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an id="vx99n"><nobr id="vx99n"></nobr></span>

    <form id="vx99n"><th id="vx99n"><progress id="vx99n"></progress></th></form>
      <form id="vx99n"></form>

      <sub id="vx99n"></sub>
      <address id="vx99n"><nobr id="vx99n"><progress id="vx99n"></progress></nobr></address>

        沈登苗:著名美籍華裔科學家的來源、構成及原因初探

        選擇字號:   本文共閱讀 2066 次 更新時間:2019-08-14 00:16:33

        進入專題: 華裔科學家   人才  

        沈登苗  

          

           現當代最具創造性的華人科學家應是美籍華裔科學家。這當然是作為世界科學中心的美國,其濃厚的經濟、發達的教育和良好的學術氛圍所致。但是,如果我們僅把目光停留在美國而忽視了華人自身的因素,甚或根據一般的成材規律,人們就自然會產生這樣的聯想:既然華裔科學工作者能在美國如魚得水,那么,土生土長的美籍華裔比外來華人移民不是更能成為著名的科學家嗎?可統計的結果卻卻相反——六十三位著名的美籍華裔科學家,既不是以土生土長的、具有中國血統的美國人為主體,更不是以其它國家赴美定居的華人占優勢,而幾乎是清一色的從中國(含港、臺、澳,下同)去的知識移民及其后裔。

          

           也可以說,迄今為止,僅靠在美國積累的、土生土長的著名的美籍華裔科學家(限本文統計的,下同)一個也沒有出現。同樣,從東南亞等世界各地赴美的華人移民及后代中,也沒產生過這樣的人物。即使由港、臺赴美后成名的科學家,八成是1949年前隨父母離開大陸的,在港、臺土生土長的也很少。筆者擬從學者孕育需要代際積累的角度,對這些現象作一初步的探索。


        一、來源及構成


           1、統計對象。由于目前尚無這方面的現成資料,故本文的研究對象由以下四部分組成。第一部分,是世界頂尖的十一位美籍華裔科學家。他們分別是諾貝爾獎獲得者楊振寧、李政道、丁肇中、李遠哲、朱棣文、崔琦、錢永健、高琨;沃爾夫數學獎得主陳省身、丘成桐(也是菲爾茲獎得主) ,以及素有“東方居里夫人”之稱的核物理學家吳健雄。第二部分,是《中國現代科學家傳記》(中國科學院主編,科學出版社1991~1994年版,以下該書簡稱《傳記》)收錄的三十位美籍華裔科學家。第三部分,是中國科學院外籍院士中的三十一位美籍華裔(見中國科學院網站) [1]。第四部分,是中國工程院外籍院士中的十五位美籍華裔(見中國工程院網站)。排除重復者,實際統計對象為六十三人。由于《傳記》所收的是1990年前成名的科學家,而中國科學院、中國工程院的外籍院士(他們基本上也是美國科學院或工程院院士、臺灣中央研究院院士),以最近幾十年做出重大科學成果者為主體,則本文討論的對象基本上囊括了現當代最著名的美籍華裔科學家。

          

           2、主要來源。在六十三位美籍華裔科學家中,有六十人是中國去的知識移民(大都是留學生或訪問學者轉變)。其中,來自大陸的二十六人(全部是1949年前出去的,其中一人在南非讀完本科后赴美)、臺灣的二十三人、香港的八人(內有二人1950年由大陸來港)。另由新西蘭、加拿大轉道的各一人,一人(張永山) 何時何地赴美不詳。在美國出生的只有丁肇中、朱棣文、錢永健等三人。其中,丁肇中是1934-1935年其母王雋英與父丁觀海留學美國時懷孕的。丁父先期回國,其母1936年生下丁肇中,并于三個月后獨自把他帶回中國。此后至二十歲前,丁一直生活在中國。真正在美國土生土長的僅存朱棣文、錢永健倆人。而朱棣文的父親朱汝瑾、錢永健的父親錢學榘(錢學森的堂兄弟)都是上世紀三四十年代留美,后在那里定居的科學家。概言之,六十三位著名的美籍華裔科學家,幾乎全部出自從中國去的知識移民及其后裔 [2]。

          

           3、具體構成。①出生地區。在六十個非美國出生的美籍華裔科學家中,他們的出生地分布如下:中國大陸五十二人,占87%;臺灣五人;香港、澳門、新加坡各一人。這說明,他們的“根”主要在大陸。且他們的祖籍,多數屬清代教育發達的州縣,又幾乎都出自書香門弟或有產者家庭。②出生時段。根據相關特征,我們把著名美籍華裔科學家的出生時間劃分四個時段,具體分布如下:1897-1909年四人;1910-1925年二十人;1926-1940年二十七人;1941-1952年十二人。③教育背景。赴美前,大陸本科(含肄業或同等學歷)畢業的二十二人,其中研究生八人;臺灣本科畢業的十九人,其中研究生二人;香港本科畢業的四人,其中由本港和德國取得博士學位的各一人。在國內接受本科教育的合計四十五人,正好占六十人中的四分之三(這至少說明留學并非越早越好),其中研究生十人、博士生一人。本科教育由英國完成的二人、南非完成的一人。其余的十五人(含丁肇中、朱棣文、錢永健),在美國修完本科至博士的學業(其中錢永健的博士學位是在英國完成的)。在十八位由國外取得本科學位的,又有十三人在國內完成高中學業(含自學)、一人接受了小學教育,一人(張永山)不詳。由此可見,若按接受教育的年份計,著名的美籍華裔科學家絕大多數主要在中國接受教育。同時,有十人是國內以教授身份去美國發展、定居的。六十三位科學家,除了二位(林同炎、貝律銘)獲碩士學位外,其余都是博士出身。這表明,高學歷是華人在美國科學界立足的必備條件。同時,他們修完各級學業時,都明顯地比同時代的學子要來得年輕。如至少有十六人在二十歲及以前本科畢業。這也顯示,天賦或少年得志并保證學習的連續性 [3],是他們成為自然科學家的一個特征。


        二、成因分析


           兩戰后,華人在美國科學界的崛起,大大提升了華人在美國乃至世界上的形象。美國前總統卡特曾對鄧小平說過:“華裔人數之少,與其對這個國家貢獻之大,不成比例” [4]。就此,我們只要對在美華人占美國人口的比例,與美籍華裔科學家獲得諾貝爾自然科學獎的人數及美國公民的獲獎總數做一比較,再附以公認的獲得諾貝爾自然科學獎概率最高的美國猶太人的相關數據,就能體會到卡特的“不成比例”之含義。

          

           1926-1980年的半個多世紀里(成材與獲獎都有時間差),在美華人大概占美國總人口的0.2% [5],美國猶太人約占全美人口的3% [6],是華人的15倍。1926-2011年,美國公民共有二百四十人獲得諾貝爾自然科學獎 [7],出生或生活在1926-1980年的美國華人至今共有7.5人(高錕是英/美雙重國籍,計0.5人) 獲獎,占總數的3.1%;同一時段,美國猶太人獲獎人數在70-80人之間 [8],約是華人的十倍。由此推知,美籍華人獲得諾貝爾自然科學獎的概率不僅遠遠高于美國人的平均數,在特定條件下比較,甚至還超過了猶太人 [9]。這似乎有點不可思議。同樣出乎意料的是,著名的美籍華裔科學家,幾乎全部出自從中國去的知識移民及其后裔!

          

           何以如此?這就得從華人移民美國的歷史和科學家們自身的人文背景兩方面進行考察。

          

           1、華人在美國的簡單回顧。華人規模性地移民美國,始自1848年加利福尼亞州發現金礦之后。根據美國移民政策的變化和華人在美的實際境遇,學術界一般把華人移民美國劃分為四個階段:1849-1881年的自由移民時期;1882-1943年的排華時期;1944-1965年的限制移民時期;1966年至今的平等移民時期。在自由移民時期,華人在美的人口增長較快,從最初的年移民數百人,到高峰期的數萬人,扣除回流部分,到1880年,在美華人已超過了十萬。正當華人以更多的數量進入美國時,受經濟危機和種族主義等影響,美國欣起了排華浪潮,并于1882年美國國會通過了《排華法案》,其主要內容是:十年之內禁止華人勞工進入美國;不允許華人入籍為美國公民。此后,美國又出臺了一系列的排華法律,執行至1940年代初。

          

           六十余年的排華法令與制約性的移民政策,對中國移民及華裔產生了性別比例嚴重失衡、地理分布和居住模式孤立局限、就業與教育備受歧視等后果。但影響最大的莫過于移民數量的不斷下降,華人人口(主要靠自然繁衍)徘徊不前,甚至減少。

          

           二戰時,包括居美華人在內的中華民族全民族的積極抗戰,提升了中國的國際地位,更是改變了在美華人的命運。1943年,中國政府向美國及時提出廢除1882年以來的《排華法案》,第一夫人宋美齡的訪美又促進了事態的進展。出于戰略結盟和打擊法西斯的需要,美國總統羅斯福在10月11日向國會呼吁廢除《排華法案》,于同年底獲得通過并生效。該法律的主要內容是:第一,廢除了1882年以來的所有排華法令和相關的排華條款;第二,每年給中國一百零五名的移民配額(后又增加到二百零五名);第三,允許合法進入美國的華人入籍美國。

          

           廢除《排華法案》和同意在美華人歸化為美國公民,標志著美利堅的國門再次為華人開啟。但區區一二百人的名額,畢竟僅是象征性的,當時的美國政府也并不打算在移民問題上讓中國人分享歐裔白人所享有的待遇。故在1943-1965年,真正按配額移民美國的華人也僅數千人而已。但此期有兩批特殊移民的人數及其作用不可小覷。

          

           1945年底,美國國會通過“戰時新娘法案”,使六千多名華人婦女以美國軍人妻子的資格入美,這在相當程度上改變了華人在美的性別結構,男女比例漸趨正常,從而加速了核心家庭與士生華人的增長,也使華人在美更能安居樂業。此外,在1940年代末的中國新舊政權更替之際,曾有較多的留學生、訪問學者和外交工作人員滯留美國,同一時段和50年代初期還有更多的避至美國的所謂“政治難民”。美國在1952年通過的麥加倫——華而特難民與國籍法案,使得三萬多名上述華人及其家屬獲準定居美國。“這些人中,大約有五千多人是當時的留學生和訪問學者,其他則是原中國社會的上層人士,包括高級軍方人員、政府工作人員、外交人員、大資本家和企業家以及其他上流社會成員。這一批移民大多是非廣東省籍,憑著強大的經濟和人際資本實力,克服初到美國語言文化上的障礙,在美國中產階級的郊區落戶”[10],使得華人第一次群體性地置身于美國主流社會。此外,從1954年開始,臺灣地區每年有兩三千人到美國留學,直至1980年前,這批留學生的多數在美國定居了,這進一步改變了華人在美的社會結構和地位。

          

           1965年,在民權運動的推動和美、蘇人才競爭的國際形勢下,美國國會通過了《移民法修訂案》,消除了過去移民法中種族、國籍歧視的傳統立場,確立了以家庭團聚和技術移民優先的兩大方針,這使華人雙重獲利。正是該法案,華人才得以大量進入美國 [11]。如1960年美國華人才23.7萬,可至1980年就達到81.2萬。此后,隨著中國大陸改革開放力度的加大,華人移民美國的勢頭更猛。不過,由于本文重點比較的是1965年前出生在美國的華裔,或1980年前來美的華人 ,故最近三十年來華人移民美國的情況不再贅述。

          

        2、土生華人與知識移民代際積累的比較。在自由移民時期,來美的華人男性人口占到90%,為數不多的婦女又大多以賣笑為生。排華時期進入美國的華人婦女更少,而美國的社會與法律又禁止華人與白人通婚。故早期這種單身的、“寄居性”的華人移民,在美國缺乏組建家庭的條件。所以,在第一代(1850-1875) 和第二代(1876-1900)中前期的移民中 [12],(點擊此處閱讀下一頁)

            進入專題: 華裔科學家   人才  

        本文責編:limei
        發信站:愛思想(http://www.2sungmin.com),欄目:天益學術 > 教育學 > 高等教育
        本文鏈接:http://www.2sungmin.com/data/117677.html
        文章來源:作者授權愛思想發布,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2sungmin.com)。

        11 推薦

        在方框中輸入電子郵件地址,多個郵件之間用半角逗號(,)分隔。

        愛思想(aisixiang.com)網站為公益純學術網站,旨在推動學術繁榮、塑造社會精神。
        凡本網首發及經作者授權但非首發的所有作品,版權歸作者本人所有。網絡轉載請注明作者、出處并保持完整,紙媒轉載請經本網或作者本人書面授權。
        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愛思想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傳播,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若作者或版權人不愿被使用,請來函指出,本網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愛思想 京ICP備1200786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602120014號.
        易康網
        特区彩票特区彩票官网特区彩票平台特区彩票app特区彩票邀请码特区彩票娱乐特区彩票快3特区彩票时时彩特区彩票走势图特区彩票io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