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an id="vx99n"><nobr id="vx99n"></nobr></span>

    <form id="vx99n"><th id="vx99n"><progress id="vx99n"></progress></th></form>
      <form id="vx99n"></form>

      <sub id="vx99n"></sub>
      <address id="vx99n"><nobr id="vx99n"><progress id="vx99n"></progress></nobr></address>

        賀陽:岳父“老齊”

        選擇字號:   本文共閱讀 963 次 更新時間:2019-08-19 12:48:09

        進入專題: 岳父  

        賀陽 (進入專欄)  

          

           昨天朋友邢小群發來她寫的有關父親的一篇文章,讓我談談看法。完成小群交辦的任務之后我突發“奇想”:我父母、岳母的形象都曾在自己的筆下有過體現,唯獨岳父未見蹤影……晚飯后我跟妻子小齊說,我想寫寫你爹。小齊當場表示反對——她是個低調、不喜張揚的人。但是我想,沒有任何欲求地寫篇有關老岳父的隨筆,恐怕還不至于違背她做人的“原則”吧。

          

           我認識小齊是在1978年10月初。我在北京市科協的同事姜之奇,過去搞醫時認識小齊、關系不錯;也許小姜覺得我們倆還比較“般配”,于是當起了紅娘。見面后小齊和我彼此感覺不錯,交往了一年,于第二年10月結婚。

          

           小齊和我都不是那種看重“門第”的人。但是認識后發現,我們的父親居然出生于同一年,都是抗日初期的干部,而且當時都是行政13級;只不過他們倆一個是工農干部、一個是知識分子干部……小齊的父親那時是北京飯店的副經理(經理為軍代表),我父親是清華大學黨委常委、宣傳部長。

          

           有點書生氣的我——這方面有點像我爹——并不是一個乖巧、會來事的女婿。從談戀愛到結婚之后,我去岳父岳母家不是很多,更不大善于和他們聊天、套近乎,但關系總體上還是融洽的。

          

           岳父齊永勝“官”雖然不大,但他認識的人極多,其中不少是“顯赫人士”。我在市政府工作初期就聽人說過,北京飯店是個“通天的地方”。1956年老齊從永安飯店調任北京飯店副經理不久,就認識了周總理。每次總理去理發,幾乎都要把老齊叫去,問問各方面的情況,聊聊天兒,有時還提一些要求。凡是總理說到和北京市有關的情況和要求,事后老齊都要及時向市里有關方面報告……

          

           對“通天”這點我很快就有了切身體會。1980年我剛剛調到市政府研究室工作幾個月,有一天市委書記(當時設有第一書記)兼副市長葉林交給我們一項任務,研究北京飯店的改革并拿出方案。緣由是剛剛擔任國務院總理的趙紫陽在北京飯店理發時,問到北京飯店的改革,并對老齊提出了一些要求……

          

           研究室主任楊正彥把有關調研和草擬改革方案的任務交給了我。半個多月的時間,我走訪了北京飯店的幾位副總經理和科長,走訪了飯店主管部門市第一服務局的局長、副局長和幾位處長,最后拿出一份調研報告和改革方案……在這一過程中,我唯獨沒有拜訪的人,正是那位最重要的當事人、時任總經理兼黨委書記的岳父老齊——莫非是為了“避嫌”?真不知道“書生氣十足”的我當時是怎么想的!

          

           實話實說,老齊認識的人真多,其中不少關系還相當不一般。小齊后來告訴我,當年她剛滿16歲,就跟著同學去山西沁縣插隊,瘦小的她,許多農活根本就干不動。那時老齊還沒有解放,但看著自己唯一的女兒如此這般,心里也著實不是滋味。他厚著臉皮找了自己早年當兵時的老領導、時任工程兵司令員的陳士榘。陳二話沒說,立刻就把小女孩兒安排到其屬下位于山西吉縣的一個部隊當兵。后來陳士榘去那個部隊視察,還專門當著師長、政委的面把小齊找去,問寒問暖……

          

           盡管老齊“神通廣大”,可是除了唯一的一次,我從來沒有求老人家辦過任何事情。

          

           我剛到研究室工作不久,主任楊正彥讓我找老岳父,幫他從北京飯店買兩瓶茅臺酒——事雖不大,但卻是我最不愿意做的事情——我當時就跟老楊說,恐怕不好買。老楊相當不高興,說總經理連兩瓶酒都買不出來?!李以宏(市委宣傳部的一個處長)隨時去了就買……

          

           我唯一一次求老齊,是在我到研究室工作兩年之后。那時我跟領導老楊已經相當熟了,為了中學同班同學李保衛工作調動的事我專門求過老楊;老楊對那個忙,可以說幫得盡心盡力、無可挑剔……一天老楊把我叫到他的辦公室,讓我問問老齊,能不能將其夫人梁紅從市城建系統調到北京飯店,接著給了我一份梁阿姨(那時我們都把老楊夫人叫梁阿姨)的簡歷。我知道當時北京飯店人員已經過多,這事辦起來要比買兩瓶茅臺的難度大得太多,但是我想,前不久我求老楊幫助李保衛調工作,老楊二話沒說;先是派副主任老葛去調,不行他又親自出馬,愣是把市農科院的一個骨干“搶”到了我們研究室……為此我欠了老楊一個很大的情。如果在這件事情上再次拒絕老楊,那我豈不是太不夠意思了。

          

           我硬著頭皮跟老岳父說了這事。沒想到老爺子居然連“磕本兒”都沒打就答應了!只是后來不知什么原因,梁阿姨自己決定留在原單位、沒有去北京飯店。

          

           我在市政府工作多年,知道老齊和我之間關系的人并不多。有一次,市長助理兼市政府財貿辦公室主任劉如明找我去他的辦公室談事,談完正事聊天時,老劉接到一個電話。掛機后老劉說:“這個老齊,又給我找事”。我問哪個老齊,老劉說北京飯店的齊永勝。接著老劉告訴我,他老家是山西原平,跟老齊家的寧武,只有幾十里路;他還跟我說到多年前就和老齊很熟……孰不知說話時,老齊的女婿就坐在他的對面……

          

           1982年4月,北京市召開黨代會,主要是為了選十四大代表。老齊住在市委第四招待所(后來的新大都飯店),我作為會議工作人員,住在西苑飯店。一天會后我騎車去看他,老齊告訴我,段君毅(時任市委第一書記)和殷玉昆(時任市政府副秘書長兼第一服務局局長)剛剛找他談了話,決定讓他接任第一服務局局長。老齊說他堅決不干,說自己身體不好,不當這個局長,還可以干兩年;如果非讓他當局長,他現在就要求退了;他還說殷玉昆勸了他半天……我當時對老齊的那個決定很不理解,但是我什么也沒有說。

          

           我跟岳父雖然交流不算多,但是感覺他是一個非常純粹的人。他文化不高,但眼界不窄;他豁達、大氣,從不計較小事;他待人寬厚、樂于助人;他對上不卑、對下不亢;他熱心培養下屬、注重提攜青年才俊……不少人說“山西人摳門兒”,可這位老齊卻截然相反,頗有一點仗義疏財的勁頭;搞得我們家的小齊,有時手也大得讓我咋舌——尤其是為別人花錢……也許正是因為這些“本色”,老齊和小齊的朋友都很多,其中不乏相當“鐵”的朋友……

          

           老齊離開我們10年了,我還不時想起他;我想如果能從40年前開始再重新走一遍,我可能會更多一點地親近他,更多地跟他聊天、跟他交流……

          

           2019年8月13日

          

        進入 賀陽 的專欄     進入專題: 岳父  

        本文責編:limei
        發信站:愛思想(http://www.2sungmin.com),欄目:天益筆會 > 散文隨筆 > 往事追憶
        本文鏈接:http://www.2sungmin.com/data/117738.html
        文章來源:作者授權愛思想發布,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2sungmin.com)。

        10 推薦

        在方框中輸入電子郵件地址,多個郵件之間用半角逗號(,)分隔。

        愛思想(aisixiang.com)網站為公益純學術網站,旨在推動學術繁榮、塑造社會精神。
        凡本網首發及經作者授權但非首發的所有作品,版權歸作者本人所有。網絡轉載請注明作者、出處并保持完整,紙媒轉載請經本網或作者本人書面授權。
        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愛思想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傳播,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若作者或版權人不愿被使用,請來函指出,本網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愛思想 京ICP備1200786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602120014號.
        易康網
        特区彩票特区彩票官网特区彩票平台特区彩票app特区彩票邀请码特区彩票娱乐特区彩票快3特区彩票时时彩特区彩票走势图特区彩票io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