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an id="vx99n"><nobr id="vx99n"></nobr></span>

    <form id="vx99n"><th id="vx99n"><progress id="vx99n"></progress></th></form>
      <form id="vx99n"></form>

      <sub id="vx99n"></sub>
      <address id="vx99n"><nobr id="vx99n"><progress id="vx99n"></progress></nobr></address>

        張曉磊:冷戰后美國學界的日本安全戰略研究評析

        ——兼論日本安全戰略的走向及對中日安全關系的影
        選擇字號:   本文共閱讀 116 次 更新時間:2019-08-22 14:02:53

        進入專題: 日本安全戰略   中日關系   美日同盟  

        張曉磊  

          

           摘要:當前國際秩序正處于劇烈變動期, 梳理冷戰后美國學界的日本安全戰略研究在國際關系的理論和現實層面都具有極為重要的意義。通過梳理冷戰后美國學界相關文獻, 可將冷戰后30年日本安全戰略的演變大致分為三個階段——“漂流”期 (1989—1999年) 、共識形成期 (1999—2009年) 和醞釀期 (2009年至今) 。美國學界在這三個時期的研究各有側重, 但沒有超出西方國際關系三大主流學術流派或三組核心命題的外延, 只是隨著國際關系實踐進程因應現實需求而在不同階段側重點有所不同。展望日本安全戰略的未來走向, 其具有可塑性、綜合性和現實性三個明顯的特性。當前中日關系的改善更大程度上來自于雙方的內在戰略發展需求, 而非僅僅受限于美方壓力, 日本的戰略文化思維有一定程度的轉變, 雙方尋求共同戰略利益的動力日益增強, 也具備凸顯共同安全和戰略利益的操作空間。

          

           關鍵詞:日本安全戰略; 中日安全關系; 戰略自主; 美日同盟; 國際協調

          

           作者簡介: 張曉磊,中國社會科學院日本研究所副研究員。

          

           美國總統特朗普上臺執政以來, 其對外安全政策及理念給美日同盟和日本的安全政策帶來了極大的沖擊, 日本的安全戰略走向正在日美兩國的政界、學界面臨著雙重審視。在安全政策和戰略層面如何再分配美日同盟、自主防衛、國際協調三者的比例, 是擺在日本政府面前的最重要問題。鑒于戰后美日同盟對日本安全戰略演變的關鍵性形塑作用以及美國學界對美日同盟的重大政策影響力, 本文以冷戰后美國學界對日本安全戰略的研究為切入點, 對上述研究成果進行系統梳理和評述, 以期能對預判日本安全戰略的未來走向有所裨益。


        一、梳理冷戰后美國學界日本安全戰略研究的意義


           對冷戰后美國學界的日本安全戰略研究做出系統梳理, 既有學術上的重要意義, 也有利于我們在當前國際變局下更好認識中美日三邊安全互動的客觀規律, 從而推動中日安全關系的建設性發展。

          

           第一, 從學術意義上看, 有利于總結前期日本安全戰略研究的高水平學術成果, 從而為正確認知日本安全戰略問題打下良好基礎。美國學界的日本安全戰略研究具有長期的學術積淀和傳承, 二戰以來形成了比較系統的學術研究高地, 并與美日兩國政界保持著密切的聯系, 產生著直接的政策影響, 享有較高的學術地位。早在十多年前, 美國學界就開始對日本安全戰略的轉型進行系統性研究, 這些研究既承載著冷戰時期日本安全戰略研究的學術積淀, 也與冷戰后日本安全戰略研究的學術新成果一脈相承。

          

           第二, 從國際關系的實踐進程來看, 冷戰后美國學界對日本安全戰略的研究演變階段與日本安全戰略的實際發展過程相互契合, 反映了研究成果的科學性和影響力, 進一步增強了梳理這些學術成果的實踐意義, 有利于目前國內學界對日本安全戰略問題的整體把握。美國學界對冷戰前的日本安全戰略認識較為明確, 即投身于美國的地區及全球戰略軌道, 借助美日同盟共謀亞太主導權, 奉行“重經濟、輕軍備”繼而漸進性增強軍力的發展戰略。冷戰后, 日本安全戰略的發展漸趨復雜, 目前仍處于量變過程之中。如何看待冷戰結束后30年來的日本安全戰略并給予其階段性定位, 目前仍存在爭論, 缺乏共識。但不管怎樣, 美國學界近些年對日本安全戰略進行密集研究是一個不爭的事實, 這更增強了我們選擇此點作為研究突破口的必要性。

          

           第三, 從中美日三邊安全互動角度看, 中日和中美的安全關系存在傳統短板, 容易在學界形成固化僵化的思維和邏輯, 結果導致無法找到中美、中日一定程度上實現良性安全互動的路徑。選擇美國學界的研究作為切入點, 有利于我們開拓研究思路, 對日本安全戰略及美日同盟的發展進程和存在問題形成更為全面和理性的認識, 進而得到更多有益啟示。


        二、冷戰后日本安全戰略的演變分期及美國學界的同期研究評析

          

           從學術史視角看, 冷戰時期美國對日本安全戰略的研究側重點主要是從政治史的角度分析安全戰略形成的原因。至于冷戰后的日本安全戰略, 因其仍在不斷發展, 相關的官方文獻也在解密過程之中, 至今還無法完整定性。因此, 這一問題仍處于一個發展、開放、多視角的研究階段, 研究范圍和前景廣闊, 具有較強的現實意義。而上述巨大的研究空間也決定了相關的學術文獻具有龐雜錯亂的特征, 亟須一種學術史式的概括和梳理。

          

           (一) 冷戰后日本安全戰略演變的分期

          

           在梳理、概括相關文獻前, 我們仍需一些準備工作。冷戰結束已近30年, 文獻浩瀚復雜, 如何對這一大跨度時間段內的日本安全戰略的演變進行縱向概覽式梳理, 并為梳理過程提供一個合適的視角或“處理平臺”, 絕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一種較為清楚的分析方法莫過于對這30年的時間按照其發展的性質做一個粗略的階段性劃分, 這一分期的過程也有助于我們尋找日本安全戰略理論和實踐之間的邏輯關系。

          

           筆者在前期閱讀大量美國學界文獻資料的基礎上提出了一個初步判斷, 并將此作為劃分30年的標準, 以期在后續部分的分析中進一步驗證。此判斷是, 冷戰后30年日本安全戰略的演變分期或可按照十年一期大致分為三個階段:第一個階段即1989—1999年前后, 借鑒美日同盟研究的相關說法, 可以稱之為冷戰后日本安全戰略的“漂流”期, 這一時期日本安全戰略的兩個部分——安全目標和安全手段都是不清晰和模糊的。第二個階段即1999—2009年前后, 為冷戰后日本安全戰略的共識形成期, 這一時期安全目標逐步清晰, 安全手段得到再確認, 但受日本國內外種種因素限制, 在實施和落實層面還有所欠缺。第三個階段即2009年至今的十年時間, 為冷戰后日本安全戰略的醞釀期, 這一時期安全目標日益清晰且不斷深化, 安全手段逐步加強且漸趨完善, 可以說戰略上已經達到了初步成型且小有所成的程度, 但在國際不確定性增加的背景下也面臨著出現多種走向的可能性。

          

           需要注意的是, 盡管我們對30年做了粗略的階段式劃分, 但這只是學術意義上的分期, 從國際關系的實際進程乃至學界的研究過程來看, 都無法僵硬地依照三個階段進行絕對切割。實際上, 三個階段是一個動態過程, 對于美國學界來說, 這三個階段一直穿插著對一些永恒命題的分析和判斷。因此, 我們需要找到這些命題, 并發現學界分析這些命題的研究方法和學術流派。

          

           總的來看, 美國學界對日本安全戰略的研究仍然建基于西方國際關系理論的三大主流研究模式, 即現實主義、自由主義和建構主義。到20世紀90年代, 西方國際關系理論的流派開始向新現實主義、新自由主義和建構主義三足鼎立的格局發展, 三大流派的核心命題大致圍繞權力和實力、制度和規范、角色和身份三組概念展開對話和交流, 并將國際關系的實踐納入上述命題邏輯當中。因此, 冷戰后美國學界的日本安全戰略研究并沒有超出三大主流學術流派或三組核心命題的范圍, 只是隨著國際關系實踐進程而在30年的時間中有不同的側重點, 并且因應現實需求而在不同階段有不同的學術流派占據主導。

          

           接下來, 筆者試圖就日本安全戰略發展的三個階段中美國學界的相應研究做切片式或案例式分析, 以期通過管中窺豹的方式做一個縱覽式的學術綜述。

          

           (二) 冷戰后日本安全戰略“漂流”期的研究評析 (1989—1999年)

          

           1989年至1999年是日本安全戰略的“漂流”期, 這一時期對日本安全戰略的研究最核心的問題是關于日本的角色、規范與國家安全的關系。隨著蘇聯解體、冷戰結束以及外部威脅的突然消失, 作為日本安全戰略主要手段的美日同盟的存在意義大為削弱, 日本安全戰略的目標也變得模糊, 現實主義視野下以權力和實力為核心概念對日本安全戰略的解釋顯得捉襟見肘。因此, 在現實需求的壓力傳導下, 美國學界的日本安全戰略研究開始轉向制度和規范、角色和身份等概念和命題。恰好在這個時間段, 整體學術潮流也深受冷戰結束的巨大影響而發生轉向, 建構主義在批判新現實主義、新自由主義的基礎上逐步成為西方國際關系理論的主流。

          

           1.建構主義視角與國家安全文化

          

           這一時期具有代表性的學者當屬建構主義學派代表人物之一的彼得·卡贊斯坦 (Peter Katzenstein) 。他首先在其專著中選擇戰后日本警察與自衛隊這一視角并將研究重點轉向文化規范與國家安全, 隨后帶領一批學者從建構主義視角, 開始系統地對國家政治和安全文化進行深入研究。其成果主要體現在卡贊斯坦1996年主編的《國家安全的文化》一書中。卡贊斯坦認為二戰后日本的國家安全文化發生了巨大變化, 從性質和定位上來說日本是和平主義的“交易國家”, 這決定了其國家安全利益的界定以及其在全球和地區的安全角色, 也就是說日本運用自主防衛保護自身國家安全是缺少戰后國家文化支撐和社會輿論支持的。他在書中指出, 外部文化環境可能對國家身份產生三種影響, 從而影響國家安全利益和政策。首先, 它可能影響國家作為實體的生存前景;其次, 環境可能會隨著時間的推移改變系統中的國家形態;最后, 文化環境可能會導致特定國際體系中的國家性質發生變化。例如, 作為二戰的后果, 在德國和日本出現了一個身份政治時期, 產生了“交易國家”的身份。卡贊斯坦認為, 身份塑造了行為體的利益或國家政策。該研究成果也向我們闡明了對文化內容和所構建身份的實證分析將如何有助于國家安全研究。

          

           以規范、身份和國家安全文化的關系為核心, 托馬斯·伯格 (Thomas Burger) 在《國家安全的文化》一書中承擔了第九章 (“德國和日本的規范、身份和國家安全”) 的寫作, 主要從比較研究的角度對戰后德國和日本的國家安全文化的形成機理和特征做了梳理, 在卡贊斯坦觀點的基礎上對日本國家身份和安全文化做了詳細的闡釋。其主要觀點包括兩個方面:第一, 日本戰后的和平主義文化是根深蒂固的, 已成為戰后日本國家身份的本質性特征。盡管美國和其他盟國定期向日本 (和德國) 提出要求, 但其仍然抵制擴大自身全球軍事角色的壓力。

          

        日德兩國由于其歷史經驗和國內政治行為體對這些經驗的解釋方式, 已經形成了特有的信仰和價值觀,(點擊此處閱讀下一頁)

            進入專題: 日本安全戰略   中日關系   美日同盟  

        本文責編:limei
        發信站:愛思想(http://www.2sungmin.com),欄目:天益學術 > 國際關系 > 國際關系學科建設與動態
        本文鏈接:http://www.2sungmin.com/data/117811.html
        文章來源:《日本學刊》2019年第4期

        0 推薦

        在方框中輸入電子郵件地址,多個郵件之間用半角逗號(,)分隔。

        愛思想(aisixiang.com)網站為公益純學術網站,旨在推動學術繁榮、塑造社會精神。
        凡本網首發及經作者授權但非首發的所有作品,版權歸作者本人所有。網絡轉載請注明作者、出處并保持完整,紙媒轉載請經本網或作者本人書面授權。
        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愛思想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傳播,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若作者或版權人不愿被使用,請來函指出,本網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愛思想 京ICP備1200786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602120014號.
        易康網
        特区彩票特区彩票官网特区彩票平台特区彩票app特区彩票邀请码特区彩票娱乐特区彩票快3特区彩票时时彩特区彩票走势图特区彩票io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