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an id="vx99n"><nobr id="vx99n"></nobr></span>

    <form id="vx99n"><th id="vx99n"><progress id="vx99n"></progress></th></form>
      <form id="vx99n"></form>

      <sub id="vx99n"></sub>
      <address id="vx99n"><nobr id="vx99n"><progress id="vx99n"></progress></nobr></address>

        吳勵生:文學史、文學與歷史的話語重構

        ————陳平原學案研究之二
        選擇字號:   本文共閱讀 2195 次 更新時間:2008-11-06 10:50:53

        進入專題: 陳平原學案研究  

        吳勵生 (進入專欄)  

          

          如所周知,重寫文學史的事情,從海外到海內嚷嚷不是一天兩天,而是很多年了。意味深長的是,加入嚷嚷隊伍的人中卻并未見到重寫得像樣點的文學史之一或之二,而從未見參加嚷嚷的陳平原,卻早已埋頭理出了讓人嘆服的文學史重構若干。其中最重要的可能是,平原并不像那些嚷嚷者大多是出于一時心血來潮,而是幾十年如一日地厚積薄發,并從未游離于20多年前他自己即已提出的“20世紀中國文學”這個大概念。換句話說,在平原的不同時期的不同專深研究之中,其實基本可以視之為對這個大概念的不同方位和層次上的論證和深化。稍微不同的是,后期的平原研究似乎更重視建構理論視角,而相關理論話語便圍繞這個新建構的視角相當有效地展開。比如《現代中國的“魏晉風度”與“六朝散文”》以及其后的《觸摸歷史與進入五四》一書便大致如此。

          《現代中國的“魏晉風度”與“六朝散文”》作為一章收入《中國現代學術之建立》一書。之所以說是“收入”,我以為這本書其實就是平原的一個個專題的專深研究,盡管其間的問題聯系相當緊密,作為一本學術專著出版,體例也屬嚴謹。就像平原諸多問題的展開在各個專深的課題研究中,為了方便,盡管我在論述的過程中大多時候會專門對平原的某本著作進行必要的解讀,但不少時候,我可能會從問題出發,圍繞平原展開的問題再做一些問題化處理,就難免旁斜逸出,跳到平原的另一本書。在我看來,《中國現代學術之建立》一書便旁涉諸多平原的相關性問題研究,其以往的不少問題研究可能即可以在這里找到答案,而在這本書里可能沒有完全展開的問題,他又在別的著述中早已有過專深的研究。總之,首先我們圍繞平原的問題,同時又力求能轉換為我們自己的問題——或許,這樣才能真正凸現出我們問題研究的真正意義罷。

          

           一 文藝確實在復興,但不是“文藝復興”

          

          平原的重寫文學史,確實應該追溯到他的《中國現代小說史》第一卷。只不過那個時候平原似乎更重視類型學或者敘事學的研究方法,前者有突破魯迅的《中國小說史略》研究范式的可貴努力,后者有《中國小說敘事模式的轉變》的具體實績——分析力和解釋力確實非同一般,卻多少有點忽略了話語建構。并不是說話語建構更重要,而是說有了如此好的研究視角和實績之后,話語建構就顯得特別重要起來。

          平原顯然非常清楚這一點,因為五四同人們其實也恰是這么做的。而我們當下的文學現狀之所以裹足不前,我以為作家、評論家們真正缺乏的便是這兩種能力:有效的學術能力和建構視角和話語的能力。而真正具備有這雙重能力的人如陳平原,卻又并不介入當代文學運作和評論,為此我確實曾感到遺憾,之后我甚至感到其不能不是中國文學界的重大損失①;再之后,隨著我研讀平原著述的不斷深入,又覺得平原或許有他自己的道理——個人的力量畢竟有限,一個人不可能打通所有的領域(盡管打通當下的森嚴壁壘的文學評論、文學理論、文學史三駕馬車極其重要,尤其是文學評論家們基本難以擔當中國當代文學再造高峰的使命),學術共同體在當下中國又是如此可遇不可求。

          當然,也如平原自己所說的那樣:“我研究的是本世紀初中國小說敘事模式的轉變,可著眼的是整個20世紀中國小說現代化的進程。如此‘小題大做’,很大原因是新時期小說創作實踐使我意識到,小說藝術革新中敘事模式轉變的意義。而這種意義深遠的‘轉變’,在本世紀初二三十年曾有過一次,并由此奠定了中國現代小說的‘基本品格’。這也許是我學術研究的一個特點,側重從當代現實中獲得靈感、捕捉課題。盡管在我的研究著作中很少正面涉及當代文學創作,可細心的讀者卻是不難從中品味出‘當代意識’……”[1](p128-129)又說:“只了解唐代傳奇、宋元話本、明清小說,當然也可以搞研究、出成果;可如果了解近代以來西方小說輸入后中國小說面臨的窘境以及轉變的途徑和方法,甚至當代小說碰到的課題以及發展趨向,那么研究者發現問題的能力、培養‘理論變異’的自覺性將會大為提高。”[1](p126)問題在于,中國小說的現代化進程在如所周知的“1989”之后出現了大問題,之前也不敢說就真的健康——至少我們的文學根本沒有出現過跟那場世紀大災難分量相稱的大作品,當然也就不可能有像西方二戰之后出現的薩特、加繆那樣的大作家。即便是“研究者發現問題的能力、培養‘理論變異’的自覺性”方面,也樂觀不得:存在主義哲學的引進也并沒有能幫我們多少忙,之后就匆匆忙忙進入現象學運動了,同時還有基督教思想運動,然后是海德格爾的問題始終充斥在全國各地的大小學者的不同文類之中……再然后,你方唱罷我登場,王旗變換,主義遍地,輪番轟炸,直炸得暈頭轉向,炸得連自己都找不著北。還哪有什么“發現問題”的能力,又遑論“理論變異”的能力?就連我們自身的基本問題都被遮蔽掉了,結果是遍地文學垃圾、理論垃圾。即便是有一些意識到“盛產理論的年代我們卻沒有理論”的人自己,也仍然缺乏“理論變異”的能力——關鍵在于,我們自身的問題最終仍然還是一個個被擱置了起來。

          也許,便是基于此,平原的學術研究在1990年代之后開始做出了大幅調整。表面上看來,似乎有點不得已而為之,實際上,他雖然很看重自己以及同人們80年代學術的“元氣淋漓”,然而,他顯然更在乎自己在90年代以后的學術腳步的堅實。這里面便可能包含有他的重構文學史的學術沖動。是的,在現行的學術體制、文學體制以及大學體制之中,文學也好,學術也好,大學也罷,打通它們之間的關系是一回事兒,完全讓體制轉型并徹底改變我們的學術狀況、知識狀況、思想狀況則是另一回事兒。那么,對五四先賢們曾經創立的學術傳統進行重新闡釋,對他們曾經作出的諸多學術貢獻和文學實績進行重新認識,顯然殊關重要,毋寧說,實則事關我們自身的學術轉型、知識轉型乃至社會轉型的“轉型中國”的大現實,也即:當下的學問家、思想家以及文學家和知識者,究竟何為?

          不是么?君不見諸如劉軍寧等君一會兒在中國古典哲學里尋找思想資源,比如在“天道”里找自由,一會兒又在現實層面里呼吁文藝復興②,左沖右突,看得知識界內外直著急。一句話,知識界在當下孜孜不倦尋找的其實就是能夠破解我們結構性生存的知識通道而已。很可惜,在我看來這個通道至今沒有找到,一時似乎也很難找到。殊不知,這個問題在晚清、五四時期就確確實實曾經被開放出來了的。可惜的是,由于內憂外患與救亡圖存的特殊年代的特殊現實,任何問題在當年均是在開放的同時又被遮蔽了去,最終還是無法真正轉換成為我們自身的問題并加以追問和建構。

          平原非常敏銳地看到了這一點,以至在重構中國當代文學(散文)史時一開始他就含蓄地指出了這一點:“關于‘文學”的歷史記憶,必定影響作家的當下寫作。在此意義上,重寫文學史,不可避免地介入了當代文學進程。在20世紀初正式引入‘文學史’的教學與撰述之前,中國文人并沒有認真區別文學理論、文學批評與文學史的必要。幾乎所有的文論,都是三位一體。這么一來,提倡文學革命與重寫文學史,往往合而為一。比如,標榜‘秦漢文章’或者推崇‘八代之文’,都既是‘論’,也是‘史’;既指向往昔,也涉及當下。即便已引進西方文化為主要特征的‘五四’新文化運動,‘重寫文學史’依然是其尋求突破的重要手段。謂予不信,可讀讀胡適的《文學改良芻議》、陳獨秀的《文學革命論》等發軔之作。只有在社會分工日益加劇、學界與文壇各自為戰的今天,才有必要論證‘歷史記憶’與‘現實變革’的必然關系。”[2](p330-331)之所以說“含蓄”,是因為當下的文學與“現實變革”其實早已嚴重脫節,而“革命文學”以來的“現實變革”又完全是在國家主義(或民族主義)的道路上,其實跟文學本身的變革又基本沒有關系——如同“社會分工日益加劇”曾經不過是“理一分殊”罷了,“朵朵葵花向太陽”,我們雖然有了許許多多的專業知識,可從來沒有對這許許多多的“專業知識”進行過追究的知識和能力,文學也一樣,公共領域的闕如,使得文學喪失了自身的運作邏輯,更是完全喪失了起碼的獨立品格和思考能力,最終淪為要不是政治的工具要不就是獲取利益功名的“敲門磚”。在此意義上,重寫文學史還不僅僅是“介入了當代文學進程”的問題,更重要的是,如何才能讓文學真正回到文學本身?

          也如同平原所揭示的那樣,晚清、五四時期的“文藝復興”是“被壓抑”的。其實何止是“文藝復興”,諸如“啟蒙運動”、“現代性”、“資本主義”、“科學革命”等等起源于西方的東西,統統是“被壓抑”的,只有跟我們本土特別有傳統的“革命”有聯系的東西如“法國大革命”幾乎是一轉眼就嚴絲合縫地接續上了。

          說到底,還是源于我們本土的生存結構性的問題。不能說晚清、五四兩代知識分子的努力不出色、不堅定、不決絕,而是我們幾千年的文化大傳統實在太過頑固,而且柔韌無比。不要說胡適當年要整理國故都要避開五四同人對尊古、釋古、復古的警惕,即便是所謂現代化進程進展到了上個世紀的中下頁,我們仍然走向了理性現代性的反面,仍然是滿目所見的“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濱,莫非王臣”。一個多世紀以來,我們的歷史轉了一個大彎,又回到了原點。而晚清、五四兩代知識分子所開放出來的問題,而今仍然需要我們重新開始追問,并努力去探索和重新建構,假如不說“從頭開始”的話。

          平心而論,平原便有從頭說起的慧眼、魄力和辨析能力。他以為唐德剛編譯的《胡適口述自傳》最后一章的最后一節“現代中國的文藝復興”,從“廣泛的歷史意義”立論,將北宋初期以來的歷史,概括為“中國文藝復興階段”,具體表現為“反抗中古的宗教”以及獲得“格物致知”的“新的科學方法”;由提倡科學方法而推崇清儒,由推崇清儒而上溯“朱子的治學精神”,并進而以“文藝復興”涵蓋11世紀以來中國的文化運動,“實在過于粗枝大葉,根本無法‘小心求證’”[2](p333)。我不知道唐德剛的說法是否受到老一輩學人如早期新儒家代表人物張君勱說法的影響,我感到奇怪的只是,即便是張君勱本人對“文藝復興”也不是沒有清醒的認識:“考歐洲文藝復興,先之以搜羅希臘古書引起文藝思潮,繼之以科學發展、宗教革命與各國政治改革,其范圍方面至廣,由美術中之繪畫、雕刻、建筑,由文學中之語言與作品,有耶穌新教之脫離羅馬而另樹一幟,有科學之以實測求新知,與夫政治上之推倒封建,確立君權或進于民主,合此種種,在歷史上劃然成為一新時代……顧亭林、黃梨洲、王夫之均非純粹之文字考證學者,其由虛返實之傾向,顯然也。其后心力所集注為文字考證,閻若璩《古文尚書疏證》開其先,惠氏父子易學繼其后,至戴東原而奠其基。所謂考證,不離乎經,然所研究者廣及于數學、地理、文字、音韻、金石與考古。種類雖多,范圍雖廣,然較歐洲文藝復興后思想與生活之煥然一新者不可同日而語。”[3](p32)可他們偏偏以為宋代有這“文藝復興后思想與生活之煥然一新者”,既無科學發展、宗教革命與政治改革、經濟變革,也無從古代思想中認識新生活的可能性,如何“復興”,復興什么?其實還是晚清一代知識分子包括作家對我們的生存結構認識得較為透徹,暫且不論他們的思想啟蒙如何,所謂“譴責小說”便足以典型代表:時至今日,為害最烈的仍然還是這個“官場”。“官家”的官場也好,“官家”的資本主義也好,始終就是種種腐敗的總根源,也是導致我們結構性生存始終不得破解的總根源。那么,在我看來,就像文藝復興時期的人文主義思潮的突破口是中世紀基督教教會一樣,我們的“文藝復興”或者“人文主義”思潮的突破口均在這個以“皇家”與“官家”為中心的“官場”化生存結構——這個結構本來就是儒釋道三合一,我們的佛教從來就不是個體生存的最可怕的壓迫性力量,因此也絕無可能像基督教那樣在改革之后形成對俗世君權有效的制衡力量,因此所謂“反抗中古的宗教”的說法實在是有點不得要領。

          平原是何等眼力,他一針見血地指出:“提倡新文化的主將,未見得都像胡適那樣認同歐洲的文藝復興。比如陳獨秀,便對法國大革命更感興趣。刊于《新青年》前身《青年》雜志》創刊號上的《法蘭西人與近世文明》,稱近世文明乃歐羅巴人所獨有,‘而其先發主動者率為法蘭西人’。著眼于政治改革與現代民族國家建設,陳獨秀關注的是‘使人心社會劃然一新’的人權說、生物進化論和社會主義,故文藝復興沒能進入其視野。否則以陳之學識,不至于如此獨尊法蘭西。”[2](p333)盡管有晚清前輩學人梁啟超、章太炎都不同程度地對“文藝復興”有過強烈興趣和高度評價,(點擊此處閱讀下一頁)

        進入 吳勵生 的專欄     進入專題: 陳平原學案研究  

        本文責編:frank
        發信站:愛思想(http://www.2sungmin.com),欄目:天益學術 > 語言學和文學 > 文化研究
        本文鏈接:http://www.2sungmin.com/data/22013.html
        文章來源:作者授權愛思想發布,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2sungmin.com)。

        0 推薦

        在方框中輸入電子郵件地址,多個郵件之間用半角逗號(,)分隔。

        愛思想(aisixiang.com)網站為公益純學術網站,旨在推動學術繁榮、塑造社會精神。
        凡本網首發及經作者授權但非首發的所有作品,版權歸作者本人所有。網絡轉載請注明作者、出處并保持完整,紙媒轉載請經本網或作者本人書面授權。
        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愛思想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傳播,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若作者或版權人不愿被使用,請來函指出,本網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愛思想 京ICP備1200786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602120014號.
        易康網
        特区彩票特区彩票官网特区彩票平台特区彩票app特区彩票邀请码特区彩票娱乐特区彩票快3特区彩票时时彩特区彩票走势图特区彩票ios 普洱 | 扬州 | 延安 | 林芝 | 舟山 | 辽源 | 天水 | 新沂 | 遵义 | 阿拉尔 | 泉州 | 牡丹江 | 朔州 | 汝州 | 灵宝 | 湖州 | 临海 | 鄂尔多斯 | 衢州 | 江西南昌 | 本溪 | 衡水 | 延安 | 儋州 | 宁德 | 潍坊 | 昌吉 | 衢州 | 鄂州 | 唐山 | 象山 | 公主岭 | 白沙 | 台山 | 防城港 | 黄冈 | 常德 | 邢台 | 东莞 | 湖北武汉 | 慈溪 | 菏泽 | 澳门澳门 | 铜陵 | 姜堰 | 丽江 | 宿迁 | 喀什 | 吐鲁番 | 林芝 | 襄阳 | 曲靖 | 五指山 | 阿坝 | 廊坊 | 株洲 | 丹阳 | 昌都 | 德宏 | 双鸭山 | 常州 | 宁德 | 海安 | 淄博 | 台湾台湾 | 绥化 | 营口 | 燕郊 | 鄢陵 | 苍南 | 阿拉善盟 | 临沧 | 清徐 | 辽源 | 阿拉善盟 | 禹州 | 五家渠 | 长葛 | 七台河 | 长兴 | 陇南 | 辽源 | 保定 | 高密 | 茂名 | 建湖 | 襄阳 | 毕节 | 丽水 | 雄安新区 | 克孜勒苏 | 松原 | 正定 | 阿克苏 | 贺州 | 东营 | 大连 | 东海 | 鹤壁 | 南阳 | 柳州 | 阿克苏 | 苍南 | 抚州 | 海宁 | 长葛 | 衡阳 | 黄冈 | 荆门 | 天水 | 肥城 | 赤峰 | 沛县 | 项城 | 雄安新区 | 垦利 | 鄂尔多斯 | 舟山 | 克孜勒苏 | 明港 | 简阳 | 淮安 | 梧州 | 凉山 | 迁安市 | 临海 | 茂名 | 保定 | 钦州 | 汝州 | 兴安盟 | 黑龙江哈尔滨 | 云浮 | 锡林郭勒 | 亳州 | 巴彦淖尔市 | 陵水 | 锡林郭勒 | 平顶山 | 山东青岛 | 宜宾 | 怒江 | 仁怀 | 枣庄 | 四川成都 | 龙岩 | 阳春 | 克拉玛依 | 营口 | 咸阳 | 阿勒泰 | 南京 | 大丰 | 资阳 | 盘锦 | 宿迁 | 明港 | 深圳 | 厦门 | 黄冈 | 茂名 | 乌兰察布 | 清远 | 眉山 | 湛江 | 娄底 | 黑河 | 百色 | 丹东 | 安吉 | 南安 | 青州 | 梧州 | 廊坊 | 寿光 | 南充 | 南京 | 宝鸡 | 宜春 | 鸡西 | 宁德 | 宜都 | 平顶山 | 库尔勒 | 忻州 | 河源 | 营口 | 北海 | 孝感 | 基隆 | 锡林郭勒 | 灌南 | 塔城 | 台州 | 林芝 | 沭阳 | 白山 | 阿里 | 株洲 | 台湾台湾 | 青海西宁 | 台北 | 巴彦淖尔市 | 宝应县 | 江西南昌 | 神农架 | 晋城 | 安顺 | 海西 | 甘南 | 天水 | 海东 | 沭阳 | 衡阳 | 林芝 | 玉溪 | 桓台 | 单县 | 焦作 | 上饶 | 山南 | 威海 | 桓台 | 兴安盟 | 广西南宁 | 澳门澳门 | 邹平 | 天长 | 铜仁 | 张掖 | 图木舒克 | 郴州 | 四平 | 锦州 | 图木舒克 | 德阳 | 三亚 | 香港香港 | 桐乡 | 白沙 | 淮北 | 天门 | 三河 | 简阳 | 白银 | 忻州 | 济宁 | 辽阳 | 惠东 | 和田 | 三亚 | 万宁 | 安康 | 鞍山 | 云南昆明 | 朔州 | 三亚 | 西双版纳 | 吉林 | 徐州 | 浙江杭州 | 安吉 | 琼中 | 黄南 | 垦利 | 巴中 | 慈溪 | 慈溪 | 厦门 | 鹤壁 | 鸡西 | 济南 | 长垣 | 三明 | 甘南 | 宿州 | 白山 | 来宾 | 乌兰察布 | 衡水 | 洛阳 | 晋江 | 攀枝花 | 六盘水 | 巴中 | 玉溪 | 五家渠 | 兴化 | 正定 | 大庆 | 大庆 | 泉州 | 台北 | 东台 | 安庆 | 克拉玛依 | 遵义 | 和县 | 灌云 | 那曲 | 琼海 | 池州 | 吴忠 | 铜陵 | 东阳 | 洛阳 | 新余 | 西双版纳 | 五家渠 | 驻马店 | 泰州 | 克孜勒苏 | 连云港 | 昆山 | 兴安盟 | 伊春 | 神农架 | 台州 | 恩施 | 沭阳 | 海东 | 海南海口 | 怀化 | 固原 | 鸡西 | 新余 | 宜昌 | 本溪 | 大庆 | 淄博 | 普洱 | 锡林郭勒 | 巴中 | 肇庆 | 酒泉 | 桓台 | 长垣 | 张家界 | 西双版纳 | 洛阳 | 张掖 | 资阳 | 三河 | 永新 | 连云港 | 绵阳 | 厦门 | 临猗 | 四平 | 黑龙江哈尔滨 | 安吉 | 温州 | 日照 | 台山 | 鞍山 | 大同 | 玉溪 | 邵阳 | 湖北武汉 | 任丘 | 万宁 | 丽江 | 天长 | 济宁 | 双鸭山 | 盘锦 | 朝阳 | 铜川 | 呼伦贝尔 | 嘉善 | 宁夏银川 | 德宏 | 永康 | 吐鲁番 | 巴音郭楞 | 龙口 | 曹县 | 阿勒泰 | 淄博 | 东阳 | 宁波 | 来宾 | 昌吉 | 永新 | 亳州 | 海拉尔 | 中卫 | 新泰 | 大兴安岭 | 海南 | 楚雄 | 德宏 | 长治 | 巴音郭楞 | 益阳 | 贵州贵阳 | 贵州贵阳 | 乌海 | 宿州 | 梧州 | 乌兰察布 | 香港香港 | 德清 | 宿迁 | 大庆 | 安康 | 呼伦贝尔 | 中卫 | 许昌 | 盘锦 | 郴州 | 吉林 | 焦作 | 济源 | 蚌埠 | 赣州 | 克孜勒苏 | 温岭 | 南平 | 眉山 | 德清 | 温岭 | 昌吉 | 巢湖 | 伊犁 | 海北 | 南阳 | 杞县 | 林芝 | 长兴 | 吉林 | 永新 | 澄迈 | 珠海 | 阳江 | 济源 | 任丘 | 漯河 | 衡阳 | 遵义 | 曲靖 | 包头 | 海西 | 郴州 | 瓦房店 | 莱芜 | 兴安盟 | 白山 | 淄博 | 九江 | 黔南 | 泗洪 | 资阳 | 防城港 | 潍坊 | 果洛 | 黄冈 | 陇南 | 儋州 | 六安 | 三沙 | 辽阳 | 三沙 | 偃师 | 株洲 | 泰州 | 顺德 | 马鞍山 | 黄冈 | 阿拉尔 | 崇左 | 白沙 | 齐齐哈尔 | 广汉 | 东方 | 南通 | 偃师 | 长治 | 永康 | 湛江 | 襄阳 | 玉树 | 内蒙古呼和浩特 | 安徽合肥 | 大理 | 益阳 | 四川成都 | 武威 | 宁波 | 绵阳 | 张家界 | 定州 | 泗洪 | 博尔塔拉 | 常州 | 宜都 | 怒江 | 沛县 | 寿光 | 云南昆明 | 海门 | 琼中 | 铜川 | 福建福州 | 张掖 | 中山 | 抚州 | 安阳 | 威海 | 垦利 | 钦州 | 定州 | 石嘴山 | 庄河 | 姜堰 | 汉中 | 天长 | 抚顺 | 芜湖 | 三亚 | 宁德 | 漯河 | 福建福州 | 汉中 | 大庆 | 伊春 | 阳春 | 广州 | 遵义 | 菏泽 | 衡阳 | 牡丹江 | 昌都 | 汕尾 | 桓台 | 大兴安岭 | 安徽合肥 | 宝应县 | 韶关 | 蓬莱 | 甘孜 | 朝阳 | 三亚 | 玉林 | 芜湖 | 宁波 | 安康 | 德阳 | 襄阳 | 抚顺 | 金华 | 泸州 | 金昌 | 黔东南 | 盘锦 | 阿坝 | 鸡西 | 江门 | 辽源 | 运城 | 镇江 | 公主岭 | 安顺 | 兴安盟 | 台北 | 朝阳 | 杞县 | 驻马店 | 玉溪 | 榆林 | 黑河 | 东台 | 荣成 | 南阳 | 绍兴 | 文山 | 绥化 | 三河 | 阳江 | 随州 | 吉林 | 台湾台湾 | 日照 | 宜宾 | 株洲 | 中山 | 东阳 | 靖江 | 顺德 | 平凉 | 湖北武汉 | 海南海口 | 台南 | 常州 | 池州 | 和县 | 宁国 | 苍南 | 义乌 | 黑河 | 日土 | 湘潭 | 建湖 | 仙桃 | 揭阳 | 海西 | 醴陵 | 阿拉尔 | 迁安市 | 果洛 | 海西 | 衡水 | 沛县 | 长垣 | 安徽合肥 | 平潭 | 大庆 | 东台 | 晋江 | 平顶山 | 偃师 | 嘉峪关 | 武夷山 | 仙桃 | 景德镇 | 琼中 | 廊坊 | 淄博 | 喀什 | 漯河 | 阿拉尔 | 伊犁 | 云浮 | 河南郑州 | 神木 | 玉林 | 泸州 | 如东 | 曲靖 | 烟台 | 朔州 | 澳门澳门 | 锡林郭勒 | 慈溪 | 昌吉 | 溧阳 | 高密 | 大理 | 沛县 | 儋州 | 阿坝 | 琼海 | 莱芜 | 温州 | 怒江 | 眉山 | 临海 | 库尔勒 | 随州 | 吉林长春 | 溧阳 | 山南 | 三亚 | 新余 | 宜都 | 保定 | 韶关 | 唐山 | 溧阳 | 文山 | 七台河 | 韶关 | 沭阳 | 海西 | 临海 | 河池 | 滨州 | 新余 | 甘南 | 莆田 | 十堰 | 商洛 | 安阳 | 海门 | 武安 | 北海 | 铁岭 | 泉州 | 定西 | 红河 | 平潭 | 深圳 | 德州 | 柳州 | 烟台 | 吐鲁番 | 兴安盟 | 泗阳 | 酒泉 | 衡阳 | 安庆 | 黄冈 | 防城港 | 安阳 | 钦州 | 日喀则 | 益阳 | 莒县 | 佛山 | 威海 | 临夏 | 盐城 | 南安 | 驻马店 | 红河 | 天水 | 泸州 | 张掖 | 苍南 | 景德镇 | 丹东 | 酒泉 | 潜江 | 台北 | 双鸭山 | 垦利 | 巴彦淖尔市 | 青州 | 沧州 | 莱芜 | 六盘水 | 海南海口 | 长治 | 高密 | 绍兴 | 厦门 | 垦利 | 阿勒泰 | 新疆乌鲁木齐 | 鄢陵 | 正定 | 仁怀 | 潍坊 | 台南 | 本溪 | 黄石 | 福建福州 | 阿勒泰 | 白银 | 如东 | 汕头 | 酒泉 | 长葛 | 甘南 | 靖江 | 固原 | 莆田 | 乐山 | 广安 | 南京 | 天水 | 吉林 | 咸宁 | 包头 | 诸暨 | 台中 | 白银 | 河源 | 遵义 | 娄底 | 遂宁 | 吴忠 | 安阳 | 神木 | 平潭 | 崇左 | 武夷山 | 聊城 | 酒泉 | 丽江 | 景德镇 | 贺州 | 焦作 | 通辽 | 大庆 | 阿克苏 | 龙岩 | 湖北武汉 | 宿迁 | 萍乡 | 迪庆 | 石嘴山 | 承德 | 聊城 | 海西 | 石狮 | 正定 | 白城 | 广安 | 惠东 | 邢台 | 茂名 | 阳泉 | 荆门 | 珠海 | 天水 | 温州 | 温州 | 兴化 | 韶关 | 滁州 | 怒江 | 漳州 | 溧阳 | 承德 | 灵宝 | 瑞安 | 宁德 | 邯郸 | 楚雄 | 禹州 | 建湖 | 丹东 | 山东青岛 | 遂宁 | 珠海 | 驻马店 | 阿坝 | 包头 | 库尔勒 | 莱芜 | 九江 | 克拉玛依 | 海西 | 郴州 | 杞县 | 海南海口 | 孝感 | 义乌 | 淄博 | 呼伦贝尔 | 焦作 | 仁怀 | 内江 | 锡林郭勒 | 绥化 | 忻州 | 那曲 | 湘西 | 乐清 | 达州 | 天长 | 香港香港 | 安吉 | 桓台 | 白银 | 黔东南 | 安阳 | 驻马店 | 广元 | 济南 | 诸暨 | 沛县 | 简阳 | 新疆乌鲁木齐 | 琼海 | 唐山 | 克拉玛依 | 大同 | 吉安 | 阜阳 | 巴彦淖尔市 | 广元 | 昭通 | 汕头 | 郴州 | 石狮 | 琼中 | 日喀则 | 湛江 | 屯昌 | 漳州 | 高密 | 海西 | 开封 | 东阳 | 潜江 | 徐州 | 常州 | 嘉峪关 | 安阳 | 鸡西 | 神农架 | 佛山 | 肥城 | 自贡 | 宁波 | 滁州 | 铁岭 | 甘孜 | 绵阳 | 周口 | 山东青岛 | 宁夏银川 | 呼伦贝尔 | 莒县 | 邹城 | 普洱 | 东海 | 建湖 | 铁岭 | 衢州 | 潍坊 | 天门 | 焦作 | 齐齐哈尔 | 文昌 | 安岳 | 中山 | 潜江 | 泗阳 | 铜仁 | 嘉善 | 迁安市 | 东海 | 嘉兴 | 河北石家庄 | 清远 | 威海 | 七台河 | 白山 | 宿迁 | 宣城 | 防城港 | 赤峰 | 临夏 | 临汾 | 马鞍山 | 东海 | 文昌 | 禹州 | 台山 | 巴彦淖尔市 | 怒江 | 广州 | 乐清 | 漳州 | 清远 | 博尔塔拉 | 保山 | 定西 | 柳州 | 南充 | 赤峰 | 桂林 | 安顺 | 榆林 | 赤峰 | 山东青岛 | 博尔塔拉 | 福建福州 | 莱州 | 武安 | 石河子 | 滨州 | 鄂尔多斯 | 克孜勒苏 | 衡阳 | 蚌埠 | 临海 | 朝阳 | 德清 | 红河 | 醴陵 | 泉州 | 诸城 | 徐州 | 辽宁沈阳 | 清徐 | 梅州 | 赣州 | 遵义 | 宝应县 | 临猗 | 防城港 | 临海 | 林芝 | 南通 | 文山 | 枣庄 | 牡丹江 | 阿里 | 连云港 | 枣阳 | 定州 | 怀化 | 基隆 | 株洲 | 沭阳 | 呼伦贝尔 | 运城 | 昭通 | 湘潭 | 山西太原 | 临沧 | 陇南 | 公主岭 | 攀枝花 | 通辽 | 铁岭 | 桓台 | 巢湖 | 双鸭山 | 牡丹江 | 西藏拉萨 | 丹东 | 南平 | 金华 | 福建福州 | 邵阳 | 七台河 | 桓台 | 巴彦淖尔市 | 郴州 | 文山 | 枣阳 | 遵义 | 桐城 | 金华 | 临沧 | 山西太原 | 商丘 | 海北 | 随州 | 建湖 | 吐鲁番 | 常德 | 灌云 | 醴陵 | 伊犁 | 桓台 | 恩施 | 台中 | 张家界 | 北海 | 芜湖 | 乌兰察布 | 厦门 | 温岭 | 宁波 | 东海 | 武安 | 海西 | 东莞 | 济南 | 淄博 | 濮阳 | 荆州 | 铜仁 | 大连 | 万宁 | 三亚 | 果洛 | 江门 | 深圳 | 白山 | 四川成都 | 长治 | 儋州 | 金坛 | 西藏拉萨 | 日照 | 桐乡 | 苍南 | 大丰 | 枣庄 | 霍邱 | 天水 | 山东青岛 | 海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