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an id="vx99n"><nobr id="vx99n"></nobr></span>

    <form id="vx99n"><th id="vx99n"><progress id="vx99n"></progress></th></form>
      <form id="vx99n"></form>

      <sub id="vx99n"></sub>
      <address id="vx99n"><nobr id="vx99n"><progress id="vx99n"></progress></nobr></address>

        李劼:中國當代思想界的真實圖景

        選擇字號:   本文共閱讀 18750 次 更新時間:2007-08-06 00:30:11

        進入專題: 思想界  

        李劼 (進入專欄)  

          

          【本文不代表本站立場,僅供觀點交流。回應文字請發到:guoqh@vip.163.com】

          

          一、主義之爭不能概括思想之景

          

          要對當代中國思想界作出一番全景式的描述,顯然非常困難。不僅由于網絡的普及,思想已經不再像網絡時代以前那樣可以簡單劃分,也不再有什么中心話語可言,而且在于在當今中國思想界真正具有思想價值的言論著說,實在相當鮮見。因此,當我看到徐友漁君最近發表在自由寫作上的長文《進入21世紀的自由主義和新左派》,不由有些疑惑。因為該文一開頭就聲稱:

          在上世紀90年代中后期,自由主義和新左派幾乎同時出現于中國社會思想舞臺,它們之間的爭論構成了這一時期思想派別之爭的主要內容,引起海內外極大關注。

          這就是說,中國思想界是有中心內容的,那就是所謂的自由主義和新左派。不僅如此,徐友漁君在該文結束時又認為,自由主義和新左派作為中國思想界的主要內容,進入二十一世紀以后,依然會長期存在。徐友漁君強調說:

          新左派即使不能說將會永存,至少會在相當長的歷史時期存在,因為市場經濟看來將以不可阻擋之勢占居統治地位或主導地位,而新左派思潮將以市場批判者的身份存在,不論市場運轉得好不好,是利大于弊,還是弊大于利,就像這一、二百年歷史所表明的那樣。

          且不說其它,這段話在句式和言辭上,都讓人感覺似曾相識。比如當年最高統治者論述階級斗爭將在相當長的歷史時期存在什么的。不管新左派會不會長期存在,這樣的句式,與自由主義的話語方式,似乎不太協調。再說,徐友漁君強調新左派的長期存在,意在突出他的自由主義的存活期。

          至于自由主義,可以斷言它在中國的存活期也會很長。它在20世紀30和40年代一度活躍,那只不過是啼聲初試,在沉寂半個世紀之后以隔代相傳的姿態出現,表明了它的內在活力。如果說,在嚴酷的內戰中自由主義不可避免地會被擠到一邊去,那么在市場經濟條件下,在和平時期的憲政建設過程中,它一定有用武之地。也許有一天,當中國的自由主義平臺已經搭建成功,它會失去重要的地位和作用,會有其他思潮——比如民族主義,就像在俄羅斯和東歐所表現的那樣——流行,但那也是功成身退。這個平臺一天沒有建立,自由主義的理念和追求一天不會失去作用。

          自由主義和新左派思潮是走向現代化的一對孿生子,它們在當代中國幾乎同時出現,它們力量的消長與中國現代化事業的成敗密切相關。

          我不否認當今中國確實存在著這二種思想傾向。但我不認為這就是當今中國思想界的主要圖景。這是我想與徐友漁君商榷之處。

          在我看來,自由主義與新左派,不過是當今中國官家體制內出現的二種民間思想傾向。因為無論是以自由主義自許的學者,還是新左派的代表人物,都同樣置身體制思考寫作。其自由的程度也罷,其左的程度也罷,多多少少都受到他們這種依附性很強的生存條件的制約。他們的文章有賴于官方控制的傳媒,他們的爭論有賴于官方提供的學術平臺,甚至他們的出訪交流,都離不開官方的支持和首肯。雖然他們在體制內的邊緣程度有異,但從根本上并沒有獲得沒有依附性的自由。他們之間的差異也許在于,比如說,相比朱學勤的依附性,徐友漁可能要更為邊緣化。有的自由主義學者,甚至還有過被官家學府解職的經歷。當然,相對于新左派諸君在官家的地位,相對于新左派中有人對權力的百般獻媚和侍奉權力的渴望,自由主義諸君的官家資源可能沒有那么充足,也沒有努力擠入帝師之列的跡像。

          說自由主義和新左派都是民間思想,乃是意指他們的思想,并非為官方欽定,大都出自他們自己的思考,基于他們自己的努力。倘若說,自由主義學者對現存體制的批判是難能可貴的,那么新左派對體制的沉默和對侍奉權力的向往,也并非是受到什么壓力,而是一種生存選擇意義上的自覺。就算有什么壓力,那樣的壓力早在公開顯露之前就已經存在于他們的內心深處了。那與其說是專制的壓力,不如說是在專制底下討生存的壓力。也許應該說,是一種生存的自覺。生存的需要,是無可非議的。再偉大的思想家,也不得不面對自己的生存問題。即便是海德格爾那樣的人物,當年也曾在希特勒的法西斯極權底下生存過。需要討論的只是思想,以及與思想有關的話語權力和話語霸權。至于新左人物中的如何向往侍奉權力,雖然有必要指出,但并無多大的學術討論價值。

          當我把自由主義和新左派界定為中國官家體制內出現的二種民間思想傾向時,同時意味著,還有體制外的民間思想,甚至異議思想。九十年代以降,體制外的民間思想分為二類,一類是國內選擇了自由寫作的自由撰搞人,一類是喪失了生存可能而不得不流亡海外的自由撰稿人。在前一類思想者當中,除了致力于文化著述的學人,比如張遠山諸君,還有許多持不同政見的異議作家,比如劉曉波等人。因此,假如細分的話,應該有三類體制外的民間思想者。這些民間思想者雖然并沒有自命為自由主義者,但他們的寫作表明,他們崇尚的是獨立的人格,他們追求的是自由的思想。

          我注意到徐友漁君在那篇宏觀描述式的文章中,始終沒有指出過,他所說的自由主義是否包括所有的自由思想;也沒有聲明過,他所說的自由主義只是當代中國自由思想的一部;更沒有區分過,他所說的自由主義,是與其它自由思想不相干的自由思想。因此,徐友漁那篇文章,會給讀者無形中造成一個錯覺:整個中國思想界的主要圖景,主要就是以徐友漁為代表的自由主義思想和以汪暉為代表的新左派的對峙。這樣的圖景又意味著,整個中國思想界的思想話語,主要是由徐友漁和汪暉作為黑白兩方的主要代表所組成的。

          事實上,與新左派對峙的,并非只有徐友漁君或者為徐友漁君所提及的諸君,遠不說其他,即便是一直站在異議立場的劉曉波,就曾在“信報”上發表過《新老左派的大合唱》一文,針對新左派的觀點,十分尖銳地指出:

          如果說毛澤東時代靠強權和意識形態動員完成的國有化和初步工業化,是不顧人的權利、尊嚴和死活的“屠夫經濟”的話,那麼在當今時代,任何罔顧人的基本權利和尊嚴的理論,任何爲國有化和強權下的平均分配進行的辯護就是“屠夫經濟學”,它甚至要比那種爲"權貴私有化"和普遍腐敗進行辯護的"御用經濟學"更違反起碼的人性,其冷血和殘忍,無疑于經濟法西斯。

          在幾年前致《讀書》雜志的公開信中,筆者也對新左派提出過如下批評:

          無論新左派玩弄什么樣的學術游戲,無論他們如何張冠李戴地引經據典,他們無可回避的要害在于,只反霸權,不反極權。(李劼《重建人文精神討論的更正發言兼論新左派思潮》見諸“關天茶舍”等網站)

          在《查建英的“八十年代”派對》一文中,筆者曾經對新左派的另一個代表人物,有過非常嚴厲的不指名的批評:

          這些文化二奶,一開口就是“中國文明復興,期待偉大的大學”,從而信誓旦旦地要“打造中國的精英”。口氣還是那么牛皮哄哄,無奈底氣早已不足。陳勝吳廣式的“寧有種乎”不敢再提了,只不過是想為“我國”打造精英而已。這聽上去就像是被包養了的奴家,要為主子生上一群大胖小子。真正叫做,得了溫飽,丟了靈魂。可憐的精英呀,早知今日,何必當初?

          然而,這些體制外的聲音,由于拒不認同官方的專制,被長期排斥在官方的傳媒之外。異議式的抗爭也罷,流亡的思想也罷,無論對新左派作出什么樣的批評,都只能在國人不容易讀到的海外媒體上公開,只能在互聯網上傳播。這雖然非常無奈,卻并無什么遺憾。令人遺憾的反倒是,不知為何,自由主義諸君也像官家媒體一樣,閉口不談這些來自體制外的自由思想。這與體制外的自由思想者一再提及體制內的自由主義,形成了十分鮮明的對照。也與體制內的自由主義文章,經常見諸體制外的海外傳媒,形成了強烈的反差。

          對徐友漁君的許多自由主義觀點,我是認同的。對徐友漁君的學養,我也是相當尊敬的。但讀到徐友漁君文章的結語、“自由主義和新左派思潮是走向現代化的一對孿生子”時,我不得不感嘆,站在中國社會思想舞臺上的,好像只有徐友漁和汪暉這一對“孿生子”,其他人都是微不足道的。就好比黑白對弈的兩方,一方的思想都給徐友漁給代表了,而另一方的思想則都像是讓汪暉給代表了。當徐友漁君在不停地批判汪暉新左觀點時,其話語效果,卻是不知不覺的水漲船高,然后雙峰并峙,最后一覽群山小。所謂的話語中心,所謂的話語霸權,并非空穴來風,而是相當實在、相當具體、相當生動的。不知徐友漁君以為然否。

          同樣在徐友漁君的視線之外的上一代思想者,李澤厚先生,曾如此評說自由主義和新左派:自由派不寬容、新左派不公正、基督徒不謙卑。我對中國基督徒的謙卑與否沒有作過研究。但我想更正一下李澤厚先生有關自由派和新左派的論說,我的看法是:自由派不謙卑,新左派不誠實。

          有關新左派的不誠實,我曾在上述那封致《讀書》雜志的公開信中有所論說,這里摘要如下:

          這些“新左派”(尤其是其中的激進派)不同于老左派的地方在于,他們并非是封閉鎖國的產物,而恰好是改革開放的得益者。他們當中不少人走出過國門,無論是短期的訪問,還是長期的求學,有的還在西方大學里謀得了學位和教職。他們不是不知道西方的社會模式和那種模式對于中國社會的借鑒意味,不是不知道西方社會無論怎樣商業化也必須承認的和法律加以保障的個人自由價值系統是如何的不可動搖。然而,他們出于某種生存策略,某種很不人文很不精神的動機和需要,一面享受著沒有出國的學子們難以享受到的種種惠遇,一面刻意地扮演西方文化的受害者,巧妙地取悅民眾當中因襲的一時難以克服的仇視西方心理和仇視美國心理,以此煽動粗俗的民族主義情緒。用一句俗話來說,就是得了便宜還賣乖。(同上)

          有關自由派的不謙卑,我想指出的是,自由,作為一種人文品格,在面對專制的高壓時,是高昂不屈的,比如當年的林昭及其《星火》諸君。自由,在面對思想著說時,卻是謙卑平和的。因為自由的獨立人格含義,不在于高于他人,而在于與他人同在。所謂的獨立人格,并非是鶴立雞群。在我所理解的獨立人格,應該是不為權力所左右,當權利受到權力的剝奪時;是不因為生存困境而退卻,當存在受到生存環境的裹挾時;是面對暴虐不低頭,當生命受到極權的威脅時。如此論說獨立人格,并非意在以此要求他人,尤其并非以此要求依然在體制內求生的自由派諸君。我只是想說,自由思想和獨立人格通常是互相依存的,而獨立人格又和眾生平等的慈悲情懷緊緊地聯在一起。我只是想說,面對權力的淫威時,自由是不屈的;面對思想的表述時,自由卻不是睥睨一切的。一個自由思想者的人文姿態,恰好是謙卑的,也就是說,沒有舞臺感的。

          非常遺憾的是,一些自由主義學人的文章,大都頗有思想舞臺感。包括徐友漁君的這篇文章,雖然他好像只是下意識地使用了思想舞臺一詞,但身處話語中心那樣的自我放大,還是忍不住地溢于言表。不知這樣的下意識是否與身處權力中心城市有關,是否與身處官家最高學術機構有關,是否與擁有官家最高學術職稱有關。不管怎么說,這樣的下意識,是很不自由的。攀附權力固然是不自由的,對話語權力有所執著,也同樣會使話語者的心態變得不自由。

          徐友漁文章以主要內容和思想舞臺來描述中國當代的思想圖景,多多少少是有些失真的。這樣的描述,不僅對于體制外的思想者來說是不真實的,即便對于體制內的思考者來說,也是不真實的。比如,對于以謝韜先生為代表的共產黨人來說,顯然失真。有關謝韜先生的學養顯然難以作出自由主義的限定,但假如將謝韜先生的《只有民主社會主義才能救中國》一文,說成是左派思想,卻會讓人啼笑皆非。謝韜先生的思想譜系絕對是傳統馬克思主義,至多受了一些西方馬克思主義的社會民主主義影響。但是,謝韜先生的那篇文章,不能不說是當今思想舞臺上的主要內容之一,假如確實存在思想舞臺的話。

          僅以自由主義還是新左派劃分思想陣營,可能是又一種黑白思維二分法。這樣的歸類方法,不僅在謝韜先生的文章上顯得捉襟見肘,也會在另一類人物那里不知所措。比如,中央民族學院的那位張宏良教授。張教授的一番演講,據說也具有如同謝韜文章那樣的轟動效應,題目是《中國即將發生的社會轉變》。有趣的是,張宏良教授和謝韜先生一樣的救黨救國心切,只是他的救亡方向,他的救亡方式,與謝韜先生南轅北轍。

          張宏良教授的演講,顯然是在扮演一個現行體制的發言人,一個當今最高權力的代言人。不管他有沒有獲得最高權力的授權,他已經把發言人和代言人的角色,演得活龍活現了。

          為了配合最高權力者的“和諧社會”論,張宏良教授把當今的中國社會描述為“由建立野蠻血腥的叢林社會向建立社會主義和諧社會的轉變。(點擊此處閱讀下一頁)

        進入 李劼 的專欄     進入專題: 思想界  

        本文責編:zhangchao
        發信站:愛思想(http://www.2sungmin.com),欄目:天益學術 > 語言學和文學 > 語言學和文學專欄
        本文鏈接:http://www.2sungmin.com/data/15482.html

        19 推薦

        在方框中輸入電子郵件地址,多個郵件之間用半角逗號(,)分隔。

        愛思想(aisixiang.com)網站為公益純學術網站,旨在推動學術繁榮、塑造社會精神。
        凡本網首發及經作者授權但非首發的所有作品,版權歸作者本人所有。網絡轉載請注明作者、出處并保持完整,紙媒轉載請經本網或作者本人書面授權。
        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愛思想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傳播,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若作者或版權人不愿被使用,請來函指出,本網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愛思想 京ICP備1200786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602120014號.
        易康網
        特区彩票特区彩票官网特区彩票平台特区彩票app特区彩票邀请码特区彩票娱乐特区彩票快3特区彩票时时彩特区彩票走势图特区彩票ios 信阳 | 赤峰 | 淮南 | 台南 | 通辽 | 长葛 | 庆阳 | 宁波 | 惠东 | 厦门 | 平凉 | 靖江 | 江门 | 湘西 | 舟山 | 佛山 | 宿州 | 长兴 | 天门 | 鄂州 | 那曲 | 南京 | 黔南 | 邢台 | 甘肃兰州 | 燕郊 | 岳阳 | 宿州 | 汕头 | 贵港 | 福建福州 | 燕郊 | 克孜勒苏 | 惠州 | 燕郊 | 河北石家庄 | 醴陵 | 湘西 | 馆陶 | 仙桃 | 安康 | 廊坊 | 澳门澳门 | 盘锦 | 广西南宁 | 锦州 | 安吉 | 辽宁沈阳 | 昌都 | 昭通 | 绍兴 | 达州 | 台湾台湾 | 滕州 | 长葛 | 长治 | 日喀则 | 长垣 | 燕郊 | 伊犁 | 崇左 | 保定 | 海西 | 眉山 | 靖江 | 廊坊 | 海拉尔 | 库尔勒 | 广安 | 昌吉 | 阳春 | 抚州 | 昌吉 | 如皋 | 溧阳 | 淮南 | 正定 | 庆阳 | 单县 | 晋中 | 临沧 | 山南 | 禹州 | 诸城 | 台山 | 海门 | 青州 | 三沙 | 乌兰察布 | 无锡 | 三门峡 | 秦皇岛 | 柳州 | 兴安盟 | 河池 | 株洲 | 塔城 | 鸡西 | 武夷山 | 浙江杭州 | 邹平 | 包头 | 如皋 | 白沙 | 神农架 | 温岭 | 五指山 | 中山 | 嘉善 | 乳山 | 邳州 | 姜堰 | 柳州 | 榆林 | 晋江 | 包头 | 牡丹江 | 简阳 | 苍南 | 燕郊 | 达州 | 黔南 | 许昌 | 临猗 | 丹东 | 阿拉善盟 | 湘潭 | 东方 | 清远 | 偃师 | 新余 | 溧阳 | 永新 | 瓦房店 | 河北石家庄 | 大连 | 新余 | 葫芦岛 | 辽宁沈阳 | 灌云 | 江西南昌 | 新疆乌鲁木齐 | 扬州 | 文昌 | 遵义 | 衢州 | 莒县 | 阿里 | 上饶 | 桓台 | 黔南 | 平潭 | 北海 | 阿拉尔 | 毕节 | 泰安 | 慈溪 | 宜都 | 雄安新区 | 山东青岛 | 泰州 | 白城 | 珠海 | 六盘水 | 乐山 | 迁安市 | 南京 | 荣成 | 邳州 | 安顺 | 馆陶 | 深圳 | 燕郊 | 南通 | 琼中 | 阳江 | 内蒙古呼和浩特 | 福建福州 | 克拉玛依 | 九江 | 丹阳 | 乳山 | 榆林 | 温岭 | 牡丹江 | 喀什 | 长兴 | 丽江 | 开封 | 嘉善 | 周口 | 芜湖 | 台北 | 台中 | 长垣 | 铜川 | 普洱 | 株洲 | 海拉尔 | 宁夏银川 | 连云港 | 通化 | 资阳 | 济宁 | 随州 | 泰兴 | 泰州 | 丹阳 | 咸阳 | 任丘 | 保亭 | 鄂尔多斯 | 鄂州 | 神农架 | 本溪 | 燕郊 | 任丘 | 淮南 | 平凉 | 馆陶 | 临汾 | 河源 | 海西 | 温岭 | 博尔塔拉 | 肇庆 | 三沙 | 博尔塔拉 | 天水 | 南京 | 安顺 | 大庆 | 章丘 | 白银 | 牡丹江 | 荆州 | 铜川 | 六盘水 | 和县 | 梧州 | 山西太原 | 陕西西安 | 杞县 | 无锡 | 安吉 | 益阳 | 黔南 | 那曲 | 无锡 | 邹城 | 雅安 | 博尔塔拉 | 萍乡 | 博尔塔拉 | 铁岭 | 桐城 | 桓台 | 三河 | 项城 | 周口 | 涿州 | 五家渠 | 南阳 | 梅州 | 厦门 | 嘉善 | 怒江 | 日照 | 神农架 | 淄博 | 安阳 | 乐清 | 锦州 | 五指山 | 正定 | 柳州 | 大庆 | 牡丹江 | 江苏苏州 | 铜仁 | 枣阳 | 灵宝 | 宁波 | 迁安市 | 姜堰 | 伊犁 | 扬州 | 铁岭 | 鄂州 | 贵港 | 许昌 | 临海 | 宜都 | 任丘 | 海北 | 绍兴 | 新疆乌鲁木齐 | 安吉 | 山南 | 如东 | 河南郑州 | 雄安新区 | 柳州 | 阿里 | 清徐 | 中山 | 永康 | 洛阳 | 启东 | 萍乡 | 长垣 | 巴彦淖尔市 | 佛山 | 三明 | 湖南长沙 | 顺德 | 洛阳 | 龙岩 | 陵水 | 绍兴 | 晋城 | 七台河 | 偃师 | 芜湖 | 绵阳 | 甘孜 | 廊坊 | 宁德 | 北海 | 香港香港 | 大连 | 宁夏银川 | 张家口 | 庆阳 | 潍坊 | 靖江 | 乌兰察布 | 南京 | 温州 | 单县 | 上饶 | 安岳 | 盘锦 | 永州 | 巴音郭楞 | 文山 | 日喀则 | 荆门 | 河南郑州 | 丹阳 | 济南 | 湖南长沙 | 浙江杭州 | 江西南昌 | 东台 | 庆阳 | 明港 | 阿坝 | 昌吉 | 中卫 | 日照 | 榆林 | 宿州 | 章丘 | 吉林长春 | 日土 | 晋城 | 贵港 | 诸暨 | 淄博 | 鄢陵 | 四川成都 | 三河 | 日照 | 濮阳 | 清徐 | 舟山 | 三亚 | 临夏 | 阳江 | 白沙 | 中山 | 吐鲁番 | 灌云 | 菏泽 | 图木舒克 | 汕尾 | 建湖 | 商洛 | 阜新 | 博尔塔拉 | 白沙 | 泸州 | 安阳 | 遂宁 | 昌吉 | 日喀则 | 张家口 | 东阳 | 扬州 | 莱州 | 台北 | 乐平 | 黔西南 | 阳泉 | 海门 | 杞县 | 莆田 | 泗洪 | 鹰潭 | 琼中 | 邯郸 | 大连 | 常德 | 邢台 | 盘锦 | 广西南宁 | 昌吉 | 濮阳 | 长兴 | 莆田 | 六安 | 巴中 | 宿州 | 塔城 | 昌吉 | 宁波 | 攀枝花 | 五家渠 | 日喀则 | 长垣 | 邵阳 | 伊春 | 朔州 | 德宏 | 海西 | 保山 | 贵州贵阳 | 潮州 | 雅安 | 屯昌 | 山西太原 | 东营 | 雅安 | 西藏拉萨 | 东方 | 三亚 | 安顺 | 乌兰察布 | 遂宁 | 朔州 | 石河子 | 肇庆 | 单县 | 章丘 | 九江 | 固原 | 寿光 | 湖南长沙 | 博尔塔拉 | 长垣 | 昌吉 | 库尔勒 | 莒县 | 临夏 | 霍邱 | 玉树 | 塔城 | 河北石家庄 | 平凉 | 江门 | 果洛 | 黑龙江哈尔滨 | 如东 | 海西 | 保定 | 无锡 | 海安 | 四川成都 | 吐鲁番 | 日照 | 鄂尔多斯 | 泰兴 | 随州 | 海丰 | 丹阳 | 铁岭 | 亳州 | 庄河 | 神农架 | 海宁 | 威海 | 泸州 | 娄底 | 霍邱 | 淮北 | 盘锦 | 安阳 | 淮北 | 商丘 | 永州 | 湖南长沙 | 绵阳 | 庆阳 | 宁波 | 铜仁 | 和田 | 酒泉 | 高密 | 江苏苏州 | 三沙 | 义乌 | 永康 | 宜都 | 恩施 | 甘肃兰州 | 南充 | 南安 | 澳门澳门 | 崇左 | 贵州贵阳 | 湘西 | 中山 | 六盘水 | 甘南 | 三亚 | 嘉峪关 | 莱芜 | 中山 | 鸡西 | 简阳 | 宜昌 | 运城 | 丽江 | 沧州 | 赣州 | 荣成 | 雅安 | 涿州 | 湖州 | 乐山 | 佳木斯 | 如东 | 鸡西 | 阿拉善盟 | 汉中 | 单县 | 伊犁 | 惠东 | 张家口 | 郴州 | 东方 | 亳州 | 厦门 | 牡丹江 | 如东 | 潜江 | 五家渠 | 安康 | 广州 | 赣州 | 徐州 | 凉山 | 衡阳 | 简阳 | 双鸭山 | 曲靖 | 锦州 | 临汾 | 佳木斯 | 昭通 | 肥城 | 安康 | 云南昆明 | 长葛 | 广饶 | 滁州 | 铜川 | 包头 | 运城 | 潍坊 | 宁夏银川 | 安岳 | 滨州 | 文山 | 曲靖 | 桓台 | 宜春 | 玉树 | 克孜勒苏 | 邹城 | 寿光 | 曲靖 | 牡丹江 | 湖南长沙 | 靖江 | 庆阳 | 呼伦贝尔 | 灌南 | 黄冈 | 黔西南 | 青海西宁 | 临沂 | 启东 | 临夏 | 河南郑州 | 邢台 | 天门 | 三亚 | 慈溪 | 山西太原 | 日喀则 | 庆阳 | 莒县 | 中山 | 防城港 | 开封 | 娄底 | 伊犁 | 漳州 | 香港香港 | 玉溪 | 儋州 | 益阳 | 武威 | 许昌 | 克孜勒苏 | 海西 | 清远 | 东海 | 神木 | 盘锦 | 三亚 | 盘锦 | 鹰潭 | 扬中 | 湛江 | 吉林 | 鄂尔多斯 | 新疆乌鲁木齐 | 湛江 | 平凉 | 瓦房店 | 枣阳 | 阿拉善盟 | 南安 | 秦皇岛 | 辽阳 | 梧州 | 中山 | 义乌 | 抚顺 | 五家渠 | 蓬莱 | 锡林郭勒 | 肥城 | 诸暨 | 丽江 | 昌都 | 扬州 | 烟台 | 东海 | 宿迁 | 常德 | 萍乡 | 德阳 | 嘉善 | 新泰 | 桂林 | 三亚 | 常德 | 海南 | 陇南 | 昌吉 | 乌海 | 和田 | 莆田 | 仁寿 | 广饶 | 伊犁 | 五指山 | 灌云 | 长葛 | 山东青岛 | 肥城 | 常州 | 临海 | 松原 | 天门 | 泸州 | 吕梁 | 宁国 | 泗阳 | 丽水 | 许昌 | 绵阳 | 宜都 | 永州 | 文山 | 江苏苏州 | 安庆 | 南充 | 明港 | 安康 | 定州 | 鄂尔多斯 | 兴安盟 | 仙桃 | 台北 | 佳木斯 | 阳春 | 乌兰察布 | 邯郸 | 吐鲁番 | 扬中 | 禹州 | 西双版纳 | 云浮 | 乐山 | 曲靖 | 安阳 | 南充 | 海拉尔 | 安顺 | 枣阳 | 建湖 | 安岳 | 澳门澳门 | 宜都 | 鸡西 | 鄂州 | 平顶山 | 白沙 | 五家渠 | 金华 | 博尔塔拉 | 包头 | 天水 | 兴化 | 高密 | 柳州 | 高雄 | 临夏 | 南京 | 河源 | 溧阳 | 新乡 | 石嘴山 | 新沂 | 泰州 | 塔城 | 汉中 | 大连 | 顺德 | 单县 | 保亭 | 河北石家庄 | 周口 | 潮州 | 醴陵 | 昌吉 | 汕头 | 辽阳 | 神农架 | 儋州 | 雄安新区 | 通化 | 新沂 | 克拉玛依 | 清远 | 迪庆 | 龙口 | 塔城 | 山南 | 张掖 | 吐鲁番 | 阳江 | 渭南 | 汕尾 | 汝州 | 仙桃 | 铜仁 | 延边 | 清徐 | 宣城 | 公主岭 | 玉林 | 玉树 | 邹平 | 三沙 | 湖北武汉 | 九江 | 绍兴 | 诸城 | 潜江 | 眉山 | 漳州 | 五指山 | 鹰潭 | 澳门澳门 | 乐清 | 萍乡 | 文昌 | 灵宝 | 东阳 | 广饶 | 金华 | 日照 | 明港 | 桓台 | 衢州 | 牡丹江 | 楚雄 | 阿勒泰 | 和县 | 高雄 | 陵水 | 迪庆 | 海东 | 三明 | 萍乡 | 宿迁 | 永新 | 德宏 | 兴安盟 | 新泰 | 山东青岛 | 桂林 | 简阳 | 万宁 | 湖北武汉 | 泗洪 | 钦州 | 淄博 | 海北 | 盐城 | 汕尾 | 黄冈 | 烟台 | 阿勒泰 | 公主岭 | 海拉尔 | 伊犁 | 韶关 | 东方 | 德清 | 乌兰察布 | 金昌 | 嘉峪关 | 昭通 | 瑞安 | 克孜勒苏 | 迪庆 | 泗洪 | 乌兰察布 | 河北石家庄 | 泗洪 | 宜都 | 上饶 | 日喀则 | 安康 | 吴忠 | 淮安 | 南充 | 佛山 | 黄石 | 三沙 | 桓台 | 鹤岗 | 龙岩 | 建湖 | 驻马店 | 大理 | 十堰 | 三亚 | 泰州 | 牡丹江 | 玉溪 | 景德镇 | 基隆 | 万宁 | 涿州 | 延边 | 乳山 | 临沂 | 屯昌 | 安顺 | 亳州 | 遂宁 | 黄石 | 赤峰 | 包头 | 张家界 | 丽水 | 连云港 | 昭通 | 常德 | 淄博 | 深圳 | 澄迈 | 鹰潭 | 宝应县 | 黄冈 | 招远 | 辽源 | 东阳 | 中山 | 大兴安岭 | 锡林郭勒 | 营口 | 绥化 | 延边 | 遂宁 | 贵州贵阳 | 恩施 | 北海 | 临沧 | 景德镇 | 大庆 | 济源 | 天门 | 阿勒泰 | 庆阳 | 河源 | 阜阳 | 湖北武汉 | 鹤岗 | 山西太原 | 昌都 | 乌兰察布 | 克孜勒苏 | 阿里 | 玉溪 | 铁岭 | 营口 | 宁德 | 乌海 | 池州 | 泗洪 | 泰州 | 连云港 | 果洛 | 改则 | 南京 | 温州 | 齐齐哈尔 | 丽江 | 招远 | 玉林 | 陕西西安 | 宿州 | 乌兰察布 | 汉中 | 襄阳 | 东莞 | 昭通 | 仁怀 | 汕头 | 岳阳 | 吐鲁番 | 安岳 | 昌吉 | 娄底 | 霍邱 | 景德镇 | 惠东 | 常州 | 庆阳 | 嘉兴 | 崇左 | 德清 | 嘉峪关 | 台州 | 滕州 | 济南 | 宜昌 | 河南郑州 | 周口 | 临沧 | 乌兰察布 | 威海 | 天水 | 钦州 | 六盘水 | 阿拉善盟 | 辽源 | 达州 | 张掖 | 姜堰 | 巴音郭楞 | 高雄 | 赣州 | 长兴 | 临汾 | 黔西南 | 盐城 | 博罗 | 焦作 | 黔南 | 乐清 | 淮南 | 和田 | 燕郊 | 乐山 | 辽宁沈阳 | 浙江杭州 | 日喀则 | 枣庄 | 绥化 | 大理 | 阿勒泰 | 梧州 | 琼中 | 丹东 | 平顶山 | 玉树 | 保亭 | 绵阳 | 绵阳 | 德清 | 泸州 | 信阳 | 吴忠 | 西双版纳 | 宁波 | 馆陶 | 慈溪 | 姜堰 | 汉川 | 如东 | 南阳 | 永州 | 迁安市 | 台南 | 泰安 | 镇江 | 临汾 | 昌吉 | 遵义 | 定州 | 大庆 | 燕郊 | 梧州 | 贵州贵阳 | 白城 | 昭通 | 金坛 | 湖州 | 义乌 | 济宁 | 潮州 | 迪庆 | 石狮 | 曲靖 | 宣城 | 绍兴 | 阜新 | 雄安新区 | 榆林 | 绵阳 | 云浮 | 泰州 | 焦作 | 如皋 | 乐山 | 铜陵 | 内江 | 亳州 | 图木舒克 | 朔州 | 雄安新区 | 吉林 | 宿迁 | 随州 | 昌吉 | 娄底 | 高雄 | 阿坝 | 新余 | 明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