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an id="vx99n"><nobr id="vx99n"></nobr></span>

    <form id="vx99n"><th id="vx99n"><progress id="vx99n"></progress></th></form>
      <form id="vx99n"></form>

      <sub id="vx99n"></sub>
      <address id="vx99n"><nobr id="vx99n"><progress id="vx99n"></progress></nobr></address>

        羅志田:紀念朱維錚先生

        選擇字號:   本文共閱讀 2044 次 更新時間:2019-06-10 23:06:28

        進入專題: 朱維錚  

        羅志田 (進入專欄)  

           人過中年,就進入告別的時代。所謂的永別,也漸漸多起來。

           對于朱維錚先生的撒手仙去,既有思想準備,又覺有些突然。因為此前獲得誤傳的訊息,說先生已奇跡般地好轉了。

           認識朱先生,是在十五六年前清華大學的一個學術研討會上。我報告的內容似為近代經學與史學的關系,報告后,經葛兆光兄先容,見到了先生。蒙先生指出,拙文還有一些可以注意的地方。用今天的話說,就是“還有提高的空間”。朱先生的“嚴謹”是很出名的,了解他的人知道,沒有具體的批評,大概就已接近于贊揚了,對此我真是有些受寵若驚的感覺。

           我本久仰朱先生大名,此后就常向朱先生請教。每到上海,必拜見先生。起初多是晚上見面。無論按長幼有序的傳統,還是依行客拜坐客的習俗,都應是我去拜見他。可先生客氣,總說自己家里亂,堅持他到旅館來看我。蓋先生往往夜談興濃,或許怕談晚了,我人生路不熟,有所不便。待后學如此寬厚周到,讓我特別感動!后來的見面,則多在飯桌上。到先生在新樓有了辦公室,也曾在辦公室拜會他。再以后,就得知先生的身體出了問題。最后一次見面,已是手術之后了。先生精神不減,談鋒仍健,看起來應可渡此劫難,不料竟是永訣。

           這些情形,參加追思會的時候不能說,怕動感情,影響會場的情緒。因為在我心目中,朱先生是個灑脫的人,或不希望會場一片唏噓之聲也。他大概也不一定希望大家都像以前電影里的政委一樣在那里正襟危坐,所以我在會場的表述,并不那么嚴謹,甚或有些故作輕松,還請先生的親友學生諒解。

          

           不裝聾作啞

          

           從追思會提供的材料上看到(以下所引,亦多出于此),葛兆光老師特別指出:“很多人會說,朱先生很愛批評人、很愛罵人,但他一貫的立場就是嫉惡如仇,那就是因為他立場太強。”這讓我想起胡適評論陳獨秀的話,即陳是個“終身的反對派”。的確,陳獨秀的一生,總是在反對著什么,批評著什么。但那是一個不得已的做法———沒有人不想做好人,可是遇到一個轉折的時代,面臨國家存亡的根本問題,就不得不出來說一些反對的意見。

           其實,朱先生知道,“說實話很難,你說的到底合不合歷史,能不能被歷史承認,能不能被歷史否定”,都是一個需要考量的問題。學術是天下公器,一個人的學術有沒有貢獻,有多大貢獻,歷史自會生出判斷,或無需當下的評價。但從上面這句話,可知朱先生心里是有歷史這一衡器的。

           很多時候,說實話和說真話確不容易。即使是在很枝節的方面,或許因為一個偶然的原因,你就沒有辦法,不得不知難而退。在這種情況下,朱先生自己,我想是選擇知難而進的。而他不得不站出來說真實的話,與我們現在學界的風氣有直接的關系。

           目前的學術界,用比較正面的描述,是非常多元;若是不那么正面的看法,則感覺非常雜亂。與現代社會強調的標準化不同,我們今日的學界,仿佛是一片前現代或后現代的面貌———高下優劣,大家未必分得很清楚;即使不說趙孟所貴的一面,就是一般的學術言說中,被視為榜樣的人,或者被引用的人,以及不同層次的引用,都非常不一樣。

           對此狀況,不少人是有些憂慮的。在徘徊歧路之時,面對各種泛濫或流行的學術取向,至少初入道者特別需要指點。若大家都不說話,不知道的年輕人要是追錯了,可能就不知走到什么地方去了,甚至會走錯一輩子,不能復返。

           然而,如葛兆光老師所說,“在現在這個時代,難得有人立場清晰,反而是曖昧的人太多。”這是一個確切的描述。我們的學術界,漸已形成“不聾不啞,不做名流學者”的局面(這是以前青年黨人批評胡適的話。胡適當然不是靠裝聾作啞而成為名流學者,但他確實也因對人溫文爾雅而廣受歡迎)。

           若引申陳獨秀的看法,在關系到學術方向和學術存亡的根本問題時,真正的學者是不能“裝聾作啞”的。我想,這是朱先生批評人的一個重要出發點。可能因為他經過了太多坎坷,見過了太多歷史的變化,所以他一方面對我們學術的未來有很大的期望,同時又對朝著不好方向發展的可能性有很強的警惕。不過,反過來從積極的一面看,多樣性往往也意味著可能性———既可朝不好的方向發展,也可朝好的方向發展。

           陳獨秀在抗戰最艱苦的時候曾強調,最重要的是“不把光明當做黑暗,不把黑暗對付黑暗”。“即使全世界都陷入了黑暗”,只要有“幾個人不向黑暗附和,屈服,投降,便能夠自信有撥云霧而見青天的力量”,在“黑暗營壘中,遲早都會放出一線曙光,終于照耀大地”。(《我們斷然有救》)

           光明和黑暗是需要分辨的,且不能以黑暗對付黑暗,必堅持以光明對付黑暗。我的感覺,朱先生對學術對人生,都有這樣的氣概、這樣的自我定位。即不向自己認為不對的東西屈服、投降,而希望做個撥云霧見青天的人。只要這樣的人存在,也就必有讓曙光照耀大地的時候。

           或可以說,朱先生的學術人生,是帶有戰斗性的。特別是對于一些流行的風潮和傾向,他真可以說是嫉惡如仇,遇到就要說。所謂當仁不讓,庶幾當之。且他的批評,往往是在公眾場合當面臧否,不稍假借,也不留情面。記得在一次關于漢學的國際學術會上,外國漢學界的很多人都出席,朱先生上來就說,目前的國際漢學界,是“聾子的對話”。不知坐在下面的中外同人,是否有振聾發聵的感覺?

           朱先生的直面批評他人,實因心中有其理想、信念在。如他自己所說,陳寅恪提倡的“獨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是“中國史學家必須以死堅持的基本權利”(《漢堡大學名譽博士謝辭》)。陳獨秀就曾說:“我只注重我自己獨立的思想,不遷就任何人的意見。”傅斯年看到了陳獨秀這一特質,強調“他永遠是他自己”。與胡適所描述的“終身的反對派”相比,傅斯年或更具了解之同情。

           與陳獨秀相類,朱先生基本上也很少遷就別人的意見,最多就是不說(他私下告訴我,其實他也很懂“江湖”,實在不能說的時候就不說)。我想,一個在學術上、思想上能夠始終像葛老師所說的“立場清晰”、始終不輕易遷就的人,就是一個堅持了自己獨立思想的人。

           批評別人歷來是要付出很大代價的,如今更甚(現在就連表揚人沒有表揚到最好,對方都可能不滿意,何況批評)。這樣的堅持,當然也付出了代價,更表明了他的執著。在追思會上,很多人都說到,對于朱先生歸道山,社會反響之大,出人意表。以前所說的天聽天視,其實就體現在今日所謂的社會反響之中(這是早年的君主也深悉的道理,所以專門有人負責采風)。如今社會如此珍重一位能堅持自我、常說實話的人,或也是對裝聾作啞者漸多的一個自然反應。

          

           獨立而不狹隘

          

           朱先生所說的獨立,特別指向學術與政治的關系。很多人都注意到,朱先生言學術,有很強的現實關懷,大都堅持學術對政治的批判立場。如果有誰妥協、順應(或美其名曰建設性),他就看不慣。例如,20世紀中國新史學中,顧頡剛可以說是少有的幾位有方法論的自覺、也在方法上有所創獲的學人。朱先生對史學史有特別的關注,本應看重顧先生的建樹,但由于顧頡剛曾經較為積極地參與了對國民政府領袖蔣介石的獻鼎工作,朱先生對他是不原諒的。

           我自己在《南方周末》上寫點小文字,有時不免談到大學校園的一些現狀。我知道朱先生對此是不甚滿意的,以為有“小罵大幫忙”之嫌(其實我恐怕連“小罵”都沒有。因為今日的報紙一般不作批評,偶爾釋放一點不同意見,相關責任編輯還可能“負責任”。在這樣的時候,既然選擇說話,也只能盡量多說“建設性”的話,不給編輯和報紙添麻煩)。先生的擔憂,對我是一種提醒,讓我更注意說話不能離了讀書人的本位。

           有一次和朱先生談話,不知怎樣涉及到這一話題,我當面對先生表示知道他的不滿。朱先生則連聲說,沒有沒有,不會不會(非原話)。那仿佛帶點羞澀的神態一閃而過,少見而異常可愛。我的體會,先生知道我明白了他的提醒,也就心到意到了。

           由此可知,朱先生其實很愿意提醒人、幫助人。他也注意提攜后學,有時也因別人的小成績而予以表揚。他曾公開贊揚過一位學人有關經學的著作。我感覺那書沒有多好,于是私下請教朱先生:您真覺得有那么好嗎?他微微一笑,不做正面回答。我的理解,朱先生或以為,經學史現在沒幾個人做,一些做的人也不太知經學。現在還有人做這個事,且也不是太離譜,就該表揚了。

           這樣看來,朱先生在學術上,是很希望其道不孤的,也因此而對人寬宏。他晚年開設了一門名為“歷史上的中國與世界”的本科生通識課程,所上的最后一課,涉及古今中外,特別講到近代的中外觀念及其影響,希望學生們不要把自己變成一個狹隘的人。

           作為一個中國人,不知道自己的歷史,恐怕是難逃狹隘之稱的。同時,所謂“地球村”的說法,形象地表明今日的世界已是一個真正相互關聯共為一體的“空間”。要作一個中國人,恐怕也不能不是一個世界人,至少不能少了世界眼光。即使僅言中國史的研究,也早已成為世界性的,不可能閉門造車;一個狹隘的人,基本也已無法研究中國史了。朱先生曾希望“現在和未來的中國史學家,能夠不忘人類文明的共同傳統,認知學術無國界、真知無種族,隨時汲取他人的智慧,來建構自己的歷史認知體系”(《漢堡大學名譽博士謝辭》)。此或即“不狹隘”之注解乎?

           我想,朱先生那次課上對學生的期望,恐怕也不僅限于課程的內容。做一個不狹隘的人,是一個非常重要的提醒,也是一個很不容易做到的要求,因為我們現在已經太講究專門化了———我們有些人真是很專,自己研究的那個領域,每一個細節都知道得清清楚楚;可是旁邊一點點的,就視而不見,或根本不看了。朱先生不是這樣,他自己雖是“專門化”畢業的(以前的專門化,或是受蘇聯的影響,約略相當于我們現在的專業、教研室一類),卻是一個非常寬宏的人,其學術眼界的寬廣,確達古今中外,遠非很多目不斜視的“專家”可比。

           盡管朱先生以熟悉傳統學問著稱,其實他對西學向來注重,尤其和他那個時代的人一樣熟悉馬克思的學說,且真能領會其精髓,而不是跟著念一些大家都知道的話。朱先生并未引用太多馬克思的言論,我想他至少比陳獨秀更懂馬克思主義。“走出中世紀”一說,似乎就有些這方面的影響,因為“中世紀”本不是中國描述過去時代的話(中國人一向景仰三代,往往借“說三代”以表達對現實的不滿,卻也并不視三代之后的時代為黑暗,直到有了從西方引進的“現代”意識)。

           最能體現朱先生眼界之開闊的,就是編書。這在今天是不太能列入“科研成果”的,實際卻真正嘉惠士林。朱先生編了很多的書,各種各樣的書———從最早跟周予同先生一起編書,到后來自己編各種人物文集,也擔任不少叢書的主編。網上有人攻擊某些學者當了無數次的主編,可是連書都沒看(我倒很理解那些學者,人家請他的時候就是希望他既當又不看———偶像的作用正在于此)。但是朱先生不一樣,他做主編是真的要“編”。他編的這些書,過去已經產生了很大的影響,在很長的時間里,還會繼續影響更多的人。

          

           余論

          

           依我的陋見,真正的思想家,永遠都有幾分孤獨。朱先生無疑是有自己的思想,我不知道他是否也有英雄落寞的寂寥感覺。或許有,也可能沒有。他的很多批評、“反對”、甚至“罵人”,都是因為跟他所在時代的某些傾向不太一樣。只不過他的孤獨要表現出來,而其他很多人是不表現的。若細心觀察,他的各種批評,其實就是一種特定風格的表述,蓋多為有的放矢,往往對事不對人,不過借機抒發對時風、世風的不同意罷了。

           我自己只是個學人,對思想不太懂,所以不敢妄談朱先生的思想,留給更有資格的人去說。在學術方面,我的學力也不足以“評價”他的貢獻,仍只能留待高明者去評價;或如朱先生所說,留給歷史去判斷。上面說的,僅是一個后輩學人與“學者朱維錚”的片斷接觸,以及一些個人感受。

           余英時師曾論胡適說:“胡適毫無疑問地已盡了他的本分。無論我們怎樣評判他,今天中國學術與思想的現狀是和他的一生工作分不開的。但是我們希望中國未來的學術與思想變成什么樣子,那就要看我們究竟決定怎樣盡我們的本分了。”(《中國近代思想史上的胡適》)

           在參加追思會的時候,我也有類似的感覺———我們今天學術與思想的現狀,是和朱先生一生的工作分不開的。無論我們怎樣評判他,他已盡了他的本分。但是我們希望未來的學術與思想變成什么樣子,那就要看我們怎樣盡我們的本分了。

           謹此紀念一位堅持自己獨立思想的學人。

           羅志田:四川大學歷史系77級畢業,新墨西哥大學碩士,普林斯頓大學博士,研究中國近現代史,任四川大學、北京大學歷史系教授。近著有《再造文明的嘗試:胡適傳》、《激變時代的文化與政治———從新文化運動到北伐》、《昨天的與世界的:從文化到人物》、《近代讀書人的思想世界與治學取向》等。

           (此文是根據在復旦大學朱維錚先生追思會上的陳述修改而成,感謝復旦大學歷史系據錄音整理出文本!———本文作者)

          

          

        進入 羅志田 的專欄     進入專題: 朱維錚  

        本文責編:陳冬冬
        發信站:愛思想(http://www.2sungmin.com),欄目:天益綜合 > 學人風范 > 先生之風
        本文鏈接:http://www.2sungmin.com/data/116655.html

        9 推薦

        在方框中輸入電子郵件地址,多個郵件之間用半角逗號(,)分隔。

        愛思想(aisixiang.com)網站為公益純學術網站,旨在推動學術繁榮、塑造社會精神。
        凡本網首發及經作者授權但非首發的所有作品,版權歸作者本人所有。網絡轉載請注明作者、出處并保持完整,紙媒轉載請經本網或作者本人書面授權。
        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愛思想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傳播,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若作者或版權人不愿被使用,請來函指出,本網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愛思想 京ICP備1200786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602120014號.
        易康網
        特区彩票特区彩票官网特区彩票平台特区彩票app特区彩票邀请码特区彩票娱乐特区彩票快3特区彩票时时彩特区彩票走势图特区彩票ios 神木 | 博尔塔拉 | 海西 | 黄山 | 厦门 | 澳门澳门 | 长治 | 龙口 | 池州 | 安徽合肥 | 偃师 | 万宁 | 海北 | 南安 | 迪庆 | 长兴 | 邢台 | 绍兴 | 西藏拉萨 | 邳州 | 济南 | 扬中 | 金昌 | 扬州 | 博尔塔拉 | 江西南昌 | 鄂州 | 南充 | 宜宾 | 威海 | 阿里 | 德州 | 渭南 | 德阳 | 三沙 | 广饶 | 新沂 | 临夏 | 屯昌 | 阿拉尔 | 云浮 | 保定 | 象山 | 台南 | 三亚 | 咸阳 | 南平 | 广饶 | 佳木斯 | 铜陵 | 汉川 | 定西 | 延安 | 广元 | 文昌 | 苍南 | 昌吉 | 香港香港 | 泗洪 | 石嘴山 | 本溪 | 定州 | 孝感 | 澳门澳门 | 遵义 | 濮阳 | 南京 | 宁夏银川 | 瑞安 | 宜昌 | 保亭 | 潜江 | 陕西西安 | 陕西西安 | 汕尾 | 喀什 | 徐州 | 德州 | 海北 | 渭南 | 日照 | 巴彦淖尔市 | 黔南 | 湘西 | 昌都 | 寿光 | 五指山 | 贵州贵阳 | 宁夏银川 | 阿勒泰 | 达州 | 铜川 | 吉林长春 | 丽江 | 资阳 | 白沙 | 吐鲁番 | 宁德 | 桓台 | 晋中 | 抚顺 | 益阳 | 基隆 | 广元 | 灵宝 | 张家口 | 海拉尔 | 铁岭 | 泉州 | 阿坝 | 厦门 | 龙口 | 宜宾 | 兴安盟 | 丽水 | 承德 | 咸宁 | 桂林 | 池州 | 汝州 | 崇左 | 包头 | 包头 | 济南 | 昆山 | 保亭 | 永新 | 三亚 | 大理 | 吐鲁番 | 宣城 | 威海 | 阳春 | 新泰 | 辽阳 | 烟台 | 那曲 | 牡丹江 | 张北 | 蚌埠 | 肥城 | 白城 | 海拉尔 | 渭南 | 鹤岗 | 伊犁 | 万宁 | 黄石 | 雄安新区 | 玉林 | 泰安 | 连云港 | 汝州 | 喀什 | 南阳 | 毕节 | 义乌 | 章丘 | 宜宾 | 钦州 | 通辽 | 日土 | 铁岭 | 海南 | 吉安 | 图木舒克 | 安阳 | 普洱 | 博尔塔拉 | 巴彦淖尔市 | 肥城 | 博尔塔拉 | 东营 | 唐山 | 江苏苏州 | 广饶 | 深圳 | 改则 | 威海 | 日喀则 | 信阳 | 五指山 | 平顶山 | 常州 | 垦利 | 寿光 | 大连 | 兴化 | 鹤壁 | 温岭 | 本溪 | 潍坊 | 抚州 | 莒县 | 达州 | 临沂 | 诸暨 | 云南昆明 | 晋江 | 日喀则 | 酒泉 | 包头 | 塔城 | 新乡 | 邹平 | 克孜勒苏 | 柳州 | 顺德 | 嘉峪关 | 曲靖 | 蚌埠 | 金昌 | 河池 | 慈溪 | 博尔塔拉 | 运城 | 淄博 | 灵宝 | 伊春 | 义乌 | 河南郑州 | 和县 | 单县 | 涿州 | 顺德 | 公主岭 | 莱芜 | 临夏 | 雅安 | 台山 | 天水 | 博尔塔拉 | 防城港 | 河北石家庄 | 邹城 | 新乡 | 新沂 | 保亭 | 焦作 | 招远 | 商丘 | 新泰 | 宁德 | 邯郸 | 邳州 | 长葛 | 朔州 | 台山 | 滕州 | 日土 | 烟台 | 云浮 | 鹰潭 | 海南 | 阳江 | 平顶山 | 五指山 | 汕头 | 塔城 | 金坛 | 山南 | 泰州 | 仙桃 | 宜都 | 甘孜 | 绍兴 | 南平 | 东台 | 临沧 | 黑河 | 马鞍山 | 南平 | 阿拉尔 | 灌南 | 永康 | 宣城 | 五指山 | 嘉善 | 三亚 | 内蒙古呼和浩特 | 阿克苏 | 泗洪 | 珠海 | 博尔塔拉 | 阳江 | 山南 | 包头 | 昆山 | 琼海 | 澳门澳门 | 湖南长沙 | 遵义 | 石狮 | 台南 | 中卫 | 日喀则 | 驻马店 | 抚州 | 宣城 | 赣州 | 三亚 | 广汉 | 绥化 | 杞县 | 镇江 | 黄山 | 宜春 | 海南海口 | 海拉尔 | 威海 | 广元 | 诸暨 | 莆田 | 阳江 | 商丘 | 桐乡 | 海宁 | 玉林 | 江西南昌 | 海门 | 吐鲁番 | 苍南 | 山东青岛 | 齐齐哈尔 | 乳山 | 嘉峪关 | 永康 | 陕西西安 | 山南 | 雅安 | 海拉尔 | 曲靖 | 博尔塔拉 | 天水 | 昌都 | 湘潭 | 偃师 | 衡阳 | 禹州 | 海拉尔 | 山南 | 莆田 | 鹤岗 | 扬中 | 秦皇岛 | 台湾台湾 | 怀化 | 辽宁沈阳 | 桐城 | 凉山 | 盘锦 | 陵水 | 长兴 | 公主岭 | 白城 | 中山 | 瑞安 | 雄安新区 | 宜宾 | 株洲 | 天门 | 许昌 | 吉林 | 喀什 | 灌云 | 安庆 | 昌吉 | 抚顺 | 甘肃兰州 | 新余 | 桐城 | 鞍山 | 德宏 | 香港香港 | 南京 | 儋州 | 内江 | 安岳 | 绵阳 | 扬中 | 宝应县 | 朔州 | 毕节 | 大连 | 鄂尔多斯 | 呼伦贝尔 | 延边 | 长治 | 基隆 | 贵州贵阳 | 昭通 | 建湖 | 湖北武汉 | 运城 | 惠东 | 包头 | 襄阳 | 海南海口 | 大理 | 黄冈 | 德宏 | 东阳 | 阿勒泰 | 来宾 | 扬州 | 陵水 | 临沧 | 嘉善 | 聊城 | 抚州 | 鞍山 | 崇左 | 湛江 | 双鸭山 | 黑河 | 余姚 | 阳泉 | 澄迈 | 桂林 | 台山 | 云南昆明 | 菏泽 | 东莞 | 吉安 | 阿坝 | 新沂 | 安徽合肥 | 库尔勒 | 鹰潭 | 平潭 | 莆田 | 长垣 | 招远 | 内蒙古呼和浩特 | 常德 | 黄冈 | 任丘 | 焦作 | 明港 | 神木 | 佛山 | 苍南 | 瑞安 | 邳州 | 平潭 | 营口 | 五家渠 | 南安 | 象山 | 靖江 | 武威 | 大庆 | 柳州 | 永康 | 白银 | 济南 | 曲靖 | 永州 | 仙桃 | 广元 | 浙江杭州 | 保定 | 阿坝 | 锦州 | 阳江 | 单县 | 牡丹江 | 鹤岗 | 克孜勒苏 | 攀枝花 | 三河 | 广西南宁 | 遵义 | 乳山 | 张北 | 莒县 | 郴州 | 台州 | 阿拉善盟 | 浙江杭州 | 无锡 | 五家渠 | 建湖 | 邵阳 | 山东青岛 | 洛阳 | 建湖 | 荆门 | 辽宁沈阳 | 益阳 | 陕西西安 | 信阳 | 东方 | 巴彦淖尔市 | 济宁 | 白城 | 中山 | 东海 | 神农架 | 南京 | 镇江 | 灌南 | 遵义 | 汕头 | 哈密 | 贵港 | 怀化 | 宝鸡 | 神木 | 阿拉尔 | 台湾台湾 | 涿州 | 齐齐哈尔 | 湘西 | 台州 | 启东 | 五指山 | 延安 | 锦州 | 吐鲁番 | 榆林 | 克拉玛依 | 怀化 | 徐州 | 安顺 | 清远 | 白山 | 呼伦贝尔 | 福建福州 | 泉州 | 渭南 | 张掖 | 辽源 | 张掖 | 博尔塔拉 | 扬中 | 通辽 | 信阳 | 六安 | 沛县 | 海北 | 阿拉尔 | 沛县 | 濮阳 | 忻州 | 东海 | 金坛 | 梅州 | 台州 | 咸阳 | 六盘水 | 昭通 | 基隆 | 澳门澳门 | 吴忠 | 宁波 | 西藏拉萨 | 鹤壁 | 中卫 | 安康 | 山南 | 新沂 | 澄迈 | 盐城 | 诸暨 | 防城港 | 宁波 | 永新 | 和县 | 海丰 | 许昌 | 泉州 | 济南 | 昌吉 | 商丘 | 南通 | 东海 | 昌吉 | 朔州 | 三沙 | 郴州 | 五家渠 | 南充 | 黄南 | 龙口 | 新余 | 黄南 | 吴忠 | 义乌 | 黑河 | 昆山 | 青州 | 黄山 | 连云港 | 曲靖 | 三沙 | 石狮 | 开封 | 博尔塔拉 | 任丘 | 垦利 | 宁国 | 泰州 | 香港香港 | 泰安 | 福建福州 | 乌海 | 普洱 | 海安 | 菏泽 | 河北石家庄 | 武威 | 改则 | 衢州 | 吕梁 | 余姚 | 牡丹江 | 芜湖 | 黑龙江哈尔滨 | 内蒙古呼和浩特 | 博尔塔拉 | 岳阳 | 台北 | 泗洪 | 舟山 | 河北石家庄 | 南平 | 宁波 | 济宁 | 衢州 | 益阳 | 鹤壁 | 昆山 | 抚顺 | 阜新 | 德州 | 蚌埠 | 定西 | 钦州 | 文山 | 汕尾 | 日喀则 | 宁波 | 云浮 | 盐城 | 乳山 | 新乡 | 南通 | 常德 | 钦州 | 衡水 | 莆田 | 阳泉 | 威海 | 改则 | 仙桃 | 泗阳 | 诸暨 | 海南 | 辽宁沈阳 | 锡林郭勒 | 洛阳 | 吐鲁番 | 锡林郭勒 | 九江 | 三门峡 | 榆林 | 保定 | 安庆 | 铁岭 | 灌云 | 襄阳 | 神木 | 玉溪 | 济源 | 宝鸡 | 海拉尔 | 安徽合肥 | 扬中 | 资阳 | 凉山 | 湖南长沙 | 安岳 | 赣州 | 那曲 | 莒县 | 大连 | 安徽合肥 | 乐清 | 宜昌 | 上饶 | 安徽合肥 | 曲靖 | 内蒙古呼和浩特 | 怀化 | 广饶 | 永康 | 建湖 | 普洱 | 伊春 | 和田 | 济南 | 茂名 | 仁怀 | 顺德 | 东海 | 大丰 | 北海 | 桐乡 | 崇左 | 榆林 | 日照 | 张家口 | 黑龙江哈尔滨 | 玉环 | 临夏 | 庆阳 | 阿拉尔 | 甘南 | 山西太原 | 阿拉尔 | 龙口 | 湘西 | 松原 | 驻马店 | 香港香港 | 寿光 | 和田 | 鄢陵 | 朔州 | 亳州 | 吉安 | 攀枝花 | 秦皇岛 | 德清 | 林芝 | 温岭 | 漳州 | 单县 | 咸宁 | 怒江 | 晋中 | 玉溪 | 巴彦淖尔市 | 晋城 | 荣成 | 六安 | 宝应县 | 日土 | 呼伦贝尔 | 大兴安岭 | 河北石家庄 | 单县 | 中卫 | 鹰潭 | 海丰 | 阜新 | 天水 | 伊犁 | 儋州 | 武威 | 焦作 | 铜川 | 伊犁 | 儋州 | 衡阳 | 乐山 | 基隆 | 扬中 | 喀什 | 神木 | 唐山 | 山西太原 | 莱芜 | 南通 | 鹰潭 | 桓台 | 邵阳 | 通化 | 库尔勒 | 靖江 | 达州 | 安阳 | 锦州 | 和县 | 福建福州 | 海西 | 阿里 | 巴中 | 德清 | 抚州 | 芜湖 | 江门 | 青海西宁 | 湖州 | 日喀则 | 商丘 | 定安 | 南通 | 云南昆明 | 甘孜 | 石嘴山 | 甘肃兰州 | 兴化 | 许昌 | 荆门 | 株洲 | 鹤壁 | 贺州 | 固原 | 菏泽 | 信阳 | 济源 | 烟台 | 泰安 | 甘肃兰州 | 新余 | 安吉 | 武夷山 | 桐乡 | 长兴 | 运城 | 平潭 | 果洛 | 锡林郭勒 | 宁国 | 潍坊 | 图木舒克 | 安岳 | 商洛 | 台湾台湾 | 醴陵 | 海安 | 衢州 | 韶关 | 香港香港 | 嘉峪关 | 锡林郭勒 | 汉川 | 巴音郭楞 | 河源 | 梅州 | 赣州 | 宜昌 | 邯郸 | 邢台 | 伊犁 | 景德镇 | 宜昌 | 邵阳 | 芜湖 | 曹县 | 安康 | 永康 | 乌兰察布 | 武安 | 咸宁 | 吐鲁番 | 上饶 | 白沙 | 灌南 | 乌兰察布 | 鹤壁 | 十堰 | 白城 | 灌南 | 楚雄 | 启东 | 绍兴 | 阿拉尔 | 溧阳 | 绍兴 | 随州 | 张掖 | 燕郊 | 扬中 | 那曲 | 嘉兴 | 海西 | 南阳 | 中山 | 白沙 | 随州 | 溧阳 | 滕州 | 酒泉 | 桐乡 | 保亭 | 遵义 | 玉环 | 南充 | 陕西西安 | 牡丹江 | 保山 | 湖北武汉 | 如东 | 运城 | 盘锦 | 仁怀 | 昆山 | 桓台 | 三亚 | 苍南 | 保定 | 楚雄 | 六盘水 | 塔城 | 益阳 | 曲靖 | 湘西 | 仁怀 | 昆山 | 泰州 | 承德 | 湘西 | 大兴安岭 | 垦利 | 定安 | 九江 | 安徽合肥 | 淮南 | 温岭 | 濮阳 | 高雄 | 德清 | 桂林 | 沛县 | 长兴 | 鹤岗 | 滁州 | 濮阳 | 商丘 | 甘南 | 如皋 | 昌吉 | 白山 | 宁德 | 随州 | 宿州 | 阳春 | 南安 | 湖南长沙 | 江门 | 鹤岗 | 新余 | 河北石家庄 | 神农架 | 嘉善 | 海门 | 肥城 | 漳州 | 聊城 | 泗阳 | 吉林长春 | 鸡西 | 大丰 | 南通 | 台山 | 三明 | 余姚 | 延边 | 莱州 | 灌云 | 永新 | 益阳 | 东莞 | 揭阳 | 信阳 | 泰州 | 台北 | 安岳 | 阜阳 | 徐州 | 清徐 | 阿拉尔 | 武威 | 新余 | 雄安新区 | 澳门澳门 | 屯昌 | 铜川 | 如皋 | 江苏苏州 | 九江 | 鄂尔多斯 | 昭通 | 宝鸡 | 唐山 | 红河 | 景德镇 | 安顺 | 日喀则 | 铜川 | 绵阳 | 武威 | 潍坊 | 黄冈 | 亳州 | 屯昌 | 临沧 | 昌吉 | 新疆乌鲁木齐 | 运城 | 大庆 | 上饶 | 河源 | 泰州 | 舟山 | 四川成都 | 海拉尔 | 章丘 | 苍南 | 兴安盟 | 丹阳 | 黄南 | 铁岭 | 衡水 | 吐鲁番 | 邯郸 | 安康 | 眉山 | 辽阳 | 陇南 | 吴忠 | 延安 | 眉山 | 濮阳 | 盘锦 | 来宾 | 莆田 | 怀化 | 保定 | 文昌 | 丹东 | 抚顺 | 日喀则 | 鹰潭 | 启东 | 宣城 | 曲靖 | 台州 | 漯河 | 云南昆明 | 钦州 | 泸州 | 吉林 | 哈密 | 雄安新区 | 台湾台湾 | 伊犁 | 张家界 | 南通 | 朔州 | 临海 | 日土 | 池州 | 晋中 | 临夏 | 涿州 | 荆州 | 安庆 | 海拉尔 | 衡阳 | 海丰 | 眉山 | 新疆乌鲁木齐 | 荆门 | 江门 | 泰州 | 晋中 | 牡丹江 | 德州 | 东阳 | 灵宝 | 晋中 | 湘西 | 定州 | 乳山 | 南京 | 海南海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