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an id="vx99n"><nobr id="vx99n"></nobr></span>

    <form id="vx99n"><th id="vx99n"><progress id="vx99n"></progress></th></form>
      <form id="vx99n"></form>

      <sub id="vx99n"></sub>
      <address id="vx99n"><nobr id="vx99n"><progress id="vx99n"></progress></nobr></address>

        葉淑媛:維柯“詩性智慧”說與浪漫主義文學觀

        選擇字號:   本文共閱讀 59 次 更新時間:2019-08-22 22:11:30

        進入專題: 維柯   詩性智慧   浪漫主義  

        葉淑媛  

           內容提要:維柯思想的核心概念“詩性智慧”在文藝學中可看作是藝術想象。他對詩性智慧的闡發中指出想象是詩的本質,具有獨立的地位,并聯系古代語言的起源、神話的本質等在寬廣的視野中論述了藝術想象的心理機制及其情感性等特點。維柯對想象的重視和闡發在其時代表了一種新的文學觀念,提出了新的詩學原則——想象的原則。由此出發,維柯建立起自己的詩學新體系。維柯的詩學是浪漫主義美學的先聲和組成部分,對此后的浪漫主義文學運動有著深遠的影響。

           關 鍵 詞:維柯  詩性智慧  藝術想象  浪漫主義美學  Vico  poetic wisdom  artistic imagination  romantic aesthetics

          

           想象是人類最古老的思維方式,它與文學藝術有密切的聯系,不過長期以來,西方對想象的認識通常與哲學上的認識論聯系在一起。而且在18世紀經驗主義哲學興起之前,想象被作為一種低級認識長期受到壓抑和排斥,或者對其有矛盾的看法。在文學藝術領域,想象得到重視要歸功于19世紀浪漫主義美學思潮的對想象高揚。而維柯的《新科學》對詩性智慧的推崇,既是經驗主義哲學的組成部分,也是浪漫主義美學思潮的先聲,對于肯定想象在人類認識世界和文學藝術活動中的重要作用有重要的意義。

           長期以來,學界在討論《新科學》的美學思想時,經常將詩性智慧等同于想象。那么,如果詩性智慧就是想象,想象這個概念早已有之,維柯為什么不直接以想象來言說自己的思想,而要創造“詩性智慧”這個詞語來建立自己的學說呢?我想這是因為想象這個概念大多時候指向哲學認識論意義上的感性認識的一種方式,也更多地與文學藝術創作中形象思維相關。而維柯主要的興趣在于對原始思維和原始文化的研究,他的詩性智慧的概念中包括了驚奇、隱喻、換喻、轉喻、提喻、想象、象征、變形、回憶、聯想等諸多心理機制和內涵。雖然這些內涵都與想象的思維機制有關,即人在頭腦里對已儲存的表象進行加工改造形成新形象的心理過程,但單獨用“想象”及其相關的其他詞匯都不足以完全地表達維柯的思想。而且,在維柯的時代,不論理性主義者笛卡爾等人,還是經驗主義者培根等人,都對想象有立足于各自的哲學認識論的描述,并且對“想象”報以憎厭和貶低的態度。維柯的“想象”的含義與他們的看法不盡相同,維柯不想用“想象”這個被時人蔑視的概念從而避免讓自己的學說一出現就被厭棄。這些應該都是維柯創造“詩性智慧”這個詞語來表達他的新學說的原因,這個詞語也更加符合他對原始思維和原始文化創造機制的強調,他把原始人(民族)都稱為詩人,“詩人”即創造者,他們以詩性智慧創造了文化,詩性智慧是以隱喻和想象性的類概念為特點的創造性思維。

           從文學藝術的創造機制來看,維柯說到詩性智慧的兩個主要特點——以己度物的隱喻和想象性的類概念,都觸及到了文藝心理學中關于藝術想象的規則。而且,維柯探討詩性智慧時對想象及其情感性的高度重視,觸及到詩的起源、本質和特征,把握到了藝術的特征,對于我們理解文藝的本質,理解文藝的情感性和形象性等問題,都有重要的意義。所以,從維柯的美學和文藝學思想來看,我們可以把詩性智慧等同于藝術想象來論述維柯的詩學觀念。而且,維柯也用想象這個概念來表達自己的詩學觀點。維柯在1725年致蓋拉多·德衣·安琪奧利的信中認為,想象是來自人的肉體的功能,是詩歌創作的主要特征,他說:

           閣下所處的是一個被分析方法搞得太細碎、被苛刻標準搞得太僵滯的時代。使這個時代僵滯的是一種哲學,它麻痹了心靈里一切來自肉體的功能,尤其是想象;想象在今天被憎厭為人類各種錯誤之母。換句話說,在閣下所處的時代里,有一種學問把最好的詩的豐富多彩凍結起來了。詩只能用狂放淋漓的興會來解釋,它只遵守感覺的判決,主動地模擬和描繪事物、習俗和情感,強烈地用形象把它們表現出來而活潑地感受它們。[1](P24)

           在這里,維柯所說的想象的肉體功能,完全等同于詩性智慧的以己度物的隱喻。所以,克羅齊認為維柯反對所有他以前的詩學理論,提出的新的詩學原則,就是想象的原則,并建立起維柯自己的詩學新體系,也是從這個角度出發的。

          

           一、維柯的想象理論和新的文學觀念

          

           維柯并沒有專門論述藝術想象理論的專著或者專章,但《新科學》一書處處閃現出藝術想象的思想火花。

           首先,想象是詩的本質,具有獨立的地位。維柯直承英國經驗主義美學家,特別是培根對感知、幻想、想象投以極大關注,但維柯不再把想象看成單純的個人經驗,而是放在人類活動歷史的最早階段——神的時代考察,視之為人類活動的最初形式之一,把想象作為原始初民的“詩性智慧”核心,明確指出原初人類詩性智慧充滿了想象力。“這些原始人沒有推理能力,卻渾身是強旺的感覺力和生動的想象力。這種玄學就是他們的詩,詩是他們生而就有的一種功能(因為他們生而就有這些感官和想象力);他們生來就對各種原因無知。”[2](P182)“原始人在他們的粗魯無知中卻只憑一種完全肉體方面的想象力。而且因為這種想象力完全是肉體方面的,他們就以驚人的崇高氣魄去創造,這種崇高氣魄偉大到使那些用想象來創造的本人也感到惶惑。因為能憑想象來創造,他們就叫做‘詩人’,‘詩人’在希臘文里就是‘創造者’。”[2](P182)他們以詩性的邏輯來認識和解釋世界,原初人類的生活、習俗、觀念都由這種詩性智慧創造出來,原初的社會也就充滿了想象。維柯在這里所說的“詩人”雖然是泛義上對原始人整體的稱呼,但他強調正是由于想象力而創造了詩性文化。而“詩人”的希臘文原意是“創造者”或者“制作者”,表達了原初的人對神圣事物的想象性推測,所以原始人又稱為“神學詩人”。維柯對想象的重視是他對美學的重要貢獻。誠如吉爾伯特和庫恩所指出的:維柯在美學上的突出貢獻在于,解放了想象力,認為想象力不是其他任何事物的女兒或仆人,侍從,而是一種獨立存在、擁有獨立價值的能力,并提出了相應的發生學方法并加以論證。所以,《新科學》的出現,在十八世紀初期的南歐,是想象理論方面的偉大事件。[3]

           其次,藝術想象的基本細胞就是具體的個別的感性形象。在《新科學》中,維柯寫道:“按照詩的本性,任何人都不可能同時既是高明的詩人,又是高明的玄學家,因為玄學要把心智從各種感官方面抽開,而詩的功能卻把整個心靈沉浸到感官里去;玄學飛向共相,而詩的功能卻要深深地沉浸到殊相里去。”[2](P187)這就是說,哲學思考采取抽象的普遍的概念形式,藝術憑的是感官方面的想象;哲學思考靠的是理智,藝術想象的過程離不開個別具體的感性形象,藝術想象的基本細胞就是具體的個別的感性形象。這段論述也講到了文學中形象與理性的關系,不過在維柯將“詩性智慧”作為其美學文學的核心思想的前提下,維柯是將感性和理性對立起來的。(事實上,我們今天熟知的一個觀點就是文學的感性之下也時常蘊含著理性。)維柯指出原始民族以詩性智慧創造了各種各樣的神話,神話本質上是一個個隱喻。以希臘神話為例,希臘神話中的諸神形象就是具體的個別的感性形象,是人類想象力開出的最絢麗的花朵。希臘人的神有3萬名之多,因為他們把每一個石頭、水源、小溪、植物都當作一個神,這類神包括林神、樹精,山仙水怪之類。這些具體的個別的感性形象,都是藝術作品的基本細胞。

           第三,藝術想象的結果是“想象性的類概念”。在《新科學》中,維柯也看到藝術想象雖然以感覺把握到的個別的具體的形象為起點,但只憑單個的個體不足以創造藝術作品。所以,他說:“用強烈的想象力去領會和放大那些事物,用尖銳的巧智把它們歸到想象的類概念中去,用堅強的記憶力把它們保持住”[2](P457),“神話故事都有一種永恒的特征,就是經常要放大個別具體事物的形象。”[2](P201)這表明維柯已經朦朧地認識到藝術想象的夸張和聚合,藝術想象的結果是“想象性的類概念”。“想象的類概念”就是通過對個體形象的觀看而達到類的認識,也就是用想象把自己的經驗進行形象化的分類,把屬于同一類的各種不同的個別具體事物都歸類到這類想象性的共相上去。維柯曾以希臘人的天帝約夫和埃及人的霍彌斯指出,他們都是詩性人物,是想象的類概念,并以《荷馬史詩》中阿喀琉斯和攸里賽斯兩個人物形象的塑造為例,解釋這個具象化的過程。這一過程就是藝術創作中典型化的過程。

           第四,在想象的心理機制中,記憶有重要作用。他說,“兒童們的記憶力最強,所以想象特別生動,因為想象不過是擴大的或復合的記憶。”[2](P121)“……在看到個別具體事物時必然渾身都是生動地感覺,用強烈的想象力去領會和放大那些事物,用尖銳的巧智(wit)把它們歸到想象性的類概念中去,用堅強的記憶力把它們保存住……記憶有三個不同的作用,當記住事物時是記憶,當改變或摹仿時就是想象,當把諸事物的關系作出較妥帖的安排時就是發明或創造。”[2](P457)所以,想象不過是記憶的復現,聰明或發明也不過是在所記憶的事物上的加工。“phantasia[想象力]與拉丁語mamoria[記憶力]意義相同……繆斯作為有想象力所描繪的種種優點,是記憶女神的女兒”[4](P108)維柯的這些話也就是指出藝術形象的聚合和重組是以記憶為基礎,在回憶的表象思維中展開。維柯對想象心理機制中記憶的重要作用的把握是準確的。黑格爾在解釋想象時也說:“想象是掌握現實及其形象的資稟和敏感,這種資稟和敏感通過常在注意的聽覺和視覺,把現實世界的豐富多彩的圖形印入心靈里。”[5](P357)說的也是想象力的來源與“記憶”有著直接的關系。

           第五,藝術想象的核心動力是情感。正是情感促使個別形象運動、藝術想象得以展開翅膀飛翔。“詩性語句是憑情欲和恩愛的感觸來造成的,至于哲學的語句則不同,是憑思索和推理來造成的。”[2](P123)“詩的語句必須是真實熱情的表現,或者說,須憑一種烈火似的想象力,使我們真正受到感動,所以在受感動者心中必須是個性化的。”[2](P459)維柯的這些論述指出詩歌應有高度的想象力、強烈的情感性以及獨特的風格,而烈火似的想象力中即包含著飽滿熾烈的情感。維柯是從人們對一般語言之起源的種種推測中,大膽地將情感與原始詩歌的起源結合起來,指出情感性是詩的根本特性。情感性在維柯的藝術想象理論中至關重要。

           西方古代流傳下來的語言理論大多注重詞語與事物的關系,不論這種關系是自發的還是約定俗成的,并且常常把語言起源歸于神的旨意、歸因于人創造的文化英雄,或者歸因于某個合理的社會契約。伊壁鳩魯派則是例外,盧克萊修認為,原始人生來就具有本能、情感,以及微乎其微的理性潛力。語言起源于自然,起源于情感,是自發性的,人類最初區分事物,是“用變化的聲音來表達不同的情感”。維柯早年認真地研讀過盧克萊修,雖然聲明不喜歡伊壁鳩魯的物理學,在這一點上,卻深受盧克萊修的影響。當然,在藝術和詩的起源上,盧克萊修認為詩歌等藝術與語言不同,他們起源于稍后的非表現性活動方式,這一觀點維柯沒有接受。還有一種觀點顛倒了盧克萊修提出的語言和詩歌發生的年代順序,認為韻文作為話語的藝術形式應早于散文存在。維柯將盧克萊修的語言是情感的自發表現的觀點并入后一說法,相信語言是情感的自發表現,而且語言最早的發達形式是韻文,是詩。”①維柯還汲取了朗吉弩斯關于“詩的意象以使人驚心動魄為目的”的觀點中一些成分,因為朗吉努斯對《伊利亞特》栩栩如生的藝術形象,雄渾的氣勢、莊嚴的品格、令人驚嘆的思想包蘊、澎湃的激情等因素形成的崇高審美風格的論述,在維柯對荷馬史詩的論述中又一次得到了呈現。

        維柯大膽地將盧克萊修和朗吉努斯的這些思想成分發展糅合形成了他關于人類龐大的新科學的基礎?點擊此處閱讀下一頁)

            進入專題: 維柯   詩性智慧   浪漫主義  

        本文責編:陳冬冬
        發信站:愛思想(http://www.2sungmin.com),欄目:天益學術 > 語言學和文學 > 外國文學
        本文鏈接:http://www.2sungmin.com/data/117833.html
        文章來源: 《百色學院學報》 2018年04期

        0 推薦

        在方框中輸入電子郵件地址,多個郵件之間用半角逗號(,)分隔。

        愛思想(aisixiang.com)網站為公益純學術網站,旨在推動學術繁榮、塑造社會精神。
        凡本網首發及經作者授權但非首發的所有作品,版權歸作者本人所有。網絡轉載請注明作者、出處并保持完整,紙媒轉載請經本網或作者本人書面授權。
        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愛思想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傳播,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若作者或版權人不愿被使用,請來函指出,本網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愛思想 京ICP備1200786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602120014號.
        易康網
        特区彩票特区彩票官网特区彩票平台特区彩票app特区彩票邀请码特区彩票娱乐特区彩票快3特区彩票时时彩特区彩票走势图特区彩票io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