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an id="vx99n"><nobr id="vx99n"></nobr></span>

    <form id="vx99n"><th id="vx99n"><progress id="vx99n"></progress></th></form>
      <form id="vx99n"></form>

      <sub id="vx99n"></sub>
      <address id="vx99n"><nobr id="vx99n"><progress id="vx99n"></progress></nobr></address>

        任劍濤: “五四”與拯救共和

        選擇字號:   本文共閱讀 438 次 更新時間:2019-11-21 21:34:52

        進入專題: 五四運動   君主制   民主共和  

        任劍濤 (進入專欄)  

          

           自辛亥革命推翻帝制、建立中華民國,到1919年“五四”,接近八年時間。這八年時間,現代共和政體在中國經歷了令人驚心動魄的起伏歷程:曾經讓國人高度心儀的共和國建構,僅僅過了數年,便成為過街老鼠,遭到全方位攻擊,陷入四面楚歌的狀態。風雷激蕩的“五四”,徹底終結了帝制復辟圖謀,從根本上拯救了現代共和。“五四”宣告了共和才是中國現代建國的政治理想與現實路徑,帝制中國自此才徹底退出中國的政治舞臺。


        一、瘸腳的“第一共和國”


           1911年,辛亥革命發生,中華民國建立。中華民國是亞洲第一個共和國,世界上第三個實行民主共和制度的大國。這是中國人踏入現代世界門檻后,在政治上可以感到非常榮耀的事情:整個亞洲,除中國以外的其他地方,尚未能在建立現代共和國上有如此成就,它們大多仍然徘徊在古典帝國的陰影中。尤其是在接近歐洲的中東,奧斯曼帝國還在上演“帝國的絕響”,此時的中國與土耳其,可謂亞洲國家中最具代表性的國家。

          

           辛亥革命不是中國人熟悉的王朝循環,而是徹底終結王朝邏輯,開啟中國現代共和政體進程的偉大革命。革命的“低烈度”與共和確立的“大業績”為人所稱道,但現代共和豈是那么容易在專制土壤中扎下根來的,對于一個歷史長達兩千余年的古代帝國來講,帝制建構和皇權思維根深蒂固,除卻不易。人們對共和政體的理論認知與實踐嘗試,似在暗昧之中摸索。這是兩個相互聯系的方面。先看后者。革命后的共和建國,在革命者一端,還難以將革命建國轉化為國家建設,而共和運轉中的制度擔當者,也不知手中權力的存在目的與運用技藝。因此,共和政體不僅沒有展現其績效合法性與運作說服力,而且亂象叢生。

          

           于是,兩幅畫面展現在人們的面前:一幅畫面由革命者呈現。當其時,對共和政體運轉作出變質斷定的革命領袖孫中山,在1913年“二次革命”失敗之后,開始頑強從事新一輪革命運動。孫中山的激進化,使革命自身的正當性嚴重遮蔽了革命之共和建國的目的性。這讓中國陷入了更為長久的革命泥淖。1914年組建中華革命黨,1915年回國斗爭失敗滯日,1917年在廣州聯合軍閥組建軍政府而后分道揚鑣,且對俄國革命心有戚戚焉,1918—1919年系統建立建國理論,生命的最后階段終于確立激進共和進路、極左建國理念,——孫中山本是最忠于共和建國理念的領袖人物,這從他確立的革命最終目的就是憲政上可以得到印證,但孫中山對革命手段的一味崇信,讓他與共和建國的目標不是愈近而是愈遠。

          

           另一幅畫面由當權派呈現。關乎民國共和政治的國家性質之議會的運轉情況,令人憂慮。由于議員們的共和政治素質較低,民國初年的議會政治簡直就是一團亂麻:接受新式教育的新派議員們年輕氣盛、容易沖動,在與前清舊派人物的政爭中,并不占優勢。加之年輕議員中的留學人員大多出自日本,學習技術的居多,學習法政的很少,他們對歐美國家的議會政治并不熟悉,因此不知道如何有效實踐議會政治。

          

           與此相關,現代共和政體所依賴的政黨政治,在民初也處于一哄而上的無序狀態:在完全缺乏現代政黨生態的情況下,一時之間,政黨叢生林立,三百多個政黨如雨后春筍般涌現出來。這些政黨展開的政治競爭,也就是通常所說的黨政,其目的不在為共和政體有效運作而妥協,相反是各自為政,莫衷一是。與其說它們是為了共和的共同目標,不如說是為了排斥性的政黨利益。革命黨之間為了權力而明爭暗斗,不知合作為何物。舊派人物的組黨,就更是赤裸裸地為了謀求權力。袁世凱與北洋軍閥政府對政黨的扶掖,內心都對國民黨的建國意圖深懷拒斥,雙方都不明白為合作而黨爭的現代共和精神。至于這些政黨的現代屬性,也是參差不齊:國民黨其實是現代政黨與會道門的混合體,其他各有名目的政黨基本上是搖擺不定的派別或一時的利益共同體,甚至不過是議會機構或政府中的老鄉會而已。由這些政黨組成的議會,有時候其實就是一個政治取鬧的場合。

          

           中華民國剛剛建立時制定的《中華民國臨時政府組織大綱》,在各省擁兵自立、參議院缺乏政治意志、孫大總統名義擁權、清政府尚未完全退出舞臺的情況下,根本就沒有全國范圍內的政治與法律約束力。緊接其后為保證袁世凱忠于共和而制定的《中華民國臨時約法》,實際上是一紙空文。當袁世凱自己制定《中華民國約法》時,明明白白就是為了自己集權。曾經熱鬧非凡的政黨政治,就此徹底失去了法律保障。試想,袁世凱仰仗兵權而成為總統,他怎么可能誠心誠意地跟國人玩分權制衡的政治游戲呢?共和國缺乏法律護航,本身就是極其危險的事情。加之國人自古至今信從人治而非法治,這對仰仗依法治國的共和國來說,無疑是雪上加霜。

          

           亞洲“第一共和國”因為共和機制的瘸腳,本身就存在自陷危機的嚴重風險。恰如孫中山痛心疾首所指出的那樣:“綜十數年以往之成績而計效程功,不得不自認為失敗。滿清鼎革,繼有袁氏;洪憲墮廢,乃生無數專制一方之小朝廷。軍閥橫行,政客流毒,黨人附逆,議員賣身,有如深山蔓草,燒而益生,黃河濁波,激而益渾,使國人遂疑革命不足以致治,吾民族不足以有為。”共和政制的先天不足、后天失調,讓其很難在中國生根開花:先天不足,是其與千年君主制相比,缺乏生長發育的土壤;后天失調,是指它降生之際效用有限、失信于人。這似乎注定了中國建立現代共和政制的一波三折、艱難困苦。


        二、企而望歸君主制


           再看前者。辛亥革命推翻了皇權專制,告別了古代帝國,但并不等于就徹底終結了皇權理念和皇帝念想。在中國共和建國后的前數年,無論是革命分子還是保守分子,心中的皇權思維與行為定勢不僅沒有隨共和國的建立而蕩滌干凈,相反,他們對新政制的建構心里常存帝王意欲。孫中山建立同盟會,要加盟會員對自己行磕拜之禮以示忠誠,便是標志。至于保守分子,心中念茲在茲的是皇權與帝制,完全就是順理成章的事情。兩者合力,讓君主制隨時隨地、變換形式回到中國政治現場。

          

           人們可以從兩條線索清晰地觀察到這一態勢:一條線索是掌握共和國權力的權勢集團對皇權專制揮之不去的依戀。袁世凱的復辟,是人所共知的事情。人們常以復辟鬧劇看待袁世凱稱帝的舉動,其實這就無視了這一事件的深刻歷史內涵:兩千年之久的帝制,豈是一場革命、一段啟蒙,就可以讓其灰飛煙滅的?袁氏的復辟,最直接而又最重要的理由,就是共和制度不適應中國的國情,它讓國家權力的權威性流失。就袁本人而言,他對限制其權力的共和制度十分不滿,且對乾綱獨斷的皇帝專權心生艷羨;就袁身邊人而言,基于對大位的覬覦,也對袁氏勸進有加;袁本人極迷信,方術之士對袁誘以帝制能破短命宿命,讓袁益信復辟帝制勢在必然。袁世凱八十三天皇帝夢的幻滅,并沒有讓國人的皇帝迷夢徹底破滅。1917年6月,張勛率辮子軍進京,“襄贊復辟大業”,擁戴末代皇帝溥儀復辟,通電全國改掛龍旗。雖然張勛復辟只有短短的12天,但已經足以說明帝制重來不是黃粱大夢。革命領袖孫中山為此發布“討逆宣言”,北洋政府為之組成討逆軍。此所謂“逆”者,是與共和大潮相對而言的。對長達兩千年之久的皇權專制來講,共和恰恰是逆轉“大勢”的事情。因此,以帝制扭轉共和,在“第一共和國”的六年歷史上,竟然兩次出現,不能不使人意識到帝制土壤之深厚、共和危機之深重。

          

           陳獨秀在袁世凱復辟失敗后即指出:“袁世凱之廢共和復帝制,乃惡果非惡因,乃枝葉之罪惡,非根本之罪惡。若夫別尊卑,重階級,主張人治,反對民權之思想之學說,實為制造專制帝王之根本之惡因。吾國思想界不將此根本惡因鏟除凈盡,則有因必有果,無數廢共和復帝制之袁世凱,當然接踵應運而生,毫不足怪。”此話可謂一語中的:中國的共和基礎之磽薄,專制傳統之深厚,讓人們習于帝制,疏于共和。僅靠國家高層精英發動的一場革命,權力不過仍然在高層流轉,帝制忽而來去,便在意料之中。既然共和無以證明自己推動中國善治的效用,那么人們熟知的帝制便成為自然的替代選項。

          

           另一條線索是頗有政治抱負的學者如康有為對君主制改頭換面的招魂。康有為的帝制主張可分為兩個時間段來看,一是民國肇建之前,康有為基于戊戌變法情結,而對帝制深懷信念。“保皇會”的建立,是這一時期康氏保皇之針對光緒皇帝濃厚的個人情感的體現。二是在民國建立以后,康有為敏銳意識到共和體制生米已經煮成熟飯,難以帝制取而代之,但他看清楚了共和建國對政體決斷沒有拿捏準分寸的現實,于是以自己考察了數十個國家的個人經歷為據,強調指出中國必須實行一種自具國家特色的君主立憲制。他認為,既然英國實行君主立憲制度而致秩序穩定、國家富強,那么中國也完全可以在千年君主制傳統上建構同樣穩定有序、促成富強的君主立憲制度。這種退而求其次地為君主制招魂的做派,反映出帝制思維的樹大根深。

          

           再從國際社會看,由于中國建構現代民族國家已經處在一個列強環伺的環境中,因此,強國對中國的共和政制建構發揮著極大的影響力。像袁世凱復辟帝制的時候,他的美國顧問古德諾,應袁要求分析共和制與君主制的利弊。作為美國著名的政治學家,古德諾認為君主制優于共和制。這不啻給袁復辟帝制以一劑政治學理論的強心針。加之英國公使朱爾典、美國公使芮恩有意無意的操弄,給袁世凱復辟帝制以明顯有加的鼓勵。日本政治顧問有賀長雄在中日之間為袁復辟帝制的奔走,就更是大大鼓勵了袁的復辟行徑。

          

           在共和中國初期,立憲政治運作的不暢,與君主制復辟的內外動力,相互寫照,呈現出共和中國草創時代君主制強勁地卷土重來的政治情勢。何以君主制對共和制會有如此“優勢”呢?簡而言之,一是因為君主制歷史悠久、深入國人政治記憶深層,而共和制短暫、國人對之記憶不佳;二是君主制給人以有力收拾社會政治局面的印象,而共和制收拾亂局明顯乏力;三是君主制的政治理論更有說服力,而共和制并沒有建構起同樣有力的政治理論,人民當家作主的吁求,很難在民眾長期疏離政治的情況下被廣泛認同,更難付諸行動。

          

           民國初期的八年,可以說是君主制與共和制展開拉鋸戰的一個特殊階段。共和制遠未在中國扎下根來。相反,共和的自我保衛戰,一直在艱難地進行著。倒是君主制的兩次復辟,讓人們意識到,它的政治理念與制度功效并沒有隨帝王肉身的消逝,真正遠離現實。共和政制能夠在民國初年的精英博弈中獲得廣泛支持嗎?能夠在君主制與共和制的政治思想之辯中贏得國民認同嗎?能夠聚集起共和政制所需要的社會政治資源和觀念能量嗎?能夠真正讓國人信從共和政制的現代政治效用嗎?如此設問,令人惴惴。


        三、“五四”拯救共和 (點擊此處閱讀下一頁)

        進入 任劍濤 的專欄     進入專題: 五四運動   君主制   民主共和  

        本文責編:limei
        發信站:愛思想(http://www.2sungmin.com),欄目:天益學術 > 歷史學 > 中國近現代史
        本文鏈接:http://www.2sungmin.com/data/119142.html
        文章來源:《文史哲》2019年第6期,26-31頁

        11 推薦

        在方框中輸入電子郵件地址,多個郵件之間用半角逗號(,)分隔。

        愛思想(aisixiang.com)網站為公益純學術網站,旨在推動學術繁榮、塑造社會精神。
        凡本網首發及經作者授權但非首發的所有作品,版權歸作者本人所有。網絡轉載請注明作者、出處并保持完整,紙媒轉載請經本網或作者本人書面授權。
        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愛思想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傳播,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若作者或版權人不愿被使用,請來函指出,本網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愛思想 京ICP備1200786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602120014號.
        易康網
        特区彩票特区彩票官网特区彩票平台特区彩票app特区彩票邀请码特区彩票娱乐特区彩票快3特区彩票时时彩特区彩票走势图特区彩票ios 章丘 | 枣庄 | 河源 | 湖州 | 盐城 | 广州 | 泰州 | 宿迁 | 江西南昌 | 玉环 | 汕尾 | 葫芦岛 | 渭南 | 新疆乌鲁木齐 | 鄢陵 | 常德 | 灌云 | 盘锦 | 曲靖 | 吉林 | 仁怀 | 芜湖 | 云浮 | 南通 | 南阳 | 庆阳 | 宿州 | 伊春 | 黑龙江哈尔滨 | 东营 | 石河子 | 保亭 | 克孜勒苏 | 莱芜 | 临夏 | 佛山 | 台北 | 阳江 | 宁波 | 日照 | 内江 | 临沂 | 新乡 | 南阳 | 广安 | 临沧 | 永新 | 和田 | 曹县 | 诸暨 | 娄底 | 昭通 | 湘潭 | 清徐 | 莒县 | 海丰 | 毕节 | 大同 | 图木舒克 | 阳江 | 株洲 | 内江 | 中卫 | 东方 | 阿拉尔 | 昆山 | 大兴安岭 | 莒县 | 广安 | 宁夏银川 | 汕头 | 中卫 | 齐齐哈尔 | 宜昌 | 威海 | 济南 | 铜陵 | 常州 | 锦州 | 宁德 | 中卫 | 喀什 | 通化 | 遵义 | 塔城 | 阜阳 | 锡林郭勒 | 海西 | 商洛 | 威海 | 抚顺 | 中卫 | 五家渠 | 大同 | 青海西宁 | 铁岭 | 屯昌 | 渭南 | 阜阳 | 长葛 | 平顶山 | 泉州 | 陕西西安 | 吴忠 | 温州 | 桓台 | 庆阳 | 雅安 | 海北 | 吉林 | 宜春 | 无锡 | 承德 | 曹县 | 神木 | 扬州 | 黑河 | 沭阳 | 渭南 | 海西 | 淄博 | 中山 | 黑河 | 牡丹江 | 资阳 | 常德 | 金昌 | 贵州贵阳 | 常德 | 临海 | 建湖 | 怀化 | 徐州 | 义乌 | 兴化 | 长治 | 唐山 | 陕西西安 | 章丘 | 赣州 | 铜仁 | 瓦房店 | 新余 | 新泰 | 茂名 | 张北 | 肥城 | 顺德 | 庄河 | 启东 | 吉林 | 烟台 | 潮州 | 安庆 | 邹城 | 泉州 | 双鸭山 | 湖北武汉 | 山南 | 抚顺 | 萍乡 | 滨州 | 深圳 | 玉树 | 绵阳 | 陇南 | 海东 | 芜湖 | 山南 | 宁夏银川 | 灵宝 | 海西 | 曲靖 | 海拉尔 | 通化 | 宁国 | 吐鲁番 | 三沙 | 东方 | 定安 | 南充 | 福建福州 | 江西南昌 | 台湾台湾 | 桓台 | 新乡 | 武威 | 六盘水 | 永新 | 高密 | 天水 | 遵义 | 象山 | 无锡 | 酒泉 | 莒县 | 象山 | 石嘴山 | 三门峡 | 张家界 | 丹阳 | 通辽 | 绵阳 | 四平 | 塔城 | 灌南 | 白城 | 唐山 | 单县 | 泰安 | 大庆 | 吉林长春 | 天水 | 阿拉尔 | 招远 | 荆门 | 塔城 | 池州 | 永康 | 伊犁 | 邳州 | 长治 | 白城 | 大同 | 鹤岗 | 崇左 | 自贡 | 济源 | 肇庆 | 扬中 | 吉林 | 渭南 | 陕西西安 | 张北 | 常德 | 淄博 | 韶关 | 黔东南 | 芜湖 | 宝应县 | 昌吉 | 阜新 | 乌兰察布 | 德阳 | 沛县 | 黄冈 | 红河 | 广汉 | 邹平 | 海南 | 驻马店 | 五指山 | 雄安新区 | 怒江 | 桐城 | 阳江 | 项城 | 泰州 | 温州 | 阳江 | 万宁 | 乌兰察布 | 海西 | 邹城 | 普洱 | 东莞 | 烟台 | 绥化 | 鹤壁 | 平潭 | 云南昆明 | 包头 | 武威 | 大庆 | 衡水 | 梅州 | 鹤壁 | 沧州 | 衡阳 | 梅州 | 阜新 | 平潭 | 汕头 | 毕节 | 湘西 | 淮安 | 鄢陵 | 新乡 | 邳州 | 邵阳 | 滨州 | 阿拉善盟 | 乌兰察布 | 周口 | 渭南 | 沭阳 | 莆田 | 池州 | 十堰 | 鹤岗 | 来宾 | 嘉善 | 山南 | 海南 | 黄南 | 宿迁 | 临猗 | 扬中 | 桐乡 | 宁夏银川 | 沧州 | 盘锦 | 诸城 | 单县 | 林芝 | 丹东 | 姜堰 | 延边 | 三门峡 | 伊犁 | 和田 | 毕节 | 宁波 | 芜湖 | 周口 | 淄博 | 阜阳 | 黄南 | 西双版纳 | 秦皇岛 | 枣阳 | 衡阳 | 琼中 | 赤峰 | 招远 | 德阳 | 儋州 | 龙岩 | 衡阳 | 广汉 | 襄阳 | 乳山 | 岳阳 | 通辽 | 昭通 | 新沂 | 吐鲁番 | 江苏苏州 | 平潭 | 庄河 | 保定 | 丽水 | 醴陵 | 改则 | 雅安 | 滨州 | 宁波 | 宿迁 | 台中 | 威海 | 沛县 | 临汾 | 盘锦 | 营口 | 韶关 | 莱州 | 德州 | 仁寿 | 鸡西 | 平顶山 | 泰州 | 莱芜 | 曲靖 | 汉中 | 红河 | 淮安 | 琼海 | 昭通 | 周口 | 日土 | 启东 | 莆田 | 恩施 | 益阳 | 咸宁 | 牡丹江 | 芜湖 | 阜阳 | 临汾 | 晋中 | 宜都 | 安庆 | 安岳 | 湘西 | 潜江 | 涿州 | 神农架 | 眉山 | 吉林长春 | 靖江 | 荣成 | 迪庆 | 运城 | 辽源 | 景德镇 | 醴陵 | 宜春 | 遵义 | 文山 | 怀化 | 延安 | 漳州 | 靖江 | 温岭 | 江西南昌 | 自贡 | 邹平 | 垦利 | 雅安 | 三亚 | 宜宾 | 临夏 | 平顶山 | 六安 | 云南昆明 | 大丰 | 防城港 | 海西 | 新乡 | 邢台 | 义乌 | 屯昌 | 忻州 | 茂名 | 驻马店 | 莆田 | 垦利 | 广西南宁 | 靖江 | 瓦房店 | 正定 | 盘锦 | 山西太原 | 莱州 | 齐齐哈尔 | 淮南 | 神木 | 大同 | 改则 | 慈溪 | 株洲 | 来宾 | 宝应县 | 济南 | 眉山 | 铜陵 | 昭通 | 六盘水 | 本溪 | 东莞 | 乐清 | 大庆 | 广汉 | 双鸭山 | 海西 | 陵水 | 仁怀 | 揭阳 | 茂名 | 阿里 | 泰兴 | 南阳 | 汝州 | 克孜勒苏 | 长兴 | 乌海 | 滁州 | 眉山 | 石嘴山 | 海东 | 公主岭 | 燕郊 | 湖州 | 杞县 | 日喀则 | 汉中 | 巴彦淖尔市 | 上饶 | 广西南宁 | 锡林郭勒 | 白山 | 乌兰察布 | 鄂尔多斯 | 黄南 | 抚州 | 宜都 | 保定 | 鄂尔多斯 | 赤峰 | 朝阳 | 河北石家庄 | 迁安市 | 邵阳 | 三沙 | 朔州 | 吉林 | 北海 | 黑龙江哈尔滨 | 贵州贵阳 | 淮北 | 甘孜 | 信阳 | 白城 | 泗洪 | 湖南长沙 | 慈溪 | 鹤壁 | 昌吉 | 江门 | 池州 | 贵州贵阳 | 衡阳 | 陇南 | 东莞 | 佳木斯 | 迁安市 | 呼伦贝尔 | 临夏 | 吉林 | 盘锦 | 遵义 | 武夷山 | 鹰潭 | 儋州 | 博尔塔拉 | 临沂 | 温岭 | 甘肃兰州 | 宁波 | 诸暨 | 大同 | 咸宁 | 宁夏银川 | 亳州 | 平凉 | 洛阳 | 莱芜 | 淮安 | 保亭 | 香港香港 | 南京 | 淮南 | 鹰潭 | 绥化 | 武夷山 | 舟山 | 宜都 | 台山 | 日喀则 | 赣州 | 常州 | 滨州 | 保山 | 海东 | 包头 | 绥化 | 九江 | 永州 | 承德 | 绵阳 | 龙口 | 阿拉尔 | 运城 | 潍坊 | 台中 | 吕梁 | 常州 | 巴音郭楞 | 启东 | 黔西南 | 威海 | 简阳 | 塔城 | 锦州 | 邹城 | 承德 | 丽水 | 沛县 | 曹县 | 乐清 | 乳山 | 双鸭山 | 沧州 | 吐鲁番 | 巴彦淖尔市 | 梅州 | 济南 | 伊春 | 和田 | 赵县 | 保定 | 巢湖 | 玉树 | 内蒙古呼和浩特 | 垦利 | 宜昌 | 诸城 | 衢州 | 长治 | 河北石家庄 | 遵义 | 牡丹江 | 姜堰 | 白山 | 邵阳 | 德清 | 启东 | 晋中 | 宜都 | 济南 | 遵义 | 忻州 | 湘西 | 巴彦淖尔市 | 洛阳 | 茂名 | 滕州 | 临沂 | 巴中 | 图木舒克 | 萍乡 | 眉山 | 任丘 | 高密 | 莆田 | 无锡 | 台中 | 莱芜 | 菏泽 | 寿光 | 鹤岗 | 通化 | 楚雄 | 澳门澳门 | 灌云 | 恩施 | 阳春 | 枣庄 | 自贡 | 邢台 | 大丰 | 连云港 | 广元 | 安庆 | 宁德 | 保定 | 清徐 | 南安 | 孝感 | 常州 | 琼海 | 溧阳 | 陇南 | 新泰 | 宜昌 | 保亭 | 永康 | 防城港 | 青海西宁 | 张掖 | 株洲 | 长葛 | 衢州 | 天水 | 宜都 | 张家界 | 眉山 | 信阳 | 马鞍山 | 湛江 | 湘西 | 凉山 | 灌南 | 嘉峪关 | 咸阳 | 临夏 | 陵水 | 东莞 | 沛县 | 黔南 | 中山 | 内蒙古呼和浩特 | 库尔勒 | 平凉 | 海西 | 桂林 | 兴化 | 四川成都 | 崇左 | 锦州 | 靖江 | 海拉尔 | 阿拉尔 | 果洛 | 鹤壁 | 营口 | 辽宁沈阳 | 上饶 | 吐鲁番 | 怀化 | 福建福州 | 天长 | 达州 | 陇南 | 海南 | 抚顺 | 日喀则 | 金坛 | 三亚 | 邳州 | 燕郊 | 梅州 | 中卫 | 桐城 | 贺州 | 庆阳 | 鸡西 | 枣阳 | 泰兴 | 昭通 | 马鞍山 | 高密 | 海宁 | 阜新 | 永康 | 新泰 | 楚雄 | 庄河 | 温岭 | 濮阳 | 衡阳 | 黑龙江哈尔滨 | 仁怀 | 诸暨 | 郴州 | 日照 | 绍兴 | 南安 | 郴州 | 柳州 | 毕节 | 渭南 | 湖北武汉 | 贵港 | 延安 | 东方 | 梅州 | 项城 | 晋城 | 邢台 | 咸阳 | 和田 | 伊犁 | 铜川 | 钦州 | 阜新 | 乐山 | 宁波 | 泗阳 | 象山 | 佳木斯 | 九江 | 偃师 | 单县 | 宁国 | 云浮 | 桐乡 | 香港香港 | 德阳 | 北海 | 汉中 | 宁德 | 高密 | 石狮 | 梅州 | 天水 | 绵阳 | 克孜勒苏 | 益阳 | 恩施 | 克拉玛依 | 龙岩 | 保定 | 仁怀 | 迪庆 | 瑞安 | 莱芜 | 舟山 | 山南 | 徐州 | 建湖 | 新沂 | 巢湖 | 鄂尔多斯 | 丽水 | 四平 | 枣庄 | 天长 | 阿拉尔 | 阜新 | 玉环 | 襄阳 | 遵义 | 乳山 | 六盘水 | 临夏 | 广饶 | 沛县 | 南平 | 咸阳 | 辽宁沈阳 | 安吉 | 澳门澳门 | 库尔勒 | 桐乡 | 泗阳 | 大庆 | 清徐 | 湖北武汉 | 阿坝 | 莱州 | 大连 | 佳木斯 | 邯郸 | 明港 | 荆门 | 天水 | 海西 | 台北 | 江苏苏州 | 燕郊 | 大庆 | 松原 | 浙江杭州 | 瑞安 | 浙江杭州 | 通化 | 靖江 | 南平 | 阜阳 | 永新 | 白城 | 阜阳 | 晋江 | 海南海口 | 新泰 | 上饶 | 大同 | 蚌埠 | 吴忠 | 临汾 | 黔东南 | 甘孜 | 北海 | 正定 | 泰安 | 池州 | 章丘 | 澳门澳门 | 本溪 | 永新 | 南安 | 陕西西安 | 德阳 | 台山 | 沧州 | 遂宁 | 红河 | 朔州 | 岳阳 | 日土 | 来宾 | 黑河 | 四平 | 镇江 | 霍邱 | 百色 | 明港 | 辽宁沈阳 | 汝州 | 云南昆明 | 肇庆 | 柳州 | 淮北 | 沭阳 | 溧阳 | 长治 | 双鸭山 | 阿拉善盟 | 绵阳 | 绥化 | 蚌埠 | 桐城 | 庄河 | 日照 | 丹阳 | 广安 | 阳春 | 青州 | 资阳 | 秦皇岛 | 随州 | 石狮 | 泗阳 | 南京 | 贵州贵阳 | 枣庄 | 桐城 | 曹县 | 阿坝 | 博罗 | 商洛 | 牡丹江 | 溧阳 | 三亚 | 临海 | 昌吉 | 乐平 | 菏泽 | 河源 | 贵州贵阳 | 永州 | 吉林 | 乳山 | 天门 | 保定 | 博尔塔拉 | 包头 | 盘锦 | 亳州 | 贺州 | 吉林 | 邹城 | 六安 | 湛江 | 石河子 | 定州 | 五家渠 | 昌都 | 双鸭山 | 包头 | 黄石 | 明港 | 常州 | 巴中 | 周口 | 泰州 | 淮南 | 雅安 | 天长 | 吐鲁番 | 泗阳 | 龙岩 | 怀化 | 陵水 | 济源 | 东台 | 乐清 | 亳州 | 河南郑州 | 霍邱 | 莒县 | 镇江 | 汉川 | 垦利 | 台南 | 娄底 | 仙桃 | 泉州 | 万宁 | 安顺 | 黔南 | 宝鸡 | 三明 | 邵阳 | 绍兴 | 禹州 | 娄底 | 邹平 | 嘉善 | 武夷山 | 忻州 | 丹东 | 南充 | 安庆 | 铜陵 | 自贡 | 梧州 | 韶关 | 泗洪 | 岳阳 | 邯郸 | 乳山 | 定州 | 通辽 | 辽宁沈阳 | 绵阳 | 扬州 | 邵阳 | 鸡西 | 昌都 | 台州 | 漯河 | 单县 | 毕节 | 简阳 | 临沧 | 双鸭山 | 普洱 | 临夏 | 新泰 | 安吉 | 齐齐哈尔 | 禹州 | 临海 | 巴彦淖尔市 | 宣城 | 山南 | 梧州 | 庆阳 | 文山 | 大理 | 简阳 | 桓台 | 蚌埠 | 通辽 | 台北 | 湘潭 | 怒江 | 乌兰察布 | 靖江 | 丽水 | 宁德 | 湘潭 | 青海西宁 | 温州 | 茂名 | 邢台 | 张北 | 果洛 | 临沂 | 晋中 | 雄安新区 | 陕西西安 | 盐城 | 资阳 | 改则 | 平潭 | 莱州 | 象山 | 临夏 | 台湾台湾 | 毕节 | 张家口 | 馆陶 | 泰安 | 兴安盟 | 德州 | 松原 | 包头 | 启东 | 果洛 | 果洛 | 图木舒克 | 黔西南 | 崇左 | 保定 | 萍乡 | 洛阳 | 昌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