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an id="vx99n"><nobr id="vx99n"></nobr></span>

    <form id="vx99n"><th id="vx99n"><progress id="vx99n"></progress></th></form>
      <form id="vx99n"></form>

      <sub id="vx99n"></sub>
      <address id="vx99n"><nobr id="vx99n"><progress id="vx99n"></progress></nobr></address>

        劉東:中國只有“動手派”和“袖手派”

        ——我編學術叢書的一點體會
        選擇字號:   本文共閱讀 1818 次 更新時間:2018-11-13 23:17:11

        進入專題: 改革開放四十年   圖書編輯  

        劉東  

          

        八十年代的“學術熱”與叢書編委會


           八十年代中國知識團體的雛形,主要以叢書編委會的形式出現。這首先是因為,在改革開放剛剛起步的時候,讀書人乃至老百姓對于書籍的渴望,是現在的我們所不能想象的。尤其是,“走向未來”叢書的銷量,簡直跟文革時代賣新版《毛選》似的,讀者從半夜就開始排隊,等到新華書店早上一開門,玻璃柜臺馬上就被擠爛了,很多書幾乎當場就決定再版,而我自己翻譯的《馬克斯·韋伯》,第一版的印數就過了10萬冊。

           在這種民間熱情的推動下,就逐漸形成了一種“編委會文化”,一時間各種編委會滿天飛,這顯然是在特殊體制的夾縫中,適逢其時地產生出來的。如果不是橫遭外力的阻斷,這一初具雛形的制度也許可以順勢在民間逐漸成長起來。算起來,在林林種種的編委會中間,最有力量也最成氣候的,還要數最早的“走向未來”叢書編委會,和后起的“文化:中國與世界”編委會。我碰巧同時參與了這兩者,所以,從那時起就不得不兩相比較,因為雖說兩邊都屬于讀書人,但文化氛圍、操作模式和價值認同卻大為不同。

           后起的“文化:中國與世界”編委會,是由一批公認的“后起之秀”組成的,所以書卷氣相對要更濃一些,也更跟我本人的追求更投合一些。從這個意義上講,現在所看到的學界的一時之選,有很多是在當時就已經被“選”出來的,并從此就在學界活躍了幾十年。甘陽不知從哪里聽來的,說外邊還把我們當年的這批人,戲稱為所謂“學界的太子黨”,因為這些人都屬于老先生的嫡傳,比如甘陽是張世英的弟子,陳嘉映、王煒是熊偉的弟子,陳來是張岱年的弟子,陳平原、錢理群是王瑤的弟子,而我則是李澤厚的弟子,等等。

           當然說到根子上,這種叢書編委會的制度文化,還要溯源于“走向未來”叢書的創辦。這是一種很有創意的制度變通,也相當貼合于當時的扭曲國情,所以一經發明就被廣泛地效仿開來。我也從這個編委會里,學到了進行出版操作的能力,直接影響了我后來選擇長期介入出版的事業。在當時,出版社具有微妙的兩面性:一方面它是事業單位,要執行上峰發下的紅頭文件,不能偏離官方的明文規定;另一方面,它又要把眼睛盯緊圖書市場,以迎合廣大讀者的消費需求。正是這后一個方面,導致它必然急切地要尋找好書。由此一拍即合的是,這幫剛開始有點想法的學子,要么具有強烈的文化追求,要么具有強烈的用世之志,就正好結成一個松散的團體,來彌補自己有限的名氣和影響力,加強自己跟出版社的談判地位。正因為這樣,編委會也就成了集結新興知識人的一種靈活方式。

           在沒有這種叢書編委會之前,我們如果想要發表點什么,都是盲人瞎馬地向外郵寄,出版部門如果不愿采用,就會給寄回來。那時候總的情況是“人為刀俎,我為魚肉”。八十年代的年輕人,既然是應當時的機運而生,那么處在思想解放的大環境下,相形之下就更難于安分,所以大家就自然而然地想到,如果自己能結成一個團隊,依靠這個團隊的疊加優勢,也就有了跟出版社談判的籌碼。而最終達成的談判結果則是,先由編委會負責選題與組稿,再由出版社負責終審和印行。由于這種足以造成“雙贏”的形式,經濟效益和社會效益都很好,所以在四川人民出版社之后,幾乎所有的出版社也都“何樂而不為”,很快共同造成了圖書市場的繁榮。

           到《西方的丑學》被編委會接受時,剛好趕上“走向未來”叢書的第三批,盡管那個版本現在已經很難找到了,但當時第一版印數卻是4萬冊,第二版的印數加到了9萬冊。不過,盡管現在說起來都難以置信,可是在第一版印刷的時候,我只收到了兩千多塊錢的稿費,而第二版的大規模加印,也只額外再付給我八十多塊錢。那時候出版社的付酬標準,是基本稿酬加上印數稿酬,而后者幾乎就等于零。最少的時候,我甚至拿到過五毛多錢的印數稿酬。

           現在想想,會覺得歷史給我們開了玩笑——這輩子就當了一回“暢銷書作家”,還沒有拿到暢銷書的稿酬!試想那時候的圖書,選題的視野多么狹窄,翻譯得多么急就,制作得多么粗糙,而結果卻賣掉了這么多。可我現在主編的各種叢書,不要說選題和翻譯都精心多了,還都花了很多心思來做設計,書里書外的紙張也好多了,卻往往只有幾千冊的銷量。反正不管是在哪種情況下,我們得到的物質性報酬總是很少,好像冥冥中只能忍受“命窮”。

          

        中國只有“動手派”和“袖手派”

          

           在八十年代,北京知識界有三個主要的山頭:“走向未來”叢書編委會、“文化:中國與世界”叢書編委會和“中國文化書院”,這中間的最后一個,我是到了九十年代,才在名義上加入了的。1985年,“走向未來”叢書接受了我的《西方的丑學》,劉青峰又給我看了金觀濤所寫的一段話,大意是必須把我納入編委會。可我當時的情況還比較特殊,仍然在外地教書,而編委會的其他成員都在北京,但我已為叢書做出了很多貢獻。不過,我很快也就負笈京城了,而且憑著山東人的爽快熱情,承擔了很多后期的工作,因為那時“走向未來”編委會中的很多人,都開始進入機要部門工作了。

           幾乎就在同時,我又參加了“文化:中國與世界”編委會,它的主要成員是甘陽、劉小楓、蘇國勛、陳嘉映等人。我們最早是想把它交給工人出版社出版,而且已經在那邊推出了一本《愛的藝術》。后來,正趕上有位沈昌文,從人民出版社領出來一個“三聯書店”的副牌子,其實什么資產都還沒有,好像還分得了幾十萬的負資產(債務),他就把這套書的出版計劃給拿走了。而正是這套書,以及我們這批人的加入,奠定了三聯書店后來在中國學術界的地位。

           至于“海外中國研究”叢書的動議,構思于我在社科院讀博士期間。當時南京大學跟約翰·霍普金斯大學率先合作,辦了一個中美文化研究中心,這在全國范圍內都算是領先的,而南大正好又是我的母校,所以我自然就會在那邊,接觸到了很多中國研究的著作。那時候的中國真是相當閉塞,很多人都根本不知道,海外竟然有那么多漢學家,其研究水準竟然又那么高,所以第一次向出版社介紹時,有人的反映竟是“外國人哪能懂得中國?”除了坐落在南京的中美文化研究中心,還有坐落在北京的國家圖書館,當時它還叫北京圖書館,里面有個西文新書陳列室,那里也有不少最新的漢學著作。正是這些著作逐漸說服了我,讓我想到應當把它們介紹給國人,于是就試著做起這套譯叢。

           當時,無論在甘陽的還是在我的口頭上,都把“文化:中國與世界”稱為“大叢書”,而“海外中國研究叢書”則是“小叢書”,是我本人的小小的“自留地”。當時還根本不能想象,在突然遭到天翻地覆之后,這套漢學叢書反而熬成了“大叢書”,甚至是國內規模最大的學術叢書。在熬到這一步的過程中,江蘇人民出版社大概換了五、六任老總,而按照一般的常規,新的老總在走馬上任之后,總會傾向于地把舊的項目關掉。可無論如何,我自己總算還有足夠的耐力,把這個叢書給硬挺下來了。當然,現在已經沒有這樣的憂慮了,就像一滴墨水滴到吸水紙上,它逐漸地往外擴散浸染,已經由點到面地擴及整個紙面,使得整個出版社都成了我的好友。

           “海外中國研究叢書”現在已變成了國內最大的叢書,它的規模到底多大呢?如果沒有同樣由我主編的“人文與社會譯叢”,即使把這套漢學叢書的總數除以2,它大概也還是國內規模最大的學術叢書。它現在已有170種左右,而后續籌劃出版的書目,早已經超過200種,并且每年都會有一批書面世。

           正因為這樣,它也幫助改變了叢書的概念。過去人們所理解的叢書,往往是有一批既定的書,想到要把它們打包推出。比如商務印書館的“漢譯世界學術名著”叢書,它積攢了多少代知識分子的成果啊!或者像鐘叔河的“走向世界”叢書,他發現了一批方向相似的好書,便將它們集結起來出版。正因為這樣,以往省里負責出版的領導,見到江蘇人民出版社的負責人,便說“那套‘海外中國研究叢書’出得差不多了吧?”但到了去年,江蘇人民社成立60周年,在紀念會上大家轉而認識到,“‘海外中國研究叢書’不停地出版,這讓我們改變了叢書的觀念。”而我對此的回答就更加干脆:“為什么要中止這樣的叢書呢?它已經是展示國際漢學成果的主要窗口了。要知道,全世界五分之四的漢學家,其實都集中在一個國家,那就是美利堅合眾國,而他們總在不停地發表研究成果,所以如果讓我每年只挑幾本,那么永遠也不會做完這項工作。”

           時間來到1990年之后,我還僥幸留下的一張合同,讓我還能沿著八十年代的余脈,編出了“海外中國研究叢書”,總算還在艱難地延續著前邊的故事。

           劉蘇里看出過這一點,他發現1990年以后編書編得好的,都是八十年代“文化熱”的宿將,用他的話來講就是“南北二劉”,因為當時劉小楓在中山大學,而我在北京。無論有多少差異,至少在繼續編輯叢書的做法上,他和我都是繼承了八十年代的傳統。而后來的年輕學者,恐怕就不太懂相應的技術細節了,比如怎么去說服一家出版社,怎么跟它去起草和商定合同。而每逢跟出版社商量什么,我卻總能讓它的老總發生興趣,因為他們會發現我是真懂出版。

           八十年代的年輕學者,當然享有過很多的好處,不過也有個很大的局限,就是往往不知天高地厚,以為自己突然間什么都懂了。可是,面臨八十年代的社會運動,我們卻突然痛苦地發現,自己所學的東西還遠遠不夠,我們的知識結構很有缺陷,而這又跟1949年以后的知識分子改造運動有關。

           現代的文科,并不僅僅指涉文、史、哲,不然就會像缺了一條腿。可后來的殘缺情況是,我在本科進入的是南京大學政治系,所學的卻是哲學專業。這是因為,這里的“政治”并不是政治學,而是官方所說的政治課,所以里邊才能有哲學專業,后來甚至又分出一個經濟專業。當年的院系調整和關停并轉,導致了一個簡單化的結果:政治學系、法學系、社會學系、人類學系等,都被看成是階級斗爭的工具。而由此就相應地導致了,即使我們在思想解放的浪潮中,想要從其中掙脫出來,都沒有一個工具性的抓手,沒有相應的思想裝備。比如說,當我們思考各類社會運動時,當然需要具有這樣的背景:對于查爾斯·蒂利的社會運動理論,或者查爾斯·泰勒的社會想象理論等,全都在學理上有所了解,否則就很難避免盲人瞎馬。

           而恰逢這個時候,當時的學術個體戶鄧正來,創辦了一個《中國社會科學季刊(香港)》,它名義上是香港版,但實際上卻是在大陸編的,而我、陳來、林毅夫、梁治平、樊綱、黃平等人,都受邀成為了編委會的成員。當然,這里所用的“社會科學”概念,還是在沿著官方的正統定義,因為按照辯證唯物主義的理論,人類知識分為自然科學和社會科學兩種。很長一段時間以來,“社會科學”一語在中國,被看作了全部文科的代名詞,然而它又僅僅包括文、史、哲,因為當時根本就沒有社會學、人類學,而政治學和法學,也基本是服務于官方政策的。即使我們當初恢復了對于西學的編譯,也基本上只是譯介了從老先生那里接過的文史哲,而對更廣義的文科少有涉獵。

           有了上邊的這些心結,鄧正來有天到我這里喝酒,大家都喝到了興頭上,也頓足捶胸地說到了這種遺憾,我就對他說:“沿著這個《中國社會科學季刊》,咱們再編個‘中國社會科學文庫’吧,把另一半視野恢復起來。”他像考試似的問我:“那你先開個書單?”而我也借著酒興答道:“開就開!”但是照我們在飯桌上的約定,這個書單是應當由我來開,由他來落實。

        我當時已經背著“海外漢學研究叢書”的包袱了,不再想增加自己的負擔,總不能在背上了迻譯海外的“中學”以后,(點擊此處閱讀下一頁)

            進入專題: 改革開放四十年   圖書編輯  

        本文責編:limei
        發信站:愛思想(http://www.2sungmin.com),欄目:天益綜合 > 學術史話
        本文鏈接:http://www.2sungmin.com/data/113395.html
        文章來源:探索與爭鳴 公眾號

        10 推薦

        在方框中輸入電子郵件地址,多個郵件之間用半角逗號(,)分隔。

        愛思想(aisixiang.com)網站為公益純學術網站,旨在推動學術繁榮、塑造社會精神。
        凡本網首發及經作者授權但非首發的所有作品,版權歸作者本人所有。網絡轉載請注明作者、出處并保持完整,紙媒轉載請經本網或作者本人書面授權。
        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愛思想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傳播,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若作者或版權人不愿被使用,請來函指出,本網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愛思想 京ICP備1200786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602120014號.
        易康網
        特区彩票特区彩票官网特区彩票平台特区彩票app特区彩票邀请码特区彩票娱乐特区彩票快3特区彩票时时彩特区彩票走势图特区彩票ios 渭南 | 武夷山 | 伊春 | 丽水 | 鹤壁 | 钦州 | 明港 | 汕头 | 昭通 | 北海 | 淮北 | 株洲 | 台中 | 防城港 | 万宁 | 莆田 | 吕梁 | 五指山 | 单县 | 廊坊 | 普洱 | 泗洪 | 韶关 | 恩施 | 吴忠 | 苍南 | 三门峡 | 池州 | 毕节 | 阿勒泰 | 新乡 | 桂林 | 高雄 | 大庆 | 泉州 | 北海 | 永康 | 昌吉 | 贺州 | 阿克苏 | 许昌 | 临海 | 三明 | 柳州 | 芜湖 | 德清 | 博罗 | 延边 | 五家渠 | 来宾 | 大庆 | 崇左 | 通辽 | 靖江 | 黔西南 | 抚州 | 阿拉尔 | 遵义 | 延边 | 商丘 | 深圳 | 南平 | 沛县 | 天长 | 阜阳 | 铜川 | 黔西南 | 温州 | 白山 | 辽宁沈阳 | 姜堰 | 嘉兴 | 江苏苏州 | 株洲 | 青州 | 宝鸡 | 偃师 | 通化 | 喀什 | 鹰潭 | 铜陵 | 正定 | 镇江 | 瑞安 | 乳山 | 黔东南 | 东方 | 陕西西安 | 鹤壁 | 岳阳 | 南平 | 伊春 | 长葛 | 灵宝 | 邵阳 | 泗阳 | 玉环 | 抚顺 | 五指山 | 邳州 | 百色 | 博尔塔拉 | 宜春 | 台湾台湾 | 唐山 | 自贡 | 哈密 | 宜昌 | 保定 | 长葛 | 阿勒泰 | 鄢陵 | 武安 | 黔东南 | 灵宝 | 张家口 | 咸阳 | 大庆 | 日照 | 南阳 | 鹰潭 | 余姚 | 赣州 | 如东 | 清远 | 吉林 | 正定 | 海西 | 金华 | 澳门澳门 | 长治 | 松原 | 宝鸡 | 三明 | 东方 | 三门峡 | 晋城 | 邵阳 | 咸阳 | 东台 | 济南 | 天水 | 大连 | 河池 | 东阳 | 延边 | 马鞍山 | 临汾 | 泸州 | 诸暨 | 潮州 | 上饶 | 广安 | 惠东 | 巴中 | 乌兰察布 | 乳山 | 芜湖 | 葫芦岛 | 信阳 | 巴中 | 汉川 | 屯昌 | 保定 | 乐平 | 大连 | 辽阳 | 鸡西 | 日照 | 通辽 | 赤峰 | 六安 | 乐清 | 杞县 | 文昌 | 灌云 | 嘉兴 | 德宏 | 任丘 | 大连 | 凉山 | 顺德 | 珠海 | 鄂州 | 大连 | 鹤岗 | 曹县 | 山东青岛 | 黄山 | 蓬莱 | 广安 | 东海 | 博尔塔拉 | 江苏苏州 | 益阳 | 资阳 | 张家口 | 大连 | 东阳 | 唐山 | 开封 | 正定 | 株洲 | 保定 | 兴安盟 | 来宾 | 启东 | 南通 | 宁波 | 甘南 | 建湖 | 邳州 | 临沧 | 洛阳 | 焦作 | 自贡 | 庆阳 | 库尔勒 | 保定 | 文昌 | 嘉善 | 燕郊 | 兴化 | 新乡 | 文昌 | 洛阳 | 松原 | 大庆 | 图木舒克 | 平凉 | 张北 | 孝感 | 毕节 | 公主岭 | 濮阳 | 赤峰 | 周口 | 曲靖 | 广元 | 巴彦淖尔市 | 黔西南 | 德清 | 偃师 | 宜宾 | 来宾 | 雄安新区 | 张掖 | 塔城 | 通辽 | 咸阳 | 衡阳 | 承德 | 鸡西 | 十堰 | 玉环 | 盘锦 | 铜仁 | 河池 | 赵县 | 忻州 | 永新 | 德宏 | 垦利 | 启东 | 莱州 | 许昌 | 鄂尔多斯 | 河北石家庄 | 丹东 | 屯昌 | 周口 | 吐鲁番 | 喀什 | 澳门澳门 | 鹰潭 | 日喀则 | 瑞安 | 黄石 | 本溪 | 神木 | 宜春 | 宜昌 | 汕尾 | 锡林郭勒 | 河南郑州 | 海南 | 铜陵 | 大兴安岭 | 广饶 | 宁夏银川 | 常德 | 张家口 | 包头 | 义乌 | 绍兴 | 瓦房店 | 安康 | 临猗 | 醴陵 | 任丘 | 百色 | 金昌 | 辽阳 | 海东 | 铁岭 | 济南 | 琼海 | 营口 | 咸宁 | 济源 | 万宁 | 扬中 | 安吉 | 乌兰察布 | 灌云 | 章丘 | 武夷山 | 玉树 | 固原 | 焦作 | 贺州 | 明港 | 保定 | 库尔勒 | 伊犁 | 恩施 | 湘潭 | 日喀则 | 禹州 | 菏泽 | 陕西西安 | 中卫 | 张掖 | 景德镇 | 阳春 | 黑河 | 文山 | 仁寿 | 慈溪 | 乌兰察布 | 乐山 | 南阳 | 丽江 | 普洱 | 延边 | 北海 | 新泰 | 大理 | 吉林 | 扬州 | 百色 | 南阳 | 大庆 | 抚州 | 汕尾 | 景德镇 | 扬中 | 安吉 | 宿州 | 汉中 | 如皋 | 邯郸 | 宜春 | 云南昆明 | 绥化 | 丽江 | 朔州 | 安康 | 宜宾 | 长葛 | 黄冈 | 韶关 | 保山 | 泉州 | 桂林 | 曲靖 | 白沙 | 赤峰 | 诸暨 | 驻马店 | 白沙 | 改则 | 保亭 | 伊春 | 馆陶 | 东台 | 张掖 | 石嘴山 | 聊城 | 禹州 | 青海西宁 | 宿迁 | 怀化 | 郴州 | 宜都 | 新余 | 江门 | 雄安新区 | 淮北 | 泰安 | 济宁 | 白山 | 阿拉尔 | 图木舒克 | 上饶 | 普洱 | 广汉 | 衡水 | 日喀则 | 邹城 | 儋州 | 宝鸡 | 漯河 | 青州 | 桐乡 | 娄底 | 澄迈 | 陕西西安 | 海北 | 本溪 | 衢州 | 绥化 | 嘉兴 | 莒县 | 泰安 | 招远 | 台湾台湾 | 迁安市 | 安吉 | 鄂尔多斯 | 明港 | 淄博 | 阳泉 | 招远 | 钦州 | 南通 | 抚顺 | 惠东 | 永康 | 承德 | 澳门澳门 | 深圳 | 松原 | 永州 | 仙桃 | 慈溪 | 泉州 | 红河 | 灌南 | 陵水 | 琼中 | 大同 | 内江 | 徐州 | 唐山 | 仁寿 | 醴陵 | 济宁 | 燕郊 | 阳泉 | 常德 | 迁安市 | 汉中 | 大丰 | 梅州 | 武安 | 霍邱 | 咸阳 | 荆州 | 鸡西 | 襄阳 | 廊坊 | 陇南 | 广饶 | 广饶 | 馆陶 | 瓦房店 | 和田 | 东阳 | 莱州 | 云南昆明 | 阳江 | 海丰 | 吉安 | 驻马店 | 北海 | 阳泉 | 山南 | 雄安新区 | 宜春 | 潮州 | 海西 | 东莞 | 景德镇 | 茂名 | 济南 | 株洲 | 青海西宁 | 十堰 | 北海 | 葫芦岛 | 阳江 | 攀枝花 | 西藏拉萨 | 林芝 | 台北 | 鄢陵 | 德清 | 海南 | 遵义 | 兴化 | 巴中 | 高密 | 山西太原 | 新余 | 河池 | 延安 | 衡水 | 常德 | 昭通 | 遂宁 | 驻马店 | 邹平 | 临沂 | 泉州 | 章丘 | 泰州 | 青海西宁 | 晋中 | 宝鸡 | 伊春 | 岳阳 | 江苏苏州 | 偃师 | 澳门澳门 | 宁德 | 固原 | 济宁 | 海北 | 六安 | 湛江 | 景德镇 | 鹤岗 | 海拉尔 | 白城 | 商丘 | 遵义 | 澄迈 | 醴陵 | 乌兰察布 | 铜仁 | 鄂尔多斯 | 张家口 | 渭南 | 汉中 | 吐鲁番 | 平凉 | 绍兴 | 阜阳 | 沧州 | 益阳 | 临汾 | 南平 | 天门 | 葫芦岛 | 楚雄 | 永州 | 吴忠 | 玉树 | 馆陶 | 北海 | 馆陶 | 湘潭 | 库尔勒 | 自贡 | 达州 | 盐城 | 黔南 | 漳州 | 海门 | 博尔塔拉 | 曲靖 | 临沂 | 武威 | 兴安盟 | 吴忠 | 宿州 | 文山 | 澳门澳门 | 张北 | 七台河 | 诸城 | 昌都 | 辽源 | 博尔塔拉 | 河池 | 黄山 | 随州 | 洛阳 | 舟山 | 辽阳 | 琼海 | 赵县 | 燕郊 | 湘潭 | 楚雄 | 张掖 | 晋中 | 诸暨 | 马鞍山 | 河南郑州 | 深圳 | 西藏拉萨 | 白沙 | 蚌埠 | 包头 | 聊城 | 昭通 | 高密 | 秦皇岛 | 福建福州 | 南安 | 阳泉 | 塔城 | 三亚 | 澳门澳门 | 舟山 | 日喀则 | 邢台 | 湖州 | 丽江 | 保亭 | 顺德 | 济南 | 咸阳 | 招远 | 黑龙江哈尔滨 | 双鸭山 | 台湾台湾 | 西藏拉萨 | 保亭 | 惠州 | 宜春 | 改则 | 阿拉尔 | 四平 | 资阳 | 张掖 | 揭阳 | 灌南 | 荣成 | 营口 | 湖北武汉 | 禹州 | 琼海 | 大同 | 大庆 | 台山 | 黄山 | 保亭 | 襄阳 | 南阳 | 黄冈 | 绵阳 | 山南 | 南通 | 通化 | 绥化 | 阳春 | 绵阳 | 三河 | 台湾台湾 | 三河 | 雄安新区 | 天长 | 荆门 | 宝应县 | 玉树 | 衡阳 | 济南 | 营口 | 娄底 | 铜陵 | 三沙 | 招远 | 兴化 | 济南 | 石河子 | 平凉 | 鹤壁 | 葫芦岛 | 莱州 | 甘肃兰州 | 深圳 | 兴安盟 | 大庆 | 漯河 | 巴音郭楞 | 阜阳 | 牡丹江 | 泰兴 | 白银 | 南京 | 仁怀 | 金昌 | 五家渠 | 宿州 | 铁岭 | 双鸭山 | 馆陶 | 醴陵 | 赣州 | 钦州 | 图木舒克 | 北海 | 阿拉尔 | 兴安盟 | 丽江 | 温州 | 曹县 | 建湖 | 咸宁 | 克孜勒苏 | 陵水 | 萍乡 | 单县 | 阿拉尔 | 六安 | 南京 | 果洛 | 红河 | 东方 | 阿坝 | 迪庆 | 常州 | 明港 | 南平 | 张家界 | 阳江 | 如皋 | 张掖 | 海安 | 平潭 | 三河 | 阿拉尔 | 南京 | 河南郑州 | 惠东 | 阿里 | 长葛 | 沧州 | 文山 | 博尔塔拉 | 黔西南 | 和田 | 龙岩 | 恩施 | 海西 | 宁德 | 深圳 | 图木舒克 | 内蒙古呼和浩特 | 东营 | 姜堰 | 随州 | 大丰 | 武安 | 鹰潭 | 许昌 | 莆田 | 兴化 | 昭通 | 长葛 | 衡水 | 鹤壁 | 五家渠 | 丹阳 | 琼海 | 琼海 | 安阳 | 姜堰 | 克拉玛依 | 邢台 | 甘南 | 海宁 | 克拉玛依 | 马鞍山 | 琼海 | 项城 | 六盘水 | 十堰 | 伊犁 | 简阳 | 任丘 | 广安 | 公主岭 | 和县 | 景德镇 | 朝阳 | 大连 | 滨州 | 咸阳 | 济南 | 盘锦 | 乳山 | 乳山 | 张掖 | 衡阳 | 张北 | 永州 | 仙桃 | 沧州 | 辽阳 | 金坛 | 玉林 | 周口 | 汝州 | 澄迈 | 苍南 | 灌云 | 恩施 | 灌南 | 海南 | 开封 | 南平 | 朝阳 | 恩施 | 七台河 | 泗阳 | 龙岩 | 苍南 | 三明 | 南通 | 东海 | 赣州 | 广安 | 潮州 | 兴化 | 湖州 | 新疆乌鲁木齐 | 石河子 | 连云港 | 改则 | 松原 | 启东 | 昌吉 | 南平 | 常德 | 渭南 | 丹阳 | 昌吉 | 岳阳 | 云浮 | 延边 | 海丰 | 西双版纳 | 济源 | 恩施 | 乌海 | 清徐 | 铜陵 | 益阳 | 包头 | 博尔塔拉 | 乌海 | 随州 | 泗洪 | 贵州贵阳 | 保山 | 启东 | 邢台 | 江苏苏州 | 绵阳 | 恩施 | 海宁 | 迪庆 | 汉中 | 乌兰察布 | 丽江 | 汕尾 | 眉山 | 龙岩 | 延安 | 瓦房店 | 秦皇岛 | 宿迁 | 济南 | 辽源 | 山南 | 扬州 | 宝鸡 | 三河 | 贵州贵阳 | 聊城 | 钦州 | 内蒙古呼和浩特 | 博尔塔拉 | 马鞍山 | 大连 | 霍邱 | 武威 | 高雄 | 醴陵 | 钦州 | 新疆乌鲁木齐 | 开封 | 荆门 | 台山 | 大同 | 白山 | 山东青岛 | 曹县 | 许昌 | 日土 | 大连 | 舟山 | 玉树 | 仁怀 | 天门 | 喀什 | 延边 | 清远 | 海南 | 澳门澳门 | 喀什 | 毕节 | 大理 | 汕头 | 包头 | 三沙 | 普洱 | 诸暨 | 姜堰 | 宁德 | 天长 | 晋城 | 长治 | 昌吉 | 公主岭 | 简阳 | 商洛 | 吴忠 | 迁安市 | 烟台 | 泸州 | 新泰 | 赣州 | 东台 | 青州 | 新泰 | 青州 | 广饶 | 本溪 | 黑河 | 郴州 | 启东 | 大庆 | 漳州 | 烟台 | 迁安市 | 舟山 | 贵港 | 唐山 | 五家渠 | 日土 | 泗阳 | 项城 | 内蒙古呼和浩特 | 珠海 | 滕州 | 南安 | 林芝 | 鄂尔多斯 | 包头 | 新余 | 大兴安岭 | 梧州 | 海东 | 遵义 | 荆州 | 内江 | 曲靖 | 白山 | 朔州 | 河源 | 四平 | 张家界 | 博尔塔拉 | 邵阳 | 崇左 | 攀枝花 | 昆山 | 涿州 | 肥城 | 林芝 | 沛县 | 德宏 | 醴陵 | 通辽 | 果洛 | 佛山 | 海东 | 黔西南 | 甘南 | 新乡 | 长葛 | 滕州 | 永康 | 宁德 | 新泰 | 如东 | 泉州 | 铁岭 | 宁波 | 宣城 | 靖江 | 黄石 | 常德 | 陕西西安 | 鄢陵 | 贵港 | 扬州 | 绵阳 | 永州 | 曲靖 | 洛阳 | 平顶山 | 衡水 | 红河 | 屯昌 | 陕西西安 | 盘锦 | 邯郸 | 湛江 | 诸城 | 许昌 | 喀什 | 咸阳 | 桐城 | 玉林 | 铜川 | 台湾台湾 | 鸡西 | 大庆 | 江西南昌 | 山东青岛 | 阜阳 | 赤峰 | 曲靖 | 屯昌 | 辽源 | 潮州 | 九江 | 惠州 | 白沙 | 泗洪 | 昌吉 | 桓台 | 济宁 | 焦作 | 台北 | 保定 | 海西 | 改则 | 塔城 | 公主岭 | 仙桃 | 安徽合肥 | 偃师 | 厦门 | 安顺 | 乌海 | 河池 | 济宁 | 苍南 | 保定 | 咸阳 | 盐城 | 海门 | 绵阳 |