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an id="vx99n"><nobr id="vx99n"></nobr></span>

    <form id="vx99n"><th id="vx99n"><progress id="vx99n"></progress></th></form>
      <form id="vx99n"></form>

      <sub id="vx99n"></sub>
      <address id="vx99n"><nobr id="vx99n"><progress id="vx99n"></progress></nobr></address>

        孔田平:中東歐經濟轉軌30年中的制度變遷與轉軌實績

        選擇字號:   本文共閱讀 1233 次 更新時間:2019-08-21 00:20:44

        進入專題: 中歐地區   經濟轉軌  

        孔田平  

          

           中東歐國家的經濟轉軌是人類社會經濟史上最重大的制度變遷之一。中東歐國家已經建立了市場經濟體制,作為新興市場的重要組成部分,其市場經濟不同于其他新興市場經濟國家。縱觀過去30年,中歐國家、波羅的海國家與西巴爾干國家之間的分化十分顯著。這種分化不僅體現在市場經濟體制成熟度的差異上,而且體現在經濟實績的差異上。初始條件、轉軌戰略、歐洲化是影響轉軌實績的重要因素,決定轉軌實績的決定性因素在于經濟政策和制度。


        一、經濟轉軌的完成

          

           中東歐國家的經濟體制在1990年代末已發生實質性變化,私人產權和市場協調獲得政治保障,私人產權居主導地位,市場協調成為主導的協調機制。從這個意義上看,中東歐國家的經濟轉軌已經完成。

          

           從中央計劃經濟向市場經濟的轉軌事實上是不同經濟體制的替代,即以市場經濟體制替代中央計劃經濟體制。經濟轉軌涉及到以私有產權取代國有產權,以分散化的企業決策取代集中化的行政決策,以市場配置資源取代行政機構配置資源,以支持市場經濟的制度取代支持計劃經濟的制度。中東歐國家已經以市場經濟體制取代了中央計劃經濟體制,經濟轉軌進程已經完成。

          

           經濟轉軌的完成并不意味著改革的終結。經濟體制的變化是一個動態的進程,新建立的市場經濟體制尚需要不斷改革,以適應內外環境的變化。經濟體制的改革是在現有市場經濟的框架內進行的,是對新形成的市場經濟體制的糾偏和完善。


        二、中東歐的市場經濟模式

          

           中東歐作為新興市場的重要組成部分,其市場經濟不同于其他新興市場經濟國家。中東歐區域的市場經濟具有如下共同的特征。第一,市場主導經濟生活,國家在經濟中發揮有限的作用。由于中央計劃經濟的經驗,中東歐國家的政治精英對國家的疑慮根深蒂固。

          

           第二,中東歐國家為開放型經濟,高度依賴外部特別是西歐的市場、資本和技術。中東歐國家貿易開放度較高,外國直接投資對中東歐國家影響很大,對中東歐國家的投資主要來自跨國公司。中東歐國家的增長依賴于外資流入,依賴于跨國公司的組織、資本和市場。中東歐國家國有商業銀行的改造依賴于外資,外資已經控制了中東歐國家的商業銀行部門。

          

           第三,中東歐國家均保持了一定的福利制度。中東歐國家福利部門的改革滯后于其他領域的改革,但是均建立了符合其國情的福利國家制度。中東歐國家一方面要向民眾提供基本的福利,另一方面要避免感染歐洲過度福利的社會病。


        三、經濟轉軌的成效:進展與分化


           經濟轉軌對中東歐國家影響深遠。縱觀過去30年,中歐國家、波羅的海國家與西巴爾干國家之間的分化十分顯著。這種分化不僅體現在市場經濟體制的成熟度的差異上,而且體現在經濟實績的差異上。

          

           第一,市場經濟的成熟度不盡相同。歐洲復興與開發銀行根據可持續的市場經濟的六個領域(競爭、包容、良治、綠色、韌性和融合)對中東歐國家的轉軌質量評估結果表明,中歐國家與波羅的海國家的市場經濟優于西巴爾干國家,羅馬尼亞和保加利亞則介于兩者之間。

          

           第二,經濟增長記錄存在差別。從中東歐國家的經濟增長記錄看,1990年代對于多數中東歐國家而言是失去的十年。到1999年只有波蘭、捷克和斯洛伐克恢復到1989年的國內生產總值水平。到2005年絕大多數中東歐國家才恢復到1989年的水平。1990—2017年歐盟11國(歐盟的中東歐成員國)人均國內生產總值年平均增長率為2.4%,而西巴爾干國家年平均增長率只有0.4%。

          

           第三,經濟地位的變化并不平衡。中東歐國家人均國民總收入的提高改變了中東歐國家在國際經濟體系中的地位。根據世界銀行的標準,迄今為止,愛沙尼亞、拉脫維亞、立陶宛、捷克、匈牙利、波蘭、斯洛伐克、斯洛文尼亞和克羅地亞躋身于高收入國家 。羅馬尼亞和保加利亞則處于追趕進程之中。西巴爾干國家為上中等收入國家,阿爾巴尼亞與波黑的發展并不穩定,人均國民總收入水平多次出現反復。西巴爾干國家與中歐國家和波羅的海國家之間差距很大。

          

           第四,趕超的進展并不均衡。歐盟新成員國在過去30年在趕超進程中取得重大進展,縮短了與歐盟老成員國之間的差距。西巴爾干國家的趕超進程則大大落后于歐盟新成員國。從2018年趕超指數看,波羅的海國家和中歐國家全面領先西巴爾干國家。

          

           第五,國家整體發展差距很大。在轉軌30年之后波羅的海國家和中歐國家與西巴爾干之間的整體發展差距并未縮小。在經濟和社會領域,西巴爾干國家明顯落后于波羅的海國家和中歐國家。2007—2018年,西巴爾干國家在列格坦繁榮指數排名有所提高,馬其頓、塞爾維亞和黑山排名上升的幅度很大。即使如此,其排名仍在50名之后,落后于波羅的海國家和中歐國家。


        四、對中東歐國家大分化的解釋


           劇變后中東歐國家經濟體制上的趨同并未帶來經濟實績的趨同,中東歐國家的發展呈現三個梯隊。第一梯隊為波羅的海國家和中歐國家(維謝格拉德國家+斯洛文尼亞+克羅地亞);第二梯隊為羅馬尼亞和保加利亞,第三梯隊為西巴爾干國家。

          

           對于中東歐國家發展的趨異性有不同的解釋。波蘭學者巴科對中東歐經濟轉軌條件的分析全面而系統,涉及影響經濟轉軌的諸多因素,內部條件如地理、文化、歷史、經濟,外部條件如歐洲一體化進程、與國際組織的合作和國際金融組織的支持。

          

           決定轉軌實績的決定性因素在于經濟政策和制度。波蘭是中東歐國家中經濟轉軌最為成功的國家。皮亞特科夫斯基認為波蘭經濟成功的首要原因在于波蘭成功執行了良好的經濟政策。1990年波蘭實行被稱為休克療法的激進的經濟改革計劃,巴爾采羅維奇主導的全面、深入和快速的市場改革為波蘭經濟的可持續增長奠定了基礎。1989年之后波蘭更換了17屆政府,但是歷屆政府均未動搖新形成的市場經濟制度。應當說,在建立市場經濟的問題上波蘭政界具有高度的政治共識。

          

           從中東歐國家的情況看,市場改革越深入,改革步伐越快,轉軌實績就越好。一些學者批評激進改革忽視制度,事實上經濟轉軌本身就是制度的除舊布新,經濟轉軌意味著取消中央計劃經濟體制的制度、法律與規范,以市場經濟的制度、法律與規范取而代之。是否形成了支持市場經濟和使市場經濟具有可持續性的制度是決定轉軌實績的關鍵。

          

           經濟的可持續增長需要支持市場經濟和使市場經濟具有可持續性的制度的支撐,其間國家的作用不可或缺。促進或阻礙增長的制度的形成均與國家有關。世界銀行的世界治理指標是衡量國家治理質量的重要指標,為國際比較提供了重要的資料來源。從中東歐國家的情況看,波羅的海國家和中歐五國的治理得分高于羅馬尼亞、保加利亞和西巴爾干國家。這與中東歐國家大分化的格局高度吻合。從中東歐國家的經驗看,缺乏產權保護、法治保障和國家能力,不可能取得經濟的成功。


        五、結語

          

           如果從大轉型的視角看,最近30年中東歐國家的變革只是歷史長河中的一個瞬間。我們對中東歐國家的大轉型的認識尚處在初始階段。隨著經濟轉軌的結束,曾經作為明確范疇的轉軌經濟是否有存在的價值成了問題,但是它在經濟史、比較經濟體制、新制度經濟學等領域的重要性不會降低。

          

           中東歐國家形成的市場經濟體制是否已定型尚有進一步討論的空間,特別是最近幾年匈牙利和波蘭的變化提出了經濟轉軌的可逆性的問題。匈牙利和波蘭的經濟體制已經偏離1990年代主導的轉軌范式,國家主義色彩增強,經濟自由主義遭到鄙棄,國家干預獲得青睞。然而,其逆轉是有限度的,尚未動搖市場經濟體制。

          

           中東歐國家間的大分化是一個不爭的事實,而要深入理解大分化的原因需要多學科的視角。經濟學家以制度視角觀察中東歐國家的制度變遷,并提出了一些引人深思的觀點。中東歐國家制度變遷所處的環境不同于之前的制度變遷,經濟全球化、歐洲化以及信息技術革命對制度變遷起加速作用。一些中東歐國家用10年的時間建立了西歐500年形成的制度。中東歐國家與西歐的差距尚在,趕超的任務仍十分繁重。中東歐國家能否從歐洲的邊緣走向歐洲的中心取決于能否進一步改革,形成促進增長的包容性的制度。

          

           (作者:孔田平,中國社會科學院歐洲研究所研究員。摘自《歐亞經濟》2019年第3期《中東歐經濟轉軌30年:制度變遷與轉軌實績》)

          

            進入專題: 中歐地區   經濟轉軌  

        本文責編:limei
        發信站:愛思想(http://www.2sungmin.com),欄目:天益學術 > 經濟學 > 制度分析
        本文鏈接:http://www.2sungmin.com/data/117782.html
        文章來源:國際研究學部 公眾號

        8 推薦

        在方框中輸入電子郵件地址,多個郵件之間用半角逗號(,)分隔。

        愛思想(aisixiang.com)網站為公益純學術網站,旨在推動學術繁榮、塑造社會精神。
        凡本網首發及經作者授權但非首發的所有作品,版權歸作者本人所有。網絡轉載請注明作者、出處并保持完整,紙媒轉載請經本網或作者本人書面授權。
        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愛思想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傳播,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若作者或版權人不愿被使用,請來函指出,本網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愛思想 京ICP備1200786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602120014號.
        易康網
        特区彩票特区彩票官网特区彩票平台特区彩票app特区彩票邀请码特区彩票娱乐特区彩票快3特区彩票时时彩特区彩票走势图特区彩票io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