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an id="vx99n"><nobr id="vx99n"></nobr></span>

    <form id="vx99n"><th id="vx99n"><progress id="vx99n"></progress></th></form>
      <form id="vx99n"></form>

      <sub id="vx99n"></sub>
      <address id="vx99n"><nobr id="vx99n"><progress id="vx99n"></progress></nobr></address>

        姚洋:鼓吹中美脫鉤是危險的

        選擇字號:   本文共閱讀 4238 次 更新時間:2019-08-13 22:50:41

        進入專題: 中美貿易談判  

        姚洋 (進入專欄)  

           關于中美貿易談判,最危險的論調就是脫鉤論,美國最保守的那部分勢力基于自身的認知和利益,希望中美脫鉤。國內也有人回應,尤其有些技術領域的`人積極鼓吹中美脫鉤,但我們不能不考慮其背后可能有利益訴求,因為脫鉤之后國家就會千億千億地投入去做技術攻關,但是有些條件不允許的技術攻關,投入很大取得的效果一般,會造成巨大浪費。所以這個話題,需要從多個方面做嚴肅的公開討論,不然就會犯錯誤。

           首先,我們對貿易摩擦要心態平和,貿易摩擦只是正常的國際貿易糾紛,它的嚴重程度遠未達到可以影響中國現代化進程的地步。我們不能把貿易摩擦對中國的影響拔得那么高。美國在1980年代跟日本也打過一次貿易摩擦,即便他們是盟友,照樣有貿易摩擦。因為美國霸道慣了,只要自己出現問題,他希望別的國家做出調整來適應它,而不是它自己作調整,這是它對待所有國家的通用手段,所以不宜對中美貿易糾紛做出額外解讀,中美貿易摩擦也僅僅處于貿易糾紛層面,不能把問題看得太嚴重。

           第二,中美貿易摩擦中,有一個影響我們判斷的關鍵點,就是美國朝野甚至美國政府不是鐵板一塊。我們不能把美國對華的每一項政策,都理解為美國遏制中國的宏大嚴密戰略的一部分,但這個判斷在國內很有市場。

           第三,一個開放共融的世界體系才是中國實現技術趕超的最佳環境,關起門來搞獨立創新有可能搞成,但是代價太大,不是中國的最佳選擇。

           下面我具體談談中美貿易摩擦的基本背景。

          

           敵視中國的是美國少數派

          

           美國挑起貿易摩擦有幾個方面的原因,對此美國人既有共識又有分歧。首先,大部分美國精英認為美國長期以來的對華政策,也就是對華接觸政策是失敗的。他們所謂的失敗,是指中國沒有變得越來越像美國,用我們的話來說,就是美國對華和平演變失敗了。

           這個看法雖然接近成為他們的共識,但也并非鐵板一塊。《華盛頓郵報》不久前刊登了100多人的聯署信,就是反對將中國視為對手。這些人并非都是中國通,他們不過是對中國比較理性的一批人,他們并不認為美國對華政策失敗了。

           美國對華戰略發生變化不是從特朗普政府才開始的,美國對華政策的轉折點出現在2010年,第一屆奧巴馬政府時期。其標志是奧巴馬推出重返亞太戰略,美國那時就已經放棄了所謂的接觸政策,變為提防中國。因為金融危機之后中國經濟一枝獨秀,中國變得越來越自信,對美國人產生了心理挑戰,他們覺得看不清中國了,要提防中國,要重返亞太。所以中美關系變化并非特朗普一手促成。

           貿易摩擦的爆發主要推手還是特朗普和他的助手們,包括美國貿易代表萊特希澤、美國白宮國家貿易委員會主任納瓦羅,他們的想法是一致的,即美國巨額貿易赤字是大問題,美國大量企業轉移到海外,產業出現空心化這也是大問題。他們的判斷有正確的成分,因為一個國家不可能永遠巨額赤字下去,這會輸光未來。所謂貿易赤字,就是財富的轉移,現在欠的債,將來子孫后代還得還。這是一個很簡單的道理。同時,美國的產業空心化的確也是個問題,好多人沒有工作了。

           但是他們解決問題的方法,在經濟學家看來是錯誤的,用增加關稅很難解決這個問題。這是美國經濟結構形成的問題,美國向高端產業發展,美國經濟主要分布在東海岸、西海岸,東海岸是金融、教育,西海岸是高科技產業,中間內陸基本沒什么很好的產業。民主黨人的票倉都基本集中在東西海岸,中間地帶都投共和黨。希拉里得票多是因為沿海這些州的人口多,但中間地帶的州的數目多,所以特朗普輸了選票但贏了州,最后贏了選舉。這實際上是美國的空心化造成的,很多人無法得到很好的就業,他們自然會抱怨。

           特朗普認識到了問題,但他開的藥方是錯的,全世界的人都反對他,既沒有把自己的病治好,又把全世界攪亂了。但他相信這一點。

           但是特朗普商人出身,他對于美國對華政策的失敗沒有概念,他罵前任只說他們把經濟搞壞了,縱容中國獲得巨額順差。他對和平演變中國也沒有概念。所以,特朗普并非美國真正的強硬派。但強硬派很自然地要借力特朗普。雖然特朗普的注意力經常轉移,但有一點他很清楚,就是關稅,從他年輕到現在一直都這么講,1980年代接受采訪他也是這么說的。

           特朗普不在意中國是否在進步,中國的營商環境好不好,是不是給美國企業國民待遇,這不在他的關心范圍,納瓦羅、萊特希澤亦然,他們只要求給予在華美國企業所謂的公平對待。因為中國真的把外商的經營環境都搞好了,給國外企業國民待遇了,那美國企業來中國的就更多了,跟他們的意圖完全相反。他們要的是把美國企業都拉回美國。

           中國經濟增長速度下降,相應地,美國企業就感覺在華大環境變壞,這樣特朗普就特別高興。他就講,美國企業還待在中國干什么,趕緊回來吧。

           所以特朗普對中國改革,中國變成什么是沒有興趣的,他的幕僚也沒有興趣,但之所以把這些內容列為談判重點,只是為了占據道德高地和受到美國企業的壓力。按特朗普的想法,直接加關稅、讓中國買更多的東西就成了,沒必要費力去談其他事。

           之所以加了國民待遇這些談判內容,是美國企業在起作用。不要小看美國企業和華爾街的能量,他們希望中美不要脫鉤,中國的運營環境趕緊改善,實現外企國民待遇。他們在搭貿易摩擦的便車,是他們迫使特朗普政府提出改善外企在華營商環境。

           所以,對美國企業,我們要兩方面地看。一方面,在貿易談判里它是對中國施壓的一個源泉,姆努欽代表他們的利益。姆努欽本身就是華爾街出來的,他自然代表企業利益。但他很少談關稅,因為他明白關稅沒用,所以關稅讓萊特希澤和納瓦羅去談。因此特朗普政府內部的關注點也不一樣,我們不能將他們等同視之。另一方面,美國企業是中美之間的黏合劑,沒有美國企業,對華為的處置轉向不會那么快的回轉,這顯然跟利益相關的美國企業有很大關系。所以美國企業依然是中美經貿關系的基石,我們要積極爭取。

           美國真正的強硬派,是共和黨的少數極端保守派和美國的安全部門,即所謂的deep state.后者肩負著美國國家安全的職責,是單獨運作的一條線,它們有權力監視總統,總統橢圓形辦公室安裝有攝像頭,總統的一舉一動全部被錄下來,由它們保存。它們是美國的最后一道鎖,美國緊要關頭是它們在掌控,而不是總統,但只有美國面臨崩潰或者出了天大問題的時候它們才會出來。它們仇視中國,想和中國完全脫鉤,但強硬派只是少數。deep state可以做一些事情,但他們不掌握美國日常運作的方向,通常情況下掌握美國的人仍然是民選政府。民主黨相對溫和,他們關心的問題和共和黨不一樣,他們更關注中國的人權、環境這些議題,這也是我們可以談判的問題。

           對于特朗普的閣僚我們也要具體分析,蓬佩奧志在特朗普兩任之后的政治前途,他需要特朗普的支持來實現上位,但他有自己的判斷,很多時候他只是順著特朗普,只說不做。彭斯代表共和黨保守派,但他是不是骨子里反華很難說。美國政客表面說一套,實際做另外一套,不能聽他說什么,就判定他的政治譜系。

           美國只有極少數鐵了心要和中國完全脫鉤的勢力,這個判斷一定要清晰。不能因為特朗普通過關稅打壓中國,就認為美國鐵板一塊地都要打壓中國。這是錯誤的。美國是個秩序多元的國家,尤其是特朗普政府,內部亂得一塌糊涂,各方意見互相打架,甚至特朗普自己都跟自己打架。我們不能期待這屆美國政府有一致性的行動。

          

           擴大朋友圈

          

           我們進一步要弄清楚的是,中美是不是必有一戰,中美競爭是否是零和博弈?

           中美之間在某種意義上是對手,二者的政治制度不一樣,而且我們對美國的技術追趕,讓美國感到了壓力,所以中美不能不說是對手,但是和平競爭是可以實現的。

           蘇美相爭時,意識形態爭端那么強烈,也沒有出現熱戰,維持了幾十年的和平。而中美還有大量的經貿往來,連冷戰都沒有出現,所以我們沒有必要把中美貿易糾紛想象得那么嚴重。

           況且中國不是蘇聯,我們融入了世界供應鏈,接受了全球通行的貿易規則,接受了現代經濟學,(為避諱“普世價值”),中國在過去40年有非常大的改變。另一方面,中國的經濟實力遠超蘇聯,蘇聯在其國力最強盛的時候,GDP也沒達到美國的一半,中國現在經濟總量是美國的60%,而且我們的增長還沒有停下來的跡象。從實力對比來看,中美和美蘇沒有可比性,中美融合也遠超美蘇。

           美國軍方也有表態,最近美軍太平洋艦隊前司令接受采訪表示,中美是競爭關系,但未必是敵人。美國多數人不想和中國成為敵人,如果這兩個大國為敵,那個代價太高。

           中美要堅持競合關系,雙方要和平競爭。中美有很多合作機會,美國農產品、天然氣、客機需要找到買家,中國也需要這些產品。同時中美之間人文交流頻繁,兩方面都受益。現在這種信息流是雙向的,技術流恐怕也很快要變成雙向的,并不僅僅是單向的從美國流向中國,慢慢的反過來流了。BAT、華為是世界一流的公司,它們有些技術超越了美國企業,這種情況下技術流是雙向的。技術流不一定是把技術拿到美國去,人員的交流就是一種技術流,這種交流就會造成技術的雙向交流。

           此外,在國際舞臺,中美有很多合作機會,如WTO、國際反恐、國際援助,甚至在“一帶一路”中美也應該合作。

           中國要積極參與和制造多邊機制來對沖美國的壓力。中國主導的亞投行就做得很好。一開始美國反對,但英國參加之后,歐洲國家都參加了,現在成為由中國發起的多邊機制的典范。那么,“一帶一路”能不能變成一個多邊合作機制?因為一帶一路單靠中國推動會涉及很高的成本,而且容易被誤解。如果“一帶一路”像亞投行一樣形成多邊機制,盡管一開始可能很多人懷疑,但一旦做起來,懷疑的聲音就會小了。

           經濟與合作發展組織(Organization for Economic Co-operation and Development,簡寫為OECD)是我們可資參考的多邊機制的典范。我去那里開過很多次會。它是1960年代肯尼迪總統倡導設立的。OECD是一個富國俱樂部,不是能發號施令的組織,而是一個知識銀行。它創造知識,即所謂的最佳實踐,產生了很多在成員國間推行的最佳實踐,而后又跨出了成員國影響了全世界。所以OECD一直很有影響力。我們需要建設這樣一個相似的組織,因為OECD是富國的俱樂部,南方國家也需要適合自己發展程度的最佳實踐。我覺得是需要的。“一帶一路”也應該做成這樣。當“一帶一路”作為一個世界級多邊機制組織后,總部可以設在歐洲,就像當年OECD不是設在美國,而是設在巴黎一樣。大家一起商量“一帶一路”最佳實踐是什么,這對中國是有利的。大家都明白這個組織是中國主導的,但因為是個透明的多邊機制,沒有人會有意見。就像亞投行,難道大家不明白是中國主導的嗎?因為那是個多邊機制,大家都愿意接受。

        再來看WTO。美國人說我們沒有履行加入WTO的承諾,這是錯誤的。中國加入WTO十年的時候,WTO出臺了一個報告,說中國是基本上實現了承諾。但是中國有一點要改進,改了之后就可以和美國之外的其它國家合作了。(剛剛重申發展中國家身份)我們加入WTO已經二十年,也高速發展了這么多年, 。過去二十年在WTO的框架中,中國是受益最大的國家,中國在過去的十幾年里承擔了越來越多的國際責任,這些責任主要是在援助、維和、反恐等方面。同時,中國的經濟體量已經如此之大,(點擊此處閱讀下一頁)

        進入 姚洋 的專欄     進入專題: 中美貿易談判  

        本文責編:陳冬冬
        發信站:愛思想(http://www.2sungmin.com),欄目:天益學術 > 經濟學 > 國際貿易理論
        本文鏈接:http://www.2sungmin.com/data/117666.html
        文章來源:財新網

        41 推薦

        在方框中輸入電子郵件地址,多個郵件之間用半角逗號(,)分隔。

        愛思想(aisixiang.com)網站為公益純學術網站,旨在推動學術繁榮、塑造社會精神。
        凡本網首發及經作者授權但非首發的所有作品,版權歸作者本人所有。網絡轉載請注明作者、出處并保持完整,紙媒轉載請經本網或作者本人書面授權。
        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愛思想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傳播,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若作者或版權人不愿被使用,請來函指出,本網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愛思想 京ICP備1200786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602120014號.
        易康網
        特区彩票特区彩票官网特区彩票平台特区彩票app特区彩票邀请码特区彩票娱乐特区彩票快3特区彩票时时彩特区彩票走势图特区彩票io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