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an id="vx99n"><nobr id="vx99n"></nobr></span>

    <form id="vx99n"><th id="vx99n"><progress id="vx99n"></progress></th></form>
      <form id="vx99n"></form>

      <sub id="vx99n"></sub>
      <address id="vx99n"><nobr id="vx99n"><progress id="vx99n"></progress></nobr></address>

        鄭力剛:一名旅加華人科學家的行與思

        選擇字號:   本文共閱讀 6864 次 更新時間:2019-06-08 10:30:58

        進入專題: 科學   人文   理性   愛國主義  

        鄭力剛  

          

           編者按:本期受訪者是旅加學者鄭力剛。鄭先生上世紀七八十年代在國內求學,后赴美留學、工作,現于加拿大自然資源部從事二氧化碳捕獲專業研究。在本期訪談中,他以上世紀八十年代的“求學者”、僑居海外的華人科學家、人文愛好者等多重身份提供了自己的觀察和見解。

           訪談人:振宇,李梅、張運昌對此文亦有貢獻。本文由愛思想網和學人Scholar聯合推出,以下簡稱“學人”。

        一、八十年代:“天真”的憧憬

          

           學人:改革開放后的八十年代,被人視為充滿蓬勃奮發的理想主義精神,是中國的“第二次啟蒙”。這段時間,您先后在湖南大學(本科,1978-1982)、清華大學(碩士研究生,1982-1984)學習數學專業并留校任教。請您給年青一代介紹一下當時求學和任教時所感受到的社會風貌、學術風氣和精神狀態。有人認為,當下中國愈發走向世俗社會,就您的觀察,前后有何延續和不同?

          

           鄭力剛:首先,非常感謝愛思想網給我提供和大家交流的這樣一個機會。多年來,大陸的網站我只看兩個:愛思想網和《南方周末》。大約兩年前開始不再關注《南方周末》,于是只剩下貴網。在下孤陋寡聞,才學粗淺,“訪談”實在不敢,交流勉強可以。

          

           我的確認同上世紀八十年代是中國自鴉片戰爭以來屈指可數的“大啟蒙”的一次。但那時的社會并非“充滿蓬勃奮發的理想主義精神”,至多可以說有不少年青人有相當的理想主義精神。事實上,經過“反右”和文革的那些人,每個人都知道自己的年華被荒唐的時代所毀滅,但更不堪回首的是人格的扭曲,“屈心而抑志兮,忍尤而攘詬”,盡管絕大多數人從未意識到這點。所以他們這些人是很難在八十年代依然“充滿蓬勃奮發的理想主義精神”。當然,他們這些人中也有嚴格意義下的理想主義者,如胡耀邦先生。

          

           八十年代的年青人的確有過“充滿蓬勃奮發的理想主義精神”的日子。那是八十年代的初期,在李澤厚、包遵信等人的啟導下,年青人對自己和社會的未來憧憬不已。然這“憧憬”是天真的,也是幼稚的。舉一例說,那時張潔的小說《愛,是不能忘記的》在年青人里風靡一時,但這貌似凄美真摯的愛情,事實上是虛幻和扭曲的。作家當然可以寫任何東西,然這一作品的風行卻足以說明作品以外的許多。

          

           我覺得狄更斯的名句“那是一個最美好的時代,那是一個最糟糕的時代;那是一個智慧的年頭,那是一個愚昧的年頭”最恰如其分地道出了八十年代的特征。八十年代初期那時的學生認認真真地讀書,那時的先生更是認認真真地教書和做學問。整個社會也呈現一種復興的狀態。而1979年的星星美展和1980年《詩刊》主辦的“青春詩會”則更是指向未來。記憶更深的是中國男排在二局落后南朝鮮的險情下,破斧沉舟,團結一致,硬是一個球一個球的拼,最后以哀兵之勇奪取了這場讓學生摔熱水瓶慶祝,呼出“振興中華”的歷史性口號的球賽。

          

           但另一方面,經過“反右”和“文革”毀滅性的破壞,文化已到奄奄一息的地步,社會道德和人格更是墮落到令人發指的程度。我相信在未來會有更多的人意識到后者給當代帶來的影響。那時,“象牙之塔”的高校精神已蕩然無存,有的是官黨文化及庸俗文化。做學生時還好一點,畢竟學生所接觸的是有限的。及至工作,“悲涼之霧,遍被華林”,幾被窒息。于是所有的希望全都寄在海外這個夢上,“只要我一息尚存”,就得為之而奮斗!剛出來時,給我最大震驚的不是其物質文明,而是其精神文明。對比是如此的強烈,讓我為被毀滅的中華文化而痛哭。

          

           如果自己對現代中國有一定的了解,那么對當代的中國在下幾乎沒有最基本的認識,當然不能就今日和八十年代的延續和不同而妄加評論。需要指出的是,“世俗”的社會是一個成熟社會的標志,每個人向往更好的物質和精神的生活并為之而努力是正常的,更是應該的。教導并希望大家都“胸懷祖國,放眼世界”是荒唐的。沒有社會良心和法律保障的“世俗”社會終究會成為弱肉強食的社會,沒有民主意識和制度的“世俗”社會更是有可能成為一個集權和獨裁的社會。

          

        二、優秀教師關鍵在于“自身的修養”

          

           學人:您在愛思想網上發表了數篇回憶恩師秦元勛、蕭樹鐵等先生的文章。此外,您還和同學在湖南大學設立了以肖伊莘老師命名的獎學金。您和老師的深切情誼令人動容,老一輩學者對后輩的關切、提攜和盡心盡責堪稱楷模,他們的人格魅力、道德情操也成為后人的終生財富。請您簡要介紹在求學、研究道路上影響至深的幾位老師。如果有志于成為一名“學為人師,行為世范”的優秀老師,您覺得在哪些方面需要奮斗、提升?

          

           鄭力剛:在相當的意義上來說,我是將幾位自己敬重的先生當著理想的人來看待的。在文革中接受小學及中學教育的我,大學畢業前后,漸漸覺得“思想被主義奸污的苦”。稍許有些覺醒的我,雖然朋友不少,但精神上是相對孤獨的。清華海寧王靜安先生紀念碑是我常去的地方(遺憾的是當時許多清華的教師,更不用說學生,不知道此碑。至于靜安先生是何許人知道的就更少了)。自己的精神支柱,求學期間,是秦元勛(秦公)和蒲福全先生;參加工作后,還加上蕭樹鐵先生。

          

        ▲秦元勛教授

          

           秦公是一位真正意義上的書生。在某種意義上說,先生的一生是一出典型的希臘悲劇。先生那剛直不阿、寧折不彎的意氣對我影響很大。我的博士后導師Scott Findlay教授的社會良心和對環境的關注以及對自己的自律(出生世家的他,開過最好的車是豐田卡羅拉,夏天從不用空調)更是讓我步其后塵。我精神上的導師,麻省理工學院Janos Beer教授,曾是世界級的劃艇運動員,集世界著名能源專家和小提琴家身份于一身,卻是溫潤如玉的謙謙君子。此位喜美術、博覽群書的先生,幾乎就是文化和文明的化身。

          

           ▲莫扎弦樂三重奏,1964年。左一持中提琴者是燃燒專家H.Palmer教授,中持小提琴者是世界著名能源專家Janos Beer教授,其右持大提琴者是一計算機教授。

          

           依我的理解,要成為“學為人師,行為世范”的優秀老師,最關鍵的是自身的修養。韓愈給“師者”的職能的定義是“傳道授業解惑”。授業與解惑在某種意義上可以解釋為技術層次上的,但“道”卻是思想、宗教和哲學意義上的。應試教育下成長的和在沒有學術自由環境工作的人們,如果再不依靠自身的修正,是不可能成為真正意義上的學者和知識分子的,至多只能是成為“匠人”。

          

           學人:近年來,國內學界出現了一系列師生關系失范而引發的事件(比如性騷擾、學生自殺、教師瀆職、舉報老師言論等)。加拿大等歐美國家是如何構建師生關系,并處理、應對相關問題?您認為國內學界上述問題頻發的根源在哪里?

          

           鄭力剛:依我的觀察,西方教育界教師瀆職的現象是非常少的。這里有幾個根本的原因,首先是因為西方社會普遍的敬業精神。更何況教師這一職業,包括小學、中學及大學,是很好的。在教育界工作的人是出于對教育的熱愛。第二,西方社會的道德規范,更重要的是其制度,使得徇私舞弊和濫用職權不可能成為一個頻發的問題。

          

           舉報老師言論這也許是大陸近年來的一個特殊然很令人擔憂的現象。學生不同意老師的觀點,這是很正常的,如果雙方能夠開誠布公心平氣和地討論,這更是應該鼓勵和支持的。但舉報并希望和導致校方對老師采取行政手段來修正和限制其言論,這是萬萬不可取的。說實在的,讓我擔心的是舉報這事對這些學生人格的影響。這不是一個有著健康和開放人格的青年所為,社會和學校對此更應慎重對待和加以引導。

          

           經過文革十年的浩劫,我曾真誠地相信,那個為主義而撕破家庭、師長、同事以及朋友這些最基本的社會親情和纖維的時代已過去了。然歷史常出人意料地重復。學生是天真的、無辜的,更容易誤導的。為了社會的未來,我們什么時候能夠毫無保留地懺悔歷史、檢討歷史,而救救孩子?


        三、氣候變化不只是“全球變暖”

          

           學人:您現在擔任加拿大自然資源部研究科學家,近年來主要研究二氧化碳捕獲問題。您是如何從數學研究轉向化工研究?請您介紹一下主要研究成果和觀點。

          

        (點擊此處閱讀下一頁)

            進入專題: 科學   人文   理性   愛國主義  

        本文責編:limei
        發信站:愛思想(http://www.2sungmin.com),欄目:學人訪談
        本文鏈接:http://www.2sungmin.com/data/116636.html
        文章來源:愛思想首發,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2sungmin.com)。

        90 推薦

        在方框中輸入電子郵件地址,多個郵件之間用半角逗號(,)分隔。

        愛思想(aisixiang.com)網站為公益純學術網站,旨在推動學術繁榮、塑造社會精神。
        凡本網首發及經作者授權但非首發的所有作品,版權歸作者本人所有。網絡轉載請注明作者、出處并保持完整,紙媒轉載請經本網或作者本人書面授權。
        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愛思想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傳播,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若作者或版權人不愿被使用,請來函指出,本網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愛思想 京ICP備1200786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602120014號.
        易康網
        特区彩票特区彩票官网特区彩票平台特区彩票app特区彩票邀请码特区彩票娱乐特区彩票快3特区彩票时时彩特区彩票走势图特区彩票io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