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an id="vx99n"><nobr id="vx99n"></nobr></span>

    <form id="vx99n"><th id="vx99n"><progress id="vx99n"></progress></th></form>
      <form id="vx99n"></form>

      <sub id="vx99n"></sub>
      <address id="vx99n"><nobr id="vx99n"><progress id="vx99n"></progress></nobr></address>

        趙穗生:解析中美貿易戰背后的深層次原因: 努力避免“新冷戰”

        選擇字號:   本文共閱讀 3992 次 更新時間:2019-08-19 23:21:41

        進入專題: 中美貿易戰   中美關系  

        趙穗生  

          

           特朗普上臺以來,中美關系不僅起伏不斷,甚至可謂危機不斷。近期,美國宣布加征關稅以及將中國列為“匯率操縱國”,使得兩國經貿摩擦再度升級。2019年8月13日,針對目前中美關系的特殊時期,全球化智庫(CCG)特邀CCG學術委員會專家、美國丹佛大學約瑟夫·科貝爾國際關系學院終身職正教授兼美中合作中心主任趙穗生教授就“中美競爭關系的變化,原因與走向”發表主題演講。研討會由CCG副主任高志凱主持。

          

           趙穗生教授分別就上述問題一一分享了見解,從國際關系研究以及自己在美國35年的切身經歷和觀察出發,深入分析了特朗普上臺后的中美關系、沖突的復雜性、美國國內鴿派和鷹派的分野等問題,并詳細闡述了中美避免爆發“新冷戰”的五個因素。

          

           以下為趙穗生教授演講整理

          

           感謝CCG邀請我回來,又給我一次和大家交流的機會。大家現在都比較關注的是貿易戰以及貿易談判最近所出現的一些停滯和反復的現象,所以我今天就貿易談判所出現的這些反復的背景和原因,以及它們的含義和前景,跟大家一起交流和探討。


        特朗普在中美談判中的反復無常


           談到貿易談判,從2019年5月到7月的11輪和12輪這兩輪談判出現了一些大家意想不到的結果。實際上這兩次談判之前,一些記者采訪我的時候都問了我同樣的問題,我的回答也幾乎都是一樣的,就是“不抱太大希望,突破可能很難”。但是從美國方面來講,特朗普很急于達成協議,因為從他的選舉需要來說,他需要有所交代,所以也許有可能取得進展。但實際上11輪還沒談的時候,就出現了很大的反復。當時在5月初,美方說中方全面推翻了之前達成的協議,中方基本上把很多很關鍵的部分全部刪掉了,把原來150頁的協議改成了105頁交給美國,美國方面表示不可接受。所以特朗普單方面決定對2500億美元的中國進口產品征收25%的關稅。中方則認為本來我們就還沒有達成協議,所以在協議談判過程當中,中方提出一些新的想法是理所當然的。但是特朗普依然對2500億美元的產品征收了25%的關稅,在一個禮拜之內就出現了這樣一個很大的反復,讓人大跌眼鏡。

          

           然后6月份的大阪峰會當中,兩國領導人見面后達成了貿易戰暫時停戰的協議,然后開始12輪談判。12輪談判之前,大家也估計不會有很大突破,但是又覺得也許換了一個風景秀麗的上海,《中美聯合公報》簽署的地方,而今年又是中美建交40周年,新的環境也許會有所幫助。但是當談判代表團剛回到美國白宮作匯報,說中方購買美國農產品的意愿不是很強烈,要按照中國的需要來進行采購,而且美方提出來的很多結構性的問題,中方沒有給出明確的答復,結果談了一上午,還是沒有具體的進展。特朗普又決定從9月1日開始加征3000億美元10%的關稅。這也是一夜之間的決定,其實連美國談判代表萊特希澤(Robert Lighthizer)和姆努欽(Steven Mnuchin)都不同意。結果納瓦羅(Peter Navarro)和特朗普意見一致,然后特朗普就在大多數人都反對的情況下,又提高了關稅。這個情況當時很多人都覺得非常吃驚,怎么會這么出爾反爾?


        交易型領袖的“戰術考慮”


           這里就有一個很大的問題,特朗普這么做究竟是一種戰術上的考慮,還是一種從全局大戰略上考慮的結果?

          

           其實很多美國人都認為,這樣的反復無常是特朗普的一種戰術。特朗普是典型的交易型(transactional)領袖,或者說是商人。他很看重結果,為了達到這個結果,不惜采用一切手段,所以什么樣的卑鄙的手段,什么樣別人意想不到的手段,都可以作為達到某一結果的戰術上的工具。他之所以這么做,其實這里面還牽扯到中美貿易戰理論上的一種根據。美國貿易代表萊特希澤多年以來在貿易領域里深耕,而且也有一定的學術功底,他提出了一個理論,認為這些年全球化發展對美國的經濟發展、就業等各個方面都制約太多,因為美國的市場非常巨大,所有人都想進入美國市場;美國的經濟力量也非常巨大,所以所有人都想占美國人的便宜。美國所處的地位導致了美國在全球化過程當中束手束腳,也就是說這種全球化所產生的一些國際貿易、國際投資的游戲規則,對美國沒有利。他認為,那些所謂的自由貿易、自由資金流動和WTO的一些對發展中國家的優惠原則,使美國處于一種很不利的地位。所以美國如果能夠擺脫這些國際游戲規則的束縛,充分利用美國巨大的市場潛力,充分利用美國巨大的經濟實力,美國在國際社會和國際經濟運作當中就會得到最大的利益,甚至為所欲為。

          

           實際上這在很大程度上跟特朗普的“美國第一”理念完全一致,在這種理念的支配之下,在中美貿易關系當中,美國就認為,中國利用了現存貿易關系中的一些漏洞,或者利用對美國不利的一些規則,占了美國很多便宜,所以如果美國在不顧這些游戲規則的條件之下,或者擺脫這些游戲規則,對中國最大限度地施壓,那么中國就會屈服,因為中國非常需要美國市場。而且從戰術層面上來講,特朗普的確急于達成一個協議,因為他目前處在2020年競選周期當中一個很關鍵的節點,他需要向選民表明,你們應該選我。

          

           所以從對華貿易談判角度,他有兩方面的策略。一方面,因為對美國民眾或是商業團體來說,很多人都覺得中國占了美國的便宜。所以他對中國強硬,即使達不到中國妥協的結果,他也可以告訴選民,只有我能夠對中國強硬,在我之前的美國總統都做不到,只有我能做到,我能夠對中國挺起腰桿,你們不應該等待民主黨的拜登(Joe Biden)。所以如果中國不妥協,他對中國的這種極限施壓,也可以向選民表示決心。如果中國妥協了,他就可以說,你們看看,我就是可以讓你們得到你們想要得到的東西。所以從戰術層面上來講,特朗普這種極限施壓,是兩方面都可以得利的。從特朗普的角度,他認為中國經濟現在的確出現了很多問題,他拿中國2019年第二季度的經濟增長速度6.2說,這么多年中國經濟增長從來沒有這么緩慢過,就是因為貿易戰,中國現在已經開始資金外流,制造業已經流出中國,所以中國已經撐不了多久了,而美國現在經濟沒問題。

          

           就是所謂忽悠,兩邊忽悠。所以從戰術層面上來講,大家認為這是特朗普算計好的一種極限施壓戰戰略,對他來講只是加分和雙贏,怎么他都贏,不會輸。


        中美貿易戰背后的地緣戰略競爭


           而戰略上,大家都認為,我自己也覺得,特朗普沒有一個大戰略,沒有一個對華的全面戰略。這種戰略牽扯到兩個很重要的問題,第一是你的戰略目標是什么?因為中美貿易戰不僅僅是個貿易問題,歸根結底是中美之間地緣政治和地緣戰略上的爭奪。那么特朗普的地緣政治、地緣戰略的戰略目標究竟是什么?我覺得很不清楚。第二是用什么手段來達到這個戰略目標?他也不清楚。他所關注的只是贏得貿易戰。但是并不因為特朗普沒有一個戰略目標,中美之間的這種貿易爭端或者說貿易談判,就沒有一個地緣政治或地緣戰略的背景。

          

           說到底,中美之間的貿易爭端背后是地緣政治、地緣戰略的競爭。從去年以來,中美之間貿易爭端背后的地緣政治、地緣戰略的背景究竟是什么?從今年2月份亞洲協會(Asia Society)與加州大學圣地亞哥分校合作的中美政策報告“Course Correction: Toward an Effective and Sustainable ChinaPolicy”出來以后,有百人簽名信,然后又有一百人的反簽名信,這些出來以后,美國國內現在的對華政策其實又重新出現了一個大辯論的局面。在美國學界、政策界,甚至于在政府層面都開始重新思考。這里從戰略層面上來講,美國對華戰略究竟要達到什么目的?特朗普上臺之后出現的這種強力施壓究竟要達到什么目的?從地緣政治上來講,有三個層次的目標。

          

           第一個是最低層次,改變中國的對外行為。美國覺得中國的對外行為這些年越來越囂張,越來越有擴張性,對美國利益的威脅越來越大,所以要改變中國的行為,使中國的行為與美國有更多的交叉,或者使中國的擴張性行為有所收斂。所以美國還跟中國要繼續接觸,進行談判,用一些施壓的方法來達到這樣一種改變。

          

           第二個層次,因為中國這些年經濟的增長以及美中貿易上的不平衡,對美國構成了威脅,所以消除威脅的一個很重要的戰略目標,從根本上或是在很大程度上,就是使中國的發展緩慢或者停滯下來。包括科技和經濟等各個方面的脫鉤,都是要使中國的經濟延緩發展,甚至于使中國的起飛脫軌。

          

           第三個層次的目標,即那些所謂極端強硬派的目標,就是改變甚至推翻中國政權,包括在香港爭取民主運動,以及在我們國內的一些敏感地區,對中國進行顛覆性的行為,導致中國的政權改變(regime change)。

          

           這樣三個層次的目標,對特朗普來講,他分不清楚,也不在乎這些東西,他是就事論事。但是從最近這段時間美國對華政策的辯論當中,可以看出這有三個不同層次的目標。對于如何達到這樣一個目標,大家現在也是眾說紛紜,究竟是像目前特朗普一樣,對中國單打獨斗,還是聯合美國的盟國,結成聯合戰線來對付中國,還是通過具體的貿易戰行為,還是通過其他的軍事遏制行為,還是通過軍事對抗行為,甚至于通過更加激烈的全面對抗行為,各種各樣的方式,大家也都在積極地探討。


        中美關系的巨變


        大家都說,中美關系在過去幾年已經到了一個節點。但其實這個節點已經積累了相當一段時間了,經過這相當一段時間的積累,中美關系在某種程度上已經超越了這個節點,發生了劇烈的變化。我到美國30多年,經歷了各種上上下下,起起伏伏,各種各樣的危機,各種各樣的挫折。但是我這30多年當中,從來沒有像過去這兩三年當中所感到的中美關系的起伏,(點擊此處閱讀下一頁)

            進入專題: 中美貿易戰   中美關系  

        本文責編:limei
        發信站:愛思想(http://www.2sungmin.com),欄目:天益學術 > 國際關系 > 國際關系時評
        本文鏈接:http://www.2sungmin.com/data/117753.html
        文章來源:中國與全球化智庫 公眾號

        13 推薦

        在方框中輸入電子郵件地址,多個郵件之間用半角逗號(,)分隔。

        愛思想(aisixiang.com)網站為公益純學術網站,旨在推動學術繁榮、塑造社會精神。
        凡本網首發及經作者授權但非首發的所有作品,版權歸作者本人所有。網絡轉載請注明作者、出處并保持完整,紙媒轉載請經本網或作者本人書面授權。
        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愛思想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傳播,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若作者或版權人不愿被使用,請來函指出,本網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愛思想 京ICP備1200786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602120014號.
        易康網
        特区彩票特区彩票官网特区彩票平台特区彩票app特区彩票邀请码特区彩票娱乐特区彩票快3特区彩票时时彩特区彩票走势图特区彩票io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