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an id="vx99n"><nobr id="vx99n"></nobr></span>

    <form id="vx99n"><th id="vx99n"><progress id="vx99n"></progress></th></form>
      <form id="vx99n"></form>

      <sub id="vx99n"></sub>
      <address id="vx99n"><nobr id="vx99n"><progress id="vx99n"></progress></nobr></address>

        修斌:琉球地位的變遷及其復雜性

        選擇字號:   本文共閱讀 1805 次 更新時間:2019-08-19 22:15:53

        進入專題: 琉球   全球視野     中琉關系     封貢體制  

        修斌  

           摘要:近年來琉球研究持續升溫,漸漸成為學界、輿論場探討的話題。但是對琉球群島、琉球王國地位問題的探討還有待深入。超越單邊和雙邊的視角,在東亞區域的背景下考察琉球在各個歷史時期的性質和地位,辨析古代琉球、近世琉球、近現代琉球的“國家”和“區域”的特性及其復雜性,可以理清中、琉、日之間的歷史淵源和相互關系。

           關鍵詞:琉球地位  全球視野  中琉關系  封貢體制

          

           一、前言

          

           學界對琉球問題的研究,主要集中于中國大陸、臺灣地區、日本和琉球等地,也有一部分香港地區和海外華人學者以及歐美學者。多年來,中國大陸學者在中琉朝貢關系、文化影響、清末中日交涉等領域有較多研究;臺灣地區的學者在使琉球錄的整理、民國檔案公開、琉臺關系、飄風難民問題等方面有出色研究。日本學者特別是沖繩地區的學者在琉球歷史、中琉關系、日琉關系、現代沖繩社會民俗等領域有大量研究。沖繩地方史料機構對現存琉球王國資料傾力整理;中國第一歷史檔案館、國家圖書館等整理出版了大部分“琉案”檔案和中琉歷史典籍文獻資料;“中琉歷史關系國際學術會議”(大陸、臺灣、沖繩三地輪流舉辦了15屆)和“琉球・沖繩問題國際研討會”(北京舉辦了兩屆)則是中琉關系史、琉球問題研究的風向標。近年來學術界對琉球問題也形成若干代表性觀點。如,常勝君較早提出“琉球地位并未確定”,[①]徐勇指出琉球政治地位之形成是近代日本軍國主義侵略造成的,戰后日本從美國手中接收琉球群島缺乏國際法根據,[②]史楠認為琉球主權問題依舊是一個懸而未決的國際性問題。[③]李薇指出,沖繩問題的本質是日本近代爭霸亞洲遺留的傷痕以及戰后立足日美軍事同盟的國家定位問題,其復雜性還在于被吞并和被犧牲的歷史記憶的頑強存在,在于近代沖繩的歷史與近代東亞國際關系演變的互動。[④]汪暉認為,琉球問題呈現出的歷史關系的轉化,是普遍的近代民族主義的框架給定的法則,應把琉球問題放到一個更為廣闊的全球現代性悖論的歷史語境中加以有機地把握。[⑤]孫歌探討了現代沖繩人的文化認同和國家認同,努力去理解其現實的矛盾處境和未來的理想和訴求。[⑥]主張“臺獨”的陳荔彤主張,國際法上日本藉由“征服”手段取得琉球主權合法,“中華民國”不應在琉球群島主權爭議上做無謂的爭執。[⑦]琉球學者新崎盛暉指出,沖繩人頑強執著的特性來源于琉球在國際政治格局中所處的特殊位置。[⑧]松島泰騰和又吉盛清則鮮明地主張琉球復國,推動獨立自治運動。[⑨]越來越多的學者認為,應該在新的國際環境下深入探討琉球和沖繩問題產生的根源、現實困境及其現代意義,認真研究和思考琉球的現狀、未來以及琉球問題與釣魚島問題的關系,消除一些胡涂認識和偏頗主張。只有全面深入、客觀理性地研究琉球問題,才能營造健康的學術和輿論環境。

          

           二、琉球及中琉關系的演變

          

           琉球群島在中國臺灣島與日本九州島之間,與中國福建省隔海相望,自西南向東北呈向外突出的弧狀布列,南北長亙千余里,從南到北由先島群島、沖繩群島、奄美群島等幾組群島共計數百座大小島嶼構成。琉球西鄰東海、中國臺灣島和亞洲大陸,北連日本列島和朝鮮半島,南接巴士海峽通向東南亞,東臨浩瀚的太平洋。19世紀中葉美國佩里艦隊敲開日本鎖國大門之前,曾于1853年先行到達琉球那霸港,并先后5次到達琉球。[⑩]佩里在當時給美國總統的建議書中曾把那霸作為其遠東最適宜的據點之一。第二次世界大戰后美軍占據琉球并將其作為重要的軍事基地至今。由此也可以看出琉球群島在戰略上、軍事上的重要地位。

           古代中國、琉球、日本的史料輿圖中有“琉球三十六島”之記載,這是指較為有名的主要島嶼,或泛指島嶼之多。但所有歷史時期的琉球疆域都不包括釣魚島及其附屬島嶼。琉球群島的自然環境,具有亞熱帶性、海洋性、島嶼性等特征。琉球群島在距今2-3萬年前還與大陸相連,直到冰河時代結束時也就是距今1萬年前成為目前這樣被海水分隔的形態。

           在琉球群島上的人類活動至少可以上溯到數萬年前。在沖繩本島南部曾發現了碳-14測定為1萬8千年前的完整的人骨化石,稱作“港川人”。[11] 遍布琉球群島的珊瑚礁,也孕育了古代琉球群島上的“貝文化”。關于琉球民族的起源眾說紛紜,目前學術界并無定論。各種觀點雖有差別,但是遠古琉球群島頻頻接受周邊地域文化的影響則是基本事實。

           12世紀琉球開始出現了部落國家形態,到15世紀被統一為琉球國,史稱琉球王國,直到19世紀70年代被強行并入日本。琉球國自古以來與中國、日本、朝鮮及東南亞國家保持緊密的海外貿易和文化交流。琉球歷史起源于“天孫氏”的傳說帶有神話色彩,不足為歷史之憑。琉球國的信史,一般認為始于十二世紀末,相當于中國南宋淳熙年間,即“舜天王朝”(1187—1259年即寶佑7年),此后歷經英祖王朝(1260—1349年即至元9年)、察度王朝(三山時代)(1350—1405年即永樂3年)、第一尚氏王朝(1406—1469年)、第二尚氏王朝(1470—1879年),王統延續近七百年。到1879年被日本吞并,改稱“沖繩縣”。

           14世紀,琉球主島上三國并立,又稱作為“三山時代”。這三個政權,分別割據現沖繩島的南部(山南)、中部(中山)和北部(山北),相互爭戰了近一個世紀。三山時代琉球的中山國王察度(1321年—1395年),原為浦添按司,后受推崇自立為中山王,使中山成為三山中最強大的一個國家。在察度王朝時期,明太祖于1372年(洪武五年)派行人楊載出使琉球中山國,賜明朝大統歷,并招其入貢。琉球歷史出現了重大轉折,明朝與琉球建立了常態化封貢關系,琉球被納入以明朝為中心的東亞封貢體制當中。在中國歷史上,正式而明確記載琉球群島上的琉球國事項,亦從此開始。根據琉球與明王朝的藩屬關系,琉球每一代國王都需要接受來自明王朝的冊封。

           關于“琉球”一名,最早見于《隋書》中所作“流求”。但是,《隋書》以及宋元史料中所記載的“流求”究竟是指琉球群島還是臺灣島,在學術界看法不一,爭論已久。中國與琉球的封貢關系正式確立于明朝。明代及其以后的史書中所記載的“琉球”已確指琉球群島而非臺灣島。

           楊載攜帶詔書出使琉球是明朝第一次遣琉使節,也從此拉開了歷時明清兩代、長達500余年的中琉友好交往的歷史。中山王察度率先領“受其詔”,立即派遣王弟泰期等隨楊載入朝,前來向中國“奉表稱臣”,并向明廷貢方物。在中山王察度的刺激下,琉球的山南王、山北王也相繼赴明進貢,以此來贏得明朝的認可和支持。琉球列島上的三個部落國家都成為了明王朝的藩屬。中山國特別是統一后的琉球國與明朝的往來日漸密切,朝貢次數冠各國之首。早在1392年(洪武二十五年),明太祖有見于琉球來華使節海上航行困難,特賜閩人善于造船航海者三十六姓人家移居琉球。閩人三十六姓不僅是善操舟楫者,而且擔任通譯和其他與朝貢有關的事務。他們在琉球定居以后,便成為代表明王朝長期協助琉球,增進中原王朝和琉球關系的人才,并世代子孫繁衍,為琉球發展做出莫大貢獻。從1404年(永樂二年)明朝派出正式冊封使開始至明朝滅亡,計為15次。若連同清朝派出的冊封使8次,共計23次。

           除明朝對琉球的冊封以外,還有琉球歷代國王對明朝的進貢。琉球與明朝建立朝貢關系,雖然包含有“欲借天威以壯其國”[12]之目的,但更是為了經濟上的利益。這些冊封與朝貢活動,具有政治和經濟的雙重意義。它們加強了明朝與琉球的宗藩關系,只是到了豐臣秀吉時期這一宗藩關系才受到來自日本的威脅,但是從總體上看,冊封與朝貢的互動不僅推動了明朝與琉球國上層統治階層之間的聯系,而且也促進了雙方的交流與經濟的發展。明琉間的文化交流方式多種多樣,但其影響較大的交流方式有三種,分別是冊封與朝貢活動的交流、琉球官生的留學交流、閩人三十六姓在琉球的活動和貢獻。進入15世紀,隨著東亞與東南亞各國經濟的發展、東亞與東南亞海上貿易網絡的形成,琉球地理位置的優勢更是得到發揮,成為中、日、朝三國及南洋各國之間貿易的重要樞紐,史稱“萬國津梁”。在封貢體制內的琉球,作為明朝恭順的屬國和“守禮之邦”日漸發展,地位明確而平穩。

           明政權的滅亡、明琉封貢關系的終結讓琉球一度陷入無所適從的慌亂境地,同時也為琉球對外關系的處理提供了多重選擇的可能,但最終琉球還是與清朝建立了宗藩封貢關系,成了以清朝為核心的東亞封貢體制中的一員。清琉封貢關系的確立過程伴隨著明清交替之際各方勢力集團的相互斗爭和博弈。在這一過程中,琉球選擇了最具實力的能夠提供琉球國家安全保障和經濟利益的清王朝,在清王朝主導的封貢體制的框架中維系國體的存續和經濟社會的發展。這一選擇的內在動因主要基于實力主義的考慮,同時包括數百年來中琉封貢關系的歷史積淀及其所賦予的價值認同,包括主導琉球經貿活動的海商集團的現實利益訴求,也與琉球的事大、自卑等國家性格有關。清琉封貢關系的確立讓琉球在明清交替、東亞海洋力量格局復雜多變的歷史關頭回歸既往,找準了位置,獲取了穩定的政治經濟環境,進而維持其海外貿易的發展,確保其繼續“自為一國”直到230年后的亡國時刻。[13]

           清朝也極為重視與琉球的關系。有清一代,清王朝先后向琉球派出過8次冊封使團。清朝繼續接納琉球學生來華入國子監讀書。明清兩代琉球國派遣來華就學的官生共計26批88人。隨著一批批的冊封使團到琉球,他們在琉球各地留下了許多帶有中國文化印記的詩文佳作、匾額字畫,現在都已成了名勝古跡。冊封使和從客中的各種專業人才也極大地促進了中國文化的傳播,增強了中國文化在琉球的影響力。正是在這樣持續不斷的文化傳播過程中,琉球文明化的進程不斷加快,逐漸演進成為衣冠禮儀之鄉。[14]

          

           三、琉球地位及其復雜性

          

           探討琉球地位問題,需要伸展追溯,對琉球在歷史時期幾個重要階段的性質和地位進行深入研究。需要廓清歷史上作為中華藩屬國的琉球王國與明、清兩朝以及與日本的關系,準確描述琉球歷史演變及其在東亞的地位,總結圍繞“琉球事件”清朝與日本交涉以及“二戰”結束前的“琉球處置”的經驗教訓。要通過橫向的國際法檢證和國際關系分析,對琉球群島被日本、美國所統治的合法性進行審視,以法理和國際公理證明日本近代以來“廢琉置縣”和日美占據琉球的非法和無效,對中國在琉球問題處理上的失當進行反思。鑒于琉球歷史發展的重要節點主要有:1609年“薩摩入侵”,1870年代的“琉球處分”,1940年代的“琉球處置”,1970年代的“沖繩返還”。因此,有必要抓住這些重要時期和時間節點進行剖析,總結歷史經驗,揭露日本對琉球的侵吞、殖民化政策以及日美的基地政策給琉球社會帶來的傷痛,在此基礎上,才能更科學地預測琉球未來地位的走勢及其對中國海洋發展的影響。

        明初中琉建立封貢關系后,琉球作為以明朝為中心的封貢體制中的典型成員存續200余年,琉球的地位就是明朝的一個外藩和屬國。1609年日本薩摩藩侵略琉球以后,琉球依然極力保持其在東亞封貢體制中的外藩屬國的身份,以接受冊封和朝貢貿易的方式繼續與中國保持密切聯系,并以對中華文化的接受和傳承,來保持身份和價值的認同。另一方面,琉球被迫忍受日本薩摩藩的嚴酷壓榨和控制,還要努力維持其對外仍是“自成一國”[15]的表像。這時開始,琉球的“主權”在中國,“治權”在日本――但是中國的這種“主權”,是封貢體制內所特有的、宗主國對藩屬國的權利,(點擊此處閱讀下一頁)

            進入專題: 琉球   全球視野     中琉關系     封貢體制  

        本文責編:陳冬冬
        發信站:愛思想(http://www.2sungmin.com),欄目:天益學術 > 歷史學 > 世界史
        本文鏈接:http://www.2sungmin.com/data/117743.html
        文章來源:愛思想首發,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2sungmin.com)。

        4 推薦

        在方框中輸入電子郵件地址,多個郵件之間用半角逗號(,)分隔。

        愛思想(aisixiang.com)網站為公益純學術網站,旨在推動學術繁榮、塑造社會精神。
        凡本網首發及經作者授權但非首發的所有作品,版權歸作者本人所有。網絡轉載請注明作者、出處并保持完整,紙媒轉載請經本網或作者本人書面授權。
        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愛思想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傳播,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若作者或版權人不愿被使用,請來函指出,本網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愛思想 京ICP備1200786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602120014號.
        易康網
        特区彩票特区彩票官网特区彩票平台特区彩票app特区彩票邀请码特区彩票娱乐特区彩票快3特区彩票时时彩特区彩票走势图特区彩票io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