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an id="vx99n"><nobr id="vx99n"></nobr></span>

    <form id="vx99n"><th id="vx99n"><progress id="vx99n"></progress></th></form>
      <form id="vx99n"></form>

      <sub id="vx99n"></sub>
      <address id="vx99n"><nobr id="vx99n"><progress id="vx99n"></progress></nobr></address>

        追尋那逝去的美好時光

        選擇字號:   本文共閱讀 1278 次 更新時間:2019-07-20 11:07:47

        吳萬偉  

        波利斯·維茲杰克 著 吳萬偉 譯

        本文論述當今哲學的角色和未來的任務。

        如今,有關哲學家應該“做”什么的詳細探索似乎成為哲學思辨本身的組成部分。一般來說,在自然科學和技術領域工作的人并不會對其研究活動進行同樣的反思,他們認為這根本沒有必要。在社會科學和人文學科工作的人也不會,只不過程度上稍微弱一些。我們大部分人通過這種質疑常常期待哲學究竟是什么的we難題會變得清晰起來。而要弄明白哲學家們在做什么,他們就必須試圖為哲學這門學科下定義。這個挑戰一再降臨到每個開始學習哲學的人和準備開始學哲學的人的頭上。每當我們思考哲學的社會地位及其籠統的用途時,我們就不得不首先面對有關哲學本質和定義的兩難困境。

        哲學家吉利恩·羅斯Gillian Rose)在1995年過早地悲慘去世前不久,寫到:

        要當哲學家,你需要具備三個素質。首先,無限的思想愛欲(eros):對一切事務無窮無盡的好奇心。其次,專注的能力:全神貫注于眼前的事物,卻無需親手抓住它---就像你密切觀察靜靜地爬在廚房墻壁上越冬的綠色草蛉但并不去觸摸它的那種注意力高度集中。第三,欣然接受死胡同困境(aporia):我們或許沒有解決問題的辦法,只不過澄清命題而已。總之,愛欲、關注和接受。

        當然,哲學不僅僅是這些部分的總結,我們從中找不到解決問題的辦法。我們不能將哲學簡單地變成純粹的心理學描述,來回答為何有人會花一輩子的時間去追求智慧。對哲學究竟是什么的無限猜測和思考本身或許就表明了人類自我探索的欲望。但是,批判色彩稍微濃一些的途徑顯示,截至到現在為止,人們仍然沒有充分反思自身的活動,回避定義或許成了哲學命運的組成部分。

        甚至可能更糟糕。這種懷疑不是沒有道理的。有些反對哲學的懷疑論者可能認為,哲學的很大部分甚至根本就不配稱為哲學,因為它沒有試圖滿足哲學的最基本要求:內在的連貫性和清晰的方法論。如果我們希望避免更大危險的話,即回避那種將任何種類的“哲學探索”都等同于哲學的傾向,這或許真的具有緊迫性。因此,哲學可能是咎由自取,我們促成了“命中注定的自暴自棄下場,屈服于自己的偏見,試圖作為一種話語形式而孤立地存在,自然遭到公眾的質疑和駁斥。甚至當哲學成功地避免遭遇批判時,另外一種危險卻悄然而至:哲學仍然陶醉于它一直存在的或者后來淪入的那種狀態,即“搖椅中的哲學”。

        專業哲學家渴望找到通常很抽象和籠統的問題的答案,這些問題對于我們認識世界、社會和人類的結構具有特別重要的意義。基于他們的發現,哲學家們提出了詳盡和系統的理論。但是,他們有時候就此止步,不再往前走了。下一步本來應該清除牽強的答案,提出更具說服力的理論,引用所考察問題的具體例子進行驗證或者尋找相反案例,但是,哲學家們常常做不到這些。

        很多主張和理論蹩腳得很,根本不配得到現在的這種承認,它們往往在沒有經過驗證的情況下就被廣泛傳播出去了。當然,在很多情況下,甚至在原則上運用科學方法驗證哲學理論也是不可能的。有些理論之所以成功是因為外部因素,甚至歸功于它自相矛盾的本質和荒謬性。

        結果,哲學在其嚴格制度化的形式上面臨內外兩大困難。毫無疑問,其內在的制度化困難是哲學家們急不可耐的自我滿足。正如提摩太·威廉森Timothy Williamson)所說,哲學的傳統方法包括沉思默想,但沒有以測量、觀察和實驗等形式與世界進行互動交流。哲學因此很快變成坐在搖椅里的活動。但是,即使在這個方面也沒有達成共識。許多哲學家并不贊同這種途徑,認為過于狹隘的分析方法根本無法理解哲學的本質,故而將其拋棄。

        許多人相信哲學的使命不必那么野心勃勃。在他們看來,哲學的任務不是提出理論而是闡明證據、模糊性、和錯誤,找到辦法讓這些東西接受驗證的過程。對于其他人來說,上述說法統統都不對,斯拉沃熱·齊澤克(Slavoj Žižek)就說,在此,哲學不是要尋找問題的答案,而是要提出優秀的問題,僅此而已。這樣的困境已經出現在學院派哲學中,但在學界之外,情況變得更加混亂不堪。 (點擊此處閱讀下一頁)

        發信站:愛思想(http://www.2sungmin.com),欄目:最新來稿
        本文鏈接:http://www.2sungmin.com/data/117267.html
        文章來源:愛思想首發,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2sungmin.com)。

        3 推薦

        在方框中輸入電子郵件地址,多個郵件之間用半角逗號(,)分隔。

        愛思想(aisixiang.com)網站為公益純學術網站,旨在推動學術繁榮、塑造社會精神。
        凡本網首發及經作者授權但非首發的所有作品,版權歸作者本人所有。網絡轉載請注明作者、出處并保持完整,紙媒轉載請經本網或作者本人書面授權。
        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愛思想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傳播,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若作者或版權人不愿被使用,請來函指出,本網即予改正。

        相同主題閱讀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愛思想 京ICP備1200786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602120014號.
        易康網
        特区彩票特区彩票官网特区彩票平台特区彩票app特区彩票邀请码特区彩票娱乐特区彩票快3特区彩票时时彩特区彩票走势图特区彩票io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