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an id="vx99n"><nobr id="vx99n"></nobr></span>

    <form id="vx99n"><th id="vx99n"><progress id="vx99n"></progress></th></form>
      <form id="vx99n"></form>

      <sub id="vx99n"></sub>
      <address id="vx99n"><nobr id="vx99n"><progress id="vx99n"></progress></nobr></address>

        丁耘:學術“中國性”的“危”與“機”

        選擇字號:   本文共閱讀 332 次 更新時間:2019-01-23 23:46:51

        進入專題: 中國話語   本土化   社會學科  

        丁耘  

           本文為2018年11月在第十六屆開放時代論壇“中國話語”發言稿。

          

           我今天要講社會科學的本土化,從哲學學科的角度切入中國學術“中國性”的“危”與“機”的話題。

           中國哲學界類似社會科學本土化的爭議,相對晚一些,恐怕要到本世紀。有代表性的,一個是中國哲學合法性的討論,本身這個問題非常有意思,我不知道其他的學科同仁有沒有關注。中國哲學本身要有合法性,在西方哲學的法庭當中,是成問題的,要為自己做辯護的,至于辯護是不是成功,這是次一位的問題,首先不是法庭而是被告,是需要辯護的,這是合法性討論的意義所在。

           另一個與社會科學本土化的討論類似的,和我們今天討論的話題有關的,在西方哲學領域里恐怕就是譯名之爭。歸根結底,這涉及的只是一個基本概念,用英文表達就是“being”。有的學者一直在爭論,在不斷地講到或回到這個概念的翻譯問題。中文學界一派主張翻譯成“存在”,還有一派主張翻譯成“是”。這一爭論恰恰是因為中國話語沒有一個概念,同時兼有斷定存在和表達聯系動詞。全部翻譯成“存在”,全部翻譯成“ 是”都有一定的問題。就這個問題一直在爭,從我做學生的時候開始,一直爭到我自己已經帶博士生了,已經比較無聊了。為什么一直爭?因為永遠爭不清楚。為什么爭不清楚?因為這個概念不可能沒有一點加工或損害地翻譯進來,一點不改地搬到中國語言中。

           這是西方哲學語言里頭等重要的概念。這個概念不成立,哲學就不能要了。本體論、形而上學和真理學說,都是和這些有關的。

           沿著上述兩個討論——這兩個討論都是十幾年前的事兒了——我也做過西方哲學中國化的話題。這個話題本身是很有意思的,比如哲學這個概念,翻譯成這個樣子,本身是借著日本人用中文再回傳到中國來的,原來在晚明有其他各種各樣的方法,例如有的翻成理學,這都是例子,表明了現代學術,或者說西學,進入中國,本身是有沖撞,有錯位的。這個錯位,一方面是進入中國,在不斷的糾結和掙扎當中定下來,另一方面嚴重地影響了現代中國學人自己對中國傳統學術的理解。

           我原來講過,如果說晚明將哲學理解為另外一種理學,那么晚清以來我們的學人則是把理學理解為另外一種哲學。主客的位置顛倒了。今天的哲學學科在中國古代是不存在的。古學之王經學在今天也是不存在的。古代的經學文獻,包括四子書,在今天文史哲都可以研究。例如文史哲的每一個系里都可以講論孟,但又無法確定究竟是哲學還是史學。這恰恰說明現在的學術定位是西方式的,處理中國古代的學問,既不完全貼合,也沒有辦法放棄。

           順著剛才幾位先生的話來講,我今天想做一個檢討。逝者如斯夫,話說出后的一瞬間就不再是你說話的那個瞬間了。我把新時期以來的中國學術切成三個20年。改革開放以來已經過去了兩個20年,接著我希望能展望一下未來的20年。馬上進入21世紀20年代,30年代一晃就到了。報告的主體就是分三塊:總結之前的兩個20年,展望未來的一個20年,最后做一個小結,中國的學人,活在這個時代,同代但不同代際的學人,共同有哪些任務。

           我們要區分一時的趨勢和長期的大勢。“勢”,這個東西是很奇怪的、自相矛盾的。“勢”里面總是包含一些看似主導一時的方向。現在的整體處境,學科的評價體系,包括財政撥款體制、學人的生存狀態、研究熱點等等,和我們十幾年前剛剛做青年教師的時候差別非常大。另一方面,我們身處在這個“勢”里,有各種各樣的抱怨。雖然僅僅停留在個人抱怨的層面,沒有上升到理論批判,但這些本身也是“勢”的一部分。“勢”總內含著自我否定。人類歷史到現在,沒有一個“勢”像直線那樣,從古到今地通下來,肯定回轉。

           20世紀80年代是一個對未來有憧憬,可以說是一個過渡的年代。不能因為它是過渡的就否定其價值,正是過渡引論了方向。80年代是有許多可能性的。后來的歷史發展展開了其中的一些可能性,但是以犧牲另外一些可能性為代價的。這些被犧牲的可能性或許是更可欲的東西。有的沒有實現的可能也許只是潛伏下來了,但更多的,或許就是一去不復返了。中國學術界自身的轉型,是從20世紀90年代開始的。當時有一個概括叫做“從思想到學術”。有一些善意的研究者認為,最好兩個都要。80年代雖然思想非常活躍,但是學術上是非常粗糙的,看原來的東西就可以發現。90年代隨著強調規范化,有很多的轉向標志,主要是學界的同仁刊物,比如說以汪暉等創辦的《學人》為標志。必須強調,80年代到90年代的學術轉向,完全基于學界自發的努力,試圖突破80年代研究的局限,其中佼佼者,無非是換個方式“思想”而已。雖然有對當代西學的大量譯介和學習,在問題意識、研究框架和討論共同體的基本選擇上仍是自主的,是為思想而學術的,甚至還不完全是為學術而學術,遑論為“國際發表”而學術。這和現在體制推動的“國際化”與發表崇拜完全是兩回事。

           強調規范化當然是為了強調學術性。規范是加在問題意識上的,所以當時的想法是最好把學術和思想結合起來,做到有學術性的思想和有思想的學術。這是美好的設想。歷史告訴我們,后來學術和思想是相互錯失的,漸行漸遠。可以說,方法失去了問題,問題失去了方法。學術要體現在具體的方法上,每一門學術有具體的方法。具體的研究方向有更具體的方法典范。方法需要典范,這個大家都很熟悉。現在的情況是,方法沒有問題只有課題,帶方法走的是課題不是問題,而且絕大多數課題是可以通過方法自我再生產的。麻煩就在這里。我和幾位先生交流了一下。羅崗教授給我介紹了佩里·安德森的一句話,他說現在的人文社會科學的學術產出單位都是論文,論文只能承載論文可以承載的東西,不可能承載很大的東西。文科的,包括人文的考核都不是鼓勵你寫書,而是鼓勵寫一篇篇的文章,你要寫大問題是不合適的,雖然有一些刊物,像《開放時代》,愿意選題大一些,也不可能像20世紀80年代那樣無邊無際。古今中西問題,就算給你50萬字,你能講清楚嗎?不可能。問題一定要轉化為具體的課題。課題和問題意識,在學術上不可能分離,但課題太小。現在聰明的文科本科生,給自己立一個所謂前沿的小課題,二手文獻有,但是有限,幾乎不需要太多的預先學習的積累,沒有問題意識的引導,又很容易有虛假的研究成就感。這樣下去,大的問題很快就會被驅逐出文科。而大的問題意識也沒有找到合適的方法,現在沒有辦法變成學術范式,只能是綱領性的設想。

           20世紀90年代是學術化、規范化的時代。21世紀頭十年是課題化與國際化的起步階段。20世紀10年代是大學的科研與教育的國際化取得體制支持而狂飆突進的年代。大家身處國際化的漩渦之中。用陳寅恪的話講,巧者、不肖者順勢、造勢,拙者、賢者茫然、痛苦。中國正面臨歷史上最大的留學運動,也可能是人類歷史上最大規模的留學運動。要說展望,過不了多久,我們可以看到留學生源源不斷地回來,把本土培養的學生擠到邊緣去,大換血。這是這個世紀以來的波瀾導致的,溯因當然遠不止今日,還有發表中心主義、國際學刊的崇拜、教學體系激進的美國化,等等。

           當前最大的危險恐怕是,中國思想的問題意識和學術課題生產再生產的體系非常明顯地分離了。這個分離的趨勢,現在還看不見有扭轉的可能性。如果這個趨勢不扭轉,中國學術界將名存實亡,整個學界的認同是西方的某個學派。

           另一方面,問題意識當中原理性、基礎性的部分,則是被純學院驅逐到民間的或者是官方的理論界和智庫之中。在座的有一些非常不錯的青年學者,就有兩類作品:學術的和理論的。理論作品的影響固然很好、很大,但我更希望你們的東西成為專業必修課的基礎參考讀物,比如章永樂的一些作品是有希望的。他研究康有為和清帝遜位的那些書,和他參寫的《大道之行》是兩回事。就是在同一位作者身上,大問題意識和學術表達也脫節了。這不是他個人想脫節,大勢如此。當然,章永樂的學術書,問題意識和學術話題結合得非常好,值得他的一些同輩學習。

           關于未來20年和30年的中國學術的總體判斷,可以有幾種可能。第一種可能是留學運動的影響達到頂峰,中國學術界全部換血。這是學術和教育上的休克療法,也就是中國學術史的又一次大斷裂。歸根結底,這就是沒有真正的“中國學術”,而只是“學術在中國”,也就是國際學術界的中國區分部及其總代理之類。

           中國思想自身的問題意識徹底喪失,或者只有象征性的存在,中國思想成為沒有學術肉身的幽魂;而學院里的學術,應對的是西方學刊弄的那些主流“前沿”話題,和中國思想沒有多大的關系,這是一種可能。

           第二種可能是中國思想自身的問題意識不絕如縷,且能轉化成各層次的學術議題,重建中國學術的學術主權和自主性,學術共通性可以再生產。這個局面,我稱之為學術上的再建國。這非常可欲,但現在看上去,實現的可能性,或無曲折地實現的可能性會小一些。

           可能性之第三種,就是第一種可能成為學界主流,第二種可能是學界的邊緣。雖然是學界邊緣,仍然在學界,且不止一種模式。比如說賀雪峰老師帶團隊的模式,還有北京、上海一些學人保持的一些模式。我們可能不會斷,這已經是比較樂觀的估計了,即使不會斷,也是邊緣的。

           最后提一點兒期望,期望中國學術未來能做到:首先,現實問題化;其次,問題學術化;第三,學術自我批判與整合化。所謂現實問題化,就是說最大的問題意識來源于現實。所謂問題學術化,就是要為問題的提出和回應找到學術方法。為問題找到方法,而非僅僅大而化之地闡釋與空想,這非常重要,也非常艱難。這是我們的本分,是我們最應該去做的事情。沒有這一層,所謂的中國話語只能淪為媒體中另外一個方向的口號,雖然有時也需要,但行之不遠,只能是權宜之計。學術要有一個自我的批判,即學術一方面要不斷自我檢討、綜合,同時要以學術的方式檢討學術。怎么自我批判呢?在運用中必然要經歷各種調整,這就是一種批判。以范式檢討的方式自我審視學術,這也是一種批判。把各種不同的,甚至看上去相反的傳統和資源——西方的、中國的、傳統的、現代的——進行批判性的綜合,這可以說是學術上的“通三統”。國際化也有個好處,現在中國的學院是世界上最熱鬧的地方,基本上所有學派和傳統正集結在一個小小的院系里,未來一定會“打架”。歐美的院系往往一派獨大,人數又少,單薄了些。古今中西之爭、科學玄學之爭、科學人文之爭、資本主義社會主義等等大爭論,就會在同一個學科甚至二級學科中發生。“打架”時間長了,過一兩代有大人物出來,一定會有綜合。我們不要放棄根據地去打游擊戰。我們的正事是在學院里面做事情,守先待后。如果最后能出這樣的人物,把所有的資源調動起來,對中國和世界這幾個世紀的變化、曲折有一個完整性的回應,這是學術中國性擺脫危機走上真正復興的一個最好的結局,也是我作為中國學人的最后希望。

          

          

            進入專題: 中國話語   本土化   社會學科  

        本文責編:陳冬冬
        發信站:愛思想(http://www.2sungmin.com),欄目:天益學術 > 哲學 > 哲學演講稿
        本文鏈接:http://www.2sungmin.com/data/114774.html
        文章來源:《開放時代》雜志2019年第一期

        3 推薦

        在方框中輸入電子郵件地址,多個郵件之間用半角逗號(,)分隔。

        愛思想(aisixiang.com)網站為公益純學術網站,旨在推動學術繁榮、塑造社會精神。
        凡本網首發及經作者授權但非首發的所有作品,版權歸作者本人所有。網絡轉載請注明作者、出處并保持完整,紙媒轉載請經本網或作者本人書面授權。
        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愛思想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傳播,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若作者或版權人不愿被使用,請來函指出,本網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愛思想 京ICP備1200786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602120014號.
        易康網
        特区彩票特区彩票官网特区彩票平台特区彩票app特区彩票邀请码特区彩票娱乐特区彩票快3特区彩票时时彩特区彩票走势图特区彩票ios 灌云 | 济宁 | 毕节 | 济源 | 东台 | 禹州 | 象山 | 神木 | 甘肃兰州 | 随州 | 镇江 | 那曲 | 改则 | 临沧 | 果洛 | 如皋 | 泉州 | 内江 | 崇左 | 菏泽 | 鹤岗 | 迪庆 | 庄河 | 桐城 | 信阳 | 阳泉 | 西藏拉萨 | 大庆 | 本溪 | 龙口 | 澄迈 | 朝阳 | 诸暨 | 仁怀 | 博尔塔拉 | 塔城 | 牡丹江 | 铜仁 | 邯郸 | 阿拉尔 | 武威 | 西双版纳 | 天水 | 沭阳 | 泗阳 | 嘉峪关 | 那曲 | 平顶山 | 海安 | 涿州 | 景德镇 | 来宾 | 咸阳 | 寿光 | 泗阳 | 牡丹江 | 厦门 | 文昌 | 渭南 | 保山 | 咸宁 | 邹平 | 渭南 | 日喀则 | 莱州 | 廊坊 | 日土 | 岳阳 | 大同 | 南通 | 滨州 | 葫芦岛 | 鄢陵 | 黄石 | 齐齐哈尔 | 徐州 | 咸宁 | 汉中 | 浙江杭州 | 哈密 | 通化 | 日照 | 临沂 | 丹阳 | 义乌 | 嘉兴 | 和田 | 舟山 | 沛县 | 朔州 | 燕郊 | 阳春 | 和县 | 招远 | 大同 | 辽阳 | 内江 | 辽宁沈阳 | 宁波 | 保定 | 大兴安岭 | 平潭 | 库尔勒 | 莱州 | 扬州 | 大丰 | 铁岭 | 无锡 | 延安 | 巴彦淖尔市 | 天长 | 白银 | 沧州 | 慈溪 | 广元 | 双鸭山 | 吉林长春 | 启东 | 瑞安 | 西藏拉萨 | 仙桃 | 株洲 | 延安 | 和田 | 玉林 | 上饶 | 怀化 | 莱州 | 吐鲁番 | 宣城 | 正定 | 淮北 | 五家渠 | 日照 | 固原 | 铜川 | 保定 | 绵阳 | 安顺 | 鸡西 | 宁夏银川 | 白山 | 宿迁 | 巴中 | 赵县 | 铜川 | 高雄 | 馆陶 | 如皋 | 柳州 | 六安 | 汉川 | 衡阳 | 渭南 | 怀化 | 仁寿 | 日喀则 | 辽阳 | 岳阳 | 庄河 | 自贡 | 琼海 | 克拉玛依 | 亳州 | 信阳 | 六盘水 | 广饶 | 海宁 | 广汉 | 广西南宁 | 乌海 | 阳春 | 湘西 | 宝应县 | 铜陵 | 万宁 | 余姚 | 庄河 | 淮北 | 阿里 | 韶关 | 六安 | 荆门 | 图木舒克 | 海拉尔 | 温岭 | 阿拉尔 | 台州 | 四平 | 沧州 | 吴忠 | 沭阳 | 单县 | 新乡 | 衡阳 | 山东青岛 | 儋州 | 昆山 | 湖南长沙 | 江西南昌 | 吴忠 | 吉林 | 文昌 | 昭通 | 海北 | 澳门澳门 | 德阳 | 宁夏银川 | 阿拉尔 | 江门 | 长兴 | 定州 | 周口 | 韶关 | 百色 | 伊春 | 萍乡 | 赣州 | 锡林郭勒 | 大庆 | 南通 | 黄石 | 日土 | 长葛 | 遵义 | 雄安新区 | 十堰 | 肥城 | 广元 | 济南 | 泸州 | 庆阳 | 吴忠 | 临海 | 台北 | 九江 | 清徐 | 新泰 | 鞍山 | 吉安 | 蓬莱 | 宣城 | 益阳 | 嘉峪关 | 河池 | 保定 | 濮阳 | 嘉峪关 | 梅州 | 盘锦 | 东莞 | 海东 | 甘肃兰州 | 东台 | 山南 | 衢州 | 简阳 | 日土 | 东海 | 濮阳 | 承德 | 邳州 | 天门 | 宁德 | 沛县 | 漯河 | 咸宁 | 景德镇 | 黔南 | 海丰 | 济南 | 龙岩 | 榆林 | 宝鸡 | 瓦房店 | 长兴 | 蚌埠 | 喀什 | 天门 | 慈溪 | 萍乡 | 嘉兴 | 锡林郭勒 | 大庆 | 绍兴 | 马鞍山 | 东营 | 澄迈 | 迁安市 | 东阳 | 辽宁沈阳 | 仁怀 | 包头 | 永新 | 绵阳 | 招远 | 河源 | 雅安 | 公主岭 | 潜江 | 濮阳 | 呼伦贝尔 | 商洛 | 漯河 | 昌都 | 南京 | 湖南长沙 | 鄢陵 | 长兴 | 鞍山 | 迁安市 | 肥城 | 辽阳 | 鄂尔多斯 | 达州 | 黑河 | 大同 | 三河 | 廊坊 | 如皋 | 忻州 | 高密 | 曹县 | 巴彦淖尔市 | 莆田 | 渭南 | 阜阳 | 呼伦贝尔 | 桓台 | 黔西南 | 揭阳 | 中山 | 广西南宁 | 鄂州 | 邢台 | 新余 | 改则 | 凉山 | 绥化 | 白沙 | 秦皇岛 | 锦州 | 醴陵 | 红河 | 瓦房店 | 滁州 | 宣城 | 南平 | 吉林 | 吉林长春 | 漯河 | 楚雄 | 汕尾 | 四平 | 阿拉尔 | 阿勒泰 | 安吉 | 新泰 | 河源 | 葫芦岛 | 淄博 | 黄冈 | 红河 | 松原 | 泰州 | 黔西南 | 邳州 | 邹平 | 金坛 | 湖北武汉 | 海拉尔 | 揭阳 | 咸宁 | 安阳 | 建湖 | 阿拉尔 | 怀化 | 日土 | 厦门 | 怀化 | 金华 | 乌海 | 铁岭 | 广汉 | 果洛 | 内江 | 广汉 | 三亚 | 清远 | 永州 | 铜陵 | 佛山 | 临汾 | 东台 | 宜宾 | 广饶 | 怀化 | 乐山 | 十堰 | 铜川 | 怀化 | 荆门 | 庄河 | 齐齐哈尔 | 酒泉 | 神农架 | 庆阳 | 如皋 | 潜江 | 黄山 | 济宁 | 西藏拉萨 | 益阳 | 万宁 | 眉山 | 丹阳 | 许昌 | 德州 | 怀化 | 克孜勒苏 | 海拉尔 | 金坛 | 神农架 | 衡阳 | 呼伦贝尔 | 云浮 | 招远 | 宁国 | 阿拉善盟 | 巢湖 | 芜湖 | 攀枝花 | 云南昆明 | 长垣 | 阜新 | 金昌 | 安岳 | 淮安 | 酒泉 | 湛江 | 邳州 | 玉环 | 宜宾 | 丹阳 | 滁州 | 桐乡 | 诸城 | 辽源 | 郴州 | 大庆 | 临汾 | 宁波 | 日喀则 | 临海 | 衡阳 | 张家界 | 咸阳 | 运城 | 吉林长春 | 改则 | 马鞍山 | 简阳 | 鹤壁 | 锡林郭勒 | 包头 | 台湾台湾 | 余姚 | 桂林 | 衡阳 | 泸州 | 塔城 | 大理 | 仙桃 | 庄河 | 台北 | 杞县 | 义乌 | 五家渠 | 大兴安岭 | 河源 | 鄂尔多斯 | 松原 | 永康 | 文山 | 保定 | 南平 | 六安 | 邵阳 | 偃师 | 台中 | 东阳 | 梧州 | 湖南长沙 | 阳泉 | 西藏拉萨 | 日喀则 | 喀什 | 日喀则 | 忻州 | 邯郸 | 张家界 | 攀枝花 | 明港 | 吉林 | 涿州 | 顺德 | 绥化 | 怀化 | 漯河 | 宜春 | 巴彦淖尔市 | 吉安 | 西双版纳 | 金华 | 滕州 | 宁国 | 漳州 | 商洛 | 滁州 | 黄山 | 塔城 | 黔东南 | 泗阳 | 三门峡 | 平潭 | 宜宾 | 灌南 | 内蒙古呼和浩特 | 宁波 | 改则 | 运城 | 涿州 | 鹤壁 | 乐平 | 寿光 | 济宁 | 周口 | 宜宾 | 瓦房店 | 莱州 | 枣庄 | 新余 | 淄博 | 宁德 | 陕西西安 | 大丰 | 柳州 | 海丰 | 三沙 | 广汉 | 张掖 | 黄冈 | 如皋 | 龙口 | 百色 | 肥城 | 高密 | 武威 | 仁寿 | 那曲 | 阳泉 | 攀枝花 | 大连 | 安顺 | 湖南长沙 | 乌海 | 义乌 | 襄阳 | 雅安 | 赵县 | 盘锦 | 鄂尔多斯 | 高雄 | 迁安市 | 岳阳 | 定州 | 营口 | 天门 | 南充 | 泗洪 | 珠海 | 锡林郭勒 | 锦州 | 灌南 | 庆阳 | 甘孜 | 荆门 | 遵义 | 阿拉尔 | 东莞 | 永州 | 瓦房店 | 任丘 | 昌吉 | 泗洪 | 湘潭 | 遵义 | 泗阳 | 宣城 | 庄河 | 百色 | 海宁 | 内江 | 巴音郭楞 | 信阳 | 咸宁 | 庆阳 | 东营 | 泗洪 | 六安 | 吴忠 | 阜新 | 楚雄 | 内江 | 鹤岗 | 眉山 | 毕节 | 和县 | 宁波 | 乐山 | 延边 | 景德镇 | 蓬莱 | 金华 | 咸阳 | 保山 | 甘肃兰州 | 眉山 | 香港香港 | 濮阳 | 瓦房店 | 铜陵 | 葫芦岛 | 东莞 | 四平 | 台南 | 晋城 | 宣城 | 漯河 | 泰兴 | 海南海口 | 单县 | 安徽合肥 | 公主岭 | 霍邱 | 金坛 | 库尔勒 | 白银 | 大庆 | 岳阳 | 松原 | 钦州 | 启东 | 泰安 | 泰州 | 葫芦岛 | 铜仁 | 延边 | 汕头 | 蓬莱 | 启东 | 琼中 | 宿州 | 黄石 | 霍邱 | 曲靖 | 青海西宁 | 鄂尔多斯 | 南阳 | 锦州 | 榆林 | 朔州 | 渭南 | 滕州 | 日喀则 | 张家界 | 上饶 | 芜湖 | 阿坝 | 宜昌 | 泰兴 | 曲靖 | 恩施 | 宿州 | 湘西 | 简阳 | 泰安 | 寿光 | 台北 | 建湖 | 吉林长春 | 慈溪 | 广元 | 平顶山 | 舟山 | 阳春 | 靖江 | 临沂 | 襄阳 | 海东 | 黄山 | 遵义 | 芜湖 | 仁怀 | 山东青岛 | 山东青岛 | 燕郊 | 顺德 | 鸡西 | 吴忠 | 黄冈 | 张北 | 绥化 | 垦利 | 单县 | 台湾台湾 | 偃师 | 金华 | 阿勒泰 | 三河 | 甘南 | 任丘 | 洛阳 | 昭通 | 台湾台湾 | 广汉 | 吉林 | 仁寿 | 兴化 | 伊春 | 铁岭 | 洛阳 | 通化 | 云浮 | 盐城 | 恩施 | 海宁 | 阳江 | 偃师 | 崇左 | 海丰 | 顺德 | 陵水 | 文昌 | 儋州 | 宝应县 | 汕尾 | 台中 | 吐鲁番 | 驻马店 | 湖北武汉 | 香港香港 | 宜昌 | 江苏苏州 | 庆阳 | 嘉兴 | 安康 | 通化 | 新泰 | 乳山 | 枣阳 | 包头 | 遂宁 | 莱芜 | 清远 | 海拉尔 | 株洲 | 文昌 | 昌都 | 阳春 | 正定 | 揭阳 | 无锡 | 凉山 | 铜仁 | 包头 | 株洲 | 泉州 | 大庆 | 浙江杭州 | 屯昌 | 东莞 | 宁夏银川 | 广西南宁 | 阿勒泰 | 晋城 | 渭南 | 迁安市 | 潍坊 | 徐州 | 沛县 | 泰州 | 诸城 | 高密 | 黄石 | 汝州 | 那曲 | 海门 | 黑龙江哈尔滨 | 吉林长春 | 库尔勒 | 辽阳 | 灌云 | 大理 | 衡阳 | 黑河 | 东莞 | 东阳 | 防城港 | 七台河 | 东营 | 宜昌 | 武威 | 泰州 | 南平 | 绵阳 | 瓦房店 | 盐城 | 潜江 | 图木舒克 | 绵阳 | 襄阳 | 绵阳 | 海西 | 石河子 | 包头 | 许昌 | 江门 | 咸阳 | 鹤岗 | 简阳 | 娄底 | 泸州 | 鞍山 | 长兴 | 高雄 | 柳州 | 泰兴 | 大丰 | 三门峡 | 新乡 | 邳州 | 大丰 | 柳州 | 大丰 | 新疆乌鲁木齐 | 乐清 | 保亭 | 涿州 | 东方 | 溧阳 | 蓬莱 | 牡丹江 | 乌兰察布 | 海东 | 玉溪 | 驻马店 | 绵阳 | 文昌 | 河北石家庄 | 桐乡 | 西藏拉萨 | 亳州 | 昌吉 | 澳门澳门 | 江苏苏州 | 铜仁 | 阜阳 | 诸城 | 双鸭山 | 库尔勒 | 开封 | 梅州 | 顺德 | 云南昆明 | 曹县 | 燕郊 | 扬州 | 泗洪 | 本溪 | 肥城 | 德清 | 保定 | 安庆 | 晋中 | 徐州 | 滨州 | 信阳 | 台中 | 靖江 | 济宁 | 大丰 | 燕郊 | 平顶山 | 吕梁 | 孝感 | 灌南 | 天水 | 喀什 | 仁寿 | 阿克苏 | 湘潭 | 宁波 | 宜昌 | 永州 | 桐城 | 燕郊 | 宿州 | 神农架 | 泉州 | 蚌埠 | 石嘴山 | 通辽 | 嘉善 | 果洛 | 宜昌 | 梧州 | 牡丹江 | 淮南 | 淮安 | 仁寿 | 眉山 | 新余 | 厦门 | 沭阳 | 吕梁 | 驻马店 | 阿拉善盟 | 聊城 | 保定 | 福建福州 | 玉溪 | 中卫 | 运城 | 丽水 | 烟台 | 那曲 | 晋城 | 伊犁 | 七台河 | 五家渠 | 宜昌 | 扬州 | 海宁 | 白城 | 甘肃兰州 | 东海 | 黑龙江哈尔滨 | 吕梁 | 靖江 | 阿克苏 | 温州 | 寿光 | 汉川 | 雅安 | 汝州 | 临夏 | 湖州 | 扬州 | 陵水 | 永州 | 常德 | 台南 | 咸宁 | 东方 | 明港 | 伊犁 | 怒江 | 渭南 | 长葛 | 大庆 | 五指山 | 杞县 | 锡林郭勒 | 临夏 | 扬州 | 嘉峪关 | 临汾 | 绵阳 | 白银 | 德清 | 济源 | 灌南 | 沭阳 | 泰兴 | 和田 | 抚州 | 哈密 | 沧州 | 沛县 | 四川成都 | 霍邱 | 抚州 | 雄安新区 | 鄂尔多斯 | 临汾 | 大兴安岭 | 怒江 | 威海 | 驻马店 | 如皋 | 东阳 | 安康 | 云南昆明 | 常州 | 新沂 | 偃师 | 台湾台湾 | 赵县 | 伊春 | 濮阳 | 许昌 | 锡林郭勒 | 南安 | 雅安 | 开封 | 延边 | 雅安 | 宣城 | 临猗 | 海宁 | 喀什 | 乌兰察布 | 明港 | 云南昆明 | 晋中 | 通辽 | 池州 | 德清 | 仁怀 | 河源 | 泗洪 | 四平 | 承德 | 台湾台湾 | 和县 | 东海 | 张家口 | 三河 | 武安 | 衡阳 | 宝鸡 | 阿里 | 吕梁 | 高雄 | 无锡 | 吉林长春 | 乌兰察布 | 乌兰察布 | 库尔勒 | 周口 | 开封 | 聊城 | 高雄 | 新泰 | 博尔塔拉 | 甘南 | 阿坝 | 台湾台湾 | 酒泉 | 亳州 | 阿坝 | 广安 | 宿迁 | 烟台 | 日喀则 | 鄂尔多斯 | 九江 | 仁寿 | 仁寿 | 威海 | 徐州 | 威海 | 大同 | 淮安 | 延安 | 陵水 | 鄂尔多斯 | 淄博 | 长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