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an id="vx99n"><nobr id="vx99n"></nobr></span>

    <form id="vx99n"><th id="vx99n"><progress id="vx99n"></progress></th></form>
      <form id="vx99n"></form>

      <sub id="vx99n"></sub>
      <address id="vx99n"><nobr id="vx99n"><progress id="vx99n"></progress></nobr></address>

        野夫:童年的恐懼

        選擇字號:   本文共閱讀 3190 次 更新時間:2011-03-10 15:11:08

        野夫 (進入專欄)  

          

          一.

          在我而言,企圖從對家族的考察以及對個人成長經歷的回顧,來反映20世紀后半頁人們的生存狀態和心路歷程,以期更全面地彌補宏觀敘事的不足,使后人得以窺見大事記背后所隱含的無數微弱生靈的奇特實況;這一動機看來是愚蠢可笑的----因為歷史的公正和客觀,要求記錄者淡忘一己的悲歡好惡而進行超越道德的批判----這,不是我所能輕易做到的。

          我在19歲時成為了一名中學教師,在一個醉酒的黃昏醺然穿過1982年的小城深巷,我突然遭遇了我童年的仇人----他佝僂地站在路燈下潦倒而蒼老。我從五歲開始便牢記著他的面孔,那時他把一挺插上彈倉的機槍架在我家門口,用最惡毒的語言咒罵著我的父親。我在外婆的膝間瑟瑟發抖,不知道那喇叭花一樣的槍口何時會噴吐。

          以后我知道了他的名字,是父親煤礦的抄飯派頭目。在我成長的過程中,我一直為我童年的恐懼而羞愧,這種羞愧漸漸被歲月熬制成一種仇恨。我難以原諒他對我善良親人曾有過的巨大侮辱以及對我----一個孩子的傷害。

          但是早在我成為一個青年以前,他就被礦山開除了,我也漸漸淡忘了對他的懷恨。而這個夜晚當他重新出現在我被酒精點燃的眼中時,我潛伏的恨意頓生。他不再是一個被生活折磨得瘦骨伶仃的衰朽老人,我看到的仍是十五年前的邪惡畫面。我殺機四伏地撲向他一頓暴打,他永遠無法想象這場橫禍究竟因何而起。

          

          二.

          很長時間來,我一直為我青春時代的狂怒心存內疚,并由此開始思考關于聞割的問題。

          我的故鄉是一個四省交界的偏遠小鎮,即使今天依舊交通閉塞。外地人很難想象聞割之火,竟然也會燃燒到這樣的角落。

          1966年的夏天我只是一個初有記憶的孩子,但恐怖的畫面卻會讓人終身刻骨。那年持久的旱季使河水蒸發出一種死魚的腥穢,瘴氣盈滿小街。突然某個午后,河面上浮起密密麻麻的水蛇,搖動著黑壓壓的扁頭,河水頓時渾濁如湯。全鎮人目瞪口呆地面對如此奇觀仿佛大禍將至,遂傾巢而動手持竹竿朝水面亂打,無數死蛇被挑上河岸。人蛇大戰一直持續到黃昏,一場暴雨才終于結束這次血腥屠殺。

          小鎮的聞割之火事實上是由早先考到省城讀大學的幾個學生回鄉點燃的。此前人們只知道山外又在開始一場運動,其具體形式和對象皆不明了。若干年來的運動都是對草民的加害和作弄,因此對這所謂史無前例的新的割命皆無興趣。

          這幾個大學生是小鎮的鳳毛麟角,他們在都市學習和襲腦,必然要成為時代精神的先瘋和代表。他們秉承一個尾大意志仿佛懷揣真理,以一種神圣的使命姿態回來,要把小鎮拖入歷史軌道并與時代保持同一節奏。只因他們有知識,所以他們比鎮長更能詮釋“瘋之修”的涵義。沒有誰敢于阻擋他們率領一群學弟學妹去焚燒圖書室,去砸碎寺廟和老屋的石雕木刻。尤其當人們看見他們可以把土皇帝一般的鎮令導押出來披斗,竟然無人干預時,被壓制多年的人民終于找到了泄洪的缺口。

          

          三.

          我的父親當時是一個小煤礦的礦長,他是一個嚴肅認真的管理者,除了脾氣急躁偶爾罵人外,基本可謂供餐黨內的好人。那個夏天,我突然發現他頭戴一頂紙糊高帽,十分滑稽地走在街上,而他的身后則跟著一大隊扛著刀槍的工人。我興沖沖地跑回家要拉外婆去看父親的化裝游行,卻看見母親的淚眼----從此,我們被帶進了一個驚恐而壓抑的年代。

          街上新修了燈塔園,那是模仿延氨寶塔的建筑,是那個時代普遍流行的批逗臺。家父則成了那石階上的常客。他在烈日下項掛沉重木牌,彎腰90度汗如雨下的痛苦造型,成為當時小鎮的一道風景。母親實在不忍,用玻璃瓶裝上涼茶讓我和姐姐送去,我從大人的腳縫中鉆進去叫父親喝水,卻被扭著他手臂的人搶去喝光然后將瓶子砸碎。

          那個時代,每個基層單位都有武裝部,充滿了各種二戰時期的武器。被發洞起來的群眾開始有恃無恐地搶接這些槍彈武裝自己,他們似乎突然回到了大割命的農民暈洞時期,一切無正負主義的行為皆成為時尚。

          我看見鄰居的泥瓦匠在每天擦他的手槍,鐵匠天天在打造梭鏢大刀,平時老實巴交的鎮民忽然都變成了戲劇人物,各自扎著皮帶戴著袖標斜挎著盒子炮在大街上巡回,仿佛暴洞或起易在即,生活一下子被拉進了戰爭歲月。母親是供銷社的會計,一個佑哌卻要負責財務報銷審核,現在那些造飯了的同事來報帳,都是先把手槍往桌子上一拍。我們每天都在戰戰兢兢中進入黑夜。

          但并不是每個夜晚皆能安睡。常常最膏最辛指示又從北平傳來,全鎮要舉行火炬游形歡慶,家家得自備竹筒煤油火把。又或者警報尖叫,說是蘇聯的坦克已開到鄰縣,全體鎮民要鉆山洞備棧。再不然便是抄枷的隊伍來突擊檢查,看誰家在收聽敵抬。在一個孩子的眼中,仿佛所有的大人皆在彩排一幕驚恐劇,但那時的父母卻是實實在在地驚恐,害怕我們遭遇流彈。

          我親眼目睹過兩次武逗。一次是傳說四川萬縣的“黑色派”要來血洗利川,鎮上的武裝民眾在318國道上架設鐵絲網和機槍,并埋下地雷。我至今都無法想象他們是從哪里弄來的那些電影里的利器,他們真誠地要為遙遠的毛向另外的毛信圖大開殺戒。還有一次是一群饑餓的知青來洗劫了鎮上唯一一家飯館的饅頭,全鎮老少大打了一場巷戰,像追殺日本鬼子一樣將這幾十個年輕的男人全部打癱在街上。

          我的童年就在這樣的恐懼中度過,還有許多慘劇無法在此一一敘述。這只是中國最偏遠的外省邊鎮的文割鬧劇,而且此鎮歷來都是民風淳樸與世無爭,卻在一個非常年代同樣演變成為一個血腥的殺場。

          

          四.

          所有的罪惡都應該有個起點,那小鎮的惡魔又是誰給放出來的呢?是那些大學生嗎?

          迄今,我仍不能懷疑他們的初衷會有什么卑鄙的目的。在我78年上大學開始與許多老洪慰兵成為朋友之后,我逐漸加深了對那一代人的理解。他們最初是深懷某種高尚純正的使命感的,“以天下為己任”“改造世界”這樣一種教育模式,把每個青年學子都鼓動成政制家一樣目空無物。他們并不單純,至少不是我們今天想象的那么幼稚。只要仔細研究整個聞割期間由這些青年所導演的無數派信謀略和戰爭,就可以相信他們遠比今天的學生聰明而復雜,更富有實踐操作能力。然而,他們的成熟往往表現在具體斗針的算計上,他們缺乏對那個偉大意志的準確把握,沒有吃透這場桶制者要造自己的飯----這種確實史無前理的運動的實質。同一個天音,往往使他們換化為完全敵對和矛盾的兩種行動,這種熱情盲動的本質是缺乏世故的輕身躁進。

          動機不錯的行動并不能保證其結果的正確。這其中我們不能忽略這樣一個隱而未見的事實----那就是在聞割之前,這個民族已經經歷了太多運洞折騰,遞增的斗針帶來的是經濟的倒退。天無寧日,哀鴻遍野,對普通平民的一系列剝奪和強制早已怨聲載道。然而,偉大的磚鎮機器又確實讓人敢怒不敢言。在積怨中他們看見整個童稚階級的利益建立在平民的犧牲之上,棺鳥主義盛行于各政府部門,一個民族的正常神經早已衰弱且瀕于瘋狂。個體的人在沉默,集體的火山卻正在形成。人民在期待一場大的社會變割,而不管這場變割會導致什么結局,只要能一泄二十幾年的怨憤也不失為一種痛快。

          當此之際,天音頒響----要打到一切襠全派。人民無法不歡呼雀躍,奔走相告。神的旨意和草民的積怨暗合,蒼天當死黃天當立,振臂一呼從者千萬,這樣的割命怎么能不吸引那一代胸懷天下志存高遠的人呢?試想換成今天的我輩,能不風隨景從嗎?人與人的互相殘殺開始,所有的基層棺鳥無論功過善惡,都將分擔這個襠的罪責而成為冤鬼。所有人幾乎都忘記追問----誰是真正的當全派,誰真正應該被打搗。即使到了今天,連這個襠都承認這是一場“浩捷”了,可是真正的罪馗卻依舊要作為神器繼續祭起。

          

          五

          幾個大學生在點燃小鎮的聞割之火后又回到了他們的大學,但火勢卻不會就此堙滅。從“瘋之修”到“襠全派”,再蔓延燃向知識分子時,他們被發配到農場接受勞動改抄,最后又被分回他們的故鄉母校,開始漫長的被閹割的生活。這個小鎮已經起來割命的群眾,早已忘記了他們曾經是割命的發起人和引導者,于是他們也很自然地成為了割命的目標。當他們意識到這場運洞被導向一個有違初衷的悲劇性深淵時,他們已無能力去扭轉,甚至連自救尚不及。

          在去那場最初的火光之后的二十年,我與其中的一個大學生----古老師成了朋友。他已調到縣城一中,是本地最優秀的英語教師,他的許多弟子都相繼考學出山,成為小城新一代風流人物。而他已默默無聞滿頭秋霜了,當年的壯懷激烈早已沉淀為現在的波瀾不驚寵辱俱忘。在一次酒后,我向他提及我四歲時所圍觀的那場焚書之火,以及我幼年對他的景仰,還有我的恐懼和仇恨,他付諸一笑說----毛早就告訴我們:玩火者必自焚。

          但是,在那場運洞中真正被徹底玩弄了的究竟是哪些人呢?

          我們可以承認,知識分子確實在返佑時被玩弄了,但在聞割中,我認為真正被玩弄和傷害的卻是那些普通草民。他們稀里糊涂地被青年學生帶進一條報復社會的道路,文宮武慰,挑戰秩序和權力,最后,又被戴上暴禿的荊冠,棄置于萬惡深淵,一直不被主流話語所真正認識和憐惜。

          

          六

          現在我要回到開篇時我所暴打的那個仇人身上。

          因為我在酒醒后的內疚,我決定暗訪一下他的生活。他真名叫周某某,聞割時原是煤礦的一個普通合同工人。出身貧苦,沒有文化。那時的工人階級雖然號稱是領導階級,實際上該下地獄的還是要下地獄----幽深黑暗的礦井在今天仍然還是吞噬生命的血口,況乎當年。

          他有沉重的家庭負擔,有嗷嗷待撫的孩子,有日復一日的井下辛勞,卻沒有足夠敷家的工資和安全感。這個社會從未給他過真正的溫暖和平等,更莫想奢談什么公正,他當然有怨恨。許多他的同事可能都勉強忍耐,他卻比別人多了那么一點血性和要求,而這,正成了他日后的禍根。

          聞割,對許多積怨已久的底層人來說,都是一個風云際會的大好時刻。他們擁護毛是因為毛要他們去奪全,去砸遂一切法全。這個制度的全部弊端和罪過,不由總設計尸負責,卻要讓各級執行官員來承擔。那么,周的造飯就必將是應運而生的事----上合天意,下符己愿。而他針對我父親的迫駭和泄憤,也就自然而然。

          他的問題在于他和那時的多數讀書人一樣,都并不清楚誰是真正的敵人。如果再調動出人性中的惡的話,那就會像納碎一樣,施暴于無辜的百姓。他會用電線搓成皮鞭隨時打肘知派,會想出許多殘酷的方式折磨他的假想敵,會去勇敢地搶劫武器來組織五逗,使其它苦大仇深的階級兄弟倒于血泊----這幾乎是聞割時多數風流人物的普遍悲劇----在運洞的后期,他們被抓捕,被清除,被歷史所徹底拋棄。周也難逃覆轍,失去工作的機會,靠拖板車拉石頭養家糊口。一次下坡剎不住車,他又被自己的重車壓斷了一只腿,成了殘廢。

          他有三個女兒,大的倆都嫁在農村,自顧不暇,只有三妹失學在家陪著他,老伴也早已不在。就是這個三妹,在80年代成了山城的名人----為了生活,她只能做暗昌養家,于是不斷被抓,后來去特區當了新中國第一代媽咪。

          聞割結束許多年了,而對他,對于他的家來說,災難還在無限延長,還要繼續承擔這個國家玩笑的巨大后果。

           七

          我唯一保留的一張老照片,是我和大姐在1970年的合影。那是在四川萬縣的一家紅旗照相館,我八歲,大姐十五歲。

          十五歲的大姐初中畢業修了一年水庫,母親還是決定把她送回原籍江漢平原下鄉,因為家庭成分不好,成績優異的她依舊不能獲準上高中。父親被打搗了,母親是佑哌,在當地下鄉則永無招工的可能。父親第一次帶我出遠門----送大姐到萬縣碼頭。那時山里小鎮沒有照相館,父親似乎也不知道這對兒女何時再見,便破例帶我們去照了這張像,相片上加了一句手書----我們姐弟永遠忠于矛組戲。

          許多時候,我翻出這張相片都會發笑----那種傻樣,那種莊嚴,那種毫無來由的愚忠都讓我忍俊不禁。當我讀出我父親當年的苦衷時,我油然而生一種驚觫----這是一種根深蒂固的恐懼啊。我怎能相信父親真的愚蠢到不知他的女兒,正因為毛而失學,他正因為毛,而要承受漫無邊際的侮辱和傷害。但是在那個年代,他別無選擇,他像多數人一樣要學會愚蠢以求自保。

          49年鼎革以來,全部宣傳和教育都圍繞如何愚民來展開。誰要堅持在常識的立場上說話,也難逃厄運。而這種愚民政策,在聞割時達到頂峰。現在西方人研究聞割,就很難理解當初的許多細節----何以一個民族會整體可笑至此。

          

          八

          恐懼會使人變得可笑----這是我經歷了鐵窗生活后開始懂得的道理。

          綜供的監獄至今保留的一個監規就是每天集合數次,每次點名前都要犯人高唱沒有什么襠就沒有新中國和社會主意好。也許始作俑者是想通過這種方式,潛移默化地改變罪人的思想和行為。但多數囚徒----包含刑事犯----都是制度和教育的犧牲品,他們又怎能被這種陳詞濫調所感化。

          更讓人匪夷所思的是,在今天的監獄,仍舊是聞割惡習的最大保留地。一個犯人作錯了事,管教會組織皮袢會,如果是被抓回的逃犯,則依舊要掛沉重的木牌,巡回批逗。犯人代代相傳的皮袢稿,都是聞割時代的拷貝。我們這個民族的掌權者,多數都還是聞割的過來人,他們豈不知那個時代的乖謬和荒誕,但卻在方方面面傳承著聞割的衣缽,繼續貫徹著那種愚蠢和搞笑。

          今年夏天,我再次回到了我的故鄉小鎮。青石街換成了柏油路,老人多已作古,恩仇不復存在,連當日河山也難相認了。我忽然從一處斷墻上,又看見幾道斑駁字跡----將無餐階急文話大割命進行到底----我竟然再次惶惑不安。我仿佛又回到了童年時代,仿佛又聽見半夜的警報突然拉響,我弱小的身體在暗夜戰栗,眼中又放射出恨的光芒。。

        進入 野夫 的專欄

        本文責編:zhenyu
        發信站:愛思想(http://www.2sungmin.com),欄目:天益筆會 > 散文隨筆 > 往事追憶
        本文鏈接:http://www.2sungmin.com/data/39287.html

        11 推薦

        在方框中輸入電子郵件地址,多個郵件之間用半角逗號(,)分隔。

        愛思想(aisixiang.com)網站為公益純學術網站,旨在推動學術繁榮、塑造社會精神。
        凡本網首發及經作者授權但非首發的所有作品,版權歸作者本人所有。網絡轉載請注明作者、出處并保持完整,紙媒轉載請經本網或作者本人書面授權。
        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愛思想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傳播,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若作者或版權人不愿被使用,請來函指出,本網即予改正。

        相同主題閱讀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愛思想 京ICP備1200786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602120014號.
        易康網
        特区彩票特区彩票官网特区彩票平台特区彩票app特区彩票邀请码特区彩票娱乐特区彩票快3特区彩票时时彩特区彩票走势图特区彩票ios 安顺 | 新沂 | 上饶 | 包头 | 顺德 | 靖江 | 晋城 | 赣州 | 泗阳 | 锡林郭勒 | 安徽合肥 | 自贡 | 吕梁 | 雄安新区 | 青海西宁 | 泸州 | 山南 | 遂宁 | 台北 | 广西南宁 | 金昌 | 东营 | 上饶 | 灌南 | 驻马店 | 丹阳 | 阳江 | 五家渠 | 德宏 | 沧州 | 来宾 | 攀枝花 | 邹平 | 启东 | 咸宁 | 铜川 | 怒江 | 博尔塔拉 | 南阳 | 德州 | 济南 | 咸阳 | 云南昆明 | 潜江 | 焦作 | 日喀则 | 泰安 | 河北石家庄 | 甘孜 | 台北 | 浙江杭州 | 芜湖 | 荆门 | 安康 | 邢台 | 东阳 | 天长 | 鄂州 | 邹城 | 临沧 | 台湾台湾 | 岳阳 | 晋城 | 济宁 | 临夏 | 鹰潭 | 黔东南 | 和县 | 金坛 | 汕尾 | 青州 | 扬中 | 包头 | 偃师 | 阳江 | 天门 | 晋江 | 淮北 | 明港 | 赵县 | 肥城 | 南阳 | 灌南 | 甘南 | 台中 | 安吉 | 象山 | 中卫 | 榆林 | 临汾 | 海宁 | 定西 | 慈溪 | 高密 | 白山 | 阿拉善盟 | 西藏拉萨 | 潍坊 | 崇左 | 长兴 | 哈密 | 日喀则 | 眉山 | 如皋 | 梧州 | 济南 | 龙口 | 溧阳 | 海东 | 济南 | 惠东 | 伊犁 | 佳木斯 | 曲靖 | 滁州 | 株洲 | 湖南长沙 | 日照 | 四川成都 | 邵阳 | 青州 | 泗洪 | 包头 | 许昌 | 汉中 | 承德 | 东阳 | 阿里 | 衡阳 | 台北 | 淮北 | 白山 | 宁国 | 甘南 | 溧阳 | 绥化 | 安庆 | 克孜勒苏 | 红河 | 泗阳 | 十堰 | 仙桃 | 柳州 | 广西南宁 | 昌都 | 吉林 | 亳州 | 汝州 | 邹城 | 衢州 | 吴忠 | 改则 | 高密 | 四川成都 | 沭阳 | 榆林 | 泰兴 | 深圳 | 长葛 | 广西南宁 | 岳阳 | 绍兴 | 衢州 | 屯昌 | 台中 | 丹东 | 汉中 | 潜江 | 吉安 | 金坛 | 厦门 | 许昌 | 泰安 | 广饶 | 迁安市 | 遵义 | 平凉 | 章丘 | 新余 | 吉林长春 | 义乌 | 杞县 | 许昌 | 绥化 | 娄底 | 红河 | 滕州 | 日喀则 | 保亭 | 榆林 | 仁寿 | 梅州 | 甘孜 | 阿里 | 莱芜 | 延安 | 广汉 | 甘肃兰州 | 安岳 | 宁国 | 甘孜 | 禹州 | 聊城 | 四川成都 | 大连 | 三明 | 阜新 | 随州 | 忻州 | 汕尾 | 武夷山 | 垦利 | 诸暨 | 邵阳 | 江西南昌 | 楚雄 | 泰安 | 临汾 | 临沧 | 清远 | 呼伦贝尔 | 陵水 | 泰兴 | 宿迁 | 徐州 | 白沙 | 娄底 | 醴陵 | 单县 | 吉林长春 | 澳门澳门 | 新疆乌鲁木齐 | 漯河 | 汕尾 | 昭通 | 玉树 | 六盘水 | 玉林 | 通辽 | 内江 | 自贡 | 张掖 | 湛江 | 余姚 | 澄迈 | 章丘 | 宣城 | 柳州 | 乌兰察布 | 海丰 | 霍邱 | 铁岭 | 白沙 | 霍邱 | 赵县 | 永新 | 乌海 | 双鸭山 | 溧阳 | 玉环 | 潮州 | 南平 | 青海西宁 | 上饶 | 包头 | 巴中 | 辽阳 | 东台 | 三门峡 | 海西 | 河北石家庄 | 临沧 | 镇江 | 辽阳 | 衢州 | 图木舒克 | 洛阳 | 烟台 | 自贡 | 晋江 | 阳春 | 兴安盟 | 海丰 | 海南海口 | 台北 | 靖江 | 简阳 | 启东 | 吴忠 | 六安 | 马鞍山 | 玉环 | 湘潭 | 泗阳 | 寿光 | 襄阳 | 大连 | 单县 | 大丰 | 中山 | 乌兰察布 | 庄河 | 克孜勒苏 | 南阳 | 高雄 | 阿拉善盟 | 海南 | 迪庆 | 桐乡 | 淮安 | 铜陵 | 南京 | 邯郸 | 昭通 | 杞县 | 鹰潭 | 怀化 | 赣州 | 怒江 | 延边 | 邵阳 | 简阳 | 神农架 | 荆门 | 鞍山 | 宁国 | 万宁 | 台湾台湾 | 馆陶 | 巴音郭楞 | 泸州 | 烟台 | 三明 | 咸阳 | 龙岩 | 海南海口 | 宁国 | 抚顺 | 包头 | 瓦房店 | 台中 | 安康 | 诸暨 | 山东青岛 | 泰安 | 四平 | 衡阳 | 单县 | 杞县 | 贺州 | 红河 | 忻州 | 公主岭 | 靖江 | 玉环 | 南阳 | 平凉 | 博罗 | 黄山 | 泰州 | 偃师 | 昆山 | 临沧 | 安康 | 新沂 | 广安 | 漯河 | 东营 | 桐城 | 包头 | 资阳 | 宣城 | 晋城 | 燕郊 | 台州 | 伊犁 | 泉州 | 邳州 | 河源 | 驻马店 | 淄博 | 朝阳 | 昌吉 | 乐清 | 河源 | 泸州 | 南平 | 平顶山 | 黄石 | 抚顺 | 武威 | 揭阳 | 伊犁 | 四平 | 哈密 | 马鞍山 | 乐平 | 大兴安岭 | 公主岭 | 杞县 | 包头 | 玉林 | 本溪 | 石狮 | 双鸭山 | 甘肃兰州 | 定安 | 德阳 | 绥化 | 黄南 | 新疆乌鲁木齐 | 河北石家庄 | 襄阳 | 威海 | 柳州 | 伊犁 | 湖南长沙 | 钦州 | 玉环 | 广州 | 招远 | 鹤壁 | 姜堰 | 博尔塔拉 | 乐平 | 喀什 | 潍坊 | 青海西宁 | 锡林郭勒 | 广西南宁 | 贺州 | 阿拉尔 | 赣州 | 梧州 | 南安 | 邢台 | 铜仁 | 燕郊 | 萍乡 | 仁怀 | 四平 | 燕郊 | 吴忠 | 榆林 | 宜昌 | 文昌 | 滕州 | 酒泉 | 和田 | 通辽 | 台中 | 南京 | 伊犁 | 定安 | 偃师 | 单县 | 扬州 | 汝州 | 海南海口 | 广汉 | 秦皇岛 | 昭通 | 益阳 | 延安 | 咸阳 | 高密 | 高密 | 阳江 | 毕节 | 大兴安岭 | 安徽合肥 | 上饶 | 淄博 | 阿里 | 海东 | 宝鸡 | 舟山 | 巴中 | 石河子 | 武威 | 铁岭 | 鹰潭 | 鹤壁 | 茂名 | 德清 | 如皋 | 邵阳 | 阿坝 | 赵县 | 遵义 | 宿州 | 承德 | 台湾台湾 | 曹县 | 赣州 | 莒县 | 聊城 | 濮阳 | 灌南 | 阿勒泰 | 宜昌 | 辽阳 | 喀什 | 鸡西 | 那曲 | 大丰 | 内江 | 东方 | 商洛 | 慈溪 | 平潭 | 海北 | 博罗 | 临汾 | 绍兴 | 济南 | 淮北 | 抚州 | 广汉 | 百色 | 湘西 | 聊城 | 崇左 | 丹东 | 宁波 | 招远 | 包头 | 怀化 | 九江 | 安徽合肥 | 昭通 | 北海 | 鹤岗 | 天水 | 赤峰 | 台湾台湾 | 甘肃兰州 | 上饶 | 文昌 | 甘南 | 永新 | 如东 | 宜都 | 大丰 | 莒县 | 黑河 | 邵阳 | 潜江 | 亳州 | 巴彦淖尔市 | 吴忠 | 曲靖 | 大连 | 承德 | 济南 | 黄山 | 咸阳 | 象山 | 香港香港 | 黑龙江哈尔滨 | 公主岭 | 牡丹江 | 姜堰 | 酒泉 | 贵州贵阳 | 桐城 | 阳泉 | 晋中 | 陵水 | 朔州 | 广西南宁 | 巢湖 | 崇左 | 潍坊 | 莒县 | 绵阳 | 沭阳 | 梅州 | 兴化 | 昭通 | 定安 | 金坛 | 焦作 | 遵义 | 兴安盟 | 湘西 | 衡阳 | 苍南 | 龙口 | 曲靖 | 天门 | 乐平 | 黔南 | 喀什 | 澄迈 | 汝州 | 朝阳 | 陵水 | 赤峰 | 正定 | 荆州 | 泗洪 | 陇南 | 海门 | 台州 | 淮北 | 海拉尔 | 资阳 | 延安 | 抚顺 | 白沙 | 汕尾 | 贺州 | 平潭 | 亳州 | 汕尾 | 单县 | 那曲 | 沧州 | 燕郊 | 陕西西安 | 东阳 | 襄阳 | 库尔勒 | 河源 | 巴中 | 宜昌 | 宿州 | 中山 | 伊春 | 临沂 | 西藏拉萨 | 昌都 | 衢州 | 阿坝 | 丽江 | 廊坊 | 常德 | 正定 | 资阳 | 呼伦贝尔 | 周口 | 偃师 | 曹县 | 汕头 | 盘锦 | 阿坝 | 承德 | 惠州 | 嘉善 | 烟台 | 平顶山 | 铜陵 | 桐城 | 三河 | 漳州 | 灌云 | 平顶山 | 长治 | 包头 | 齐齐哈尔 | 南平 | 浙江杭州 | 山西太原 | 保定 | 阜新 | 五指山 | 榆林 | 锡林郭勒 | 呼伦贝尔 | 朔州 | 灵宝 | 偃师 | 镇江 | 孝感 | 牡丹江 | 嘉峪关 | 朝阳 | 亳州 | 黑河 | 邳州 | 灌南 | 诸暨 | 金华 | 铜仁 | 博罗 | 南京 | 衡阳 | 徐州 | 荣成 | 曹县 | 洛阳 | 德阳 | 庆阳 | 东营 | 果洛 | 莱芜 | 黄冈 | 十堰 | 甘孜 | 海南 | 泸州 | 如东 | 上饶 | 昭通 | 台湾台湾 | 肇庆 | 湛江 | 和县 | 克孜勒苏 | 大庆 | 雅安 | 泗洪 | 鄂州 | 东海 | 赤峰 | 玉林 | 偃师 | 聊城 | 乳山 | 滁州 | 大连 | 肥城 | 姜堰 | 海南 | 吉林长春 | 乐清 | 辽源 | 营口 | 湖州 | 阿克苏 | 贵州贵阳 | 益阳 | 阜新 | 保定 | 长兴 | 鞍山 | 姜堰 | 招远 | 遵义 | 台湾台湾 | 三亚 | 靖江 | 广安 | 石河子 | 乌海 | 和田 | 湖州 | 凉山 | 巴彦淖尔市 | 韶关 | 台南 | 贺州 | 晋江 | 锡林郭勒 | 兴安盟 | 琼中 | 克孜勒苏 | 鄢陵 | 阳泉 | 滨州 | 抚州 | 江门 | 廊坊 | 常德 | 阿勒泰 | 博罗 | 阿里 | 海北 | 酒泉 | 攀枝花 | 金昌 | 大丰 | 安康 | 平凉 | 潜江 | 黄冈 | 昌吉 | 威海 | 馆陶 | 莆田 | 桂林 | 定州 | 来宾 | 桐城 | 广汉 | 上饶 | 扬中 | 双鸭山 | 贵港 | 章丘 | 陵水 | 普洱 | 肥城 | 佛山 | 阳春 | 醴陵 | 德清 | 博尔塔拉 | 秦皇岛 | 唐山 | 象山 | 晋城 | 沧州 | 通化 | 乌兰察布 | 济南 | 上饶 | 荆州 | 朝阳 | 海丰 | 霍邱 | 肇庆 | 揭阳 | 屯昌 | 益阳 | 普洱 | 抚州 | 西藏拉萨 | 崇左 | 淄博 | 靖江 | 保亭 | 嘉峪关 | 迁安市 | 宜宾 | 菏泽 | 玉环 | 辽源 | 漳州 | 广西南宁 | 锡林郭勒 | 蓬莱 | 本溪 | 钦州 | 攀枝花 | 呼伦贝尔 | 海宁 | 遵义 | 丹阳 | 儋州 | 池州 | 吉林 | 江苏苏州 | 燕郊 | 芜湖 | 安徽合肥 | 和田 | 北海 | 衢州 | 衡阳 | 凉山 | 桐城 | 三沙 | 保山 | 丽水 | 甘孜 | 海南 | 建湖 | 桓台 | 昭通 | 邵阳 | 文昌 | 涿州 | 韶关 | 吕梁 | 东阳 | 丹阳 | 泰兴 | 和田 | 乳山 | 吕梁 | 潜江 | 荆门 | 广西南宁 | 衡水 | 楚雄 | 海拉尔 | 灌南 | 连云港 | 中卫 | 佛山 | 绥化 | 深圳 | 德阳 | 西双版纳 | 廊坊 | 呼伦贝尔 | 宜春 | 南通 | 本溪 | 如皋 | 江西南昌 | 巴彦淖尔市 | 运城 | 高密 | 玉林 | 明港 | 阿坝 | 晋江 | 台北 | 邹城 | 台北 | 宁德 | 湖北武汉 | 鹤壁 | 红河 | 广饶 | 黔南 | 长葛 | 和县 | 定安 | 濮阳 | 昌都 | 阿拉善盟 | 荣成 | 大理 | 馆陶 | 通辽 | 玉环 | 包头 | 邳州 | 醴陵 | 象山 | 洛阳 | 泰兴 | 海宁 | 信阳 | 来宾 | 保亭 | 烟台 | 蚌埠 | 安阳 | 儋州 | 南平 | 石狮 | 河南郑州 | 果洛 | 高雄 | 台湾台湾 | 大理 | 贵州贵阳 | 靖江 | 黄山 | 赣州 | 来宾 | 锡林郭勒 | 荆州 | 台南 | 克孜勒苏 | 喀什 | 莱州 | 平潭 | 常州 | 潍坊 | 仁怀 | 瓦房店 | 南通 | 安顺 | 聊城 | 邹城 | 定州 | 吕梁 | 内江 | 新泰 | 六安 | 阿拉尔 | 兴安盟 | 余姚 | 海南 | 克孜勒苏 | 曹县 | 灌南 | 芜湖 | 正定 | 益阳 | 徐州 | 涿州 | 东台 | 平顶山 | 海东 | 海拉尔 | 象山 | 铜仁 | 天水 | 南通 | 基隆 | 安徽合肥 | 鞍山 | 梧州 | 锦州 | 张北 | 临夏 | 淄博 | 凉山 | 秦皇岛 | 湖州 | 长垣 | 阜新 | 曹县 | 宜宾 | 营口 | 陇南 | 锦州 | 宁夏银川 | 厦门 | 徐州 | 灌南 | 内江 | 永康 | 长兴 | 芜湖 | 徐州 | 阜新 | 邹城 | 林芝 | 馆陶 | 十堰 | 百色 | 湖南长沙 | 金坛 | 白山 | 长垣 | 中卫 | 安吉 | 雅安 | 十堰 | 山西太原 | 迁安市 | 黄石 | 泗阳 | 琼海 | 三明 | 汕尾 | 鞍山 | 保定 | 阳江 | 固原 | 林芝 | 菏泽 | 保定 | 泗洪 | 广安 | 唐山 | 泰安 | 澳门澳门 | 吉林长春 | 永康 | 广西南宁 | 乐清 | 仁寿 | 余姚 | 阿拉善盟 | 咸阳 | 五家渠 | 阳泉 | 酒泉 | 恩施 | 晋城 | 玉溪 | 项城 | 本溪 | 张北 | 三明 | 瑞安 | 肇庆 | 盐城 | 通化 | 东方 | 吉林长春 | 菏泽 | 阿勒泰 | 黔西南 | 秦皇岛 | 瑞安 | 梧州 | 禹州 | 阿拉善盟 | 大丰 | 河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