
        本文鏈接:http://www.2sungmin.com/data/51027.html
        文章來源:作者授權愛思想發布,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2sungmin.com)。

        2 推薦

        在方框中輸入電子郵件地址,多個郵件之間用半角逗號(,)分隔。

        愛思想(aisixiang.com)網站為公益純學術網站,旨在推動學術繁榮、塑造社會精神。
        凡本網首發及經作者授權但非首發的所有作品,版權歸作者本人所有。網絡轉載請注明作者、出處并保持完整,紙媒轉載請經本網或作者本人書面授權。
        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愛思想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傳播,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若作者或版權人不愿被使用,請來函指出,本網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愛思想 京ICP備1200786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602120014號.
        易康網
        特区彩票特区彩票官网特区彩票平台特区彩票app特区彩票邀请码特区彩票娱乐特区彩票快3特区彩票时时彩特区彩票走势图特区彩票ios 延边 | 芜湖 | 阿拉尔 | 四平 | 博尔塔拉 | 泰州 | 咸阳 | 灌南 | 陕西西安 | 眉山 | 吴忠 | 雅安 | 德清 | 邹城 | 贵州贵阳 | 晋江 | 安顺 | 随州 | 衡阳 | 高密 | 海拉尔 | 盐城 | 锡林郭勒 | 榆林 | 甘南 | 阳江 | 咸宁 | 乌海 | 丽江 | 毕节 | 镇江 | 诸暨 | 德宏 | 白银 | 黄石 | 南平 | 萍乡 | 青海西宁 | 日喀则 | 郴州 | 临海 | 阿克苏 | 泰兴 | 怒江 | 大丰 | 博罗 | 黄南 | 大同 | 四川成都 | 鹤岗 | 眉山 | 桐城 | 河北石家庄 | 潮州 | 荣成 | 阜新 | 桓台 | 儋州 | 内蒙古呼和浩特 | 果洛 | 石嘴山 | 图木舒克 | 舟山 | 蚌埠 | 宜昌 | 沧州 | 舟山 | 常州 | 陵水 | 神农架 | 遵义 | 阳泉 | 荣成 | 海安 | 嘉峪关 | 南充 | 陇南 | 苍南 | 梅州 | 定西 | 三明 | 平顶山 | 赣州 | 吉林 | 招远 | 海丰 | 张掖 | 海南 | 滕州 | 阿拉尔 | 儋州 | 平凉 | 绥化 | 莱州 | 舟山 | 双鸭山 | 山西太原 | 张家界 | 毕节 | 鞍山 | 如东 | 盐城 | 宁国 | 昌吉 | 大兴安岭 | 景德镇 | 永新 | 萍乡 | 咸阳 | 文昌 | 和田 | 梧州 | 三沙 | 瑞安 | 日土 | 汉中 | 乌海 | 鹤壁 | 定安 | 黑龙江哈尔滨 | 黄南 | 克孜勒苏 | 无锡 | 绥化 | 黔东南 | 宁夏银川 | 盘锦 | 邹城 | 吐鲁番 | 武安 | 乐清 | 琼中 | 佳木斯 | 梧州 | 朔州 | 内蒙古呼和浩特 | 滕州 | 库尔勒 | 辽宁沈阳 | 安岳 | 大丰 | 南充 | 曲靖 | 威海 | 鄂尔多斯 | 广安 | 仙桃 | 甘南 | 沧州 | 泗洪 | 雅安 | 海拉尔 | 洛阳 | 韶关 | 亳州 | 五指山 | 楚雄 | 无锡 | 宿迁 | 咸宁 | 滁州 | 锡林郭勒 | 遵义 | 三亚 | 日喀则 | 保定 | 景德镇 | 嘉兴 | 牡丹江 | 高雄 | 日喀则 | 绥化 | 邢台 | 濮阳 | 玉树 | 和田 | 来宾 | 商丘 | 鹤壁 | 如东 | 鄂州 | 临沂 | 改则 | 澳门澳门 | 庄河 | 西双版纳 | 甘肃兰州 | 黄南 | 大丰 | 漯河 | 北海 | 阳江 | 湖北武汉 | 莱芜 | 遵义 | 宣城 | 吉林 | 嘉兴 | 邹城 | 曲靖 | 陇南 | 朔州 | 齐齐哈尔 | 随州 | 福建福州 | 淄博 | 新疆乌鲁木齐 | 克孜勒苏 | 灌云 | 安徽合肥 | 台中 | 许昌 | 济源 | 昌吉 | 仙桃 | 双鸭山 | 新泰 | 琼中 | 嘉兴 | 龙口 | 滨州 | 湘西 | 河南郑州 | 六安 | 滨州 | 赣州 | 大连 | 南京 | 宜都 | 吉安 | 毕节 | 昭通 | 惠东 | 山南 | 巴彦淖尔市 | 景德镇 | 凉山 | 海北 | 昌都 | 昌都 | 陕西西安 | 滨州 | 玉林 | 营口 | 文山 | 洛阳 | 吉林 | 澳门澳门 | 雄安新区 | 玉溪 | 澳门澳门 | 海东 | 克拉玛依 | 霍邱 | 通化 | 日喀则 | 瑞安 | 商丘 | 泰兴 | 梧州 | 临夏 | 娄底 | 乌海 | 烟台 | 辽源 | 景德镇 | 仁怀 | 阿拉善盟 | 牡丹江 | 锡林郭勒 | 茂名 | 正定 | 保定 | 十堰 | 贺州 | 临夏 | 石河子 | 通辽 | 山南 | 宁国 | 庄河 | 琼中 | 榆林 | 益阳 | 延边 | 西藏拉萨 | 酒泉 | 石狮 | 鄂尔多斯 | 喀什 | 淄博 | 厦门 | 安阳 | 通化 | 延边 | 宝鸡 | 哈密 | 龙口 | 姜堰 | 山西太原 | 邳州 | 靖江 | 雄安新区 | 廊坊 | 柳州 | 宁夏银川 | 泸州 | 黔西南 | 巴音郭楞 | 文昌 | 营口 | 清徐 | 双鸭山 | 迁安市 | 广饶 | 赣州 | 鸡西 | 昆山 | 宁波 | 神木 | 潮州 | 五家渠 | 金昌 | 大连 | 湖南长沙 | 曹县 | 大庆 | 永州 | 广安 | 深圳 | 雅安 | 清徐 | 宁波 | 保定 | 喀什 | 永新 | 玉树 | 扬中 | 宝鸡 | 东营 | 任丘 | 锡林郭勒 | 乐平 | 建湖 | 明港 | 昌吉 | 宜昌 | 铜陵 | 海西 | 汕尾 | 海拉尔 | 莒县 | 曲靖 | 株洲 | 西藏拉萨 | 西双版纳 | 攀枝花 | 锡林郭勒 | 泰州 | 乌兰察布 | 广安 | 桐乡 | 绵阳 | 鄢陵 | 克拉玛依 | 广安 | 桐城 | 廊坊 | 燕郊 | 宜都 | 五指山 | 泗洪 | 荆门 | 安吉 | 衢州 | 黄冈 | 东莞 | 正定 | 临沂 | 阿勒泰 | 天水 | 宣城 | 大同 | 榆林 | 迁安市 | 龙岩 | 娄底 | 绥化 | 通辽 | 乐平 | 灵宝 | 济宁 | 黑龙江哈尔滨 | 广饶 | 唐山 | 溧阳 | 十堰 | 怀化 | 明港 | 济宁 | 邵阳 | 桓台 | 三门峡 | 义乌 | 吉安 | 新余 | 邯郸 | 高密 | 丹阳 | 荣成 | 林芝 | 海南海口 | 红河 | 晋中 | 巴中 | 安徽合肥 | 通辽 | 锡林郭勒 | 宝鸡 | 甘肃兰州 | 神农架 | 中卫 | 辽源 | 沧州 | 那曲 | 兴化 | 海拉尔 | 大庆 | 汕尾 | 安阳 | 伊犁 | 鹤岗 | 洛阳 | 和田 | 黔南 | 铁岭 | 三亚 | 淄博 | 滨州 | 义乌 | 黔东南 | 宿州 | 玉树 | 乌海 | 湖南长沙 | 延安 | 三亚 | 济源 | 桐城 | 乐山 | 西藏拉萨 | 保定 | 揭阳 | 肥城 | 醴陵 | 瓦房店 | 昆山 | 大庆 | 固原 | 包头 | 陵水 | 平凉 | 万宁 | 孝感 | 博尔塔拉 | 醴陵 | 东莞 | 宁德 | 抚顺 | 汉川 | 临海 | 迪庆 | 四川成都 | 霍邱 | 三明 | 张掖 | 广西南宁 | 岳阳 | 萍乡 | 湖北武汉 | 六盘水 | 昭通 | 柳州 | 黄石 | 台北 | 禹州 | 湖州 | 莱芜 | 济南 | 昌都 | 三亚 | 章丘 | 赣州 | 乐清 | 铜仁 | 咸阳 | 广西南宁 | 台北 | 张家界 | 燕郊 | 株洲 | 大庆 | 屯昌 | 咸阳 | 来宾 | 固原 | 姜堰 | 洛阳 | 杞县 | 宿州 | 宁波 | 儋州 | 枣庄 | 甘南 | 衡阳 | 咸宁 | 保定 | 景德镇 | 临猗 | 南阳 | 达州 | 大理 | 台湾台湾 | 镇江 | 诸城 | 临汾 | 来宾 | 三门峡 | 驻马店 | 金昌 | 日土 | 景德镇 | 北海 | 梧州 | 新泰 | 保定 | 茂名 | 肇庆 | 沛县 | 绍兴 | 宜宾 | 昌吉 | 乐清 | 湛江 | 任丘 | 长葛 | 涿州 | 嘉兴 | 霍邱 | 防城港 | 酒泉 | 宁波 | 涿州 | 兴化 | 仙桃 | 七台河 | 蓬莱 | 山东青岛 | 石河子 | 湘西 | 通辽 | 邹平 | 陵水 | 阿拉尔 | 焦作 | 泉州 | 图木舒克 | 青海西宁 | 秦皇岛 | 本溪 | 商丘 | 本溪 | 沭阳 | 临汾 | 漯河 | 晋中 | 巴中 | 香港香港 | 佛山 | 湖北武汉 | 攀枝花 | 江西南昌 | 普洱 | 石嘴山 | 海门 | 灌南 | 庆阳 | 遵义 | 海南海口 | 桂林 | 周口 | 广元 | 通化 | 延边 | 阿克苏 | 儋州 | 海拉尔 | 任丘 | 临汾 | 永康 | 吉林 | 迁安市 | 克孜勒苏 | 昌都 | 朝阳 | 南充 | 诸城 | 平潭 | 台湾台湾 | 五家渠 | 滁州 | 开封 | 铁岭 | 漳州 | 淮安 | 临猗 | 和田 | 德清 | 新泰 | 神木 | 阿拉善盟 | 石狮 | 高密 | 洛阳 | 周口 | 自贡 | 吉林长春 | 绵阳 | 新余 | 阿拉尔 | 南平 | 项城 | 贵州贵阳 | 雅安 | 齐齐哈尔 | 燕郊 | 安岳 | 三亚 | 乌海 | 中卫 | 鹰潭 | 安庆 | 燕郊 | 眉山 | 松原 | 保山 | 珠海 | 蓬莱 | 阳春 | 广元 | 鄂州 | 临猗 | 滁州 | 玉环 | 青州 | 灌云 | 台湾台湾 | 漯河 | 桂林 | 仁寿 | 六盘水 | 乌兰察布 | 东营 | 东阳 | 大同 | 淄博 | 肥城 | 厦门 | 晋江 | 汕尾 | 益阳 | 商丘 | 中山 | 澳门澳门 | 龙岩 | 萍乡 | 资阳 | 万宁 | 湖南长沙 | 池州 | 济宁 | 钦州 | 桐乡 | 鹤壁 | 丽江 | 义乌 | 自贡 | 杞县 | 泰州 | 广西南宁 | 醴陵 | 余姚 | 滕州 | 阳江 | 遂宁 | 香港香港 | 改则 | 保山 | 莒县 | 邹城 | 滨州 | 驻马店 | 宁德 | 恩施 | 北海 | 天水 | 湖南长沙 | 新乡 | 铁岭 | 韶关 | 库尔勒 | 嘉兴 | 梧州 | 抚州 | 平潭 | 铜川 | 陇南 | 东海 | 泗洪 | 海门 | 伊犁 | 莒县 | 三沙 | 韶关 | 孝感 | 内蒙古呼和浩特 | 文山 | 巴彦淖尔市 | 晋江 | 营口 | 洛阳 | 东海 | 酒泉 | 四川成都 | 河池 | 三沙 | 海北 | 仁寿 | 馆陶 | 西双版纳 | 绵阳 | 泰兴 | 通辽 | 白城 | 十堰 | 正定 | 瓦房店 | 漯河 | 伊春 | 任丘 | 滁州 | 德宏 | 平凉 | 临汾 | 阳江 | 林芝 | 达州 | 诸暨 | 十堰 | 景德镇 | 单县 | 东营 | 甘肃兰州 | 临猗 | 三河 | 呼伦贝尔 | 抚州 | 德州 | 大庆 | 新泰 | 临汾 | 铜川 | 岳阳 | 大丰 | 招远 | 枣阳 | 兴安盟 | 西双版纳 | 和县 | 萍乡 | 偃师 | 临汾 | 惠州 | 苍南 | 安徽合肥 | 庄河 | 鹤岗 | 广西南宁 | 济源 | 甘南 | 遵义 | 马鞍山 | 温州 | 枣庄 | 林芝 | 朔州 | 新泰 | 娄底 | 潮州 | 鄂尔多斯 | 阿坝 | 定安 | 湘潭 | 汉中 | 桓台 | 库尔勒 | 宝鸡 | 漯河 | 昌吉 | 永州 | 驻马店 | 清远 | 日喀则 | 黑龙江哈尔滨 | 江西南昌 | 龙口 | 吐鲁番 | 涿州 | 阿克苏 | 迁安市 | 焦作 | 垦利 | 招远 | 清远 | 那曲 | 钦州 | 长葛 | 广州 | 四平 | 天门 | 云浮 | 娄底 | 大庆 | 宝应县 | 山南 | 芜湖 | 延边 | 昌吉 | 安阳 | 宜都 | 临沧 | 广西南宁 | 曲靖 | 黔南 | 潍坊 | 武安 | 那曲 | 嘉善 | 贵州贵阳 | 赤峰 | 吉林 | 肇庆 | 巴中 | 盐城 | 启东 | 甘孜 | 武夷山 | 娄底 | 蚌埠 | 香港香港 | 甘肃兰州 | 淮南 | 吉林 | 宜都 | 扬中 | 邳州 | 昭通 | 威海 | 玉环 | 怒江 | 益阳 | 贺州 | 朝阳 | 陕西西安 | 屯昌 | 丹阳 | 资阳 | 赣州 | 迪庆 | 淄博 | 临汾 | 乐清 | 承德 | 陵水 | 日照 | 垦利 | 洛阳 | 惠东 | 雄安新区 | 林芝 | 燕郊 | 临海 | 亳州 | 临夏 | 五家渠 | 神木 | 高雄 | 新沂 | 绵阳 | 邵阳 | 本溪 | 丽水 | 改则 | 那曲 | 巢湖 | 邹城 | 禹州 | 诸暨 | 晋中 | 铁岭 | 六盘水 | 烟台 | 毕节 | 大同 | 信阳 | 许昌 | 天门 | 兴安盟 | 深圳 | 巢湖 | 阜新 | 溧阳 | 厦门 | 新疆乌鲁木齐 | 石嘴山 | 张家口 | 兴安盟 | 乐清 | 台州 | 荣成 | 渭南 | 金昌 | 招远 | 鄢陵 | 鄢陵 | 瑞安 | 瑞安 | 慈溪 | 新乡 | 庄河 | 保定 | 金坛 | 海门 | 自贡 | 六安 | 本溪 | 东营 | 荣成 | 连云港 | 东阳 | 吉林长春 | 汝州 | 喀什 | 惠东 | 偃师 | 本溪 | 酒泉 | 张家口 | 馆陶 | 临汾 | 黔南 | 泰州 | 泰安 | 鞍山 | 惠州 | 丹阳 | 吐鲁番 | 新泰 | 潮州 | 云南昆明 | 三门峡 | 甘肃兰州 | 南安 | 遵义 | 燕郊 | 台南 | 长葛 | 三亚 | 定州 | 淮南 | 日喀则 | 焦作 | 云南昆明 | 通化 | 铜川 | 清徐 | 温州 | 江苏苏州 | 芜湖 | 昭通 | 阳泉 | 崇左 | 六安 | 宜昌 | 海西 | 那曲 | 三亚 | 威海 | 通化 | 正定 | 吴忠 | 东莞 | 库尔勒 | 遂宁 | 阿克苏 | 天门 | 株洲 | 喀什 | 张掖 | 攀枝花 | 抚州 | 海门 | 湛江 | 温岭 | 巴中 | 宁夏银川 | 白银 | 如皋 | 阿坝 | 宜昌 | 吐鲁番 | 桓台 | 玉树 | 衡阳 | 三河 | 昆山 | 张北 | 任丘 | 保亭 | 南京 | 简阳 | 池州 | 临猗 | 广饶 | 襄阳 | 鄂尔多斯 | 沭阳 | 乐清 | 红河 | 滨州 | 浙江杭州 | 晋城 | 中山 | 神农架 | 泰兴 | 揭阳 | 雅安 | 塔城 | 中卫 | 蚌埠 | 淄博 | 濮阳 | 徐州 | 丹阳 | 枣庄 | 马鞍山 | 基隆 | 阿拉尔 | 馆陶 | 神木 | 澳门澳门 | 眉山 | 黔南 | 文昌 | 新沂 | 丹东 | 蚌埠 | 徐州 | 衡阳 | 安庆 | 灵宝 | 凉山 | 邹平 | 莱州 | 黔西南 | 汉中 | 六盘水 | 海拉尔 | 桐城 | 株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