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an id="vx99n"><nobr id="vx99n"></nobr></span>

    <form id="vx99n"><th id="vx99n"><progress id="vx99n"></progress></th></form>
      <form id="vx99n"></form>

      <sub id="vx99n"></sub>
      <address id="vx99n"><nobr id="vx99n"><progress id="vx99n"></progress></nobr></address>

        金沖及:較量——東北解放戰爭的最初階段

        選擇字號:   本文共閱讀 4403 次 更新時間:2019-08-19 23:35:41

        進入專題: 東北解放戰爭   蘇聯  

        金沖及 (進入專欄)  

          

           在東北解放戰爭的最初階段,國共雙方進入這個原本比較陌生的地區后,都面對許多復雜的未知數和變數,因而多次變更原有的決策和工作部署。共產黨領導的軍隊先入東北,但處境仍十分艱難。國民黨軍隊在進攻初期擁有顯然優勢。經過九個多月的反復較量和檢驗,共產黨實行“讓開大路,占領兩廂”的方針,把工作重心放在放手發動群眾、建立鞏固的東北根據地上,終于站穩了腳跟,為下一階段扭轉整個東北局勢奠定了基礎。

          

           東北解放戰爭的最初階段,是指1945年9月東北局成立至1946年6月國共雙方暫時停戰。在東北解放戰爭全過程中,這個階段的情況特別復雜:矛盾涉及國際國內方方面面;事態發展充滿變數和未知數,而且急劇地變化著,常會發生出人意料的事情,雙方都在摸索著前進,多次變更原定的決策和部署;國民黨軍隊在進攻初期擁有顯然優勢,咄咄逼人地向前推進,共產黨軍隊雖已先入東北,但環境陌生,立足未穩,又受到種種限制,處境十分艱難。經過九個月的較量,力量對比逐步發生變化,中國共產黨終于渡過最困難的時期,形成雙方相互對峙、此長彼消的格局,為下一階段扭轉整個東北戰局奠定了基礎。

          

           由于這個階段情況極端復雜,許多問題無論當時或以后,包括一些親身經歷這段歷史的人中間,都常存在爭議。這些爭論的發生,往往是因為只看到事情的一個方面而沒有看到其他方面,或者沒有足夠估計當時東北環境的異常復雜和迅速變動帶來的影響。本文試圖粗略地考察和探討這個階段東北局勢是怎樣在如此復雜的環境中一步一步發展過來的。


        一、抗戰勝利前夜國共雙方對東北問題的設想


           中國有句老話:“凡事預則立,不預則廢。”事情的成敗,在相當程度上取決于事先能不能有正確的預見和準備。

          

           日本那樣快宣布投降,對國共兩黨來說多少都有點意外,但總的趨勢在1945年上半年已能感覺到了。那時相繼召開的國共兩黨全國代表大會上,對東北在戰后全局中的地位以及相應對策,兩黨的態度有相當大的不同。

          

           中國共產黨將東北問題看作戰后全局工作中的“重中之重”,把極大的注意力投向這里。毛澤東在中共七大上說:“東北是一個極其重要的區域,將來有可能在我們的領導下,如果東北能在我們領導之下,那對中國革命有什么意義呢?我看可以這樣說:我們的勝利就有了基礎,也就是確定了我們的勝利。現在我們這樣一點根據地,被敵人分割得相當分散,各個山頭、各個根據地都是不鞏固的,沒有工業,有滅亡的危險。所以,我們要爭城市,要爭那么一個整塊的地方。如果我們有了一大塊整個的根據地,包括東北在內,就全國范圍來說,中國革命的勝利就有了基礎,有了堅固的基礎。”① 10天后他在大會上的講話,分量說得更重:“從我們黨,從中國革命的最近將來的前途看,東北是特別重要。如果我們把現有的一切根據地都丟了,只要我們有了東北,那末中國革命就有了鞏固的基礎。當然,其他根據地沒有丟,我們又有了東北,中國革命的基礎就更鞏固了。”② 這是一個戰略大思路。以后,中共中央提出“向北發展,向南防御”的戰略方針,甚至一度設想要爭取“獨占東北”,就是循著這條思路而來的。

          

           國民黨和蔣介石對戰后的設想,著力點首先放在關內的上海、南京、北平、天津、武漢、廣州等大城市上,這是中國最富庶的地區,是戰前國民黨統治的心臟地帶,被他們視為命根所系。在國民黨六大上,蔣介石有六次講話,沒有一次談到東北問題。③ 這多少也可以看出蔣介石的關注重點在關內,尤其是江浙地區,還不在東北。

          

           當然,東北不會完全置于國民黨視野之外。對東北問題,國民黨怎樣打算?這就得說到美、英、蘇三國在1945年2月簽訂的雅爾塔協定。它規定蘇聯在歐洲戰事結束后三個月內對日作戰,條件包括蘇聯取得在大連、旅順、中東鐵路及南滿鐵路的特權,并提出“中國保留在東北主權之完整”。這個協定,中國國民黨和中國共產黨當時都毫不知曉。6月15日,美國總統杜魯門才通知赫爾利大使將協定條款正式告知蔣介石。根據雅爾塔協定的要求,8月14日,國民黨政府同蘇聯簽訂《中蘇友好同盟條約》。在換文和所附各項協定中,除確認雅爾塔協定規定的蘇聯在華各項特權外,并在《關于中蘇此次共同對日作戰蘇聯軍隊進入中國東三省后蘇聯軍總司令與中國行政當局關系之協定》中寫道:“一俟收復區域任何地方停止為直接軍事行動之地帶時,中華民國政府即擔負管理公務之全權。”④ 也就是說,蘇聯在進軍中國東北時控制的地區只能夠交給國民黨政府接管,不能交給別人。據杜聿明回憶:蔣介石那時“幻想在蘇軍完全消滅日本關東軍后,從蘇軍手中毫不費力地把東北接收過來”⑤。這以前不久,蔣介石對將要回國述職的美國大使赫爾利說:“俄國對中國與中共之政策與行動所表現之事實,證明只要美國對華政策堅定,則其決不敢對中國甘冒不韙,承認中國共產黨政權或接濟武器。”⑥

          

           此外,蔣介石曾要中央設計局秘書長熊式輝主持草擬一個《東北復員計劃綱要》。這個《綱要》只是簡單地規定方方面面的接收辦法,其實無異一紙空文。⑦ 1945年春,“中央黨部臨時成立一個對外不公開的東北黨務高級干部會議,由吳鐵城(引者注:當時任國民黨中央秘書長⑧)和陳立夫(組織部長)召集。”個把月吃飯一次,“事實上也沒有什么事情好談”。⑨

          

           比較一下,就可以清楚地看到:戰后東北的地位,在國共兩黨心目中相差懸殊。在共產黨方面,已富有遠見地把建立東北根據地看作戰略重點,將它視為中國革命勝利的鞏固基礎,全力爭取,甚至認為即令為此“把現有的一切根據地都丟了”也在所不惜;在國民黨方面,不是完全沒有認識東北的重要性,但相對而言,他們的注意力首先集中在關內,而且以為有了《中蘇友好同盟條約》,就可以“毫不費力地把東北接收過來”,對東北工作并沒有認真的研究和部署。這兩種不同態度,在相當程度上可以看出戰后國共兩黨在東北的較量會怎樣發展。


        二、中國共產黨領導的軍隊首先進入東北


           1945年8月8日,蘇聯宣布對日作戰。150萬蘇聯紅軍大舉跨過邊境進入東北,迅速控制東北各大城市和主要交通線。10日,日本表示接受波茨坦公告。15日,日本天皇裕仁向公眾宣布無條件投降。從19日到月底,日本在東北的關東軍已全部解除武裝。

          

           面對短時間內如此迅猛的急轉直下的巨變,誰能夠當機立斷,毫不延誤地爭取先著,誰就能在事態的下一步發展中取得主動地位。

          

           中國共產黨絲毫沒有錯失時機,幾乎立刻采取了相應的有力行動。盡管情況還沒有完全明朗,8月10日、11日,朱德總司令就接連發出七道命令,命令各解放區抗日部隊對日軍展開全面反攻并受降。其中,第二號命令要求原東北軍呂正操、張學思、萬毅部和現駐冀熱遼邊境的李運昌部立刻向東北和內蒙地區進發,以“配合蘇聯紅軍進入中國境內作戰,并準受日‘滿’敵偽軍投降”。⑩ 可以注意到:延安總部要求首先向東北進發的部隊,一部分是東北民眾熟悉并感到親近的原東北軍,一部分是離東北地區最近的冀熱遼部隊。這種選擇是十分恰當的。

          

           最先行動的是冀熱遼部隊。他們做到了雷厲風行、聞風而動。盡管蔣介石要解放區抗日軍隊“應就原地駐防待命”,但據李運昌回憶,“冀熱遼區黨委、軍區接到(總部)命令后,于8月13日在(冀東)豐潤縣大王莊召開了緊急會議,決定全力以赴堅決執行黨中央交給的光榮任務,抽調八個團、一個營、兩個支隊,一萬三千余人和四個軍分區司令員、四個地委書記兼政委及二千五百名地方干部挺進東北,并由我負責組成‘東進工作委員會’。”冀熱遼的東進部隊分為三路,其中東路的第十六軍分區部隊由曾克林、唐凱率領,繞開山海關,經九門口跨越長城,先用10天時間掃清山海關外圍,將日偽軍3000多人圍在山海關城內。30日,在蘇軍炮火配合下,曾克林部攻克了戰略重鎮山海關。9月4日,曾克林部乘火車北上,進入并接管錦州。第二天,曾克林、唐凱又率部乘火車繼續前進,直抵沈陽。沈陽是蘇聯紅軍在8月21日解放的。他們事前沒有得知有關八路軍的任何消息,對曾部的到來感到十分突然,立刻調部隊將火車站包圍起來,不準曾部下車。曾克林前往蘇軍司令部交涉。三次沒有結果,曾克林只能以大家都是共產黨人來打動對方。這時,部隊在車上已停留一天了。蘇軍沈陽衛戍司令卡夫通少將最后同意部隊下車,到離沈陽30公里外的蘇家屯去。這是東北民眾在淪陷14年后第一次見到中國軍隊。部隊行進途中,民眾情緒十分熱烈。卡夫通又改變主意,同意部隊改駐沈陽故宮東面的小河沿。9月7日,蘇聯駐沈部隊近衛軍第六集團軍司令員克拉夫琴科上將等會見曾克林、唐凱。商談時,蘇軍提出:“從現實看,由于受中蘇條約的限制,國民黨接管東北似乎是合法的,共產黨接管東北似乎是非法的。因此,建議你們對外最好不叫八路軍,把八路軍改成東北人民自治軍。”“我們可以在東北睜一只眼,閉一只眼,在外交上也可以爭取主動。”蘇軍遠東司令部又下達命令,凡佩戴東北人民自治軍符號的部隊,可以在東北各地活動。蘇軍還一度把日本關東軍最大的蘇家屯倉庫交給曾克林部看守,但不久又收回了。(11)

          

        除了可以首先行動的冀熱遼部隊以外,中共中央接著調動的是在山東的原東北軍萬毅部。萬毅是遼寧金縣人,滿族,18歲投入東北軍,做過張學良的臨時副官,西安事變時是東北軍中最年輕的團長,1938年秘密參加中國共產黨,1942年帶領原東北軍第一一一師進入山東濱海抗日根據地,后任濱海軍區副司令員兼濱海支隊支隊長。日本準備投降的消息傳出的當天,中共中央立刻考慮到需要運用這支原東北軍的部隊,致電山東負責人:“萬毅部東北軍人數、戰斗力與干部配備狀況請查明即告,并待命調動。”(12) 但沒有向他們言明要調動到哪里去。兩天后,又致電山東,這次就講明白了:“萬毅東北軍速即完成出發準備,待命開往東北。”(13) 8月20日,中央軍委致電山東分局等,作進一步指示:“紅軍占領東北,國民黨力圖爭奪東北,我方除李運昌率三個大團深入遼寧,冀東、冀察兩區各有一部深入熱河之外,中央決定從山東調兩個團(萬毅支隊在內),冀魯豫調一個團,冀中調一個團,共四個團,歸萬毅率領開赴東三省。”“必須配備必要之地方工作干部。三處所集中之東北干部亦望交萬毅帶去。”電文又談到調一批干部去東北的事:“另由陜甘寧邊區配備一個團,晉綏軍區配備三個團,中央配備一個干部團,共五個團,由呂正操、林楓率領開東三省。以上告知萬毅,但勿在報上發表。”(14) 呂正操是遼寧海城人,林楓是黑龍江望奎人,可見中共中央十分重視第一批進入東北的部隊和干部要盡可能多一些東北民眾容易親近的東北籍人士。萬毅部原定由陸路經河北到熱河邊境集結待命。29日,中央又來電:“山東干部與部隊如能由海道進入東三省活動,(點擊此處閱讀下一頁)

        進入 金沖及 的專欄     進入專題: 東北解放戰爭   蘇聯  

        本文責編:limei
        發信站:愛思想(http://www.2sungmin.com),欄目:天益學術 > 歷史學 > 中國近現代史
        本文鏈接:http://www.2sungmin.com/data/117754.html
        文章來源:《近代史研究》2006年第4期

        5 推薦

        在方框中輸入電子郵件地址,多個郵件之間用半角逗號(,)分隔。

        愛思想(aisixiang.com)網站為公益純學術網站,旨在推動學術繁榮、塑造社會精神。
        凡本網首發及經作者授權但非首發的所有作品,版權歸作者本人所有。網絡轉載請注明作者、出處并保持完整,紙媒轉載請經本網或作者本人書面授權。
        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愛思想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傳播,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若作者或版權人不愿被使用,請來函指出,本網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愛思想 京ICP備1200786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602120014號.
        易康網
        特区彩票特区彩票官网特区彩票平台特区彩票app特区彩票邀请码特区彩票娱乐特区彩票快3特区彩票时时彩特区彩票走势图特区彩票io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