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an id="vx99n"><nobr id="vx99n"></nobr></span>

    <form id="vx99n"><th id="vx99n"><progress id="vx99n"></progress></th></form>
      <form id="vx99n"></form>

      <sub id="vx99n"></sub>
      <address id="vx99n"><nobr id="vx99n"><progress id="vx99n"></progress></nobr></address>

        陳行之:我們曾經有和仍然有的教科書

        選擇字號:   本文共閱讀 5898 次 更新時間:2008-06-01 21:46:28

        進入專題: 教科書  

        陳行之 (進入專欄)  

          

          1

          

          我已經記不得小時候學習過的歷史教科書是怎樣描述美國的了,但是,美國是一個雙手沾滿世界人民鮮血的帝國主義國家,這一點大抵是不會錯的。最近偶然看到一份資料,竟有四十年前(大概上世紀60年代中期)的中學地理教科書有關美國的條文,印證了我上面那種印象,摘錄如下:

          “美國是世界上最兇惡的帝國主義國家。密西西比河是北美洲第一大河,在密西西比平原上,由于濫伐森林和胡亂開墾草原,水土流失非常嚴重,密西西比河終年攜帶大量泥沙,造成河床增高,常常泛濫成災。美國礦產、水力和森林資源比較豐富,但壟斷資本集團為了追求利潤,對礦產資源進行掠奪性的開采,他們只揀投資最小,利潤最大的礦床開采,一旦感到利潤小就將礦井廢棄。美國本來有茂密的森林,但由于資本家的濫砍亂伐,森林面積減少一半。美國工業分布非常畸形,有3/4的工業生產及9/10的機器制造工業和鋼鐵工業集中在東北部的大西洋沿岸和五大湖地區。美國的鋼鐵工業是為軍事工業服務的,產量極不穩定。美國南部是一個落后的農業區,土地大多集中在資本家手中,耕作技術相當落后,僅在棉花產區建立了一點紡織工業。”

          不用我多說什么,讀者自然能夠看出其中可笑之處。可笑在哪里?可笑在當一些人認為可以遮蔽真實的時候是可以遮蔽真實的,而這種遮蔽卻不可能長久,總有一天人民會根據自己的判斷得出自己的結論,這種結論很有可能與當年莊嚴宣示的東西風馬牛不相及,甚至反襯出那些莊嚴的東西極為滑稽可笑。這就是歷史的力量。

          這不是自由主義觀點,這是《解放軍報》2008年4月27日一篇署名文章的觀點,這篇文章是這樣開頭的:“美國CNN及其節目主持人卡弗蒂,最近很露臉,當然是一副不那么光彩的嘴臉。4月9日,CNN節目主持人卡弗蒂竟然惡毒攻擊中國人民,妄稱‘在過去50年里中國人基本上一直是一幫暴民和匪徒’。對此,中方多次嚴正要求CNN嚴肅對待這一問題,立即停止、收回惡劣言論,并向13億中國人民做出真誠道歉,國際社會也向CNN施加了輿論壓力。但CNN卻依然厚著臉皮說話,詭稱卡弗蒂表達的是他對中國政府的看法,而非針對中國人民。此舉再次激起中國人民的強烈憤慨。”文章說:“卡弗蒂之流的謾罵是有背景‘烘托’的。一些奉‘秉承客觀均衡報道的新聞理念’為圭臬的西方媒體在報道中國新聞時患有‘選擇性失明癥’。他們一聽到對中國不利的消息,就特別興奮,特來勁;凡是有機會可以抹黑中國的事情,他們都無所不用其極地‘妖魔化’中國人民和政府。其用心其用意可謂‘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他們總愛戴著有色眼鏡觀察中國。面對中國的快速發展,某些人在內心深處覺得莫名的恐慌,絞盡腦汁不斷拋出各種版本的所謂的‘中國威脅論’。”文章最后說:“眼下,‘做人不能太CNN’這句話正在互聯網上流行。奉勸CNN及卡弗蒂之流好自為之,多聽聽億萬網民的呼聲,更要銘記林肯總統的話:‘你可以永遠欺騙某些人,你可以偶爾欺騙所有人,但是你不可能永遠欺騙所有人。’”

          我覺得很是淋漓痛快,用林肯同志的話作為駁斥和嘲諷更是讓人覺得淋漓痛快。需要指出的是,我看到林肯這段話與《解放軍報》署名文章引用的不太一樣,它的原文是:“You can fool all the people some of the time, And some of the people all the time, But you can not fool all the people, All of the time。”一種譯法是:“你可以暫時欺騙所有的人民,也可以一直欺騙部分人民,但是你不能永遠欺騙全部人民。”還有一種譯法:“你可以在所有時間愚弄某些人,或有時候愚弄所有的人,但你不可能在所有時間愚弄所有的人。”我不知道哪種譯法更符合林肯的原意?

          我想,林肯一定不是針對一百多年以后的CNN某些行為才說這段話的,這段話之所以影響深遠,必定由于它在一定意義上概括了某種社會規律或者說歷史現象,譬如我前面引述的我們曾經有過的教科書。

          

          2

          

          說到我們曾經有過的教科書,我還要說到我們被那樣的教科書教導著的時候幾件親身經歷的事情,這些事情都發生在我十五六歲,也就是文化大革命期間。

          現在的年輕人也許很難相信,我們的社會曾經進入到近似于原始狀態,驅使人們做什么和不做什么的力量不是理性,而是巫術,是某種神話般的力量對于人精神世界無所不在的操縱——具體設想一下,一個每天早請示、晚匯報的民族會有真正的人的生活嗎?沒有了,有的只是神的意旨、神的愿望。在那個封閉得如同鐵桶一般社會之中,人們的思想不是來自于人類個體對客觀世界的判斷,而是來自于官方根據政治需要扭曲了的現實,所以,這種思想和認識與真實的世界往往相差十萬八千里。

           當時有一個類似于《長征組歌》那種形式的歌曲,由幾個部分組成,有合唱、獨唱,分別表現非洲、歐洲、日本等地少年兒童熱愛和思念偉大領袖毛主席的情節,情深意切,曲調優美,直到今天我仍然能夠哼出一些旋律,記憶零星歌詞:(合唱)“天上的白云啊,你停一下,停一下,請給毛主席捎句貼心話,隔千山,隔萬水,日本孩子日日夜夜想念他。(獨唱)我站在富士山下,望著中南海明亮的燈光,毛主席好像在我的身旁,和我親切地說話,毛主席呀毛主席……自由不能去乞求……”(后面記不得了)就音律之美來說,我認為這個組曲堪稱絕世之作,當時和以后沒有任何兒童歌曲能夠與之相比,可惜,它所傳達的觀念是荒誕的,甚至可以說是反動的。對于創作了這部歌曲的人來說,這里就有了一個啟示:偉大的天才往往會葬送在強大而荒謬的現實之中。但是當時有幾個人會認為那是荒誕呢?

          在報紙、廣播、電臺、電視臺連篇累牘、沒完沒了的宣傳轟炸中,即使最聰明的人也不會懷疑全世界人民都強烈地熱愛偉大領袖毛主席,你不會對《人民日報》上刊登的非洲青年在叢林中學習毛主席著作的照片真實性或者說真實意義產生懷疑;你不會不認為臺灣人民生活在水深火熱之中;你不會不相信美帝國主義“日薄西山,氣息奄奄”,正在一天天爛下去;你甚至也不會拒絕這樣的人生理想:用自己的鮮血和生命去解放世界上三分之二受苦受難的人民。你相信你恰巧生活在一個幸福得不能再幸福的國度,你恰巧出生在有“人民的大救星”毛主席光輝照耀的地方,你恰巧……既然上帝把所有的幸運都降臨到了你的頭上,你自然就成了上帝的奴仆。如果這時候上帝說:要解放全世界!你不會拒絕自己的使命,一定會拿著槍桿子沖向俄羅斯、美國、日本……至少在當時的北京,紅衛兵辦的報紙就有了武裝攻占華盛頓和莫斯科的言論,有的紅衛兵懷著國際主義情懷竟然真的投入了越南統一的戰爭,奔向緬甸叢林,紅衛兵運動甚至波及到巴黎、東京,北京儼然成為了世界革命的中心……所有這一切都淵源于“只有解放全人類,才能最后解放無產階級自己”的馬克思主義信條,而“當代最偉大的馬克思主義者”毛澤東同志就是那個唯一的上帝,唯一的神。

          按照當時被輿論引導的價值觀念和行為邏輯,是什么駭人聽聞的事情都可能發生的,和某一個“帝國主義”國家打一仗或許僅僅是其中一種形式而已。所幸的是歷史警覺到了一些什么,糾正了這個星球上一部分發熱病人的譫語,把他們置放在了正常人的行列里,解放全世界的戰爭才沒有真的發生,否則,我也許沒有機會在這里寫什么文章了。

          可見,宣傳或者如林肯所說“蒙蔽”與“欺騙”的伎倆的確能夠動搖人的品性,使之成為機器,小小的教科書或者說宣傳輿論問題不是小問題。

          

          3

          

          歷史在迅猛發展,經過綿延四十年,一直發展到了當下,當下又怎樣了呢?讓我們引述幾段話——

          “宣傳與司法是控制社會的兩大支柱,是制約社會物質和精神活動的兩種力量。一切管理都需要這兩種力量,首先是第一種力量。”“政治領導者引導社會輿論,要借助各種輿論媒介在有限的時間里,不停地宣傳、不停地灌輸政見,使之在全局占主導地位。”“宣傳的政見被公眾接受,標志灌輸的成功……”“權力給社會輿論定向,需要有一套完整的宣傳系統,從新聞出版到各級的宣傳機構,是由上至下發出政見的輿論傳播網、又是一條聯絡公眾情感的紐帶。宣傳系統的職能和目標,在防御、排斥對立意見的同時,讓自己的意見取得‘惟我獨尊’的地位,是自然而然的邏輯。”

          如果我不作說明,讀者或許以為這段話出自四十年前“梁效”之類的御用文人之口,其實不是。寫作這本書的,是我國最負盛名的某大學的一位教授,這位教授還是博士生導師,所以我們有理由認為這是一本目前仍然在使用的輿論學教科書。我不懷疑作者的真誠,因為作者隨后也強調了“違背人民利益的灌輸,愚弄人民的宣傳,即使客觀地反映事實,也絕不是一種正義的政治。”我更不懷疑這位教授所談的也許是輿論學的一般原理或者說規則,但是,面對這樣的言論以及在“國家官員的政見灌輸”、“灌輸政見的原則”、“政見宣傳系統的組成”、“輿論班子與輿論的活動”標題下令人毛骨悚然的論述,我仍然無法祛除那種很不舒服的感覺。為什么?我想起了另外一些事情,譬如關于極權主義。

          歷史上極權主義概念的興起,很大程度上是對上個世紀30年代、40年代德國希特勒時期的國家社會主義和意大利墨索里尼的法西斯主義興亡的一種學術回應——無數學者和政治家都試圖對給人類帶來浩劫的歷史現象給出總結,極權主義成為了一個適當的概念,人們花了很大精力來界定極權主義的起源、特征與發展。50年代,卡爾·弗里德里希和茲比格紐·布熱津斯基提出了對極權主義的經典解釋,在這個解釋中,世界上的極權主義政體一般具有六大特征:1.每個社會成員都必須無條件遵從統一的意識形態;2.由一個人領導的單一政黨統領國家;3.由政黨領導的秘密警察使用一切暴力恐怖手段控制國民;4.黨和政府對信息傳播方式進行無所不在的嚴密控制;5.嚴格控制武器;6.由中央對經濟活動和其他任何社會行為進行控制。在這六項特征中,其中的第四項與我們前面引用的那位教授的觀點竟然如此不謀而合,的確讓人吃驚——是教授錯了還是學者們對極權主義特征的歸納錯了?他們怎么就會走到一起了呢?

          這是一件非常奇怪的事情。

          

          4

          

          蘇聯持不同政見者索爾仁尼琴在談到蘇聯社會時,說過這樣一段發人深省的話:“在我們這里,謊言已經不是道德問題,它是整個社會的支柱。”一個社會如果像我們目前仍在使用的教科書教導的那樣致力于“借助各種輿論媒介引導社會輿論,在有限的時間里不停地宣傳、不停地灌輸政見,使之在全局占主導地位”;如果這個社會堅信“防御、排斥對立意見,使自己的意見取得‘惟我獨尊’的地位是自然而然的邏輯”;如果這個社會“把謊言作為它存在的支柱”……那么,我們將會推導出什么樣的結論呢?結論只能是:這是一個極權主義社會。

          這就是這位教授的無意之惡,這就是錯誤的教科書結出的錯誤之果。

          我不認為我的祖國在目前階段仍然是極權主義的,它以前是極權主義的,但是現在顯然發生了很大變化,應當看到這種變化,看到社會在朝正確方向發展。是的,十分艱難,然而也正是在這種艱難之中,這個偉大國家進入到了光榮的歷史進步過程之中,有學者甚至斷言,我們非常有可能創造出中國獨特的民主自由之路……在這樣的時候,這位教授的觀點的確很難讓人接受,因為它不僅與我們對當下的觀察背道而馳,與我們對于社會正義的期望背道而馳,也與我們從過往經歷中產生的經驗記憶背道而馳。

          1999年,我有機會到臺灣去了一趟。當飛機在臺北桃園機場降落的時候,我油然想到曾經被教導說這里的人民吃不飽,穿不暖,生活在水深火熱之中……自然有一種恍如隔世之感。我在臺北和其他臺灣城市看到的是一個高度文明、經濟發達的區域,是一個雖然沒有達到今天(2008年6月1日)的狀態、然而終歸有很多為了自由民主而奮斗的政治家和思想家,那是一個應當被我們艷羨的地方。有趣的是,這個地方利用資本主義的經濟制度成長為“亞洲四小龍”的六七十年代,正是我們為臺灣人民的苦難命運憂心如焚的時候,正是我們準備躍馬橫槍跨過海峽去解放他們的時候,而那個時候我們這些堅定的社會主義者剛剛經歷過被餓死3000萬人的所謂“三年自然災害”,剛剛經歷過導致國民經濟崩潰、社會文化被摧殘瓦解為一篇廢墟的“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運動。

          可見,正如我前面所說,人在一定條件下是會成為傻子和機器的,這是極為可怕的事情,比這更為嚴重的是,在全球化時代,任何國家的事情都不僅僅是這個國家的事情,(點擊此處閱讀下一頁)

        進入 陳行之 的專欄     進入專題: 教科書  

        本文責編:frank
        發信站:愛思想(http://www.2sungmin.com),欄目:天益筆會 > 筆會專欄
        本文鏈接:http://www.2sungmin.com/data/19026.html
        文章來源:愛思想首發,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2sungmin.com)。

        11 推薦

        在方框中輸入電子郵件地址,多個郵件之間用半角逗號(,)分隔。

        愛思想(aisixiang.com)網站為公益純學術網站,旨在推動學術繁榮、塑造社會精神。
        凡本網首發及經作者授權但非首發的所有作品,版權歸作者本人所有。網絡轉載請注明作者、出處并保持完整,紙媒轉載請經本網或作者本人書面授權。
        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愛思想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傳播,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若作者或版權人不愿被使用,請來函指出,本網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20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愛思想 京ICP備1200786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602120014號.
        工業和信息化部備案管理系統
        特区彩票特区彩票官网特区彩票平台特区彩票app特区彩票邀请码特区彩票娱乐特区彩票快3特区彩票时时彩特区彩票走势图特区彩票ios 宜昌 | 燕郊 | 张家界 | 宁国 | 马鞍山 | 攀枝花 | 宁夏银川 | 绥化 | 三门峡 | 通化 | 临汾 | 淮北 | 巴音郭楞 | 大庆 | 仁寿 | 万宁 | 河南郑州 | 铜仁 | 图木舒克 | 大庆 | 象山 | 红河 | 景德镇 | 荆州 | 普洱 | 凉山 | 云浮 | 大兴安岭 | 象山 | 广汉 | 黔西南 | 白银 | 松原 | 寿光 | 丹东 | 定安 | 四平 | 定安 | 文山 | 白山 | 咸阳 | 邵阳 | 邹平 | 百色 | 常德 | 佳木斯 | 日土 | 天长 | 神木 | 宿州 | 宁国 | 伊春 | 泗阳 | 咸宁 | 咸宁 | 菏泽 | 通辽 | 柳州 | 吉林长春 | 楚雄 | 庄河 | 五家渠 | 滕州 | 东台 | 沛县 | 内江 | 广汉 | 海拉尔 | 潮州 | 邹城 | 章丘 | 鹤壁 | 湘潭 | 七台河 | 山西太原 | 兴化 | 三河 | 云南昆明 | 文昌 | 果洛 | 怀化 | 锡林郭勒 | 包头 | 许昌 | 定州 | 库尔勒 | 威海 | 呼伦贝尔 | 秦皇岛 | 禹州 | 长垣 | 长治 | 吉林长春 | 平凉 | 广汉 | 惠州 | 四平 | 神木 | 盐城 | 正定 | 陕西西安 | 南阳 | 梅州 | 广元 | 海宁 | 德阳 | 资阳 | 果洛 | 锡林郭勒 | 偃师 | 商丘 | 大连 | 西双版纳 | 桐城 | 池州 | 玉林 | 西藏拉萨 | 玉环 | 仁寿 | 南通 | 盐城 | 南平 | 云南昆明 | 浙江杭州 | 浙江杭州 | 钦州 | 怀化 | 遂宁 | 贺州 | 新疆乌鲁木齐 | 宁国 | 淮南 | 如东 | 南平 | 象山 | 钦州 | 株洲 | 佛山 | 南通 | 乐山 | 邢台 | 绍兴 | 廊坊 | 张掖 | 鄂尔多斯 | 朝阳 | 甘南 | 抚顺 | 晋城 | 燕郊 | 广汉 | 威海 | 南阳 | 铜川 | 日照 | 安庆 | 德清 | 迁安市 | 常德 | 北海 | 黑河 | 长治 | 定西 | 枣庄 | 湖北武汉 | 萍乡 | 巴音郭楞 | 福建福州 | 白城 | 柳州 | 海西 | 桐乡 | 青海西宁 | 芜湖 | 大兴安岭 | 云南昆明 | 琼中 | 大庆 | 明港 | 灌南 | 丹阳 | 北海 | 清远 | 黑龙江哈尔滨 | 滨州 | 昌吉 | 东台 | 定安 | 厦门 | 如皋 | 绵阳 | 肇庆 | 德州 | 保山 | 阳春 | 营口 | 汉川 | 丹阳 | 诸城 | 黔南 | 石狮 | 岳阳 | 济南 | 五指山 | 基隆 | 临沂 | 黔南 | 海西 | 临汾 | 巢湖 | 泉州 | 韶关 | 仁寿 | 平潭 | 恩施 | 宁波 | 泰安 | 广州 | 宁国 | 安阳 | 营口 | 开封 | 内蒙古呼和浩特 | 扬中 | 开封 | 基隆 | 东台 | 安徽合肥 | 日照 | 永康 | 南安 | 随州 | 濮阳 | 铜川 | 南平 | 通化 | 海北 | 甘南 | 佛山 | 台北 | 温州 | 博尔塔拉 | 迁安市 | 十堰 | 襄阳 | 鄂尔多斯 | 营口 | 常州 | 招远 | 灌南 | 三明 | 泗洪 | 昌吉 | 商洛 | 娄底 | 庆阳 | 滕州 | 台南 | 陵水 | 阿里 | 沭阳 | 崇左 | 定西 | 渭南 | 铁岭 | 濮阳 | 澳门澳门 | 琼海 | 塔城 | 泸州 | 云浮 | 六安 | 石嘴山 | 恩施 | 遵义 | 眉山 | 建湖 | 三亚 | 保山 | 天长 | 涿州 | 白银 | 铜陵 | 柳州 | 东阳 | 南充 | 运城 | 青州 | 那曲 | 伊犁 | 桐城 | 百色 | 大同 | 松原 | 伊犁 | 文山 | 如皋 | 晋中 | 盐城 | 临沧 | 蚌埠 | 红河 | 台中 | 济宁 | 清远 | 锡林郭勒 | 天长 | 海南 | 恩施 | 江苏苏州 | 内江 | 泰州 | 广元 | 临海 | 安康 | 来宾 | 玉林 | 扬中 | 宜春 | 广西南宁 | 昌吉 | 临沂 | 河南郑州 | 泰兴 | 定西 | 临猗 | 文山 | 东莞 | 河源 | 白银 | 长垣 | 铜陵 | 那曲 | 丽江 | 绍兴 | 文昌 | 七台河 | 保山 | 东方 | 宿迁 | 莱州 | 百色 | 吉林长春 | 邹平 | 营口 | 嘉善 | 陵水 | 和田 | 梧州 | 克孜勒苏 | 苍南 | 枣庄 | 池州 | 湖州 | 南安 | 赣州 | 宁波 | 南通 | 遵义 | 十堰 | 通辽 | 铁岭 | 毕节 | 象山 | 阜新 | 河源 | 牡丹江 | 寿光 | 大兴安岭 | 黔西南 | 赣州 | 大连 | 永康 | 基隆 | 淮北 | 惠州 | 怒江 | 大兴安岭 | 肥城 | 诸城 | 曲靖 | 宁德 | 垦利 | 阿拉尔 | 池州 | 株洲 | 梅州 | 铜川 | 山西太原 | 忻州 | 黄南 | 燕郊 | 襄阳 | 江苏苏州 | 安吉 | 阿拉尔 | 海西 | 朝阳 | 毕节 | 黑河 | 内江 | 余姚 | 台湾台湾 | 石狮 | 迁安市 | 宝鸡 | 广安 | 兴安盟 | 云浮 | 克孜勒苏 | 阿拉尔 | 滕州 | 甘南 | 德州 | 莒县 | 克孜勒苏 | 贵港 | 泰安 | 张家口 | 铜陵 | 诸城 | 莱芜 | 图木舒克 | 迁安市 | 中山 | 嘉善 | 项城 | 宝鸡 | 和县 | 嘉善 | 临猗 | 黑河 | 通化 | 图木舒克 | 云南昆明 | 宁波 | 单县 | 德宏 | 海西 | 大兴安岭 | 宁夏银川 | 葫芦岛 | 大理 | 驻马店 | 玉环 | 大同 | 慈溪 | 邹城 | 石河子 | 大连 | 黄南 | 伊春 | 恩施 | 驻马店 | 东海 | 白山 | 双鸭山 | 大连 | 吐鲁番 | 新疆乌鲁木齐 | 垦利 | 寿光 | 南平 | 铜陵 | 泰州 | 德州 | 桐城 | 禹州 | 醴陵 | 昆山 | 金坛 | 香港香港 | 保山 | 涿州 | 遂宁 | 汕头 | 甘南 | 库尔勒 | 海门 | 新乡 | 丽江 | 阿拉尔 | 三门峡 | 山南 | 仙桃 | 神木 | 扬中 | 大庆 | 三沙 | 肇庆 | 柳州 | 齐齐哈尔 | 偃师 | 邹城 | 茂名 | 濮阳 | 蚌埠 | 龙岩 | 廊坊 | 潮州 | 遵义 | 任丘 | 潜江 | 巴彦淖尔市 | 灌南 | 伊犁 | 台南 | 绵阳 | 阳泉 | 湖州 | 湘潭 | 丽江 | 北海 | 阿坝 | 临沂 | 宁国 | 邳州 | 阜新 | 章丘 | 陵水 | 泸州 | 株洲 | 神农架 | 保定 | 海西 | 常德 | 潮州 | 荣成 | 攀枝花 | 三明 | 广汉 | 图木舒克 | 澳门澳门 | 德清 | 宜宾 | 阿拉尔 | 金坛 | 眉山 | 汝州 | 涿州 | 淮北 | 株洲 | 慈溪 | 宁波 | 抚顺 | 武安 | 无锡 | 烟台 | 辽阳 | 雄安新区 | 宜宾 | 枣庄 | 通辽 | 阳泉 | 温岭 | 日喀则 | 阿拉尔 | 莒县 | 安顺 | 曹县 | 眉山 | 昌吉 | 神农架 | 铜陵 | 琼海 | 大兴安岭 | 镇江 | 乌海 | 西双版纳 | 本溪 | 海西 | 保定 | 台北 | 大庆 | 丽水 | 锡林郭勒 | 瓦房店 | 铜陵 | 抚州 | 台中 | 邹城 | 定西 | 咸阳 | 汕尾 | 梅州 | 博罗 | 湘西 | 佳木斯 | 四平 | 昌吉 | 海安 | 崇左 | 兴安盟 | 黑河 | 菏泽 | 六安 | 乌海 | 建湖 | 湖北武汉 | 中卫 | 宿州 | 兴安盟 | 海拉尔 | 莱州 | 中山 | 瓦房店 | 邯郸 | 延边 | 锡林郭勒 | 台北 | 驻马店 | 通辽 | 娄底 | 达州 | 丽江 | 宁夏银川 | 佛山 | 宜都 | 中山 | 朔州 | 琼海 | 寿光 | 张北 | 莱州 | 昌吉 | 江苏苏州 | 雅安 | 抚州 | 大同 | 果洛 | 莱芜 | 佛山 | 武夷山 | 龙口 | 三亚 | 池州 | 克拉玛依 | 巴音郭楞 | 葫芦岛 | 濮阳 | 海门 | 云浮 | 肇庆 | 九江 | 莆田 | 瓦房店 | 玉林 | 巴彦淖尔市 | 汉川 | 抚顺 | 湖北武汉 | 安阳 | 惠州 | 双鸭山 | 开封 | 禹州 | 芜湖 | 巴中 | 西双版纳 | 玉环 | 嘉兴 | 新泰 | 延安 | 江西南昌 | 内江 | 澳门澳门 | 绵阳 | 红河 | 蚌埠 | 澳门澳门 | 阿坝 | 玉溪 | 甘南 | 蚌埠 | 阿克苏 | 广西南宁 | 辽源 | 泰州 | 包头 | 百色 | 晋江 | 大理 | 汕头 | 保山 | 丹东 | 张家界 | 泗洪 | 遵义 | 黄南 | 迁安市 | 荆州 | 丽江 | 镇江 | 张掖 | 雅安 | 招远 | 惠州 | 迁安市 | 石狮 | 沛县 | 泗阳 | 如皋 | 连云港 | 抚顺 | 石嘴山 | 长治 | 潜江 | 黄冈 | 涿州 | 忻州 | 嘉峪关 | 抚州 | 浙江杭州 | 绵阳 | 无锡 | 抚州 | 呼伦贝尔 | 海丰 | 宜宾 | 大连 | 天门 | 巴彦淖尔市 | 广汉 | 改则 | 枣庄 | 四平 | 山西太原 | 海南海口 | 漳州 | 宜宾 | 库尔勒 | 黄南 | 阿拉尔 | 招远 | 柳州 | 钦州 | 松原 | 黑河 | 莆田 | 和县 | 馆陶 | 恩施 | 简阳 | 象山 | 九江 | 嘉兴 | 三河 | 洛阳 | 燕郊 | 遵义 | 黔东南 | 肥城 | 临汾 | 绵阳 | 淄博 | 毕节 | 湘潭 | 绵阳 | 湘潭 | 临沂 | 马鞍山 | 六盘水 | 石河子 | 吴忠 | 雄安新区 | 沧州 | 红河 | 嘉善 | 德阳 | 定西 | 苍南 | 呼伦贝尔 | 鄢陵 | 威海 | 鄂州 | 扬中 | 保定 | 南充 | 泰兴 | 抚州 | 邵阳 | 如东 | 汕头 | 大同 | 恩施 | 娄底 | 衡阳 | 内江 | 朔州 | 德州 | 西藏拉萨 | 池州 | 海拉尔 | 黄南 | 澳门澳门 | 长兴 | 锦州 | 任丘 | 通化 | 宜都 | 大连 | 内蒙古呼和浩特 | 哈密 | 绵阳 | 瓦房店 | 梅州 | 石河子 | 景德镇 | 白山 | 庄河 | 武安 | 延安 | 晋江 | 灵宝 | 漯河 | 锡林郭勒 | 惠东 | 庆阳 | 邵阳 | 阿克苏 | 蓬莱 | 兴安盟 | 吉安 | 吉安 | 洛阳 | 呼伦贝尔 | 余姚 | 义乌 | 西双版纳 | 义乌 | 巴音郭楞 | 巴音郭楞 | 陕西西安 | 呼伦贝尔 | 乌兰察布 | 临沂 | 宣城 | 澄迈 | 武安 | 扬中 | 青海西宁 | 荆门 | 连云港 | 曲靖 | 宁波 | 四平 | 天长 | 威海 | 临沂 | 清徐 | 陕西西安 | 驻马店 | 宁波 | 伊犁 | 包头 | 信阳 | 琼中 | 遵义 | 遵义 | 湖南长沙 | 江苏苏州 | 防城港 | 楚雄 | 包头 | 临猗 | 台州 | 天长 | 雅安 | 庄河 | 普洱 | 大同 | 巴音郭楞 | 日喀则 | 台北 | 邯郸 | 乌海 | 湖州 | 寿光 | 抚州 | 广汉 | 洛阳 | 无锡 | 南平 | 鸡西 | 五家渠 | 灵宝 | 广元 | 肥城 | 任丘 | 万宁 | 正定 | 诸城 | 宝应县 | 泉州 | 宜都 | 诸暨 | 渭南 | 沧州 | 牡丹江 | 南平 | 潜江 | 濮阳 | 鸡西 | 黄南 | 潮州 | 任丘 | 攀枝花 | 龙岩 | 江西南昌 | 宁国 | 那曲 | 三河 | 临夏 | 仙桃 | 玉林 | 保山 | 新泰 | 宜昌 | 阿里 | 澳门澳门 | 张家口 | 青州 | 泰州 | 仙桃 | 日喀则 | 阳江 | 泗洪 | 湖北武汉 | 德清 | 宿州 | 蓬莱 | 盐城 | 寿光 | 乐平 | 安庆 | 温岭 | 万宁 | 崇左 | 乌兰察布 | 榆林 | 钦州 | 琼海 | 通辽 | 喀什 | 汕尾 | 阿克苏 | 潜江 | 鞍山 | 上饶 | 洛阳 | 克孜勒苏 | 偃师 | 燕郊 | 天长 | 株洲 | 澄迈 | 明港 | 兴化 | 海拉尔 | 惠东 | 屯昌 | 达州 | 衡水 | 吉林长春 | 包头 | 湛江 | 保亭 | 章丘 | 徐州 | 黔南 | 日喀则 | 仁怀 | 宜都 | 武安 | 六盘水 | 陕西西安 | 济宁 | 日喀则 | 三河 | 抚顺 | 焦作 | 齐齐哈尔 | 兴安盟 | 庆阳 | 六安 | 台湾台湾 | 绍兴 | 黑河 | 改则 | 新泰 | 平顶山 | 濮阳 | 天水 | 攀枝花 | 那曲 | 甘南 | 鹤岗 | 顺德 | 张家界 | 鹰潭 | 江苏苏州 | 南阳 | 无锡 | 昌都 | 东莞 | 绥化 | 乌兰察布 | 日喀则 | 怀化 | 宣城 | 宿迁 | 琼海 | 巴彦淖尔市 | 鹤壁 | 庆阳 | 内江 | 绥化 | 南京 | 来宾 | 威海 | 澄迈 | 塔城 | 池州 | 普洱 | 定安 | 灌云 | 济南 | 日土 | 如皋 | 内蒙古呼和浩特 | 泉州 | 台山 | 云南昆明 | 鄂尔多斯 | 茂名 | 曹县 | 赣州 | 临汾 | 长葛 | 邵阳 | 宜昌 | 泰兴 | 巢湖 | 保定 | 十堰 | 青海西宁 | 莒县 | 大连 | 内江 | 菏泽 | 商丘 | 海宁 | 海安 | 包头 | 济源 | 四平 | 黄山 | 南充 | 萍乡 | 济源 | 库尔勒 | 呼伦贝尔 | 济源 | 普洱 | 铜川 | 莒县 | 如皋 | 清徐 | 伊犁 | 七台河 | 宿迁 | 上饶 | 三河 | 锡林郭勒 | 惠州 | 渭南 | 通辽 | 张掖 | 白银 | 盘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